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唯美小说 >

飞升后我三个徒弟黑化了+番外 作者:森林回声(下)

时间:2021-09-23 22:07 标签: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东方玄幻
第42章 拜别人间 传闻,曾经的魔尊夜羽乃是万年一遇的怨魔之体,靠怨念而生,依恶意而活,不死不灭,不老不伤。 其正身大而无形,既可以无限制地膨胀到吞天蔽日,也可以无止境地缩小,细如尘土。 与此同时,他的强大也是万年一遇的,在他最为风光的那几年,
第42章 拜别人间
 
传闻,曾经的魔尊夜羽乃是万年一遇的怨魔之体,靠怨念而生,依恶意而活,不死不灭,不老不伤。
其正身大而无形,既可以无限制地膨胀到吞天蔽日,也可以无止境地缩小,细如尘土。
与此同时,他的强大也是万年一遇的,在他最为风光的那几年,修仙地界、人界、妖界都被他搅和得无比麻乱,连带着整个魔族都进入到了最昌盛的时期。到最后,已经彻底的扰乱了红尘,也引起了上界的注意。
为了彻底消灭这个天生邪骨的怨魔,上界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用了各种的办法。奈何夜羽太过于强大,不仅可以随意附身在任何死物活物身上,叫人无法察觉,还能轻易勾动人内心的恶念,叫人堕落。
很少人能真的确保自己不被其附身,毕竟,三界之内,又有谁能做到心无邪念,纯洁无瑕呢?。
还有,他那来无影去无踪的特殊能力,让不少的神将都愁秃了头。
但再强大的人也不是没有弱点的,至少这摄魂索,就是一个可以对付他的工具。
所谓摄魂索,原本是从前人为了救活死去的亲人所发明的一种法器,它能束缚住没有实体的任何魂灵,只要用它绑住身体,体内的三魂七魄就不会因为肉身的死亡而四散而出。
但是,尽管摄魂索可以阻止魂魄离体,却并不能生死人肉白骨,因此,这摄魂索一直以来都被当做无用的器具,被扔进了历史的长河中。
可自从魔尊夜羽势力渐强,魔族中附体的法术也愈发兴盛之后,这摄魂索却再一次被人找了出来。
原因无他,就是因为它能将附体的魂魄也牢牢地锁在肉身之中,叫那魂魄无法逃离,只能被动地承受着攻击,直至死亡。
很长一段时间,这摄魂索就成了对付魔族最有利的武器之一。
花熙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自己的灵戒里,居然藏着这么一个东西。
要不是系统提醒,她可能压根不会发现。
这灵戒本来就是她从天上带下来的,再加上她有一段空白的记忆,说不定就是在她失忆的时候放进去的呢……花熙没有多想。
虽然这只有一小段吧,但青鸾身为女子,身量较小,倒是也能将她整个捆好了。
“花熙,你以为这样就能杀得了本座吗?!”
感受到自己无法逃离,青鸾体内的夜羽怒吼道:“就算你逆天而行,强用神力又怎么样?!本座可是能一人对抗十万神军的怨魔之体,你不过一个小仙,你以为能奈何得了我吗?!”
“我是不行。”
就算听到这样的话,花熙的神情依然淡淡的。
她一把提溜起青鸾的身体,身体一轻,朝某个方向飞去。
一边在空中飞跃,一边道:“但若是魔尊大人您自己设下的阵法,想必就大为不同了吧?”
“你,你说什么?!”
察觉到花熙的意图后,夜羽一惊,之后就开始不断地挣扎,可青鸾的身体早在刚才就受了重伤,如今被捆住了四肢,更是反抗无能了。
“花熙,你放本座下来!本座立刻撤阵,放过他们,你放本座下来!”
夜羽见无法逃脱,就想尽办法地游说花熙,“你不就是想要本座那儿子吗,本座可以放过他!不仅如此,本座还可以帮你杀了这个女人,替你完成下界的任务,助你重回神界!”
他还在继续喊着什么,可花熙却听不见了。
她目不斜视地朝一个方向飞去,没过多久,终于落了地。
此处位于问天门主峰,训诫堂旁的一个隐蔽的角落,可与别的地方不同的是,这里的光线格外的明亮强烈,视之耀目。
连带着,此处的温度都要比其他地方高了不少,热气在空中肉眼可见地不断涌动,在树影折s_h_è 间形成了一个个的光晕。
这里,就是熔金阵的阵眼,也是攻击最强的地方。
“花熙……”
见她丝毫没有想要理会他的意思,夜羽眸光一沉,眼睛里划过一丝仇恨。
他眼中s_h_è 出森森寒光,咬牙切齿地说出这一句:“若是本座得以逃脱,就算是上天下地,也一定叫你付出代价!!”
“好,我等着你。”
平淡地回答后,花熙手臂一扬,将手中青鸾的身体朝阵眼重重一摔——
察觉到有活物进入,熔金阵的阵眼立刻急速收紧,透明的障壁下是青鸾变形的身躯,和那痛苦不已的表情。
阵眼被破,整个大阵都开始加速进行,于是,被阵法所包裹着的整个问天门地界都在不断地加速升温——
花熙回头望了眼阵中的脸色愈发难受的弟子们,最后遥遥地瞥了眼月华峰的方向,就回过头来,朝着阵法顶端不断飞去。
尽管温度早就酷热如暑,可此刻,天边居然出现了层层叠叠,不断迫近的乌黑云朵,云层碰撞之间,擦出了不少金色的磷光。
劫云将至。
花熙伸出手,无惧地迎面而上。
——是时候结束了。
--
随着一道穿云裂石,响彻天地的爆炸声,那道让人心胸憋闷,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持续高温,终于在转瞬间,烟消云散了。
环境在一瞬间变得凉爽,被迫趴在地上好久,终于得以动弹的虞衡立刻撑起身子,一手扶着一旁的树木,一边贪婪地,大口喘了好几口新鲜的空气。
胸腔中仿佛有烈火在灼烧,可他却无暇顾及了,几息后,他连忙抬头,一双眼睛死死地盯向了问天门主峰最中央那片广场上。
在这个地方,虞衡头一次,远远地望见了花熙。
那时的她大胆地上前,为自己的徒弟打抱不平,看着她那般护短的样子,虞衡的内心第一次产生了渴望。
如果是他的话……她也会那样保护他吗?
可刚才,同样的地方,他却眼睁睁地看着她被一道蜿蜒而尖锐的闪电集中,如同一片脆弱的绿叶一样,从天空中笔直地下落。
--
经过刚才那一场遮天蔽日的争斗,曾经平坦开阔,宽广无垠的广场,如今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