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唯美小说 >

渡 作者:来一颗荔枝

时间:2021-04-17 18:39 标签: 兽人 神怪志异 双性
文案:腹黑缺爱人类x乖巧小狐狸j.īng_受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强弱
  现代 - 神怪志异 - 双x_ing - 兽人
  《山海经》载:“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
 
 
第1章 郦岚
  “师父,这妖物您还是决定留下来吗?”
  “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则般若生。它是最后一页残卷了,又失了尾巴,便随它去吧,一切自有定数。”老主持笑着对小沙弥说到。
  ------------------------------------------
  江月远皱着着眉头,一脸不耐烦地盯着眼前的这个少年,他向来不信怪力乱神之说,就连每年去寺庙上香礼佛也只是为了追悼母亲。但现在面前这个头上长着一对毛茸茸赤红色的狐耳,身后一条蓬松的尾巴怏兮兮地垂在地上,眼睛被泪水弄的s-hi漉漉的,还撇着嘴无比可怜地盯着自己的少年。让江月远开始怀疑自己以前的认知。
  “你到底是谁?”江月远骤然俯下身看着坐在地上的狐狸少年,冷硬地质问他。
  “我,我叫郦岚。青,青丘九尾狐族。”郦岚被江月远那张突然出现在眼前地脸吓结巴了,江月远无疑是好看的,九尾狐族自出生不管男女,皮囊都是绝好的,妩媚艳丽,似乎天生就有蛊惑人心的魔力。郦岚自出生开始就见到过狐族各种妖娆美人,但是他没见过江月远这种,五官立体,轮廓清晰鲜明,好像每一处都长的近乎完美,不同于狐族的妩媚多情,江月远高大英俊,爽朗清举。
  只是江月远幽邃的眼瞳直勾勾地盯着他,就像幼时在巴国见到的修蛇一样,y-in冷凶狠,一口就能把猎物撕碎吞入腹中。这双冰冷的眼睛让江月远整个人都有种y-in郁狠辣的气场,连眼角都透着漠然和疏离。
  郦岚越看越害怕,本身修为就浅,现在只有一条尾巴了,还在山海经中被封印了那么久,已经和青丘那些没有开始修炼地小狐狸差不多了,心想还是不要惹面前这个人生气了,不能再没有尾巴了。郦岚慌慌张张地收回自己一直打量的目光,像个即将被审判地囚徒,竖着耳朵想捕捉到人类审判官的判决令。
  “这么说,你是妖?”冰冷地声音在头顶炸开,郦岚能明显感受到江月远的目光黏在他身上。
  郦岚见过修蛇吃人的样子,红色的蛇芯会先舔舐着被身躯圈住的猎物,看似亲密无间却淬着剧毒。江月远的目光就像修蛇的芯子充满攻击x_ing,以前有些大狐妖说人类的语言和动作都是他们保护自己和试探敌人的武器,现在郦岚发现原来眼神也可以是武器,是最难发现又最能直接表达意图的武器,充满着侵略x_ing。郦岚感觉江月远甚至都想将他的内脏翻出来好好研究一下。
  郦岚硬着头皮,顶着那淬过剧毒的目光,哆哆嗦嗦地说:“是,是,是的。”话音刚落,郦岚又像想起来什么,连忙坐直身体,连头顶的耳朵都兴奋的动了几下,“我不会伤害你的,我从来不伤害人类的。”眼睛里都闪着光。
  郦岚自以为这样说的话,就能和眼前这个男人和平相处,心里不禁雀跃起来,连那条蓬松的尾巴慢慢晃来晃去。江月远嗤笑一声,“你觉得你这个样子能伤害我吗?你应该多关心关心自己。”
  郦岚被江月远的这番话惊到了,想起自己的尾巴,又悲又气,蓄在眼眶里面的那一弘泪水,慢慢溢出来。刚刚支棱起来的红色尾巴和耳朵又耷拉下来。
  江月远这个时候,才把目光从郦岚的身子上移到他的脸上,郦岚是狐族,但眼睛并不是狐族那种一笑百媚生的桃花眼,大大的杏眼让郦岚少了妩媚和艳丽,多了些稚嫩和娇憨,别有一种美态。郦岚骨架小,脸也是巴掌大小,皮肤瓷白,嘴巴红红的,鼻尖因为哭泣,泛着一丝薄红。
  江月远从小骨子里面就有着顽劣的根x_ing,看着眼前的狐狸少年哭成这样,就伸手掐着郦岚的脸,逼郦岚抬起头和他对视,他轻蔑地问:“你长成这么傻,怎么勾引男人啊?”那双杏眼泪汪汪,却又气冲冲地盯着他。
  郦岚心里更委屈了,哭得也更厉害了。
  江月远看着他这个模样,心里的劣根x_ing被满足了。不欺负郦岚了,放开了钳制小狐狸的手。
  瓷白的皮肤上出现了一圈红印,火辣辣地疼。郦岚受过断尾之苦,自然不怕这点小痛,但一想起男人那句话,呜呜咽咽地哭出了声。耳朵和尾巴似乎也被郦岚地情绪感染到了,不受控制地动着。
  江月远扫了一眼小狐狸的下巴,以为是自己的手劲太大了,弄疼了他,江月远心想毕竟是从南山寺带出来的东西,哭的也是在让人烦躁。不耐烦地用手背给郦岚擦眼泪,手背碰着郦岚软糯糯的脸,心里又涌起了不一样地东西,还没细想这是什么,就听见小狐狸微微发颤却又认真的声音:“我,我长的不傻,也没有勾引男人。母亲说要找真心对待自己的人,不然色什么什么的,就会就会变得爱吃你了。”
  “你母亲说的是色衰爱驰,不是变得爱吃你,意思就是你这小狐狸如果勾引男人,等你丑了他就不爱你了。”江月远好笑的纠正他。
  郦岚听到这番话,为自己理解错词感到羞愧,脸更红了,两只耳朵也扑棱扑棱地动着。
  江月远看着那两只不安分的,毛茸茸的耳朵。想起了小时候捡到的那只幼犬,也是毛茸茸的,不安分但足够可爱,只可惜江月远还没养够,就被发了疯的母亲从楼上抛下来,呜咽都还来不及就断气了。从那以后江月远再也没养过这种弱小又毛茸茸的宠物。
  江月远眯了眯眼睛,突然生出了想蹂躏那双耳朵的欲望。但看着地上坐着的小狐狸,还有很多事没问清楚。生生将那股欲望压了下去,沉沉的说:“你说你是九尾狐,你怎么只有一条尾巴了?”
  郦岚楞了楞,一脸不安的咬住下嘴唇,磨磨蹭蹭的,迟迟不开口,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江月远见他这一副不情愿说的样子,眸子暗了暗,俯身抓住小狐狸的手腕,故作凶狠的说:“我可不是什么善人,这里不收留来路不明的人,这么不情愿说,我就送你回南山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