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唯美小说 >

因为没钱而女装[综]——若白衣

时间:2021-03-02 22:51 标签: 娱乐圈 爽文 宠文 耽美 男男 若白衣
《因为没钱而女装[综]》作者:若白衣?文案【须知:治愈系画风】佛系非酋因为抽卡失误穿越,变成了穷苦孩子。也不是一定会饿死,只要能被大神社选中成为巫女,每天只需要祈福和祷告就能吃饱饭。问题是,他是个男孩
 《因为没钱而女装[综]》作者:若白衣
 
文案
【须知:治愈系画风】
佛系非酋因为抽卡失误穿越,变成了穷苦孩子。
也不是一定会饿死,只要能被大神社选中成为巫女,每天只需要祈福和祷告就能吃饱饭。
问题是,他是个男孩子。
巫女只收女孩子的呢:)
于是,他果断换了女装混进神社。
 
后来,有一只狐妖闯入了神社。
后来的后来,他被女装大佬摁在墙角。
更可怕的是,这位大佬的衣着妆容,和巫女祭祀盛典里的自己一毛一样。
 
玉藻前:总算被我逮到了吧:)让不让亲你自己说
白枢:让让让!
玉藻前:乖~
 
设定:
耽美同人向,贯彻HE和1v1
重点排雷:关于藻哥的感情戏,不走原剧情,本书设定藻哥官配=受
注意重点:有各类妖鬼神动漫人物支援,综类架空背景,无特定历史时代。人设空降,只是借用原作人设,作者私设较多。
第一次写同人,请多多包涵orz如果看不下去请不要纠结,大家不用勉强,好聚好散- -祝现世安好
 
内容标签: 综漫 灵异神怪 甜文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枢,玉藻前 ┃ 配角:一大坨
一句话简介:后来被女装藻哥摁倒 
立意:治愈系
 
 
 
