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和离后魔神他慌了 作者:雪满头

时间:2022-06-22 16:08 标签: 仙侠修真 天之骄子 天作之合 破镜重圆
文案 司景行娶苏漾,是为了在沧泽十八境有立足之地。 他原名司寇钧,上古魔神,在诛天一战中落败,元神被撕裂成善恶两半,恶被镇于九幽,善被引导着重化人形,即为司景行。 只有司景行自个儿知道,他才是恶的那一半。于是他暂时收起爪牙,伪装成上古之神的善
文案
  司景行娶苏漾,是为了在沧泽十八境有立足之地。
  他原名司寇钧,上古魔神,在诛天一战中落败,元神被撕裂成善恶两半,恶被镇于九幽,善被引导着重化人形,即为司景行。
  只有司景行自个儿知道,他才是“恶”的那一半。于是他暂时收起爪牙,伪装成上古之神的善念,伺机而动。
  没有一个合适的身份,他在沧泽寸步难行。所以他看中了龙宫的小公主,苏漾——够强,但心软且好骗。
  *苏漾下定决心与司景行和离,是因为他不慎弄死了她的小兔子。
  其实他们二人成亲之时,姻缘主便说,一为龙一为虎,龙争虎斗,怕是日后不合。但那时苏漾被猪油蒙了心,听不得劝,执意要嫁。
  依着龙宫的规矩,和离前要入“重圆梦”,换了身份重新来过,挽回感情。
  在梦里,司景行环着苏漾,把着她的手执剑,领着她一步步走到众叛亲离。他俯身吻去她眼角泪珠,带着凉意的手指扣住她下巴,笑着道:“你这样心软,如何成事。”
  苏漾醒过来时,彻底清醒了——他为什么能一边嫌弃她心软,一边利用她心软吃她软饭?!
  两人的姻缘契当日便被燃作灰烬。
  *对于司景行来说,现在还不是和离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还能再挽救一下。
  于是某日,苏漾在龙宫外捡到了一只白花花毛绒绒的小东西,她抱起来端详了半晌,“你是幼虎,还是白猫?如果是前者,那真不巧,你同我前夫撞种了,现在跑还来得及。”
  那只白白的小东西在她怀里,屈辱地“喵—”了一声。
  *再后来,他神魂归位,重回至尊,却仍夜夜不得安寝。
  他明明拿回了想要的一切,却突然发觉,这一切竟都抵不过她当年望向他的眼神。
  司景行看着她直指自己的剑尖,看着她毫不掩饰的澎湃杀意,一时有些恍惚。
  ——那样纯粹热烈的爱意,无论他如何祈求,兴许也再不会有了。
  本文食用指南:
  1.世界观全靠灵机一动,私设如山。
  2.境界顺序:炼气筑基结丹元婴化神洞虚破心大乘邀天
  3.wb@糖裹玻璃渣祝大家食用愉快!
  内容标签:破镜重圆天作之合天之骄子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漾┃配角:司景行┃其它:HE
  一句话简介:扮猪吃虎男主×美强不惨女主
  立意:追寻善念。
 
 
第1章 
  昨夜一场大雪簌簌而下,云境拥了雪,更像是天上一朵白云,短暂地栖于沧泽之上。
  云境以龙族望辰宫为首,虽说面积不大,可四周皆环沧泽,与其余诸境并不接壤。兼之龙族有直接炼化沧泽灵气之能,连带着整个云境的灵气都能自给自足,无需抢了灵脉来汲取灵气。少了对灵气的争夺,云境与其余诸境的冲突自然就少些。
  望辰宫迎劫台。
  苏浔坐在高台之上,盯着下方迎劫台张开的渡劫结界,慢悠悠地给自己又续了一杯茶。
  腰间的传音玉牌闪烁了几下,他瞥了一眼上头浮现的“父皇”二字,划开后颇有远见地拿远了一些。
  一道气沉丹田的雄厚声音自玉牌传出:“浔儿!我和你母后这边脱不开身,你看好漾漾,提醒她最后一道雷劫时不要离开法阵范围……”
  “知道了,”苏浔捏了捏还是被震得生疼的耳朵,“她都要入洞虚期的人了,心里有数。”话说完,他眼疾手快划过去,将传音切断。
  耳边终于清静下来。
  距离上一道劫雷过去有段时间了。苏浔抬头看了一眼天色,结界正上方乌云翻涌,隐隐有闷闷的雷声传来。
  沧泽修士渡劫,说凶险倒也未必,但决计不是不凶险。抗不过劫雷的,轻则境界倒跌此后再难寸进,重则殒命当场。而即便渡劫成功,刚渡完劫的修士也气虚体弱,多少须得调息一段时日,方能稳固境界。也正是因此,各境各宫都设了专门的迎劫台,以保万全。
  只有一种状况除外——家底足够丰厚的,以法器灵宝相助,再以法阵相护,若是配合得当,可保毫发无伤。如此一来,便可免去调息这一环,稳稳当当步入新境界。
  比如他小妹。
  苏浔嘴上嘟囔着“渡了这么多次雷劫了,不能出法阵这点事儿还记不住的话,出来真该看看脑子”,却还是写了一张字条。
  字条变成一只千纸鹤,被他屈指一弹,摇摇晃晃地向结界中飞去。
  最后一道劫雷在头顶聚集,青紫色的闪电劈开浓重墨色的天幕,乌黑劫云被闪电绞碎的间隙,有阳光漏了一丝下来,亮在苏漾眼前。
  她身上那件鲛丝织就的窄袖劲服已经被雷劫毁得皱皱巴巴,四周堆着的法器也滚落一地,唯有地上以她为中心布下的法阵还在莹莹闪烁。法阵是她父皇母后合力所绘,两位邀天期大能应对区区洞虚雷劫,必然能保她一根头发丝儿都不会掉。
  唯独一样,这法阵用在前头怕会引得雷劫反噬加剧,是以只能用来保她最后这道劫雷安然渡过。
  那缕阳光在劫云笼罩的结界中显得有些晃眼。苏漾怔了一下,伸手想握住那道光。可劫云迅速压上来,她抬起头,眼前只剩下密不透风的黑。
  原来天已经亮了。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她得快一点。
  雷劫似是察觉到了地上的法阵将里头的人牢牢护住,并不急着劈下,只是慢慢在劫云当中翻涌积聚,酿出浩大声势。
  苏漾将手中的千纸鹤团了团抛到一边,低头看了法阵一眼,手中长剑一横,松松挽了个剑花。
  下一刻,她足尖一点,从法阵中跃出,直跃出了法阵的奏效范围,却丝毫不收势,只在空中虚虚一踩,手中长剑径直向劫云劈去!
  “苏漾!”苏浔猛然站起身,渡劫结界将他牢牢拦在外头,只能借不断明灭的雷光偶然窥见其中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