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唯美小说 >

(红楼同人)综穿红楼之成神之路+番外 作者:悠渡(中)

时间:2022-06-07 08:44 标签: 快穿 随身空间 复仇虐渣 成长
第58章 邢夫人(十一) 正在府外奔走忙碌的贾赦,此刻还不知道,邢夫人为他找了个教导孩子习武的工作,不过他也不会拒绝就是了。 贾赦出府后约了原主的几个酒肉朋友,在状元楼喝酒取乐,好不快活。与此同时,他放出了三个仿真机器人,一个是邢夫人借给他使用的,
第58章 邢夫人(十一)
  正在府外奔走忙碌的贾赦,此刻还不知道,邢夫人为他找了个教导孩子习武的工作,不过他也不会拒绝就是了。
  贾赦出府后约了原主的几个酒肉朋友,在状元楼喝酒取乐,好不快活。与此同时,他放出了三个仿真机器人,一个是邢夫人借给他使用的,两个是他自己买的,让它们分头行动。
  这三个机器人乔装打扮后,先是送了几封信到各户人家,又摇身一变,换了身份,游走在京城中的酒肆乐馆之中,悄悄的散播着关于五皇子司徒晟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这一日的京城暗流涌动,并不止贾赦一人出手。抛开人品不谈,司徒晟此人能力卓绝,手段高超,在当今这些皇子中算得上出色,早就招致了其他皇子的不满。特别是太子,他乃是储君,兄弟们过于优秀,对于太子而言并非好事,司徒晟早就是太子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当然太子也是司徒晟的头号敌人,不然在长公主府设计时,司徒晟就不会选择承恩公府的独子了,盖因那位小公爷,素日里没少帮着太子,与司徒晟作对。如今司徒晟算计自家不成,反倒自己丢了个大丑,太子岂有不出手的道理,再一个和司徒晟“一晌贪欢”的可是自家表兄,太子也要为承恩公府出气才成。
  至于大皇子、三皇子、四皇子以及其他几个小的皇子,也都没有闲着,自古皇位之争最是血腥,搞掉一个下台,自己日后就更多了几分胜算。
  因着种种打算,一夜之间京城风起云涌,眼看着是要变天了。
  “不喝了不喝了,实在是喝的太多了,今儿我做东,咱们去怡红院潇洒潇洒,走!”贾赦做足了不在场的证据,领着一群纨绔子弟,浩浩荡荡的转战怡红院。
  怡红院的妈妈见着这么群公子哥儿过来,顿时乐得见牙不见眼,叫了许多姑娘们来陪侍。贾赦做出一副色迷心窍的样子,搂了一个姑娘就打算进房了,嘴里还嚷嚷道:“今儿这几位的花销,都记在爷的账上,明日自行去荣国府取,都给爷侍候好了,有赏!”
  说罢,也不待别人回答,贾赦就已经进屋了,门啪的一下关起来,惹得同来的人哄堂大笑。大家也不客气,自行挑了中意的姑娘,各自潇洒去了。
  而屋内的贾赦,晕晕乎乎的扶着那姑娘躺在床上,趁着那女子不备,一张迷魂符就帖了上去。眼见着那姑娘已经陷入幻境当中,他才长出一口气,走到桌边,倒了杯热茶灌了下去。
  贾赦闻着自己浑身的酒臭味,内心苦笑,这纨绔子弟也不是好当的,劳心劳力啊。定了定神,又在房里设下了一个幻阵和警戒阵法,贾赦换了身不显眼的衣服,翻窗户出去了,有些事情可以交给仿真机器人去做,但是有些事情就需要他自己来了。
  贾赦一路疾行,到了承恩公府,避过守夜的丫鬟婆子的眼线,摸进了承恩公府的后院内。他以前从未到过承恩公府,对这家的宅院布局一无所知,还好可以动用神识,倒是省了许多功夫。不过盏茶功夫,贾赦就找到了自己今晚的目标人物——承恩公夫人萧氏。
  萧氏自嫁入承恩公府后,总共生了三子二女,可惜其中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均死于后宅争斗中,只留下一儿一女长大成人。如今女儿早已出嫁,身边唯剩下儿子田昊一个,自来是如珠似宝的看待着的,如今不过是出去做客,却陷入这样的污沼之中,萧氏岂有不怒之理。
  贾赦摸到房顶上偷窥之时,萧氏正在和承恩公田翰争吵,战况十分激烈。这承恩公生来贪花好色,若不是有个好姐姐当了太后,如今他也不过是京城中随处可见的一个纨绔子弟罢了,哪里能当得了国公爷。非但如此,此人内帷不修,当年也很是干了些宠妾灭妻的荒唐事情,若非萧氏娘家得力,又有太后降旨申饬,萧氏的儿女怕是一个也难活下来。
  “田翰!你莫要以为我不知道,那柳叶儿巷子里住着的女人是谁,她身边的那个男孩又是谁!你以为你有了其他儿子了,我的昊儿便不重要了,想着把那女人和她生的下贱胚子接近府里,我告诉你,痴心妄想!”
  “便是我同意了,太后她老人家也不会同意,太子殿下更不会同意!今日昊儿遭此大难,如今还躺在床上发热,你却不敢对罪魁祸首发难,你算什么男人,当的什么父亲!”
  田翰的脸忽青忽白,极为难看,他却不知道自己包养的外室,被这贼婆娘知道的一清二楚。为着如今的心肝儿和他的宝贝儿子,田翰不得不忍住怒气,与萧氏周旋:“非是我不愿,乃是不能啊。五皇子是天潢贵胄,又素来得陛下看重,岂是轻易能撼动的?再说今日之事实在是不光彩,咱们遮着掩着还唯恐不够,怎能在朝堂上堂而皇之的议论呢?昊儿也是我的儿子,我难道不疼他吗,只是有心无力罢了。”
  萧氏轻嗤一声,弹了弹衣袖,冲着田翰冷笑道:“我素来知道你是个蠢货,万没有想到愚笨到如此地步。今日之事说不得,但昨日之事呢,前日之事呢,那司徒晟是个什么干净的不成,满头的小辫子等着人去抓呢,端看人想不想整治他罢了。”
  “你,不可理喻!”田翰听到老妻斥责自己是蠢货,实在是气怒难当,但是却不敢如何,只喝问道,“那你说该如何行事,他虽然小辫子多,但我以前从不与他交往,哪里又能知道了。”
  “我今日下午收到了一封信,里面桩桩件件,尽数都是那司徒晟的罪状。其中几条颇为要紧,其一是川渝一带匪徒滋事,各路兵营文书陈述,延搁不报;其二任人唯贤,在吏部权势滔天,保举提高五皇子一系官员,如他那妻舅马忠、表兄李翔等。你明日就参他这两条即可,剩下的留待下次再用。”
  田翰听到这里惊奇非常,这送信的人对司徒晟的恶意满满啊,这两条罪状哪一条都犯了当今的忌讳。他对这个只比自己小了几岁的外甥,算不上知之甚深,但也颇为了解了,当今这皇位当年是捡漏来的,他为人小肚j-i肠,心机颇深,且最是重权记仇。若是此事为真,司徒晟这次不死也要脱层皮。
  承恩公夫妻两个凑在一处,商议明日在朝堂上如何奏对,贾赦听到这里,悄然闪身退出了承恩公府。
  贾赦今日下午出府后,便命一个仿真机器人来此送信。信中所写的,便是这些时日以来收集到的司徒晟罪状,此时正好合用。且那信贾赦写了许多份,不但各处皇子府邸都投送了,连司徒晟自己的门客亲友家也送了不少,就是为了让司徒晟一系也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