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小说 >

原来前任都是大佬 作者:柳箐欢

时间:2021-07-19 19:01 标签: 综漫 少年漫 文野 咒回
◇本文文案:渡边晴j_iao过好几个男朋友,但无一例外都分手了。
  第一任男友,总是穿一身西装,据说是水产公司的老板,年轻有为。
  可惜分手了。
  第二任男友,也喜欢西装小马甲,还有小礼帽,有点矮但绝美。
  可惜分手了。
  第三任男友,白西装白礼帽,黑色短卷发,颜值能打绅士风度。
  可惜分手了。
  后来晴知道了,第一任是Mafia,第二任也是Mafia,区别在于组织不一样。
  后来他又知道了,第三任是鬼王。
  晴:……
  我就是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人啊!为什么找对象眼光如此差劲!
  众人:您对自己有什么误解?
  ……?没听见没听见。
  结果,处理掉第三任之后,第一二任使他陷入了修罗场……
  晴:我好难:)
  好在现任是战力天花板,就是白发蓝眼一米九的人设有点撞了,还隐瞒他的身份。
  现任:哈?我还没怪你隐藏身份呢。
  ◇食用注意:
  1、咒术的热情产物
  2、不坑,r.ì更,放心跳坑
  3、cp是最强咒术师5t5
  内容标签: 综漫 少年漫 文野 咒回
  搜索关键字:主角:渡边晴 ┃ 配角:接档《[综]织田小姐存活记录》 ┃ 其它:预收《我到底是不是海王[娱乐圈]》
  一句话简介:——现任也是,失策了。
  立意:拥有力量的人追求平凡的生活并不是错误的,但当危机来临的时候,也要勇于面对,承担自己的责任。
 
 
第1章 一个男友
  那是个明亮的夏天。蝉鸣鼓噪,太yá-ng灼热,晒得皮肤发疼,汗水蛰进伤口,地面的石子和砂砾刮得皮肤很痛。
  比蝉鸣更令人烦躁的声音从头顶响起,“哈哈哈哈,你可真是个废物!”
  说话的少年一脚踹在小小的白发孩子腰侧,踢得本就蜷起身体的他顺着力道滚了一圈。趴在地上,艰难地喘气。
  汗水从额角落下,滴在地面,迅速被高温蒸干。眼前的景象扭曲,把少年的面容都模糊了。
  十二三岁的少年似乎是对自己刚刚的举动十分满意,双手叉着腰,在身后狗腿子的附和声中发出了得意的笑声。
  “杂/种就是杂/种。”
  “连个术式都没有,家族居然还不把你逐出去?”
  “你还以为你是五条家的六眼呢?居然是个白毛,说出去都丢人!”
  讥讽的话语落在五岁孩子的心里,却激不起半分涟漪。
  不过是些没本事的废物,也就是在他的身上找点优越感而已。背后估计也有那些看不惯他发色瞳色的老家伙的推动。
  白发的孩子咳嗽了一声,将口里腥咸的血沫吐在地上,一手撑着身体,硬扛着浑身的痛坐起来,一双蓝色的眼睛里都是轻蔑。
  那孩子本来刚刚还在笑着,察觉到他的眼神,像是骤然被扔进了冰水之中,竟然下意识微微后退了一步,等脱离这刺骨的寒冷,他忽然发现——
  ——他在发抖。
  他在发抖?哈?凭什么?就凭面前这个连还手之力都没有的废物的眼神?
  恐惧退去,涌上的是更加炽烈的愤怒,几乎烧的他眼睛都要红起来。
  每一次,每一次!他每一次殴打这个家伙,都不会有像是身后这些人一样的反应,不会向着他低头。
  就好像他骨子里就看不起他,就好像即便没有家族每个人都引以为傲的术式,他也比他们这些人高出一等。
  可恶可恶可恶!
  少年一个加速,向着孩子的胸口直接踹了过来。
  “杂/种杂/种杂/种……!你怎么敢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接连的痛击之后,他一脚把人掀翻,踩在他的后背,提起他的衣领,低头,声音里带着高亢的,连他自己都不明白的情绪:“来,叫声老大,我就放过你。”
  不过片刻的时间,在翻滚的过程中,眼睛里进了沙子。男孩一只眼睛无法睁开,甚至因为这异物涌出了泪来,然而,他睁开的蓝色眼睛,以及脸上的表情,都写满了让少年更加愤怒的情绪。
  “滚/开!我才不是杂/种!”
  男孩气得死死扣住少年的脚,硬生生把他拉倒在地上,发出了听起来就很疼的巨大声响。
  这次,少年没有继续动作。
  他松开手,后退了两步。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但是男孩还是松了口气。
  然后,他感觉到有y-in影覆盖在了自己身上。
  那是五岁男孩最深的一次记忆,因为……他的哥哥来了。
  ……
  “我讨厌这个家族。”
  ……
  呼——
  青年猛地从床上坐起。
  他呼吸急促,脸上的汗水快速划过脸颊,滚进睡衣领子,一手捂住了似乎还在隐隐作痛的眼睛,心跳如擂鼓。
  眼前的一切旋转,片刻之后,再次凝固成了稳定的色块,拥有了自己的存在意义。
  那是,他的卧室。
  是梦啊。青年长长的出了口气,片刻之后,用自己的双手捂住了眼睛。
  他讨厌那个家族。
  那个夏天,末尾出现的不是救赎,而是更深的绝望。
  他那能随便就揍趴那些人的哥哥,不是来救他的,而是看了他一眼就离开了。
  用睡衣的领子胡乱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拧开了浴室的水龙头,屋外的蝉鸣响起。
  这是和那个梦里一样令人烦躁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