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小说 >

夫人心想事成 作者:青青小艾(上)

时间:2021-09-19 01:05 标签: 穿书 美食 爽文 红楼梦
文案:
林蔻拥有末世人人想要的异能:心想事成。
也有他们避之不及的施放条件:暴瘦十斤。
后来,她穿到了红楼梦。
“蒸羊羔儿、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
林蔻望着餐桌口水直流。
“姑娘,您不能再吃了,”丫鬟都快急哭了,“再吃,您身材就不能看了!”
林蔻抖抖身上的赘r_ou_,转头躺在床上眯了一会儿。
第二天,贾敏怀孕,她也暴瘦十斤。
林蔻叉腰狂笑:“来人啊 我还可以再吃十桌!”
后来……
玉团儿似的黛玉坐在门口唱:“门前马车上,坐着一群娃,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
-
甄赋八岁童生,十岁秀才,所有人都觉得他前程远大,以后必将封侯拜相。
眨眼十年过去,神童泯然众人。
然后夫子想赶人,未婚妻要退婚,连兄嫂都在闹分家!
甄赋想到自己一上考场就心慌气短、手脚虚软的毛病,顿时心灰意懒。
这时,姨夫给他说了门亲事。
娘子生得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然而x_ing格却……
“一上考场就心慌?多半还是考得少,《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了解一下?”
PS:
孩子不是贾敏一个生。
 
内容标签: 红楼梦 美食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蔻 ┃ 配角:甄赋,林黛玉一家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帮贾敏生崽崽
立意:自己活得高兴才不负人世来一遭 
 
vip强推奖章
从末世到红楼,林蔻靠着异能,帮贾敏怀孕,替黛玉救母,帮林如海寻账本,不但帮林家认清被人算计的真相,自己也觅得如意郎君,还过上了吃喝无忧,畅快肆意的梦想生活,直到她发现,自己身份似乎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本文风格轻松明快,通过女主异能与原主身世的隐秘全盘推翻原著情节,女主帮助十二钗的同时,自己也被原著人物与男主的积极态度影响,走出过去y-in影,创造了新的生活。
 
 
第1章 001
  林蔻穿越了。
  穿到一个名为央的架空朝代,成了一个年仅十七岁的小姑娘。
  一个从小被当作瘦马培养,偏生得珠圆玉润的小姑娘。
  林蔻却很高兴,因为她终于能吃饱了。
  她端起一碗甜酒粑粑,米酒酒香氤氲,米粑甜糯可口,呼噜噜三两口吃下肚,只觉得整个人都活过来了。又舀了一碗皮蛋瘦r_ou_粥,熬出米油的大米与皮蛋独特的香味混合在一起,香浓可口,吹凉后送进嘴里,那味道……
  “你是猪吗?”旁边少女恨铁不成钢,“明知自己喝水都发胖,怎么还吃这么多?这可是你最好的机会,若是不能抓住,下次可就不知道会被你舅舅送给谁了!”
  “呼噜噜——”
  林蔻吃得满脸幸福,根本没听到她的话。
  少女:“……”
  忍了又忍,少女还是被气跑了。
  其他几个旁观的少女互相对视一眼,忙三两下吃完,回去练习自己的才艺了。
  等林蔻吃完抬起头,才发现屋子里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
  她怔愣半晌,茫然地回了房间。
  这身体的原主是为了瘦身而节食饿死的,已经损伤了底子,若不趁着还在长身体养回来,以后可就麻烦了。
  想到这儿,林蔻打了个哈欠,溜溜达达地躺床上睡觉了。
  -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晃就过去了半个月。
  在这半个月里,林蔻如今所在的这户人家的主人,终于找到了个将她们这群少女送到达官贵人面前的机会。
  烟花三月,扬州城新来了一位巡盐御史。
  为了给这位御史大人接风洗尘,扬州城知府便决定在自家举办一场赏花接风宴。
  而这些少女,便是为这位新来的巡盐御史准备的。
  只要与江南盐政相关的官职,向来富得流油。唯有这巡盐御史不同,这是负责监察江南盐政,不受扬州本地官员管辖,随时可以向远在京城的皇上汇报情况的职位。
  杭州本地官员若想继续往r.ì的舒坦r.ì子,就必须在一开始就把人给笼络住。
  不然若被抓了把柄,全都讨不了好。
  只是这位新来的巡盐御史姓林,不但祖上四代列侯,自己得中探花,娶的妻子也是声名赫赫的荣国公贾代善的唯一嫡女。偏荣国府祖籍金陵,留在原籍的贾家分支也是四大家族之一,又与甄家有亲,而林家祖籍姑苏,更是清贵,很受文人追捧,是当地的名门望族。
  钱、权、人脉,无一缺憾。
  这也是皇上亲自点他为巡盐御史的重要原因,什么都不缺,才可能在巡盐御史这种随手一捞就糊满油水的职位上忍住不贪。
  一群官员不甘心放弃油水,百般打听后终于找到了突破点——
  林御史尚无传承香火的子嗣后代。
  子嗣问题攸关香火传承,林御史夫妇想来不会拒绝给后宅添人。
  而若增添的是个美人,林御史想必也会高兴。
  由此,维扬地界的官员们在林御史抵达之前,便四处搜罗来了不少美人。
  原主便是其中之一。
  只是她年纪已经“很大”了,虽然从小被当做瘦马培养,可喝水都胖的体质养出来的丰腴身材让她在以瘦为美的江南地界并不受欢迎。
  一般瘦马十四五就要送人,原主眼瞧着都十八了却还没个着落。
  再送不出去,她的“家人”就不知要把她送给谁了。
  反正不会是好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