 
第1章 佛系非酋【修】
  又是一天的零点,白枢打开游戏界面准备日常抽卡。
  对于白枢来说,这款游戏最大的乐趣就是抽卡。抽卡看血统,看脸,看命,看运气,看玄学,看缘分。简直比找个对象的要求还要高。不过,现在是抽卡时间。
  心情放松,虔诚抽卡,“刷”的一声抽出来一张——R卡,一只坐在大瓷缸的青蛙朝他“呱”了一声。
  嗯,正常操作。
  白枢没有露出沮丧的神情,准确的来说,是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命运。在这黑得看不见任何光亮的抽卡道路上,早就晋级为大非酋的白枢,不知不觉因此养成了淡定佛系的性格。
  常言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白枢玩了两年,穷鬼从未氪金,但也每天兢兢业业签到,系统爸爸终于大发慈悲赏他一张金色卡劵。这种感恩回馈老客户活动,简直就是非酋的福音。
  如果抽到ssr,那应该是如同初恋一般的感觉。
  白枢觉得自己的初恋迟到了整整两年,不过没关系,他今天有一张金色卡卷,可以假装偷渡欧洲成功。
  白枢掏出那张卡劵,开始召唤。
  屏幕终于舍得变黑,镜头特写即将浮现,神秘的抽卡仪式正在执行。等到那一声震动的提示音响起,音效也随后而来。
  “是你召唤的我吗?”
  白枢却没能回答,就在手机屏幕变黑的同时。突如其来的强烈晕眩感让他一头栽倒在手机屏幕上。昏迷前,只隐约看到屏幕里一张精致的狐狸面具,游动的暗红色狐火似乎正擦着他的鼻尖掠过,神秘而勾人。
  *
  暮色寂静,山谷里的风很凉。刮在皮肤上像是被覆上一层冰,冷意跗骨。
  一群人正努力拖动步伐朝前走,入夜的山林十分危险,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停下来。如果可能的话,要赶在天黑之前到达一个能暂时收留下他们的村子。
  疲惫和虚弱像是蔓草爬满每个人的脸,他们已经麻木了这样的行程,但出自对于生的渴望,没人愿意停留下来等死。
  “村长大人,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走过这座山林呢?”有人的心神崩溃,迷茫的询问他们这群人里的带领者。
  “大家……再坚持一下吧。”被人们信服的村长勉强说出一句安慰的话语,实际上他也害怕死在这山林中。夜色来临的时候,山野里指不定会出现各种野兽与妖怪。
  “但是,白家的那个孩子……已经没有力气再走了……”一名女人小声的开口说着,尽管说得很隐晦,大家都心知肚明“没有力气走”是什么意思——那个孩子已经死在迁徙之中。
  他们顺着那名女人悲哀的目光,看着那名蜷缩在地上丧失生机的孩子,安静一时间扼住每个人的喉咙。早就在迁徙之前,海啸就席卷了他们的村子,不然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村长沉默了一下,带着大家给那名死去的孩子做了一个简单的追悼。“死亡是人不可避免的事情……但我们还是要努力向生而活,大家再坚持一下,神奈川就要到了。”
  一群人继续拖着疲惫的身体朝前走去,身影很快就淹没在越来越深的暮色里。
  而丧失了生机的孩子,则是继续蜷缩在地上。没有人有力气替他埋骨,活人永远比死人更重要。也许很快,他的尸骨都会被山林里的恶妖吃掉。
  白枢就是在这样寒冷的夜色苏醒的。面朝着大地,鼻尖充斥着草屑气息,还有属于山林的潮气。
  他努力从地上坐起来。忽略掉身上的疼痛与寒冷,眼前是一片看不清尽头的山林。障气和夜色融合在一起,好似一团黑黢黢里藏着无数的危险,让人心生畏惧。
  这是哪里?
  白枢茫然的打量着四周,脑袋一阵一阵的钝痛,仿佛被灌了铅似的。有什么东西正迫不及待的从脑海里浮现出来,占据掉他所有的思绪。
  记忆里是一场汹涌的海啸,海水与狂风铺天盖地。自然灾难面前,衬托得人类渺小如蜉蝣。那一座小村庄就是这样被海啸淹没掉,来不及逃走的人直接葬身于海水里。而逃出来的人也不见得多么幸运,迁徙让他们疲惫、病痛、还要担心妖怪与野兽……于是一些人的生命也走到尽头。
  比如白枢现在这具身体的原主。
  “明明之前还在被窝里安逸的抽卡……”白枢喃喃自语,“现在回想起来,却变成了十分久远的事情。”
  现在要怎么办呢?被村子里的人当死人丢下。幼小而脆弱的人类,真的能在这个林子里活过一晚上吗?
  白枢自己都怀疑这个问题的可能性,可事到如今却也只能勉强打起精神来面对这一切。
 
