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将军悔不当初 作者:丘可乐(中)

时间:2021-09-23 00:46 标签: 情有独钟 强强 重生 女扮男装
第46章 
  马车在晃晃悠悠中行驶。
  萧启蜷缩在车上补眠,马车里头空间不大,她只能蜷缩起来躺在一角,嘴紧紧抿着,眉头皱得老高,睡得并不安稳。
  昨夜她没睡好,赶她出门时小公主那张脸冷得像要冻死人,让她忍不住胡思乱想,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小公主除了最初的哭哭啼啼,后来一直都是对她笑着的,从没说过重话,也从未对她这样冰冷,好像……不再愿意见到她这个人。
  萧启被自己的脑补吓到,连做梦,都是所思所想。
  梦里小公主在前面走,她在后面挽留,可小公主没有回头,然后,奔向了另一个人的怀抱。
  那个人身着艳红长袍看不清脸,小公主也是一身红衣,看着相得益彰,匹配的很。
  萧启看见自己愣在一边,什么都做不了。她听见小公主挽着那人的手臂,姿态小鸟依人,说:“多谢驸马的成全,本宫已然找到心悦之人,祝你往后也能如此。”
  自己在边上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勉强回一句:“哦,哦,这样也好,祝你幸福。”
  祝你幸福?
  然后她就吓醒了。
  车夫挥着马匹吆喝赶路,车轱辘碾过碎石,萧启费力睁眼,看见了容初担忧的脸。
  容初问:“醒了?可是昨夜没睡好?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阿启睡了半r.ì都没醒,她瞧瞧阿启这架势,还以为病情反复了,拆开布条看了伤口,又不像是恶化了,都快痊愈了,又摸摸她的额头,没有发热。才勉强放下心来由着她睡。
  萧启点点头,又摇摇头,就听见萧石补充道:“二哥这一觉睡了好久呢,车夫说,马上就进城了。”
  容初提茶壶倒了杯水:“你醒的时机正好,先喝点水吧,等到了客栈再睡。”
  萧启默默接过容初递来的水杯,抿了一口。
  容初叹了口气:“别难过,总要有这么一天的,现在早早离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公主若是知道了阿启的身份,恐怕就不是难过这么简单了,皇帝怪罪下来,脑袋都难保,现在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萧启还是个伤患,病中的人身体虚,还未恢复过来,容初不敢给她喝凉的,马车上装了个火盆,时刻温着水。
  温热的水滑入腹中,清走了些许疲乏。萧启扭扭睡的僵硬的脖子,顺带把纷乱的思绪甩出脑袋。
  就这样吧,都已经离开京城,就不要再想她了。
  有种酸涩的感觉在蔓延,她有点儿难受,掏了颗糖塞进嘴里。
  一切都会抹平的,不是都决定拉开距离么?既然决定了,就不后悔。
  ***
  可惜,天不遂人愿,世上的许多事情,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
  这怅然若失之感都没能持续得久一点。
  萧启先下了马车,门口的小厮忙迎上来,低头哈腰:“客官,打尖还是住店?您几位?”
  “住店,七个人。”
  “小的这儿有三种房间,分别是上、中、下三等,那您要几间房?”
  “一间中房,三间上房。”
  她现在虽是不穷了,却习惯x_ing节俭。两个车夫挤一挤,林含柏和小丫鬟睡,容初一间,自己和萧石睡一间,安排正好。
  “好嘞,客官您里边请,小的这有上好的C_ào料,定把您这马儿照顾得好好的!”
  萧启颔首:“准备些饭菜,你看着上就行。”
  “好嘞!没问题!”
  萧启转头去看,容初和萧石已从马车上下来了,另一辆马车却还没有动静,车夫在一边牵着马。
  这位林小姐怎的还没下来?
  萧启凑近了马车车窗,敲了敲木制的窗棂:“林小姐,我们到客栈了,你快下来吧。”
  车帘被掀开,有凉风刮在脸上。
  萧启下意识闭了眼,再睁开,想了一r.ì的脸就这样出现在眼前。
  闵于安穿了身粗布衣裳,作小丫鬟打扮,笑意盈盈看着她:“好啊。”
  !!!
  萧启不知道自己心里猛然升起的那种感觉是什么,看见闵于安的时候,里头的喜居然大过了惊。
  萧启磕磕绊绊,问:“公,公主,怎么在这儿?”不是不愿意见我么?都大晚上把我赶出来了,怎的又……
  闵于安手肘搁在车窗上,撑着下巴,好整以暇看着她,并不回话,又把问题丢了回去:“你说呢?”
  萧启:“……”
  闵于安也没想在外头为难她,外头冷着呢,受凉了可不行。
  于是道:“俗话说,嫁j-i随j-i,嫁狗随狗。本宫的驸马不愿留在京城,那本宫就只能追出来了啊。”还是一贯的调侃语气,自称却是“本宫”。
  因为她还生着气呢!要人哄哄才能好!
  萧启:“……”她知道自己该让她回去,可……
  她静默了半晌,才道:“下来吧,先用膳。”
  容初见她站马车边上半天没动静,以为出了什么事,小跑过来,就见林含柏掀起裙角跳了下来。
  而妹妹居然几步上前,凑近了马车,伸手去扶丫鬟打扮的那人。
  容初:“?”
  等那丫鬟也下来,她才看清她的脸。
  容初:“……”这不是公主么?感情早上那么半天都白等了,公主居然跟了她们一路?!
  ***
  小二在前头领路,带着她们上楼。
  他走到门前停住,笑呵呵道:“客官,这三间房就是您的了,都干净着呢!”
  跟着他的几人迟迟没有动静,一片静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