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御鬼宗师 作者:躲甜(下)

时间:2021-10-08 23:54 标签: 天作之合 前世今生 相爱相杀 古代幻想
第65章 言灵有误 过来,乖。 林子吹过一阵风。 白挽瓷征征的望着陆宵, 他也直直的望着她。 他一步,一步的走到她面前,虽然语气带着质问, 但眼神却是肯定的。 你是鬼陶女王白挽瓷。 跪在一旁的村长老婆,听了后, 整个人都傻了, 跌坐在地上, 喃喃道。 水神君
第65章 言灵有误   过来,乖。
  林子吹过一阵风。
  白挽瓷征征的望着陆宵, 他也直直的望着她。
  他一步,一步的走到她面前,虽然语气带着质问, 但眼神却是肯定的。
  “你是鬼陶女王白挽瓷。”
  跪在一旁的村长老婆,听了后, 整个人都傻了, 跌坐在地上, 喃喃道。
  “水神君,你在胡说什么?那霜花叫我塑一个鬼陶女王的站立人身像在山洞里,还让我|日日供奉, 看画像上貌美如花的,可……小白神官的容貌,这……实在不像啊。”
  陆宵却伸手揭下白挽瓷的面纱,冷然道:“她的脸施加了丑颜咒。”
  没了面纱的遮掩,倒叫白挽瓷心虚的后退了一步,这一退,倒叫腿有些发软。
  原来她是这么害怕别人认出来。
  白挽瓷试图挣扎否认:“我……怎么会,你想多了……我要是她的话,魂力能那么弱吗?”
  陆宵目光凌厉, 一字一顿道:“时雨天,霜花, 都是百年前的邪祟,白挽瓷才认识, 白暮光不过一个十五岁的凡人, 你如何识得?”
  装不下去了。
  白挽瓷的心沉了沉,目光黯淡道:“我是,我就是白挽瓷, 怎么,你要杀我么?”
  她幻想过很多种掉马甲的方式,却不曾想,这么的早,这么的容易。
  终归还是她演技不行啊。
  一旁的景瑜,早已目瞪口呆,半天回不过神来。既这么说的话,他前些阵子,天天说鬼陶女王的坏话,可不叫本人都听见了?
  景瑜顿时有些腿软站不住。
  陆宵盯着她,沉默半晌后,才道:“你什么时候复活的?”
  白挽瓷略想了想,道:“与你初相见的那一天,我恰巧在白暮光的身体里醒来。”
  陆宵又逼问:“你杀了白暮光?”
  白挽瓷神情怔了怔。
  他以为……是她杀了白暮光,然后寄生附体么?
  原来他是这么看自己的。
  白挽瓷苦笑道:“我若说没有,你也不会信吧。”
  陆宵楞了一下:“你说没有,我自会信。”
  白挽瓷勉强的拾起嘴角:“我不知道我怎么复活的,事情就是这样,你且信就信吧。”
  陆宵一阵默然。
  白挽瓷最害怕这种无由来的沉默。
  仿佛她做错了什么似的。
  明明不是她要复活的,即便复活了,她也没有害过任何人,案子也尽心尽力的破了,可结果,总是不尽如意,落不得什么好。
  白挽瓷忍受不了他们这种沉默,索x_ing抬了抬嘴角,假意潇洒道。
  “我知道我名声不好,你们放心,我不会连累你们,我这就走,牵引咒的言灵我已经知道了,我这就走,立马走。”
  一旦中咒者,对着施咒者说出言灵,牵引咒便会失效。
  白挽瓷叹了一口气,看向陆宵,对他说出言灵:“过来。”
  他楞了一下,目光复杂。
  不知怎的,白挽瓷心摹的疼了一下,努力的压下肺腑里翻腾的情绪,转身往山下走去。
  下山的路上,白挽瓷略略回顾了下她重生后的生活。
  笼统算下来,其实和陆宵相见相识,不过也就数月的日子。
  可惜了,信任将将建立,就如一个美丽的泡沫,破碎得理所当然。
  是嘛。
  她一介女魔头,修的是上不得台面的邪门鬼道,和他这种正经八百修仙成神的神官,自然是不能勾肩搭背,携手共行的。
  那一日她梦游,还天真的以为,她和陆宵,至少可以发展到革命的友谊。
  唉,还是太天真。
  看来修炼还不到位,不过短短与陆宵相处了数月,她就心情十分难受。
  一百年过去了,她在风月之事上,依旧还是没什么出息。
  白挽瓷闷着头,往前走。
  走着,走着,就走不动了。
  熟悉的牵拉感自腰间传来。
  白挽瓷抬头忘了望天,咬牙切齿道:“妈的,过来不是言灵吗?”
  两边的树木不断前进,她又开始倒着上山。
  都说下山容易上山难,更何况她还是倒着上山,更是难上加难。
  且动作十分奇怪。
  白挽瓷硬生生的逼着自己转了个方向。
  牵引的力道越来越大,她从疾走,开始变成了小碎步,接着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道,拉着向上飞。
  遥遥的,她就看见了陆宵和景瑜。
  以及陆宵伸出的尔康手。
  白挽瓷暗自腹诽,若是再飞过去,让他的手,拍皮球似的拍脑袋,那可就太丢人了。
  她便在这短短的一瞬,做出了一个决定,张开了手臂,做出了一副拥抱陆宵的模样来。
  陆宵见她八爪鱼似的扑过来,立刻解了牵引咒。
  却也来不及,让白挽瓷扑了个满怀。
  白挽瓷是这么想的,总归要被他拉回来,不如主动的迎接。
  是以,她像个考拉似的,手脚并用,紧紧的搂住陆宵,极其不要脸的笑道。
  “咱们这才分别了多久,你就想我啦?”
  陆宵额角抽了抽,抿着唇角,一字一顿道:“下来。”
  白挽瓷哼了声,忒不要脸的挑起他的下巴:“你让我过来就过来,你让我下来就下来,是不是你让我亲你,我就得亲你啊?”
  陆宵倒被她噎住了,半天说不出话来,只直愣愣的瞪着她。
  白挽瓷调|戏的心满意足,挂在他身上,脚丫子一翘一翘的。
  “说嘛,我都走到半山腰了,你又把我叫回来,这是做什么?我就知道我魅力大,一般的男人都舍不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