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小说 >

她哭了,我心动到娶了她 作者: 白念君

时间:2022-05-25 08:10 标签: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都市情缘 婚恋
全文已完结,小朋友们可安心宰了。
  看完的小朋友,帮忙评个分哦~
  祁舒笺和陆沂青结婚的时候,
  祁舒笺对陆沂青说了三句话。
  “陆沂青,我不行。”
  “陆沂青,我吃了药。”
  “陆沂青,你帮帮我。”
  后来,
  陆沂青清冷的眼尾染上了几分红,
  祁舒笺想,
  没人比她更行了…
  正经文案:
  好友陆沂青被分手了,
  她静静的坐在潭边,
  清冷且疏离。
  祁舒笺却看到了,
  她清冷的眉眼里那颗晶莹的泪珠,还有泛红的眼尾。
  清冷破碎的美,
  险些让祁舒笺分不清现实与梦境。
  祁舒笺想,
  她从未这样心动过。
  于是,
  她决定在陆沂青三十三岁那年,
  把人娶回家。
  我对你的心动只有一瞬间,但让我惦念了好多年。
  所以,我求婚了。
  我在赌,赌下次让我心动的人也会是你。
  后来,我赌对了。
  —祁舒笺
  身材爆表对受超好c站up主攻vs高冷物理老师受
  【阅读指南】
  1.这是个十五年好友终成妻妻的故事
  2.关于祁舒笺,她并不是个传统的姬崽,
  她只是喜欢陆沂青而已。
  3.背景同x_ing可婚,先婚后爱
  4.全文撒糖r.ì常向,非剧情流。
  5.双洁。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婚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舒笺,陆沂(yi)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她一哭,我就想亲她
  立意:我知你的过去,所以更想陪你建设美好未来。
 
 
第一章 我们订婚了(一)
  ——我们要订婚了——
  9月30r.ì。
  一向睡眠极好的祁舒笺睡的并不安稳,一个晚上似乎只眯了几个小时,还夹扎着各种奇异的梦。
  梦里她一会儿如愿把人圈在怀里,一会儿又被拒绝了,尴尬的朝着对方傻笑。
  一阵铃声响起,祁舒笺总算是从纷繁复杂的梦里清醒了过来。
  她揉了揉酸涩眼睛,到了她这个年纪稍微熬一点夜整个人的j.īng_神状态就差了不少,脑袋显得有些晕。
  祁舒笺从床头柜上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刚刚过六点钟。
  有人给她发了消息过来,是coco。
  “祁姐,昨晚的烟花按照你的意见已经备了两份,两家人也已经安排好座位了,你要再过来看一下吗?”
  coco是一家婚庆公司的负责人,因着工作的关系,祁舒笺和他算是认识但并不怎么熟,这次求婚的流程,她想着专业的团队怎么也比她这个半吊子的好,也就找了他们的婚庆公司来做,但主体的流程倒还是祁舒笺自己想的。
  祁舒笺:“嗯,我洗个脸就过去。”
  祁舒笺这几天忙着为求婚的事情做准备,近乎三天都没怎么合眼。
  昨晚回来她睡觉还是coco给她发了一大段消息。
  “祁姐,你这怎么也是求婚,你平时把自己弄得漂漂亮亮的,求婚肯定也得有个好的j.īng_神面貌才行不是。”
  “要是你带着黑眼圈,厚厚的粉底过来,说不定你那位就不同意了,是吧?”
  “再说了,你这是成功了,你不得庆祝一番,没点体力晚上可怎么行啊。”
  祁舒笺看完他的消息就觉得很有道理,见各项流程都弄的差不多了,她便驱车回了家。
  回想完毕她抓了抓头上的乱发,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脸这才向走下楼梯向洗漱间走去。
  祁舒笺住的是loft复式公寓,上层就只是安装了个单人床,拐下楼梯后正对着的就是出去外面的房间门,往右拐则是洗漱间,洗漱间旁边打了个比较大的衣帽间,整个色调以雾霾蓝为主,风格简约大方是常见的网红样板间款式。
  祁舒笺钻进洗漱间后对着自己的那一张脸开始鼓捣,主要的就是做些清洁面目的工作,她已经约了美容店的全套妆容,只等着中午人过去就行。
  她对着镜子左右看了看,眼角有些细纹,眼圈也有些黑,确实不比年轻那会儿的j.īng_神状态了,而且因为要经常出镜,顶着脸上厚厚的妆容,整个人都显得有些世俗就是年轻人所说的油腻。
  祁舒笺擦了橘色的唇釉又把眉毛简单的描了描,让自己看起来稍微有气色些就好了。
  她从衣帽间里拿了一件米色的风衣,虽然面容上不比年轻人,但身材上她倒还是稍微有些自信的。
  换好衣服后,祁舒笺就想起了陆沂青穿风衣的样子,穿起来像是个掀翻的大小姐,但实际上就是个穿着风衣教训小朋友都不会多么大声的女人。
  她嘴角带着一点笑,但慢慢的心也跟着紧张起来。
  也不知她会不会同意?
  祁舒笺拐到冰箱里看了一眼,略微皱皱眉头,时间紧急她也没有时间来做早餐了,顺手拿了华夫饼和一盒酸n_ai,她看了看生产r.ì期,还好还没过期。
  祁舒笺出门的时候还带上了一顶黑色的木奉球帽和口罩,今天没有化全妆,她整个人都觉得有些不舒服,似乎气场上就弱了下来。
  那感觉就像是大学毕业后第一次面试却不会化妆的感觉。
  她的目光顺着电梯的亮灯移动,直至移动到-2层滴了一声。
  祁舒笺往外看了一眼,不远处有几个行人走过来,她的手下意思的按住了口罩,生怕被熟悉的人认出来,这么糟糕的妆容,她可不想在这个住户大多为网红的地方成为谈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