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三生不渡忘川 作者:可乐炖卿

时间:2021-11-08 19:53 标签: 仙侠修真 虐恋情深 灵异神怪 东方玄幻
文案 洒脱不羁男主可爱率真女主 龙族公主和一条鲛人的故事。 云深哥哥,你快来,我父君给我在九重天离境山的山顶上建造了一座水晶宫,虽然不及海里的气派,可是也很漂亮,我带你去看呀,父君还说,这是给我以后成亲用的宫殿呢。才五万岁啥也不懂的栖水殿下正
文案
 
洒脱不羁男主×可爱率真女主
 
龙族公主和一条鲛人的故事。
 
 
————
“云深哥哥,你快来,我父君给我在九重天离境山的山顶上建造了一座水晶宫,虽然不及海里的气派,可是也很漂亮,我带你去看呀,父君还说,这是给我以后成亲用的宫殿呢。”才五万岁啥也不懂的栖水殿下正伸出白嫩圆胖的小肉手冲着云深招呼。
十六万岁情窦初开的云深腼腼腆腆红着脸,伸手抓住了要缩回去的胖手,攥在手心里,凉凉的,软软的,他忍不住抿着嘴笑,看着身前拉着他的小胖墩说道,“你个小豆丁知道什么叫成亲嘛。”
栖水一边迈着步子一边挠头,“知道呀,阿娘说,就是要给他,生个龙蛋蛋出来,然后让他孵蛋。”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虐恋情深 仙侠修真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深,栖水 ┃ 配角:涂山玉景,泰媪 ┃ 其它:一众打酱油的 
 
一句话简介:入手不亏的神君大人 
 
立意:和命运抗争
 
 
  ☆、楔子
 
 
  我是自愿受罚的,有心包庇我的天君送我到天门的时候,长吁短叹,分外不舍,毕竟身为天界战神的我是他的左膀右臂,虽然近年没什么战事,魔族都安静如j-i不搞事情,但我是这个老头子的定心丸,把我送去了冥界,他就要隔三差五的失眠了。
  天界神族有不少神女都爱慕我。天君走后,一堆哭哭啼啼的神女拦住我的去路,有的要与我私定终身等我回来;有的扬言要自请与我一同去吃苦受罪;我不耐烦的抬手挡开她们,伸长脖子望着天门里边:“你们死心吧,我是鲛人,想必只要是神族都是知道的--鲛人的规矩,认定了一人,便是再无更改。”我说完这话咂摸了下嘴,算了,这人怕是不来送我了,当真与我如此陌路吗?我捶捶胸口转身头也不回看那些爱慕者径自驾了云团去冥界地府黄泉路。
  红似血的彼岸花被阵阵y-in风吹得左右摇摆好似在同我打招呼,我随手摘了一朵,现在正是叶子秃噜没了花开的正好的时候,发光的彼岸花做路灯比绿油油的叶子灯好太多了。身后的偌大鬼门吱吱呀呀被推开,哦,到了鬼门大开的时辰了。乌压压的一大片亡魂面无表情不分老少。我一路悠哉的跟着大部队穿过望乡台排队登船晃悠悠抵达了冥界地府酆都城门口。酆都,还是第一次来呢。
  这四海八荒六合六界都属于上古纯正血脉的龙族,而我们鲛人,自远古洪荒就是海主龙族最骁勇善战的前锋。我出生的时候,四海八荒正在划分地界,我父母为斩杀魔君蚩篱战死沙场,母亲临死前在海里生下了我,当时的海主就是如今的天君,他为了感念我父母为神族为天界立下的汗马功劳将我带在身边悉心栽培,取名唤作,云深。
 
  ☆、第 2 章
 
 
  老头子天君并不老,实际上他压根不会老,但我喜欢这么叫他,他也不在乎我这么没大没小的。不过他的小孙女很看不惯我,因为我总是喜欢偷看她练琴修习法术,她觉得我色眯眯的居心不良,不是个正经神仙。但她法力不敌我,赶也赶不走骂也不能骂小姑娘气鼓鼓的腮帮子正像只海河豚。她的父亲是天族太子殿下,整个四海八荒没有比她更尊贵的公主,但我喜欢的,不是她的殿下的尊位,是她脾气上来的时候掐我胳膊的淘气模样。她要是上手打我我就更欢实了,手掌肉乎乎软软的一点也不疼还有点心痒痒。十几万岁的小神女啊,真是可爱的紧。
  算算我也只比她大了十一万岁而已,为什么她老是只看别的神君上神,就是不看我呢?我好歹也是鲛人族的王族,容貌自然是秒杀一片小神君,哎难道是这条小n_ai龙--眼睛出了什么问题?
  不过我眼睛好的很,以后生的小龙崽子一定是水汪汪的大眼睛倍儿有神。不过她好像很生气我目力太佳,她洗澡的时候有根头发丝沾在脸上了我看得一清二楚还--施法术在门外用手给她捋了一捋,她察觉到神力和手掌的触摸,登时一惊一乍的大喊说我--云深老流氓,流氓我姑且认了,老算怎么回事?我也气恼了,得晾晾她。于是本想着给她说点柔情似水的情话表个白的我转身消失回了自己的战神寝殿。我躺在卧榻上,辗转反侧,这和司命星君说的结果不一样啊,而且何止是一不一样简直是挖了个坑给我跳啊 ! 我当即使人去找来正伏案奋笔疾书的司命。
  我恶狠狠的盯着他:“你教我的法子没有用,栖水她叫我老流氓。 ”
  司命摸了一把额汗:“云深神君啊,这,我给你的话本子你可有回去之后仔细研读啊?这可不是简简单单几句话能说得清楚的,这凡间啊没有一段旷世绝恋不是从偷看洗澡开始的,你看看一这段……”说着司命星君化出一本册子翻开了第九十九页,“这第一步,自然是偷看洗澡,接下来的才是最重要的啊,您这重心不太对啊!接下来应该是……”司命还要啰嗦,我一巴掌拍掉了他的册子:“我们来说说,我怎么洗掉‘老流氓’这个称呼。我二十六万岁,年轻得不能再年轻又英俊,哪里看起来老?”
  司命星君开始从头到脚仔仔细细的品鉴:“云深神君,不怪栖水殿下这样觉得。你往日里是不是只穿黑衣?这再好的容貌那也得穿的鲜亮点儿不是?再者你征战沙场多年难免有些……有些木讷,再看看你今天,我的天君呐,你这是穿的啥!”忍不住彪了一句土气话的司命星君这才注意到我今天为了表白的特意装扮。我冷哼一声:“怎么了?”司命同情的看着我又在心里默默的同情了一下被我看上盯死的公主殿下:“这如……呕吐物一般的墨绿色,当真是丑得有味道。”我惊诧的看着自己的衣服:“她不喜欢这个颜色?那我下次穿什么,你快说栖水喜欢什么颜色衣服的神君!”我满含期待的将司命一望,司命星君却不领情的浑身一抖:“这殿下的心思我哪知道呢?不如你仔细观察观察殿下都喜欢看哪些神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