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神为刀俎 作者:延牙(上)

时间:2021-10-03 10:20 标签: 强强 HE 正剧 向哨
文案:
  巨塔咽了最后一口气,横死在他出生的眼前
  冰山金发向导攻X倔强黑发哨兵受
  这是战争过去的第一个夏天
  远处是高高的伊什塔尔区巨塔,脚下是高高覆灭的人类文明,他游离在废土之上幸存者的悼念外,游离在废土之下亡魂的羁绊之外,拖着贫瘠的身躯和空无一物的记忆颠沛成了这片土地活着的游魂,头顶的军舰吞噬了高yá-ng,他记不清走下军舰的第一个人对他说了什么,却永远记得那个金发少年矜傲冷漠的眼睛。
  他的名字由他来命名。
  他的生命由他来给予。
  转换剂背后的死亡和谜底,火光摧毁后的高墙一敲踏来y-in谋的声音,海底蠢蠢欲动的异形,赤脚无援的生命扛起新的信仰。
  “你就像我的业报。”
  “是吗?”
  “善报还是恶报。”
  “善报。”
  标签:向哨 强强 HE 正剧
 
 
第1章 
  时至今r.ì我们可以这样回答布莱德雷上校:
  我们在道德lun理上仍然是巨婴
  而我们的世界在核武器上不再是巨人。
  徘徊期第四十四年,七月中旬,伊什塔尔区南境。
  费迪南站在一片皲裂的空旷大地上,七月的太yá-ng把脚下的土地炙烤干涸,要是从女神塔往下眺望,这里一定像经历一场大旱的湖泊,费迪南抬头往北看去,从南到北,从西到东,他歪了歪头踩了一下脚底这片巨大的土地,硌脚的疼蹿上头顶,近距离观看脚底是无数砖石组成的皲裂,女神塔也许就在不远处的平地里,和废墟混成一片昏黄,他学着周围的人用石块围成小小的一圈,撕开自己空d_àngd_àng的左袖口,压在石头里,唾了一口在手心擦了擦自己灰蒙蒙的脸,体面得抓了抓头发,闭上眼睛。
  1、2、3……60……
  当他睁开眼睛时,视线从无数闭眼默念的人中穿开,一个身形瘦小穿着红斗篷的人缓慢的走在这片硌脚废墟上。
  费迪南注意到这个人到不是因为那么热的太yá-ng下,居然有人穿着斗篷,而是这个人似乎不属于他们这群闭眼哀悼者中的一员,他行走在他们的二十步开外,红色的斗篷帽子遮住他的大半张脸,费迪南猜测对方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奇怪的是他似乎非常笃定对方是一个年纪不大的人,倒不是因为他的个子不高,而是他慢慢行走中的微微颠簸,看起来就像他弟弟刚学会走路时候那样,稚气又脆弱,朝着妈妈伸开的怀抱一步步倔强行走。
  “喂——小孩!”费迪南眨了一下自己s-his-hi的眼睛,“你要去哪?”
  红色斗篷微微停顿了一秒似乎在确认是不是叫自己又缓慢往前行走。
  “你在找你爸妈吗?”
  遮住半张脸的孩子偏了偏头,费迪南不知道他是否看得见自己,小孩转过头接着行走。
  可能这里没有他爸妈吧,费迪南踩了踩脚下。
  “喂——再往南就是荒地了,哪里可没有什么人,和我们待在一起!”
  “喂——!”
  小孩脚下塌陷了一块发出砰的一声,费迪南和周围的人一样条件反s_h_è毛骨悚然地屏息,小孩爬上来拍了拍手继续行走,红斗篷灰了一些,费迪南看了看自己看不出颜色的衣服默默想到这个小孩大概在地下的时候抱着袍子舍不得铺在地上睡吧,费迪南看着那微微颠簸的步子觉得辛酸又好笑,他想起妈妈常常在弟弟快要扑进怀抱的时候笑着躲开,弟弟仰着小脸哒哒哒追着妈妈,一门心思只想扑进怀抱。
  地下又黑又冷,这下子这个混小子倒是能被妈妈抱个心满意足了。
  “小孩!顺着蓝旗走!听到了吗!蓝旗是安全的地方!”
  费迪南把手里的苹果用地面尖锐的碎块砸成两半,费力一抛,砸中了小孩的红袍子。
  小孩回头看了看地面的苹果,看了看费迪南,缩着手踌躇在原地,就像不敢要压岁钱的小孩。
  “顺着蓝旗知道了吗!”这一嗓子喊得他的大脑都晕眩起来,他也并不明白自己这奢侈的同情从何而来。
  小孩站在原地好久好久,似乎要确定费迪南反悔似的,见他没动静这才小心翼翼伸出纤细的手捡起掺杂了土的苹果弯了弯腰,顺着蓝旗走向寸C_ào不生的远方。
  一天后。
  早晨六点准时,军舰会议仓内环形的蓝光一次闪烁,丹尼尓·谢利坐在会议桌的最远端睁开眼睛,空旷的会议仓中间的长桌上,光屏平和地悬浮着,静悄悄转动。
  丹尼尔捏了捏自己的笔挺的鼻梁,在腕表上输入执行码,长桌上悬浮的光屏立在了丹尼尔的眼前变成环形的巨大屏幕,蓝色的光屏映出丹尼尔金色的头发,立体冷峻的面庞带着些许疲倦,红色耳钉默不作声流着暗光。
  “信号输入成功。”
  冷冰冰的电子音响起,画面分割成多个地面的画面,右下角代表生命体标志的红点呈现灰色。
  地面接近伊什塔尔区南境边缘的天空蒙蒙的,在处在太yá-ng升起的边缘时刻,军舰继续巡航,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
  黑发带着金丝框眼镜显得文质彬彬的男子手里抱着一本黑色的书籍走了过来,他的脸色很差,似乎对于长时间的军舰巡航感到不满。
  “舅舅。”丹尼尓·谢利开口道。
  被叫做舅舅的年轻男子点了点头,看向光屏,“伊什塔尔区的南境边缘几乎没有大型建筑物,我们简直多此一举。”
  “北面至少二十几家的私人军舰,都去北面就没有意思了,”丹尼尔看了一眼卢阐手里的书,“你下一步要接什么研究计划吗?”
  卢阐拉开椅子笑了笑,“不,这是主教新的布道。”
  丹尼尔闻言收回目光看向光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