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小说 >

此夜曲 作者:一叶丹阳

时间:2021-05-02 18:01 标签: 穿书 爽文 星际 种田文
文案:
此夜的曲中,又听得一段折柳,在无数个屋檐下,不知演绎着什么样的故事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舜仪 ┃ 配角:金闻雪、张云介、郭英、翠屏、梁阿丑等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此夜的曲中,又听得一段折柳 
立意:乱世中关于孤独、寻找的故事
 
 
  ☆、第一章
 
  此夜的曲中,又听得一段折柳,在无数个屋檐下,不知演绎着什么样的故事。
  此时是大清顺治四年,国家方定,兵革稍歇,虽则王室纷争不断,可连年受苦的百姓,总算有了一点喘息之机。
  顾老板经营着自己的小旅店,因为战乱,他几次损失了自己的桌椅、物件甚至店面,多亏他四处求爷告n_ai,悉心打点,总算使自己的生意做得像些样子了。
  这r.ì黄昏时分,店中客人已经歇满,他便叫伙计关上半扇门,在门上挂上“客满”二字,不料门前已来了一老一少,二人径直进了门,那年小的道:“备两间房。”
  顾老板打量了这一老一少,那老的枯黄面皮,虽则形容瘦削,但生得实在凶恶,年纪五十来岁,头剃得不整齐,数道瘢痕乱乱地贴在头皮上。那小的二十六七岁,却是个清俊女子,也十分的消瘦,立在那老的身后。顾老板面露难色,微微笑道:“二位,小店已经客满,你看。”但是他们并没有看,只央他随便找一个地方胡乱住一夜,他也无奈,就叫他二人去后面两间墙被打坏了的小屋里住下。
  夜半关了店门后,隐约听得店内有乐器声音响动,有些悠悠忽忽的,还有些听着像是弄弦的,好在声息不大,他也不留心,直进卧房歇息去了。
  靠里面的那间小屋里头,残灯如豆,那一老一少,老的抱膝坐在床边,手里握着一杆萧,少的坐在桌边,十指已停止拨弦。
  只听那女子道:“义父,这弦又断了。”
  老的答道:“十年以来,已断了两次了,如今是第三次。”又起身走到桌前,抚一抚琴,道:“雪儿,明r.ì回了华亭,到郭兄弟那里去,顺便叫人修一修吧。”
  那女子却心绪不宁,道:“义父,我怕……”他明白她的话,并不答言,只向她说了两句闲话,径自走出了屋门。
  关上屋门,这老的望了望四周,想起十年之前的往事,如今又来到松江地界,不禁触景生情,叹了口气。
  此时乃是仲ch.un节气,各家店铺开门都早,顾老板也一早开了门,照例和对面店家招呼几句,又叫掌柜等着今r.ì前来送粮米菜蔬的商贩。
  一老一少在街上行走。如今的松江府,处处皆与从前不同,昔r.ì的知府衙门已挪了位置,原处早叫人毁了,而几个大家,有的搬走了,有的已将家业让与他人,唯独史家,十年前就已破败,今r.ì却还苟延残喘。行到此处,老浪子梁阿丑心中一阵作痛。
  到r.ì中,这女子寻思吃些饭食再走,梁阿丑应允了。偏巧走到城郊,四面炊烟极少,只有一条小河边上,挂了一面帘子,周围树木丛生,小道曲折恰似蛇形。两人互相搀扶着走了进来,心下也无甚食欲,随便叫了些饭食。
  梁阿丑只对那女子道:“雪儿,我们离华亭近了。”女子点点头。店家把饭食端过来,“嘭”的一声,重重地放上桌上,几乎洒出来。
  听了这一声,一老一少同时抬头望去,那店家一张尖刻脸,也不搭理人,梁阿丑想开口说两句,不想外面来了三个气势汹汹的人。
  他看向这三人,为首之人是个中年人,身长八尺,生得壮实,又虎气十足,看面貌与打扮,倒是潦C_ào,紧随其后的两个,一个是刁滑书生模样,另一个是个漂亮的青年壮汉。他见那为首的粗声粗气地要菜,那店家也突然变得谄媚起来,端出一碗肥j-i与一大盘牛r_ou_,并几样小菜,又拿了一盘饼、一钵饭,放下三副碗筷。那为首的只是笑笑,招呼余下二人,坐在了对面桌上,几口便将菜吞尽了,又拿出几锭银钱来,细细地说什么。
  女子见他频频打量人家,低声劝道:“义父,我们吃了中饭,喝杯茶就走吧。”声音宛如清泉流响,对面桌上那刁滑书生不由得侧目一看,她更加着恼,戳戳梁阿丑,梁阿丑也猛省,低头扒了几口饭菜,丢下一串钱,拉着她出了小店。
  然而那三人已跟了上来,梁阿丑与女子身上背着物件,哪里走得快,只见那书生脚步快,闯到她面前。
  “你们要干什么?”这一声,是梁阿丑问的。
  那书生施要礼,笑道:“你们二位是初到吧,不曾问候。”说罢,展开手里铁扇就要打,梁阿丑也抄起手旁木棍就朝他打去,哪知后头那中年汉子喝道:“二弟住手!”
  书生不解,收了铁扇道:“大哥,你不是要问候他两个么?”
  “我是要问候他两个,可没说要你和他们打斗。”那汉道。梁阿丑本来趁着这功夫已要走了,听了此言,竟驻足道:“哼,剪径小贼,何故问候你梁大爷!”说完,就快步向前,不搭理这人。
  那汉却扑通一声跪倒道:“梁大哥,请等等。”书生一旁道:“大哥,你?”
  梁阿丑回头来,将那汉打量一番,终于想起来:“你,你是朱兄弟?你怎会在此?”忙奔上去将他扶起。
  那汉道:“梁大哥,小弟朱全水,哎!说来话长,大哥,我们边走边说话吧。”又看看身后,青年汉子也已跟上,他又拱手对梁阿丑说道:“梁大哥,这两个是我二弟萧埜,三弟宋达。”
  于是一行五人,由梁阿丑领头,朱全水与那女子在侧,女子看那书生贼眉鼠眼,心里甚是不快,但见了故人,也不能说道,只听朱全水投梁阿丑讲述数年来的经历。
  “梁大哥,朱某自十年前离开,杀了那贼□□,本待去应天,怎奈无钱难倒英雄汉,我于路遭险,幸遇二弟相救,原来他也是毒杀了乡里恶霸,四处逃奔,听闻我有仇恨,他便要和我一同去应天,我二人成了生死兄弟,自应天杀人之后,小弟二人兜兜转转,后因兵祸四起,我又返回松江,无颜见许兄弟郭兄弟,只得做了剪径强贼,又遇上三弟,三人在此间已有四五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