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将军悔不当初 作者:丘可乐(下)

时间:2021-09-23 00:46 标签: 女扮男装 情有独钟 强强 重生
第90章 
  萧启鬼鬼祟祟掏出那本小册递过去:“阿姐你给我讲讲,我有好多地方不懂。”
  容初狐疑看她一眼,不大相信在这种时刻她会想做个好好学习的学生。
  但是万一呢?
  觉得自己任重道远的容初打算好好给她讲讲圣贤书什么的,谁知翻开封面,里头并非自己以为的书,居然是画,还是那种画!
  容初认为自己受到了污染:“这便是你所说的有关药材的事?!”
  萧启很无辜地看着她:“阿姐你不会还信了吧?我才翻出来的小册,你给我讲讲呗。”
  她指着某个图画:“阿姐阿姐,她们这是在做什么?”
  手指翻了页,又挪了个地方:“还有这里,这个动作是为了干什么?”
  她叹息,忿忿不平:“果然学问很深啊,比战场还要麻烦,兵书都没这样难懂的!”
  被逼无奈听萧启叙述自己的困惑,容初:“……”
  容初能怎么办,还不是只有把阿启给原谅,还得叹着气给她讲解。
  好奇宝宝萧启时不时c-h-ā一句:“哦对,阿姐,为何她要剪指甲啊?还有还有,为什么要洗手啊?”
  容初:“……”我一个大夫我招谁惹谁了?
  一手养大的白菜拱了人家的白菜,自己还得教她如何去……哎,养孩子真难,希望萧石长大了不要跟阿启一个德行。
  多年以后,重蹈覆辙,被萧石拉着问东问西解答疑惑的容初忍不住摸摸自己后移不少的发际线,长叹一声:“天生的劳碌命啊!”
  容初被迫给萧启上了一堂人体生理解剖课,期间接受了无数个提问,感觉身体被掏空,游魂一般地走了。
  哦不,是打算走,被萧启给拦下来:“阿姐先别走啊,可不能让小公主知道了,等我想想还要做什么准备。”
  容初一拍脑袋,天啊,你杀了我吧,那样乖巧的妹妹是如何变成这幅模样的!
  她记得初遇时,阿启还是个连话都不会说的小孩儿,这么些年,自己教她说话读书写字做人,她也与当初的形象相去甚远了。
  时光啊,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容初在这儿回忆往昔,感慨万千,萧启还惦记今晚的事。
  萧启想了想,翻箱倒柜,摸出个剪刀来剪指甲。剪个指甲而已,剪刀快得都能看见残影,硬是被萧启舞得虎虎生威、气势十足。
  她得快些,不能让闵于安给发现了。
  锉刀磨了又磨,确保每个指尖都圆润光滑,她把手指挨个儿伸到脸上蹭了蹭,确定不会有刺痛感才作罢。
  阿姐说了,女子的那处特别柔软,稍不小心就会伤着,她可不能伤着闵于安。
  萧启从来不打无准备的仗,绞尽脑汁,从脑子里仅有的那么一点回忆里,想要找些经验出来参考。
  当年她不小心看到许初云和小丫鬟那样,虽无意冒犯,但脑子却记了下来。
  那姿势,和这小册子不一样啊……记下来记下来,招数这东西,必须推陈出新,光学闵于安的像什么话。
  等确定自己把步骤都记下了,萧启才道:“走吧阿姐,我们回去。”
  就这么几步路,容初恍恍惚惚险些跌倒。
  萧启扶住她,嗔怪道:“阿姐小心点儿啊,走路要看路。”
  容初:“……”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做什么?
  闵于安已吃完了,正围着火炉取暖,几人说说笑笑。
  听见脚步声进来,闵于安抬头,眉眼带笑,语气松快:“聊完了?”
  小姑娘没有半点怀疑,信了自己的托词,就在这儿老老实实等自己回来,自己却……
  萧启的良心有点痛,自己这样算计闵于安是不是不太好哦……
  闵于安继续道:“我们先去弄些水回来洗漱,不是说今夜要泡澡?那咱们这就回去吧,天色也不早了。”
  萧启的记忆被拉回到昨晚,良心什么还是算了吧。
  萧启:“那我们就先回去了,阿兄你早些睡。”
  容初头也不抬,冲她挥挥手。
  萧启就牵了闵于安的手转身离开。
  等她们走远了,容初还是没动静,坐着动也不动。
  林含柏担心地摸摸容初的头,怎么回来就是这幅丢了魂的模样,也没发热啊,怎么了这是?
  “初初,哪里不舒服你说出来啊!”林含柏急的不行。
  容初无神的双眸挪到她脸上,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无力道:“孩子长大了。”
  林含柏:“???”
  “我老啦。”
  林含柏捂住她的唇:“不许你这么说,你才多大,还没跟我成亲呢,怎么就老了?!”
  萧石的直觉告诉她,后面的话不是她该听的。她从边上冒出来,吆喝一句:“大哥我今r.ì自个儿回去就成,走了哈!”
  小孩儿蹦蹦跳跳走了。
  容初又想叹气,唇却被软软的东西堵住,所有未尽之言都被封住。
  吻,有一便有二,时间也越来越长,直到容初呼吸渐渐吃力喘不上气来,林含柏才放过她。
  末了,林含柏发狠道:“你再说这种话,我就亲你!”
  容初:“……”现在这些孩子怎么脑子里都是这些玩意儿,能不能纯洁些?
  书都读到哪儿去了?!
  ***
  这个点儿伙头军也差不多歇了,于是萧启和闵于安自力更生,打井水烧开,然后一桶一桶往回拎,在这雪花纷飞的冬夜里忙得热火朝天。
  负责巡逻的兵丁转了几圈,碰见她们好几次。
  第一次碰见是在伙房门口:“萧将军这个点还烧水洗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