 
第2章 困兽与人【修】
  山林空寂,除了风与树叶声和不知名的虫鸣声,就剩下白枢一个人行走的声音。抛下刚开始的恐惧,到后来似乎也能渐渐习惯这样的氛围。
  白枢深吸一口气,放松紧绷的神经。不管这是梦还是现实,如果不能改变的事情,那就只能让自己去适应。
  调整好心态,白枢仔细分辨山林里树木枝叶繁茂分布,尽量往南走。原主的记忆之中,南方就是神奈川,是村里人逃亡的方向。
  不过,在村里人看来,原来的白家孩子已经死在迁徙之中,如果自己出现在他们面前,会被当成妖怪的吧。
  想到这里,白枢停下脚步,选择与村民们相反的方向走去。
  山林里的障气越来越重,奇妙的是,白枢并不会被障气影响。他能感知到山林的花草和树木的分布,闭着眼睛走不会撞上树,也不会被过深的荆棘绊倒。
  就像是超能力一样,白枢心想。
  他没有回头,所以并不知道他自己赤脚踏过的地方,争先恐后的冒出许多本该向阳而生的花株。一朵接一朵,在冷风与障气中摇曳,兀自美丽无暇。
  “应该……是这个方向吧?”地上看起来没有人走过的痕迹,但至少山林里的障气看着消散了不少,也算是一个好的预兆。
  蓦地,白枢闻到了空气里一股血腥味,似乎是被山风吹过来的。淡淡的、又夹杂着几分他分辨不清的气息……犹豫了一会儿,白枢还是决定往那个方向看看。
  万一是人呢?说不定他就能因此从林子里出去。相反如果是野兽,也是流血受伤的那种,自己肯定跑得掉。
  越靠近血腥味的方向,障气就越淡。宛如是在替白枢指路一样,山林的树木里隐隐都能看到月光落下的痕迹。
  真是个好兆头,白枢的心情渐渐转好。直到他遇见血腥味的源头——
  枝叶繁茂的大树底下,趴着一只白色的小狐狸,尾巴与身体蜷缩在一起。暗红色的血顺着它的小腿往下流,染红了白色的皮毛,散发着浓浓的血腥。
  那道伤口不能愈合的吗?这只小狐狸还活着吗?白枢看到这副场景十分震惊,放下了先前对野兽的防备,朝树底下的小狐狸大步走去。
  他有照顾小动物的经验。像小狐狸这样的伤口,不及时处理的话,以后这条腿估计都会因此废掉。
  察觉到有人靠近,树底下的小狐狸耳朵竖起,并警觉的睁开狐眼,满眼戒备,却在看到来人后愣了愣。
  现在是月夜,山林之中游走的大部分都是妖怪。弱小的人类怎么敢在这种时候进山林?而且这个人的身上,似乎有一股非常特别的力量。
  白枢在小狐狸面前蹲下后,他身后一路绽放的花株落入那双暗红色的兽瞳里。
  被纯净灵力吸引而破土的向阳花株,在这布满障气和夜色的山林,违和而安静。
  这个人……
  “还活着呢。”白枢见到小狐狸还有气息,这才松了一口气。目光温和的看着那只警惕模样的小东西说,“让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怎么样?一直流血的话,伤势会越来越重。”
  白枢说完后觉得自己蛮智障的,动物怎么听得懂人的话。不过眼下最要紧的事情,是替小狐狸处理伤口。
  白枢试探性的伸出手,在碰到狐狸毛的时候,小狐狸挣扎了一下,却因为腿上严重的伤口失败告终。
  “乖乖,不会伤害你的。”白枢连忙放缓了声音哄它,右手顺着狐狸的头顶往背顺了一下,这是缓解小动物紧张的最好方法。不过对于小狐狸来说,这招有点不太管用。
  被温热的手掌触碰,它的身体更加僵硬了。
  白枢摸了摸鼻子,开始认真处理这个小东西的伤口。脏污和泥土什么的都要小心翼翼的弄掉,要是有清水就好了,这个山林看起来不知道哪里才是溪流。
  周围没有药物和绷带之类的东西,白枢皱起眉头。在他知识匮乏的脑子里,也不知道山林里的哪种植物是可以止血的草药。
  怎么办呢?
  沦落为祈祷流治疗的见习“兽医”白枢苦恼的盯着小狐狸的伤口,手指小心翼翼的覆盖上那结了血痂的毛发。
  “要是不流血就好了。”
  白枢万万没有想到,他这一句话刚刚落下,一股金色的能量顺着他的手心传递到小狐狸腿上的伤口上。
  淡金色的光芒柔和,令那块狰狞的皮肉开始缓缓愈合。血痂与脏污尽数脱落,皮毛慢慢变成光洁如初的模样。那道伤口飞快愈合,出现在外面的是新长出来的皮肉组织,看起来像一条淡粉色的疤痕。不过以后就能被重新长出来狐狸毛重新覆盖,没有什么大事。
  “竟然还能……这样啊……”
  白枢震惊的收回手,一双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两个手掌。瘦小的手掌还蹭上了泥巴,看起来再寻常不过。可刚刚的那股力量是怎么回事?!莫非自己真的拥有了祈祷的能力??
  “神啊,快让我的面前出现一盘烤鸡吧。”白枢虔诚的祈祷。
  “……”
  半分钟乃至三分钟的时间过去,他的面前无事发生。
  “原来也不是祈祷流啊……刚刚的力量到底谁什么咯……”白枢叹息,摸了摸自己空荡荡的肚子,试图遗忘掉那越来越重的饥饿感。
  一旁被治疗好的小狐狸睁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白枢的脸看,丝毫没有害怕的样子。
  “呐,我说你这个小东西。虽然那道伤口表面看起来貌似愈合,还不知道有没有伤到骨头什么的。短时间还是不要用腿走路,我来抱你吧。”
  白枢向它张开手。
  它的那对狐耳微微抖动了一下,半带犹豫的接受这名人类孩童的怀抱。
  它才不是什么小东西。
  不过,要是自己变出原型,指不定会把眼前的人吓死。毕竟只是一个人类的小孩子,姑且容忍一下他的不懂事好了……当做回报,它会保护他从这座山林里出去。
  大妖怪可不会欠人类的恩情。
  虽然这个孩子又小又瘦,身体里蕴藏的力量也很奇怪。但是这个怀抱,还蛮舒服的。
  清冷的山风再次吹过,白枢忍不住把小狐狸抱的紧一些。今晚看来是要睡在这座山林里,不知道会不会被冻死,但他真的走不动路了。
  疲惫席卷而来,白枢靠在遇到小狐狸的这棵大树底下,沉沉的睡过去。睡之前还迷糊的想着,也许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梦,睡一觉就醒了。
  在确认白枢睡着后,他抱着的那只小狐狸从白枢的怀里轻而易举的跑出来。一双兽眼带着暗红色的光,小小的影子在月光下拉长,变成了一只两个成人高的巨兽。它的身后,是张扬而漂亮的九尾,在那些白色的尾巴里,蕴藏的力量惊人。
  它凝视着缩在树底下睡觉的人类小孩,动作轻缓的将尾巴覆盖上去。
  没有风寒能透过它的尾巴。
  身为狐妖中少数能修炼出九尾的妖怪,秉持的骄傲可不是自大。
  如果不是那个讨厌的源氏阴阳师,自己也不可能会受伤……算了,那些事情以后再说。
  凡是没能把它杀死的仇恨,迟早有一天它都能加倍讨回来。
 
