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犯罪侧写:第二季 作者:廿色(下)

时间:2021-07-18 07:02 标签: 强强 悬疑推理 都市情缘
第77章 Ⅲ.记忆迷宫02 现场没有太多可采集的线索,黎白很快勘察完,更详细的勘察,只能等痕检来了再说。现场很干净,除了凶手留下的痕迹非常少外,也没有被人为破坏太多。 过来的路上,疗养院院长说,从发现尸体的那刻起,这个仓库就没有再让人进来过。 尸体
第77章 Ⅲ.记忆迷宫02
  现场没有太多可采集的线索,黎白很快勘察完,更详细的勘察,只能等痕检来了再说。现场很干净,除了凶手留下的痕迹非常少外,也没有被人为破坏太多。
  过来的路上,疗养院院长说,从发现尸体的那刻起,这个仓库就没有再让人进来过。
  “尸体是谁最先发现的?”黎白问了一句。
  严院长站在门口回答,视线没往里看,“是院里的一名护士,她本来是来仓库取东西的,頞蹙一开灯就看到满地血,吓得到现在还没缓过来。”
  他们这里毕竟是疗养院,不是普通医院,每天面对死伤和各种病症。见过最可怕的场景,也不过是病人发病时的样子,或许很诡异可怕,却没有这样鲜血淋淋。
  “什么时候发现的?”
  “大概早上十点二十分左右。”
  黎白问完沉默下来,能在疗养院用这种方式杀人,多半是内部人员所为。他刚才过来时留意了下,这个仓库的位置比较偏,一般来探望的人不会走到这里。凶手选择在这个地方作案,大概也是想延迟尸体被发现的时间。
  “昨天值夜班的是谁?”黎白沉吟片刻后问道。
  严院长想了想,摇头道:“这个我还真不清楚,警察同志你稍等一会儿,我找人问问。”说完招手叫来一名护士,让她去拿昨天晚上的值班表。
  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不用找了,就算知道昨天值班的人有哪些也没用。”
  黎白转头看去,便见庄笙与孟衍携手走来,不由皱了下眉头,“你们怎么来了?”
  孟衍悠然一笑,“黎队长这话说的,办案不是你的专属,我们好歹也是市局的一分子。”
  “我不是那个意思——”黎白皱起眉头,解释到一半突然顿住,问道,“为什么说知道值班的人没有用?”
  庄笙来到仓库门口站住,被里面的血腥味冲得皱了下眉头,尸体的位置离门口不远,所以他一眼便看到了:除了现场血量有些多,没有太特别的地方。
  “笙笙?”孟衍低头轻唤一声,庄笙的面色微微发白,他抬头冲孟衍笑了笑,示意自己没事。
  庄笙看向黎白,回答他刚才的问题。
  “我们来的时候围着这所疗养院绕了一圈,发现侧后方正在施工,那里可以直接进到疗养院里面,路障设了等于不存在。而且,后面有职工宿舍,一大半的员工都选择住宿舍。所以昨天晚上能够自由出入这里的人,绝对不仅仅是值班人员。”
  黎白越听眉头皱得越紧,猛地瞪向旁边的严院长,“后面在施工?”
  严院长有点被他的眼神吓到,“对、对啊,住院部的楼有些老,但我们这条件有限,盖新的资金不足,所以只能翻修了一下。”
  这时,庄笙突然想起似的又补充了句,“不过,找来值班的人也不是完全没用,案件发生在昨晚,或许他们有看到或听到了些什么也不一定。”
  说完,庄笙发现黎白正瞪着他,他不解地眨了眨眼睛,不懂这位黎队长为什么突然好像有些生气。
  死者的尸体被盖上了白色的床单,孟衍撩起床单看了眼死者的伤口,切口光滑,下手精准,甚至有一种美感,孟衍勾起嘴角笑了起来。
  “凶手很专业啊,手法不逊色于专业医生,而且有一定的强迫症,四肢的伤口方向几乎完全一致。”
  黎白刚才已经检查了一遍,这时便抱臂站在一旁看着,闻言当即反驳了一句,“不逊色于专业医生?为什么不能就是医生?能做到这种程度的,至少要有数年经验,除了医生一般人只怕也做不到吧?”
  庄笙觉得黎白有点找茬了,孟衍刚才的话也没有排除掉“医生”这个选项啊,只是把范围更加扩大了而已。
  孟衍把床单盖回去,像是一点没察觉到黎白的针对,很随意地说道:“我能做到啊。”他抬头对黎白笑了笑,“如果换成我,说不定能比这做得更好。”
  黎白的脸色一下变难看起来,死死瞪着孟衍,像是恨不能当场将他当杀人凶手抓起来似的。
  现场虽然有大量血液,但都是从死者身体流出,落到地板上汇聚而成,几乎没有任何外力干涉的痕迹——也就是说,他们无法从血溅形态分析还原当时的案发情形。
  从现场的“干净”程度来看,死者被放血时没有挣扎,而凶手在整个行凶过程中都非常从容,没有触摸到现场的一滴血——不然的话,现场就应该留下擦拭状或抛甩状的血迹。
  而除了床边的那两滩血外,从床到门口的距离,庄笙查看了好几遍都没有找到哪怕一滴血迹——这说明,凶手不仅身上没有沾到死者血液,连凶器上的血迹都处理得很干净。
  “凶手割开受害者身上的动脉,用自带的布或纸擦去凶器上的血迹,然后或许还站在这里静静地观看了一会儿,直到受害者因失血过多而死,然后从容转身离开。”
  庄笙站在死者头部位置,发现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割在死者颈部和四肢的伤痕像是五条很短的平行线。他顿了片刻,抬手做出举着手术刀的样子,“凶手最先切开的是脚上的动脉,然后是手,最后才颈部。”
  “你怎么知道?”黎白问道。
  庄笙抿紧嘴唇沉默下去,没有回答。黎白眉头一皱正要再问,孟衍忽然轻哼一声,淡笑着说道:“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站在这里欣赏到最后,而不会让流到地上的血弄脏鞋。”
  明白过来孟衍的意思后,黎白瞳孔微缩,抿紧嘴唇沉默不语。
  以放血的形式杀人本身就很变态了,凶手竟然还考虑到为了不弄脏自己的鞋,从远及近地切割出血点。
  静静地欣赏,然后从容不迫地离开。
  这是一个缺乏正常人类应有情感的罪犯。
  活动大厅聚集着整个疗养院的病人,他们分散地坐开,要么发呆,要么做着一些在正常人看来无法理解的事,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几乎没有人围坐一起,更遑论交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