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小说 >

手握剧本后我成了万人迷 作者:绵西(下)

时间:2021-07-08 11:47 标签: 情有独钟 未来架空 系统 游戏网游
第六十章 饶昔一脸懵地抬头,看到一张英俊冰冷的面容。 那张脸十分苍白,不是常人的肤色,而最为明显的是那一双眼睛,突兀的全白,白得晃眼,没有一点黑色,苍白的脸上,唯独有颜色的,就是那长长的黑色眼睫和那鲜红如血般的薄唇。 饶昔其实还有点没反应过来,因
第六十章
  饶昔一脸懵地抬头,看到一张英俊冰冷的面容。
  那张脸十分苍白,不是常人的肤色,而最为明显的是那一双眼睛,突兀的全白,白得晃眼,没有一点黑色,苍白的脸上,唯独有颜色的,就是那长长的黑色眼睫和那鲜红如血般的薄唇。
  饶昔其实还有点没反应过来,因为最近经历了太多,加上周围实在y-in冷,似乎那y-in气能透进骨头里。
  长沂宫第四层,本就处在最底下,温度比地面低许多,如今鬼气弥漫,这个地方仿佛成了y-in曹地府一般,饶昔刚上心动期的修为几乎没有任何抵抗之力,似乎连思维都被凝固,不得动弹。
  男人半天没听到青年的回应,便垂下眸子看了过去。
  青年的身体似乎在哆嗦,连眼睫上都蒙了一层寒霜,原本红润的唇色变得惨白,他神色茫然,似乎被冻傻了。
  “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弱了?而且长得也跟之前不一样。”
  男人若有所思,他低着头,看到青年被冻得瞳孔涣散,过了一会儿,还是伸出宽大的手掌把青年周围的鬼气都收了回去,“但是你的气息,我绝对没有认错。”
  饶昔察觉到周身的温度高了许多,被凝固的思维终于重新运转。但是他已经不记得之前这人在他耳边叭叭半天的话了,因为本来就没有听清楚。
  他盯着男人的眼睛端详了半天,才缓缓说:“我好像看到过你。”
  男人神色不变,“想起来了?”
  饶昔恍然大悟,出声道:“你就是那个小时候被我玩过头发摸过脸的小鬼修?”
  他记得那时他刚进《仙途》不久,第一次看到鬼所以特别好奇,正巧小鬼修戾气满满,像个得不到宠爱的坏小孩,根本不知道他那时修为有多高还张牙舞爪想搞他,于是他便萌生了逗弄小鬼修的心态,想打散他的戾气。
  小鬼修小时候脸颊很软,而且头发很长快拖到了地上,摸着很舒服,只不过这个男的头发没那么长。
  饶昔这样想着,手指下意识摸了摸男人的脸,又揉了揉男人的头发,随后有些嫌弃地收回手说:“脸不软了,头发硬了许多,摸起来也不舒服。”
  下一刻,饶昔的脸上又浮现起了好奇,“不过真没想到你长得这么快,才第二次见面就比我还大了,你是吃什么长这么大的?”
  男人被他揉搓半天,脸色瞬间黑沉,神色冰冷,不过没有什么动作,“不是第二次见面。”
  见饶昔还是神色迷茫地看他,他薄唇翕动,冷冷道:“合欢宗第二次,现在是第三次。”
  饶昔歪了歪头,还是没想起来,“合欢宗?”
  男人眉眼凉凉,“你那个时候不是要跟我比美吗?”
  饶昔脸色一僵,身体瞬间顿住,他想起来了,那个已经被他抛到脑后的黑历史,都是沈愿那个家伙胡乱说的找场子方法。
  那时他觉得沈愿实在太可怜,一时心软稀里糊涂就答应了,然后就跟沈愿去了合欢宗门口和人比美,后来才知道那个来找茬的白瞳少年就是幼年小鬼修。
  白瞳少年暴露后,大家似乎都很讨厌他的鬼修身份,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在他身边,看起来有些可怜。
  不过那时他更想尽快把事情解决迅速回去,不想再比劳什子美还主动让人围观了,所以就连忙上前说了一句“你不是我的对手”,想用自己的修为率先告诫白瞳少年,让他快点走掉。
  毕竟等大家都反应过来要攻击他之时,那就是他想走也走不掉了。
  而且那个时候的他还记得当初在青府镇地图时他想把小鬼修带出去玩,却被游戏系统主动拦了下来,这就表明那个小鬼修定然是一个重要NPC,总归也是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众人合力打死的。
  想到此处,饶昔神色狐疑地问:“你小时候的窝不是在青府镇的吗?为什么要跑到合欢宗去找茬?”
  安安稳稳地呆在青府镇多好,有点东西就觉得自己能上天啊,知不知道什么叫绝对实力之下的绝对碾压啊,保证你啥诡谲法术都使不出来就被弄死了,明明知道自己的处境如此危险,那么低的修为还敢在修真界乱跑,光明正大地跑到合欢宗找茬,没被打死真是个奇迹。
  咦,这么一想,林论是不是欠了他一个人情啊?
  就算是重要NPC,还没成长起来也是很容易死翘翘的,而且这男的好像从小开始就多灾多难,毕竟重要NPC出问题的话,维护起来应该很麻烦的吧。
  不过林论一直在给他放特权,这点小事倒是不算什么。
  这重要NPC也不知道一个人在外面乱跑多久了,省得又怎么样让林论麻烦,他得了林论那么多的好处,总得为他做点什么,不如就现在吧,帮他看好这个NPC,顺便搞清楚他为什么爱乱跑。
  听到青年的两个问题,男人的神情瞬间僵硬,周围不断飞舞的鬼气也停下了动作,浮在他的身后一动不动,像断裂了空间一般。
  他怎么可能在他讨厌的人面前说那个时候少年隐秘的小心思。
  饶昔的目光停在了男人的脸上,想看看他如今的眼神,因为眼睛会暴露很多东西。
  不过他越看,男人就越侧过脸,就是不给他看。
  饶昔半天没看到,形状优美的喉咙微动,没忍住轻轻哼了一声,“幼稚。”
  男人脸上没什么神色,也没扭过头,只是冷冷道:“你才幼稚。”
  饶昔被男人抱着,想挣脱,但又觉得外面太冷,还是歇了心思,顿时变得有点无聊,他伸出手,想摸摸那些在不断晃动的黑气,不知道触感如何。
  男人身体僵住,连忙收回了那丝y-in冷的鬼气,他压低声音寒声道:“你干什么,找死啊。”青年如今只有心动期,这么弱,碰到鬼气肯定手指都会被腐蚀掉。
  饶昔不慌不忙地笑,又伸手想去碰男人头顶上那丝竖起来的鬼气。
  男人暗骂一声,闷着脸,把他附近的鬼气都收回了。
  饶昔说:“不是讨厌我吗?小时候跟我说‘假以时r.ì,我定会让你付出代价,’合欢宗那次也说了吧,这次说了吗?一开始这里太冷了我有点懵所以没听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