 
第3章 走出山林【修】
  白枢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了。阳光将山林里的障气驱除,明媚而温暖,丝毫不见昨天夜晚的可怖。
  “不是梦啊。”白枢睁开眼睛后喃喃自语,为自己还待在这里感到失落。
  等等,先前的小狐狸哪去了!它腿上的伤不知道好了没有!后知后觉发现怀里空荡荡的白枢,猛的从地上站起身,在大树四周开始寻找。
  等他绕大树周围转了三圈,依旧没有找到小狐狸的身影,心情不由得失落。白枢心想,它大概是重新回到山林里去了吧。毕竟不是家养的小动物,对人类的排斥心理比较重。
  只是,他又变成一个人了。
  在白枢正沮丧的时候,一抹灵动的白色落在他面前。

  小狐狸有一身光洁柔软的毛,尾巴张扬的翘起,如果能忽略掉它拖回来那一只半断气的山鸡,它姿态优雅得就像是在漫步。
  “这是你狩猎到的?”白枢目瞪口呆。那只山鸡的个头看起来有小狐狸的两倍大,肚皮上那敦实的肉看起来就是一只肥鸡,小狐狸要狩猎一只鸡肯定很辛苦的吧。“小腿上的伤口没事了吗?和山鸡打架不要紧吗?疼不疼?”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