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伪恶女靠双系统在线改命 作者:柳青岫(下)

时间:2022-06-22 16:52 标签: 灵异神怪 女配
第43章 一口气跑至自己小居内, 郁鸾才敢停下来缓一缓,兴许是跑得太快,等歇下来时, 她只觉胸间心跳鼓噪如雷。 郁鸾仰头喝了一大口凉茶,才真正缓过神来。 随即哀嚎一声,伏倒在石桌之上。 当真是一步错,步步错! 所以到底是哪一步她走错了。 正欲哭无泪,
第43章 
  一口气跑至自己小居内, 郁鸾才敢停下来缓一缓,兴许是跑得太快,等歇下来时, 她只觉胸间心跳鼓噪如雷。
  郁鸾仰头喝了一大口凉茶,才真正缓过神来。
  随即哀嚎一声,伏倒在石桌之上。
  当真是一步错,步步错!
  所以到底是哪一步她走错了。
  正欲哭无泪,胸闷到无处发泄时, 便只听院外有人在喊她。
  “师姐!”
  原来是顾清清。
  只见她手中捧着一盆模样甚是奇特的植物,站在院外, 神情忐忑不安,不敢进来。
  郁鸾看着她,不知怎地,有一瞬间的心虚,虽然这结果也是她没有预料到的,可仍有一种抢了女主男人的负罪感。
  “进来吧。”
  想到这,她的神情语气不自觉地放柔了些。
  闻言, 顾清清的杏眼倏地一亮,只见她将那花放在石桌之上, 看到郁鸾搭在石桌上的手后, 便试探x_ing地握了上去。
  发现郁鸾并没有抗拒后, 与她四目相对的刹那,顾清清便登时红了眼眶。
  “师姐,对不起。”
  她瘪瘪嘴, 声音有些哽咽, “师尊的亲传弟子之位, 本是你的, 却稀里糊涂地被我抢走了。”
  “不过你放心,我私下里已经找过师尊了,他虽然没有应允撤除道令,却同意我俩一同修剑了,这样你就不用去旁宗了,待遇也和亲传弟子一般无二。”
  顾清清说着,剔透的眼泪一颗颗砸到郁鸾被她捧着的手背上,“对不起师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我气好不好,对不起,对不起......”
  见少女红着眼睛小心翼翼地求她原谅,郁鸾低低地叹了口气,心中一时间五味杂陈。
  明明这一切都是她做好的局,而顾清清说白了,是她用来消除世界仇恨值的一枚棋子。
  说到底,该向她道歉的是自己。
  郁鸾缓缓地抽出被她握住的右手,在这一刻她也不想下面的举动会不会崩了她恶女的人设,只想稍稍安慰一下她。
  毕竟,谁能忍心看着美女在自己面前期艾落泪呢。
  她轻柔地揩掉顾清清脸上的泪水,紧绷的唇角微微扬起。
  笑骂了句:“傻姑娘。”
  “依我的能力,即使没有乞凌仙尊亲传弟子的名头,也能成为修界第一女剑修,丢掉了也不可惜,大不了,回家继承我那数万家产。”
  郁鸾黛眉一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
  果然,这句话不出意外地将顾清清逗笑了。
  可她笑着笑着却又哭了起来,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了郁鸾。
  郁鸾下意识身子一僵,但最后还是放松下来,轻轻拍了她背几下。
  顾清清其实心里知道,师姐其实是在安慰她。
  同时也更加笃定了心中的那个猜想。
  郁鸾之所以这样一反常态,皆是因为喜欢上了乞凌仙尊。
  否则,怎么解释他们在万鬼窟那日,师姐为了救师尊,宁愿与他一同跌下山崖,又怎么解释后来的提前半个月便在风旗镇购置烟火,为的就是在师尊生辰那天送给他。
  她怕是爱惨了乞凌仙尊!
  师姐这么要强的一个人,想要的东西便会努力争取,今日之事,怕是她精心策划好的,难怪她那时不让自己乱说话,坏了她的事。
  也定是那日在万鬼窟,师尊对她做了什么,师姐才会这般。
  这般失了自我。
  甚至不惜拿自己的前途未来做赌注,去逼问处师尊对她是何种心意。
  可依师姐这般好强的x_ing子,倘若仙尊当着所有人的面,拒绝了她,伤透了心的师姐纵使获得了亲传弟子之位,也定不愿再待在仙宗。
  所以师姐便干脆,以不引人怀疑的方式,合理地将亲传弟子之位让给自己。
  这样一来,若是失败后她便独自一人背负所有骂名和伤心绝望离开,而被蒙在鼓中的自己或许还会因为侥幸赢了师姐而沾沾自喜!
  师姐那么好,若不是自己及时醒悟,差一点就要负她伤她了。
  想到这,顾清清的心口便是一阵绞痛。
  与此同时顾清清心里也算是认定了,乞凌仙尊只是表面风光霁月,实际上定是在万鬼窟对师姐下什么迷魂药,才会让郁鸾对他如此死心塌地。
  思及此,顾清清从她怀中起身,清丽绝俗的面上仍挂着泪,可神情却十分认真地将桌子上的那盆花推到了郁鸾面前。
  郁鸾疑惑地低眉一看,发现这株植物的叶子竟是红色的,根茎也是红色的,里面好似有液体在汩汩流淌,就好像在人体内流动的血管。
  顾清清向她解释道:“此话名为百唯花,茎液可解世间奇毒,但同时也是剧毒。”
  说完,她顿了顿,将郁鸾拉近了些继续道:“你若哄骗师尊喝下,那么师尊对你哪怕只有一丝好感,它也能将其放大百倍,使你成为师尊此生唯一挚爱。”
  闻言,郁鸾惊愕地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地看了顾清清半晌。
  顾清清被她这么一盯,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师姐只管拿去,不必谢我,是你教清清的,人生要把握在自己手里。”
  郁鸾闻言皱眉看了这奇形怪状的花一眼,有些犹疑地看向顾清清,“你这花哪里来的。”
  闻言,顾清清以为郁鸾有些担心这花来历不明不愿意收下,于是慌忙解释。
  “师姐不必担心,先前我便在大师兄身上试验过,若是他真的是发自内心喜欢你的话,喝下茎液后,除了会全身发热一段时间外再没有别的副作用,这也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就是不知大师兄竟然会对她有好感,以至于导致后面的事情一发难以收拾。
  郁鸾听完不知说什么好,突然挑眉看向她,有些好奇地问道:“你没入宗前是做什么的,你和楚北栖又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