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十二斗仙:鼠篇 作者:白毒不侵

时间:2021-05-02 17:51 标签: 灵异神怪 玄学 奇谭
文案:
十二个连环故事,讲述十二生肖的爱恨传奇。
攻:绝大部分都是仙。
受:绝大部分都不是仙。
 
很多很多年前,人间的历法里还没有生肖守护神一说,所以天君一个突发奇想,
从此成就了后世十二斗仙的诞生——十二斗仙,即十二生肖原型。
本文将以此出发,用作者个人的天马行空,为读者创造出一个属于十二生肖的传奇故事。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奇谭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蜀孑,易笙,等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和谐文明友爱团结 
立意:说古喻今,传承中华文化
  ☆、金鼠良遇1
 
  攻:蜀孑
  受:易笙
  天边一个滚雷打来,轰隆隆的一声巨响。
  人群还没来得及反应,豆大的雨珠就噼里啪啦砸了下来。转眼雨珠变瓢泼,瓢泼变决口,大街上鳞次栉比的铺面慌慌张张收箱抬货,没一会儿就散了个j.īng_光。
  蜀孑和一群叫花子窝在墙角边,腰腹以下全部淋s-hi,鞋子里能养两条花鲤鱼。
  他一动不带动,面无表情的瞥了一眼手边缺掉半个口子的泥陶碗,肚子里骂了声娘。
  狗货雨神,连着几天打雷下雨起大风,你他妈别是兜风袋漏了吧,要这么个玩法?
  雨神听不到他的骂,兜风的袋子反而敞得更开,吹倒了旁边的老歪脖子树,砸烂了叫花子们躲雨的墙,顿时“轰”的一声,烟尘四起,风雨飘飞。
  蜀孑“呸呸呸”吐掉嘴里的灰,抬起袖子抹了把脸。他淋了几天的雨,这会儿正发着烧,隔壁那些乞丐没人搭理他,只因他是半年前才来的新人,叫花子门派也有规矩,新来的都得先挨上一顿欺负,表现好的才能收编。
  叫花子们一看墙都塌了,雨又下这么大,今天怕是没收成,纷纷卷了铺盖打道回府,到寄居的城郊荒宅里睡觉去。
  但蜀孑去不了。
  他浑身烧得难受,一点力气也使不出,走步路都费劲,不如靠着这片残垣歇着舒服。而且叫花子门派有规定,新来的白天不准进荒宅,全打发出去讨饭要钱,要的多了自己还能留几个铜板打壶酒,要的少了全得充公,一个角角都别想留。
  蜀孑又骂了声娘,靠在不遮风也不挡雨的破墙边闭眼打盹。
  他已经两天没吃饭了,饿得胃里火烧似的疼。
  大雨逐渐淅淅沥沥,被风吹得刮到面门上,头发泡在水里,脸也没一块干净的。蜀孑心里烦,脑子则开始浑浑噩噩,头涨蒙蒙的疼,又酸又麻,像挨了几闷棍。
  突然,那些原本有节奏的落在脸上的雨水暂时停住了。
  但大雨并没有停,因为蜀孑听到有水珠溅在伞面上的声音——有人站在他面前,撑着一把伞。
  蜀孑倏地睁开眼,看到了一抹白。
  一个冒着热气的馒头几乎贴到他鼻子间,蜀孑眼珠停滞,盯着那个馒头一动不动。
  本能的饥饿反应,喉头滚动,咽了一口干唾沫。
  “给,”一个温柔的男人声音:“吃吧。”
  蜀孑端住了作为一个还要点脸的男子汉的最后尊严,没饿狼扑食抢过那馒头,他抬起首,打量起面前的人。
  一个男人。
  身形有点瘦,骨骼也纤细,不知是天生就这样还是后天没养好。看他肤色偏白,脸上瞧不出太多血色,多少有点病容姿态。但不可否认,这男子生得j.īng_致,眉眼含玉,竟有种女儿家的婉丽之美,要不是他身量比一般姑娘还是要高出不少的,蜀孑真要把他当成个女扮男相的怪人了。
  男子见蜀孑呆愣愣的望着自己不说话,也不动作,他弯唇一笑,神情犹如三月里的ch.un风拂过大地,眼角眉梢上皆是熠熠辰芒。男子将手一矮一放,白乎乎的馒头就搁到了蜀孑怀里。
  “吃吧。”这人微笑着又说了一声。
  撑在头上的油纸伞将蜀孑整个人罩在里面,雨滴噼里啪啦的还在下,脆弱的伞盖唱着一曲不知名的调。蜀孑两条腿压得发麻,虚搭在腹部的一双手也因为天寒而有些没了知觉,但那个白乎乎的馒头太香了,热气就烫在贴近心口的位置。他不知从哪儿生出来力气,手缓缓的、慢慢的就抬了起来,逐渐够到了怀里的宝,艰难地往嘴边送。
  什么君子不君子嗟不嗟来之食,全是放屁的鬼话!气节放一边,饿死才是大。
  蜀孑坦坦d_àngd_àng的啃起了馒头,
  男人见他终于不再拘礼,微微一笑,直起半弯着的腰。蜀孑这才发现方才自己被伞盖遮住了全身,可这男人的衣衫却几乎全s-hi掉,月白色的长衣上布满了片片水痕,隐约可透见里头的内衫。
  蜀孑有点意外。
  一个馒头,半个铜板就能买来,算不得大恩大慧,所以他没急着道谢。可这样大的雨,明明自己就撑着伞,且还只有一把伞,这怪人却舍己渡人,关照着他这个素不相识的臭叫花子,把自己放在雨水里泡。
  什么怪心肠,念佛的吗?
  男人颠了颠肩头滑下来的背篓,见已无事,撑伞离开。
  蜀孑终究是没道谢,只是偏头的工夫扫了一眼那个瘦不拉几的背影。那么单薄的一副脊梁,却背着那样大的一个竹篓,人间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哦,老鼠背秤砣。对对对,就是老鼠背秤砣。
  想到这里蜀孑就觉得好笑。老鼠?秤砣?神经病,我可没背过那玩意儿。
  忽然一串踏着水珠的脚步声跑近,蜀孑叼着馒头还没来得及扭头,一把纸伞就端端正正的塞到了他手心里。
  男人呼吸略促,喘了喘气,才道:“伞,你留着用。”
  蜀孑一脸莫名其妙,眨了眨眼,半天没反应过来。
  待后知后觉,男子已经跑走了。
  蜀孑低头,被握得温热的伞柄包在他手心里,竹柄上的热意并不滚烫,甚至因为四周太冷,残存的温度很快就消耗殆尽。可莫名的,他觉得自己心里有个角落轻轻颤了一下,然后迅速裂开一道口子,一股暖乎乎的、细细窄窄的热流倏地窜过,还没来得及回味,手里的馒头就掉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