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投喂狐狸的99种方式 作者:纷纷和光

时间:2021-05-02 17:52 标签: 甜文 萌宠 生子 东方玄幻
文案:
  争抢王位失败,身负重伤后慌忙逃路,逃到哪里不好,偏偏逃到了仇人的男人的温泉里。
  望着曾经有仇如今在人间渡劫的不可说大佬,九尾狐乐离疯狂挣扎。
  结果,尾巴被拎了起来,男人狭长双眸轻轻流转:“狐狸?”
  ——还是一只能化为人形的狐狸。
  乐离被丢进了金碧辉煌的宫殿里。
  要吃有吃,要穿有穿,偶尔被花式投喂(?),辗转在各个殿下之间,乐离差点就要忘了,他是一只有追求的的狐王。
  所以乐离果断逃跑了!
  但是,肚子怎么越来越鼓了?!!!
  最关键的是,孩子到底哪个的?
  我绿我自己我杀我自己切片攻x没出息的狐王受
  排雷:
  有生子
  内容标签: 生子 甜文 东方玄幻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乐离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没出息的狐王殿下
  立意:从跌倒的地方爬起来
 
 
第1章 
  “真是可怜。”少年的声线y-in柔婉转,带着几分嘲弄,“没有想到吧?你养的狗最后咬了你。”
  乐离口角处涌出鲜血,鲜血汩汩不断的淌下,打s-hi他的衣襟,他抬眸看向眼前身穿红衣的少年。
  少年和乐离同族,如果按照血缘关系,是乐离的堂弟,名字叫做乐青。
  乐青旁边的男人高大英俊,他叫萧宸,萧宸曾是乐离最忠心的手下,乐离救过他的命,把他留在身边。没想到,最后给乐离致命一击的居然是萧宸。
  乐青的容貌和乐离有三分相似,五官j.īng_致异常,乐离像是天然去雕饰的美玉,他却少了几分韵味。
  乐青步步向前,抬脚踩在了乐离的手背上:“成王败寇,乐离,你的王位,你的男人都属于我了。”
  “……”
  乐离大口大口的喘气,他的额头上都是冷汗,冷汗涔涔,身上的衣物沾满灰尘,血迹混杂着污水,已经脏得不成样子了。
  他已经连续半个月梦见这个场景了。
  从乐青手下逃出来后,乐离一路被追杀,每次昏迷过去就会被同一个梦境给惊醒。
  乐离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他的心脏还在跳动,狐元还在。狐元中剩余的妖力不到一成,他现在维持人形已经很勉强了。
  白色的狐狸都爱干净,因为皮毛最容易脏污,连续半个月不洗澡不换衣服,这是乐离从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现在的乐离已经逃到了人间,附近隐隐有龙气护佑,应该是人间帝王的某处行宫。人间帝王将相和天界有莫大的渊源,近年来天界许多仙君下凡渡劫往往投生到这些人家,为了不和天界引起冲突,寻常妖魔会远离有龙气的场所。
  几十年前妖界大乱,不少妖族跑到人间兴风作浪,凡间的捉妖师也多了很多,多数大户人家都会请捉妖师,一般实力的妖族不敢和捉妖师对上。
  哪怕这些帝王将相不是天界仙君投胎,身边往往也会有实力高深莫测的捉妖师。
  被乐青的手下抓到也是死,逃到凡间达官贵人的场所被捉妖师抓到也是死。乐离想了想,虽然死在凡人的手中很屈辱,但是,和乐青比起来,他还是倾向于死在捉妖师的手中。
  至少捉妖师不会剥乐离的皮,削乐离的骨,把乐离的狐元给玩得粉碎。
  乐离化作了狐狸,他在寻找水源。
  这段时间不吃不喝,失去大部分妖力的乐离压根支撑不下来,他特别渴水。
  作为野兽的乐离能够灵敏的感知到水源,远处茂林修竹,环境清净,隐隐有水声潺潺,乐离往前跑去。
  他的身体太虚弱,以至于压根不能隐藏自己的气息。在全心全意的寻找水源的时候,乐离也忽略掉了身边的危险。
  乐离跳到了温泉里,冬天的气温很低,这处泉眼却很温暖。一连半个月亡命天涯,不吃不喝,乐离再也顾不上狐王的面子,他咕嘟咕嘟的喝了几口泉水,冰冷脏污的毛发在水里舒展开,浑身暖洋洋的都快融化了。
  只是有一点不好,乐离腹部的伤口又裂开了,鲜血汩汩的淌了出来。
  乐离用尽全力化作了人形,因为妖力不济,耳朵和尾巴并没有收回去,头发的颜色也没有收回去。
  本来清澈的泉水被乐离弄得一塌糊涂,灰尘和血污都融在了水中,让水变得脏兮兮的,他腹部的伤口裂开,鲜血和黑色的污血都飘上来了。
  天蚕丝做的袍子在水中慢慢变干净,乐离喝够了水,浑身暖洋洋的,力气稍微恢复一点,突然被一只大手从后面掐住了脖子。
  他的头发还是银白色,银白长发被水打s-hi,贴在了乐离的脸上和肩膀上,后颈也被长发遮挡,这只大手在掐乐离脖子的时候,恰好握到了一把银发。
  乐离蓦然睁开了眼睛。
  后面传来男人的声音,声音又冷又沉:“狐妖?”
  乐离后颈被桎梏住,挣扎着无法回头,但他感觉到了男人身上熟悉的气息。
  这股气息太熟悉,以至于乐离汗毛竖起,尾巴都翘起来了。
  他实在太虚弱,在人形和狐狸之间来回转变,抓着乐离的男人并没有因为这个场景感到害怕,他紧紧扣着乐离的后颈,将乐离从水里捞出来,扔到了一边的地板上。
  冬r.ì地板冰冷,外面的气温又滴水成冰,乐离身上的热气很快就转变成了凉气,他腹部的伤口仍旧汩汩淌血,将刚刚漂洗干净的白袍染成了红色,一条又长又粗的白色尾巴从衣服下摆里探出来,s-hi漉漉的淌在了地上。
  乐离虚弱的抬眸,男人身上一点淡淡的龙气,身穿墨色滚金边的蟒袍,蟒袍应该脱了一半,腰带松散开来,他接着往上看,看到了男人轻抿的唇角,挺直的鼻梁,然后是狭长冰冷的凤眸和入鬓的长眉。
  乐离活了上千年,记忆中的人也成千上万,在体力不支的情况下,他很难回想究竟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男人,但那种熟悉感让乐离生出一点恐惧和心虚,好像他在这个男人的手中吃过什么亏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