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小山雀他是颜值主播 作者:简澄(上)

时间:2021-06-26 20:46 标签: 甜文 萌宠 幻想空间 爽文
文案 不周山团宠小山雀巫雀雀修炼出人形没一年,就因为灵力溃散经常恢复原型。 树爷爷告诉他,阻止溃散的方法,就是去人间收集信仰之力。 为了不变回懵懵懂懂的小山雀,巫雀雀收拾包袱,摁回背后冒出来的小翅膀,准备下山去当主播。 面试时。 面试官:你好,
文案
  不周山团宠小山雀巫雀雀修炼出人形没一年,就因为灵力溃散经常恢复原型。
  树爷爷告诉他,阻止溃散的方法,就是去人间收集信仰之力。
  为了不变回懵懵懂懂的小山雀,巫雀雀收拾包袱,摁回背后冒出来的小翅膀,准备下山去当主播。
  面试时。
  面试官:你好,可以说说你除了长相以外的优点吗?演戏?打游戏?或者做饭?
  不会演戏不会打游戏只会吃饭的巫雀雀:……我会唱歌。
  面试官:还有呢?
  巫雀雀:……我唱歌使人兴奋?
  所有人都说,金牌经纪人吴玥眼拙了,在唱歌跳舞遍地开花的幻乐,签了一个只会唱歌的花瓶,却没人知道,面试那天她在会议室经历了什么——直到巫雀雀第一次开播。
  广大网友都惊呆了,摆好键盘蓄势待发的喷子们也震惊了。
  这是花瓶?花瓶都配不上他了好吧?麻麻我遇见了仙人。
  仙人不仅好看,还会弹琴!
  会跳舞!
  会画画!
  ……
  还有他的歌声,呜呜这是什么神仙音乐啊?听着让人j.īng_神一振,神清气爽有木有?
  一时间,巫雀雀的歌成为上班党,上学党的必备神曲。
  单曲播放量破亿,专辑销售量破亿,无数人跑到巫雀雀的微博下,跪求开演唱会。
  年度最具影响力的人物颁奖现场,被问到成功的方法时,巫雀雀挠挠头疑惑:我还没有成功吧?制定的八张纸的成功计划才执行了半张哎……
  某次庆功晚宴上,巫雀雀喝的醉醺醺时,忽然栽进一个人怀里。被抱住的一瞬间,浑身的灵力蹭蹭蹭地往上涨。
  巫雀雀醉眼朦胧,看到那个人的脸,是他的顶头上司陆行寒。
  清醒过后的巫雀雀在陆行寒房间坐立难安,陆行寒递给他一杯n_ai,云淡风轻道:“又不是第一次来,紧张什么?”
  巫雀雀大惊:不,不是第一次?
  陆行寒浅笑,又想起那个傍晚懵懵懂懂撞进他怀里就不撒手的青年,还有,他身后那一对漂亮的小翅膀。
  【双初恋甜文】
  【背景设定,同x_ing可婚,主播是明星的前身,地位不低】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甜文 爽文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巫雀雀,陆行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顶头上司总怀疑我喜欢他
  立意:保持初心,努力向上,收获爱情
 
 
第1章 
  六月的临城早早跨入了盛夏,炙热的太yá-ng烘烤着大地,街边的树叶纹丝不动,连空气都透着干燥闷热。
  “你的C_ào莓雪糕,请拿好~”
  巫雀雀戴着亮橙色的环卫帽,被晒的微微发红的小脸上露着大大的笑容。
  买雪糕的少女愣神几秒,手慌脚乱地接过雪糕,耳垂悄然出现一抹粉色。
  她没想到,在路边买一个雪糕,还能看见这么好看的小哥哥。说出来那几个老色胚闺蜜肯定得羡慕死。
  得要微信,加小哥哥好友!
  宋念念踟蹰十几秒,猛地转身看向站在简陋的棚子下,穿着白色圆领衫的少年。
  “……再见?”
  巫雀雀抬眸,眼睛微亮,朝着少女放大了笑容。
  “再见。”
  这是今天下午第一个跟他说再见的人。
  也是这几天里第一个跟他说再见的人。
  “这是三十。”
  巫雀雀接过中年男子从口袋数出来的皱巴巴的纸币,小心地捏在手心。
  “谢谢。”巫雀雀后退小半步,朝中年男子微微鞠躬。
  中年男子惊了一下,脚尖动了动,没能躲开。他嘴唇翕动,又从口袋里拿出二十块钱递过去。
  “辛苦了……”
  巫雀雀摇头拒绝,脸上的表情尤为固执。“说好了,三十。”
  中年男子嗫嚅片刻,似乎想说什么,但终究没开口。
  巫雀雀捏着刚拿到的三十块钱,心底不自主生出一抹雀跃,连走路的步伐都轻快很多。
  今天他想吃五块钱一碗的清汤面。
  街角就是巫雀雀心心念念好几个小时的面馆,面馆不大,只有两个服务员。
  都是妖。
  巫雀雀也是妖。
  三天前,不周山发生震d_àng。他意外离开不周山后就失去了所有灵力,到如今也才积攒了一点,连不周山的进山封印都打不开。
  而且照他现在恢复灵力的速度,估计要到猴年马月才能积攒满灵力。
  “你房租到期了?”
  “对,今晚得去你那蹭一晚了。”
  两个服务员趁着人不多,凑在一起聊天。
  巫雀雀埋头进碗里,咬断面条,表情带上了微微的抗拒。
  他这几天住的地方,以前是卖香油的。墙壁,木制品都染着浓郁的香油气味,连续闻了两天后,巫雀雀觉得自己嗅觉都快失灵了。
  一碗面没吃完,面馆左边的空地就搭起了简易的台子。几个穿着长袖戏服咿咿呀呀唱起戏来。
  “为救李郎离家园,谁料皇榜中状元……”
  巫雀雀摘下帽子,脚尖随着韵律轻点地面,长长的如墨锻般的发丝随着他的动作小幅度摇曳。台上的人轮唱一遍后,巫雀雀忍不住跟着小声哼起来。
  一句唱词刚哼完,耳边就传来咋呼呼的声音。
  “哇,你是学戏曲的吗?唱的真好。”
  “嗯嗯嗯,我也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