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小说 >

夜色与你/夜会有期 作者:顾徕一(三)

时间:2021-05-02 18:02 标签: 情有独钟 娱乐圈 年下 都市情缘
第64章 告别
  葛苇眯了眯眼睛。
  顾晓池这小孩儿是有点成j.īng_的意思了,这句“你猜呢”,分明是刚才顾晓池问葛苇希望谁赢时,葛苇说给她听的话。
  她这会儿把这话,又原封不动的还给葛苇。
  窗外又一道闪电。阁楼里灯光昏暗,此时倒是被窗外的闪电,照得明如白昼。
  两人都盯着对方的脸看。
  闷雷一阵阵的,轰隆隆的压过来。《一步之遥》舞曲的旋律,葛苇手机里放的声音本来就不大,此时一会儿被盖过,一会儿又能听到几个旋律的音符。
  大提琴的声音,拉得人心一颤一颤。钢琴键盘的敲击音,也似敲在人心一般。
  没有人说话。
  葛苇盯着顾晓池的脸,闪电的时候,亮起来,闪电过去,又暗下去。
  她想自己的脸,在顾晓池眼中,应该也是这样。
  两人都盯着对方,没有再回避眼神。好像都想看穿对方心里,在那句“你猜呢”的背后,藏着什么样真实的答案。
  可人心又哪里是借着闪电就能看透的呢?很多时候,葛苇自己都看不清自己的心。
  又或许是她故意不让自己看清。
  又一道闪电劈过之后,很久,没有再闪电了。
  砸在窗户上雨点的声音,好像也慢慢变小了。
  葛苇手机里的音乐声,戛然而止。一段舞曲播完,没有再循环。
  密闭的阁楼好像忽然安静了下来,连取暖器里钢丝灼烧的声音都能听到,噼啪,噼啪。
  葛苇率先躲开了目光。
  她觉得再呆下去,顾晓池就要能听到她心跳的声音了。
  葛苇一把拉开门:“我走了,你记得吃药。”
  逃一般的走了。
  顾晓池没拦她。
  葛苇急匆匆往楼下走,脚步砸在木制的楼梯上,像刚才《一步之遥》里钢琴的琴键,咚咚咚的。
  连走了两步,才想起此时是不是很多人已经睡了,脚步蓦然放轻。
  一放轻,又像不会走路了似的,脚步直接停了。
  站在楼梯上发愣。
  回想刚才告别的一幕。
  顾晓池垂手立在那里,手就贴着牛仔裤的侧缝,手指垂着,修长的,又不像男生的手那样骨节分明,是一种秀气的好看。
  顾晓池与她站得那样近,真的就是一步之遥的距离。她其实只要伸一伸手,就能触到顾晓池的手指。
  再进一步的话,就可以牵起顾晓池的手。
  可是,这一切都只在电光幻影的想象之间。
  现实中的葛苇,只是像一个战败的逃兵,匆匆甩下一句:“我走了,你记得吃药。”
  也不知顾晓池瞧出她的狼狈了没有。
  顾晓池没拦她。是不是有轻轻“嗯”一声,还是索x_ing没回答,葛苇根本没有留意到。
  她只注意到自己的心跳,咚咚咚的。
  天哪,她与顾晓池之间的最后一句话竟然是——
  “你记得吃药。”
  一句太过普通的叮嘱,连朋友都算不上,公事公办的同事之间,就是这样客气。
  然后,她们也许就再也不会见面了。
  ******
  葛苇走后,顾晓池一个人在门边站了许久。
  她推着门把手,把门关上。门把手上好像,还残留着葛苇指尖的温度。
  刚才听着窗外的动静,雨好像要停了,这会儿不知怎么的,雨又大了起来。
  顾晓池走到窗边,又使劲推了推窗户,偏偏年久失修,漏出的一条缝,怎么也关不严。
  一丝丝雨飘进来,木头的窗框被打s-hi。
  也许常年就是这样,那一条缝隙下的木头窗框,已微微有点腐朽,露出颜色更浅的内里来,一丝丝的,还能瞧清木头的纹路。
  像人的心,也是这样千丝万缕,千回百转。
  只不过没有一个这样的开口,让旁人看清楚里面的构造。
  葛苇走了。
  顾晓池躲开窗户吹进的一缕风,把牛仔裤脱了,重新缩回床上。
  鞋放在取暖器下,怕烤坏,顾晓池把它们放远,又把被踩扁的鞋跟扶起来。
  刚才,葛苇穿着高跟鞋,顾晓池把运动鞋穿成了拖鞋,走路都别扭,葛苇却邀请这样的她,共舞一曲。
  葛苇不嫌弃,顾晓池自己却觉得好好笑。
  高跟鞋和鞋跟被踩扁的球鞋。流畅的舞步和走路都跌跌撞撞。
  也许两人之间,从来都是这样的y-in差yá-ng错。
  顾晓池烤着取暖器,确实如葛苇所说,挺暖和的。
  她侧着头,盯着床上的那本书,《边界之间的艺术》。
  刚才葛苇一直盯着这本书的封面看,是在看些什么呢?
  顾晓池又看到,书的旁边,放着葛苇带来的两包药。
  颗粒,冲剂,中成药。应该是小平带来的,葛苇平时感冒了,都是吃这种药?
  顾晓池拿起来看了看,把包装上的名字牢牢记在心里。
  忽然她一愣,又笑了。
  她觉得自己好可笑。
  还记这感冒药的名字干嘛?以后葛苇还愿不愿意再见她,都是个未知数。
  葛苇的身边,有乔羽,有韩菁,甚至有小平。
  却不一定,再有顾晓池的位置。
  顾晓池觉得鼻子酸酸的,也许是感冒了。
  她想吃药,可阁楼里只有节目组发的两瓶纯净水,凉的。想要冲药的热水,得下到一楼,去厨房里烧。
  顾晓池不想动。
  不是怕冷。而是……
  现在这间阁楼里,还有葛苇刚才留下的味道。她身上的味道。
  顾晓池舍不得。她怕她一走,再上楼,这熟悉的茉莉茶香味,就被窗户漏进来的那一丝丝风,吹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