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小说 >

夜色与你/夜会有期 作者:顾徕一(二)

时间:2021-05-02 18:01 标签: 情有独钟 娱乐圈 年下 都市情缘
第38章 冷战
  两天后,美院开学典礼。
  贺淼跟俞导请上午半天假。葛苇也接到了校长的邀请。
  上次葛苇作为嘉宾出席校庆,一段演讲,效果很好,与各位校领导也相谈甚欢。
  校长知道贺淼现在跟葛苇在一个剧组,拜托贺淼,能不能请葛苇再来演讲一次。
  校长是教师出身,知道j.īng_神力量的鼓舞,某种意义来说,比专业技能教授其实更重要。
  他身上还留存着朴素的师德,希望葛苇这样感x_ing的人,能再次在学生们心里点一把火。
  对美,对创作,对未来。
  葛苇去问俞导的安排,俞导说直接放假半天吧,因为还有另外两个演员,也要请假,下午再开拍。
  葛苇就答应了贺淼。
  演讲很成功,台下掌声雷动。演讲完毕老传统,葛苇穿着礼裙去了美院食堂,兴致勃勃的排队打饭。
  红烧大排要了。菠萝咕咾r_ou_也要了。
  难得今天韩菁没跟着,正是放肆的好机会。
  本来葛苇说,这段时间演一个唐朝的妃子,饮食控制不用那么严格,丰腴点正好。结果韩菁说,胸不够大可以靠挤,脸要是大得跟盆子似的,救不回来。
  跟盆子似的……
  说她面若银盘都能忍,什么叫大得跟盆子似的?
  只好在韩菁的监视下,继续啃黄瓜吃小番茄。
  此时,当葛苇夹起一块红烧大排,油汪汪的汁水直往餐盘里滴。一口咬下去,这种裹了面粉油炸后的滋味叫什么呢?
  叫满足。
  周围嗡嗡的。
  葛苇叼着大排,往边上看了一眼。
  是贺淼和她的闺蜜们。
  刚才葛苇在台上演讲的时候,就看到了。
  贺淼作为学生代表,坐在第一排,她的闺蜜们坐在她身后两三排的位置,葛苇一出场,就拼命咳嗽,贺淼就娇羞的低头捂嘴,吃吃的笑。
  都知道贺淼想追葛苇。
  这会儿也是,一进食堂,看到葛苇甩开了校领导,一个人坐在那里啃大排,又开始悄悄起哄。
  说是悄悄起哄,其实一点也不悄悄,声音大得葛苇离这么远都能听到。
  贺淼还在装娇羞,扭捏了好一阵,才鼓起勇气朝葛苇这边走过来。
  葛苇觉得有点烦。
  说实话她不知道喜欢是什么,但总觉得喜欢不该是贺淼这样,咋咋呼呼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
  怎么说呢,像是变成了一场秀。
  倒是顾晓池……
  葛苇往食堂角落看了一眼。
  顾晓池坐在那里,面前摆着一个餐盘,低头吃着。对面坐着她朋友,好像叫安寒。
  刚才一进食堂,葛苇就看见了顾晓池,顾晓池也看见了葛苇。
  两人排在不同的队伍里,无意间四目相对,都是一愣。
  各自迅速的移开目光去。
  顾晓池比葛苇先排到,低头对窗口里的打饭阿姨说了句什么。食堂吵,葛苇没听清,反正就一个菜,顾晓池端过餐盘的时候,感觉一片素淡。
  顾晓池端着餐盘,拉着安寒倒食堂最角落坐下,生怕葛苇去找她似的,
  葛苇的心里莫名有点毛躁。
  她自己打了饭,找了个食堂最中央的位置坐下,离顾晓池老远。
  她才不去找顾晓池呢。
  贺淼坐到葛苇对面:“苇姐,食堂的菜,太油了吧?”
  葛苇心里说,姐姐装了几个月小白兔,就好吃口油的不行啊?
  贺淼说:“要不我带你……”
  葛苇说:“不必。”
  擦擦嘴站起来:“我吃饱了,你还没吃呢吧?赶紧去打饭吧。”
  迈着婀娜多姿的步子,径直走开了。
  剩下贺淼一个人愣在原地。
  ******
  葛苇走到食堂门口,正好遇到来找她的校办王老师。
  王老师很客气:“校长请您去看看我们学生的作品展再走。”
  葛苇点头,跟着王老师走。
  这次的开学典礼是在上午,葛苇和贺淼下午还得赶回剧组,待不了多久。
  也安排不了多复杂的接待活动,索x_ing请葛苇看看学生们的油画作品展。
  葛苇还挺感兴趣。
  作品展放置在一片爬山虎下面。爬山虎冬天里没有绿意,只剩一片枯藤,攀在灰色的砖墙上,有一种萧索的美感。
  更显得油画五彩斑斓,很是夺目。
  葛苇一排排看过去,校长亲自跟在她身边介绍:“这边是大四学生的,那边最靠外面的一排,是大一新生的……”
  那就是美院大一传统的新生油画展,展出后就一直摆放在这里,算是校园一景。
  葛苇顺着看过去。
  走到大一油画展的那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竟是顾晓池。
  她身边站着一个穿中式夹袄的女人,也是一头又黑又直的披肩长发,跟顾晓池的很相似,也很相称。
  身材高瘦,就显得仙风道骨的。戴着一串沉香佛珠,点缀着几颗红玛瑙,很是素雅。
  看上去年纪也不大,三十出头的样子,额头上有一颗痣。
  两人对着油画,在谈论着些什么。
  顾晓池站在女人身边,竟然在笑。
  葛苇注视着顾晓池的表情,校长还在她身边说:“油画靠的是形、光、色这三大表现手段……”后半句是什么,葛苇没听进去。
  她注视着顾晓池的表情。从没想过,顾晓池会那样笑。
  顾晓池在她面前的表情,总是很收敛,就算笑,也是淡淡的。
  最夸张的表情就数那啥的时候,蹙眉,但也是微微的,眉毛间微妙的凸起,葛苇偶尔会伸手摸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