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小说 >

我靠马甲家财万贯 作者:紫青墨(下)

时间:2021-09-19 01:05 标签: 综漫 网王 文野 咒回
第98章 *梦了无痕
  [第一阶段任务完成, 将开启第二阶段任务——模拟合宿。]
  源壹:“模拟合宿是什么东西?”
  [“Martin早晨”将开启特殊空间,网球部成员可在特殊空间内训练网球。]
  [第一次特殊空间开启将在两天后, 开启时间两天。]
  两天后?源壹看了下r.ì历,正好特殊空间的开启时间将在两天内。
  源壹道:“我要怎么跟那几个孩子解释这个神奇的特殊空间?”
  [您不用担心,“Martin早晨”会将特殊空间在他们脑中合理化。]
  源壹:“这个特殊空间内合宿有危险吗?”
  [“Martin早晨”会保护进入特殊空间内训练的部员安全,请您放心。]
  源壹联系了几个孩子的父母,说明了周末两天要跟他外出合宿。
  唯一没有告知的人只剩禅院惠的家人。
  禅院惠绷着一张脸,故意放慢步伐:“老师,直接简讯里说一声就好了, 为什么要亲自去见他?”
  源壹:“由于合宿的地点偏僻,很有可能没信号,整整两天无法联系到自己的孩子,父母会担心的。”
  禅院惠嘟嚷道:“那个家伙才不会担心我了。”
  源壹再次使用了“特殊定位器”, 强忍着“特殊定位器”的啰嗦, 达到了禅院甚尔所在的地点。
  体育馆外张贴着大幅海报, 宣传墙上的广告都换成了矢泽妮可的广告。
  禅院惠道:“他应该在这里, 最近他在给海报上的人当保镖。”
  体育馆内有隐约的枪声传来,禅院惠穿过人群,迅速往体育馆内跑。
  他并不像表现出来的完全不在乎他的父亲。
  真是别扭的一对父子。
  “有炸.弹——”
  源壹迅速抽出网球拍,将高抛的网球击出。
  体育馆的地面上迅速的凝结出了一层冰, 黄.色的网球正中炸.弹,一层厚冰迅速将炸.弹包裹。
  细碎的冰渣飞溅, 落地瞬间化成了水。
  禅院甚尔y-in沉着脸,捡起了落在他脚边的网球。
  他看向站在禅院惠旁边挥出这一球的男人。
  一头让他无法忘记的紫灰色头发。
  禅院甚尔再次忆起他痛失一个亿的夜晚,他忍不住勾出一个笑, 他的好儿子将断他财路的人送到了他面前。
  体育馆内的敌人没有停止攻击, 禅院惠取出网球拍, 和源壹一起用网球攻击敌人。
  他没有源壹打的那么准,每一球都能正中敌人的脑袋。
  他努力瞄准,挥拍,但十次挥球仍是有几次没有打中自己想打中的地方。
  “老师,每一球都击中敌人难度很大。”
  源壹:“凝神,注意力放在你要击中的点上。”
  禅院惠握紧球拍,看着禅院甚尔的脑袋。
  网球直冲禅院甚尔的脑袋,他挑眉对着禅院惠嘲弄一笑,抬手轻而易举的就接住了禅院惠打过来的网球。
  禅院惠沉着脸加大了力道。
  源壹网球袋中的网球逐渐减少,他接着网球袋的掩护,从系统背包中源源不断的取出网球。
  体育馆内的敌人逐渐减少,在源壹的帮助下敌人全部被击倒。
  “禅院惠的网球老师,迹部景吾?”
  禅院甚尔的语气一如既往的轻佻,源壹察觉到了禅院甚尔他毫不掩饰的恶意。
  这是他这个马甲第一次和禅院甚尔相见吧?是他太华丽遭嫉妒了吗?
  源壹下意识地摁了下泪痣,应道:“啊,本大爷是迹部景吾。”
  禅院甚尔看起来更加不爽了。
  源壹之前的马甲富冈义勇也在体育馆内,源壹不欲在此久留,告知了禅院甚尔要带着禅院惠去合宿后,便准备离去。
  “迹部……老师。”禅院甚尔y-inyá-ng怪气地叫了一声,“我们,下次见。”
  禅院惠:“谁要和你下次见。”
  源壹:“好了,回去早点休息,明天要准备合宿。”
  “Martin早晨”并没有告知源壹合宿内容。
  源壹试探道:“这次合宿要和人对战吗?”
  [不是人。]
  源壹思索道:“不和人对战难道和咒灵?”
  [权限不足。]
  源壹脑洞大开:“你不会搞出和外星人对战这种东西吧?”
  [权限不足。]
  “Martin早晨”不肯说出合宿内容,无论源壹怎么问,它的回应全都是“权限不足”。
  源壹并没有继续追问,他打开书桌上的书,将夹在书中的信件取出。
  [道具:寄给指定对象的特殊信件。
  功能:可以将信件的内容以梦的形式传递给指定对象。]
  源壹摊开信纸,他已经写好了信,指定对象上已经填了灰原雄的名字。
  就剩最后将信件寄出的步骤。
  [您这样做是徒劳无功,想要用梦的形式给灰原雄预警他的死亡,这样是行不通的。]
  源壹看了眼桌上的r.ì历,距离灰原雄死亡的r.ì期越来越近。
  “不做怎么知道行不通?”
  源壹面无表情将信件折叠好后写上r.ì期。
  信件化为光点飘散无踪。
  [既定的结果无法改变,无论您做出什么试图拯救他的举动,结果都是灰原雄死亡。]
  [从结果来看,你做的一切努力,全部失败了。]
  源壹叹了口气:“这世界上的笨蛋可真多,一个接一个,都跟不怕死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