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犯罪侧写:第二季 作者:廿色(上)

时间:2021-07-18 07:02 标签: 强强 悬疑推理 都市情缘
文案:丹藤市最近处于多事之秋,休婚假顺便休养的侧写师庄笙还没有正式回归,刚荣升刑侦支队队长的史柯在执行任务的途中一头撞进陷阱,重伤入院,昏迷不醒。 为了揭开爆炸案背后的谜团,为了逮捕罪行累累的凶手,为了给生者尊重还死者真相,庄笙携手孟衍复职
  文案:丹藤市最近处于多事之秋,休婚假顺便休养的侧写师庄笙还没有正式回归,刚荣升刑侦支队队长的史柯在执行任务的途中一头撞进陷阱,重伤入院,昏迷不醒。
  为了揭开爆炸案背后的谜团,为了逮捕罪行累累的凶手,为了给生者尊重还死者真相,庄笙携手孟衍复职回归,重建行为分析小组。
  ……
  血迹解密,白骨吐语,触物必留痕。
  ——嘘,你听,尸体在说话。
  ……
  有人对孟衍说:你体会不到正常人的情感,对人情感的识别,只是像电脑加载了感情模块一样,进行搜索比对而已,但那并不属于你自己的情感。
  孟衍:他眼中看的到人间惨事,因而会心生痛苦,而我,为他的痛苦而痛苦。这就是我的情感。
  有人对庄笙说:他和正常人不同,他对这个世界没有同理心,随时都可能会成为最可怕难缠的犯罪分子。
  庄笙:那又怎样,论迹不论心,他有那样的能力不代表他真的会那样去做。如果有一天他真的犯罪了,我会亲手抓他。
  内容标签:强强 都市情缘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庄笙 孟衍
  一句话简介:予生者以尊重,予死者以真相。
  立意:正义会迟到,但不会不到。
 
 
第1章 Ⅰ.忏悔录01
  真相鲜有纯粹,也绝不简单。
  ——奥斯卡.王尔德
  夏夜的风凉爽怡人,星空灿烂,虫鸣蛙声连成一片,不知从哪里传来歌声——有人用忧伤的语调唱着怀旧老歌: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
  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Cao。
  从不寂寞,从不烦恼,
  你看我的伙伴遍及天涯海角……”
  石拱桥下,波光粼粼,倒映着天上一轮明月,细碎银辉在河面铺陈开来。
  清冷,幽然。
  一辆黑色的车融入夜色里,似乎与黑暗融为一体,车身缓缓移动,径直载入水中。
  “扑通”巨响,河面浪花四溅,四周无人,只有虫鸣声似乎被突如其来的巨响惊吓得停歇。水中的月亮碎成万千,一圈圈波纹荡漾开来,慢慢归于平静。
  第二天,落入河中的车子被打捞起来,同时被打捞上来的还有驾驶座上的司机。被泡了一夜的脸惨白浮肿,皮肤发皱,胸口的衣服散开,露出几道血痕,依稀是刻的几个字母:
  ——Ksama
  *
  厚厚的窗帘被拉上,遮挡住过于明亮的光线,好让床上的人得享安眠。
  深色的被单拉至腰间,露出大片裸露的后背,白皙光滑的皮肤上印着许多暧昧的痕迹,引人遐想。光裸的背上,横着一条肌肉结实的胳膊,将人牢牢搂住,充满独占意味。
  面容清冷精致的青年,埋在男人怀里只露出半张脸,嘴唇微微启开,小声打着呼,睡得脸蛋红扑扑的。
  “嗡嗡”的手机振动音响起,孟衍第一时间睁开眼睛看向怀里的庄笙,见他没被吵醒,才掀开被单,轻手轻脚下床,赤脚踩在地毯上,拿着手机走到阳台接听。
  过了好一会儿,孟衍挂断电话回到床上,庄笙迷迷糊糊往他怀里钻,“怎么了?”
  孟衍将人搂进怀里,低头吻了吻他的脸颊,“没事,再睡一会儿吧。”
  庄笙双手搂住孟衍的腰,闭着眼睛安静躺了会儿,睁开眼,眼底一片清明,“衍哥哥,是局里来的电话吗?”
  孟衍轻轻揉了下庄笙的头,语气有些无奈,“笙笙,你答应过我,至少要休养半年的,这才三个月,局里的事暂时不要管好不好?”他一边说,一边吻住庄笙的唇,庄笙没有闪躲,乖乖张开嘴任男人的舌头闯入。
  随着两人的吻越来越深,房间里的温度也在升高,气息渐渐粗重。在男人的手顺着腰线往下滑时,庄笙伸手按住了他。
  孟衍吻着他的耳垂,声音微哑低沉,“笙笙,你有反应了,不要憋着,对身体不好。”
  庄笙微微喘息着,脸上泛起淡淡粉色,按住孟衍的手没有松开,因为不好意思声音小得几乎听不清,“昨晚做太多次,衍哥哥,我还好累的。”
  “……”庄笙一撒娇,孟衍就没辙,泄愤似的压着他狠狠亲了一通,最后只搂住人没有再继续下去,手一下一下轻轻揉着他的后腰。
  “笙笙,史柯出事了。”孟衍一句话,让庄笙抬起头来看他,孟衍安抚x_ing地轻拍了拍他,用低沉充满磁x_ing的声音缓缓道来。
  “史柯带领支队的人协助省厅对一个贩毒团伙实施抓捕,当时分成四路人马分批出动,目标分布在四个地点。省厅对这次行动布局已久,从辖下好几个地市调来警力,协助此次抓捕行动。四路并进,想将整个贩毒团伙一网打尽。却不料行动中出了差错,消息泄露,其中两路扑了空,另外两路则塌入对方事先设好的陷阱,史柯正在其中——”
  庄笙紧张地抓紧孟衍手臂,孟衍微皱着眉头,反手握住他的手,“他们在两队人员必经的路上埋下炸药,行动组经过时引爆炸药,车子被炸翻,在场人员死伤过半。”顿了顿,他有些担心地看向庄笙,声音轻了些,“史柯的车子正好在中间,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将他的车子掀飞,人当场昏迷过去。现在躺在医院,还没有醒来。”
  “还没醒,那他——”
  孟衍轻声叹了口气,“他受伤太重能保住x_ing命已是万幸,现在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什么时候能醒来,医生也不知道。”
  想起那个做事粗糙但很有担当的刑侦支队长,庄笙有些难受。
  孟衍知道自己的笙笙虽然待人并不热情,却是个心软而重情的人。史柯与他共事两年,在一起抓捕穷凶极恶的罪犯时,两人建立起深厚的情谊,此时听到他重伤昏迷不醒,心里肯定不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