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小说 >

天赋是卡牌培育 作者:天泽时若(中)

时间:2021-10-20 23:48 标签: 重生 宠文 护短
第52章 仪式的区别 索尔兹看着面前的两人,笑:就算今天没在研究所那边遇见,我也早想找泰辰跟临辉的同学们沟通一下。又道,东部,中部,北部还有西南,咱们五家学校离得那么远,却坚持举办集体行动,除了表面的原因外,也有为学生们创造私下沟通机会的意思
第52章 仪式的区别
  索尔兹看着面前的两人,笑:“就算今天没在研究所那边遇见,我也早想找泰辰跟临辉的同学们沟通一下。”又道,“东部,中部,北部还有西南,咱们五家学校离得那么远,却坚持举办集体行动,除了表面的原因外,也有为学生们创造私下沟通机会的意思在。”
  希芙:“在东部星域,许多大人物都有着代行者的身份,比如我们的执政官跟大祭司。”
  贤人稳定了卡牌的力量,祂们的代行者,则在实际上统治了所在的星域。
  索尔兹眨了眨眼:“你们或许不知道,很多星域间的事务,都会由代行者进行沟通,大家因为学生时代延续下来的情谊,在毕业后也都一直相处得不错。”
  对希芙跟索尔兹来说,那些秘密并不是需要绝对保密的内容,如果兰格雷或者宋逐云未来能成为北部的代行者的话,自然不妨结个善缘。
  宋逐云微微笑了一下。
  之前学校那边,在抵达当日,也举办过以联络感情为主题的餐会——北部的代行者越来越少,有些老师或许会有些着急,希望具备潜力的学生能提前以此为目标,但不达标准的话,又无法透露太多内容。
  但若是他们自己在实践期间从其他学校的学生那里得知了相关讯息,就不算违反校规。
  她也早就察觉到,从偶遇到现在,索尔兹的态度始终异常热情,似乎是在刻意诱惑旁人去了解有关代行者的秘密。
  按照进入研究院的顺序,索尔兹是跟在希芙与兰格雷的后面抵达的,其中希芙自然不用他来科普常识,也就是说,倘若对方今天存在特定的目标的话,大概率是兰格雷。
  至于她,应该是恰好碰见,顺便充当了一下迷惑选项。
  兰格雷忽然道:“之前一直没有提到西南星域的贤人是谁。”
  索尔兹摇头:“他们没有贤人,这也是西南局势如此混乱的根本原因。”
  宋逐云:“我记得各个星域的巡卫队都有固定的纹章图案,唯独西南没有。”
  索尔兹点头:“有个说法是,各个星域的纹章图案里,掩藏着对贤人身份的隐喻,北地是天秤与剑,东部是森林,中部的话,是血肉之瓶。”
  在听见“血肉之瓶”四个字的时候,宋逐云猛然感到了一种类似于器皿碎裂的尖锐声响。
  声音起自她的脑海深处。
  面前少年人的嘴一张一合,原本清亮的声音化为了绵延的嗡鸣。
  宋逐云下意识微微弯腰,用手按住太阳x_u_e,以此缓解这种源于精神方面的痛楚。
  索尔兹注意到了其他人的异状,及时选择闭嘴。
  他的决策非常正确,因为宋逐云左手按太阳x_u_e的同时,右手也已经攥紧了烟灰缸,看起来时刻都能帮助索尔兹物理静音。
  此时此刻,包厢里的四位学生,为这份知识感到不适的除了宋逐云与兰格雷之外,还有——
  索尔兹:“……拉斐尔同学?”
  北部星域对超纲知识的管理很严格,宋逐云跟兰格雷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很正常,然而希芙也同样按住了太阳x_u_e。
  希芙放下手,目光略显严厉地扫了索尔兹一眼:“我只对是东部的情况有较为清晰的了解。”顿了下,语气略有些讶异,“你说得也太多了。”
  索尔兹笑着摊手:“没办法,这就是我们中部人的特色。”微微合目,“冬圣者说过,西南虽然还没有固定的纹章,但祂相信,类似的情况不会永恒存在,时代在呼唤贤人,所有的乱象都将迎来终结。”
  宋逐云有些理解,为什么班尔温德在A类卡牌大学里的排名如此之差,也硬是被拉进了塔斯隆特、泰辰等学校的集体活动。
  这毕竟是西南星域自己的学校,没人知道,会不会有哪一天,那里诞生了一位新的贤人。
  索尔兹:“因为除了中部以外的区域,所以贤人都已许久未曾出现,所以也有传言说,除了冬圣者之外的贤人们皆已陨落。”笑,“这当然都是假的,拉斐尔同学应该明白缘故。”
  希芙嗯了一声,语气里多了一份郑重:“哪怕无法目睹,直到现在,‘生命复苏’仪式也一直受到‘森林’的庇护。”
  宋逐云心中微动,有些理解了“生命复苏”仪式的本质。
  有些仪式,像之前在0812星上尝试过的“森林的礼赞”,这个仪式能带来的加成非常有限,仅仅林中蜉蝣的粉末就已经足够为其供能。
  但“生命复苏”不同,水晶玫瑰并非多珍贵的素材,根本无法支撑住仪式效果,再结合当时绘制的符纹,宋逐云有理由认为,这个仪式的本质,是在向某个对象祈求得到恢复自身生命值的力量。
  ——那个对象就是贤人,贤人能将力量赋予代行者,自然也能将力量赋予别的事物。
  所以纵然在过程选择一些价格非常接地气的材料,也不会影响仪式的效果。
  既然同伴们已经达到了接受新知识的阈值,索尔兹也没有再讲述下去,直接结束了常识科普环节,和其他人一起品尝本地餐馆的美食。
  临分别之前,索尔兹忽然:“对了,千万小心‘镜’。”
  宋逐云停下脚步,好奇道:“那应该如何小心‘镜’?”
  索尔兹看了她一眼,斟酌片刻,回答:“虽然确认‘无貌旅行家’已然死亡,不过一直有传言说他想复活,或者想复仇,‘无貌旅行家’曾经对‘镜’有很深的研究,在他去世后,许多相关的仪式资料都被列为禁物进行销毁……如果让我说的话,需要小心的或许不只是‘镜’这个概念,也包括了‘镜’所能产生的关联,以及对方所留下的各种遗物。”
  宋逐云扬了扬眉:“那包括坎伊星上的遗物?”
  索尔兹笑:“这个……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