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小说 >

人质 作者:勤劳码字姬

时间:2022-05-25 08:10 标签: 现代 悬疑 悲剧 重口
文案:
也许早已感到窒息想逃亡
却不觉中适应和绑匪同床
谁料你谁料我能合作到爱死对方
——陈奕迅《斯德哥尔摩情人》
 
斯文败类疯批攻x扮猪吃虎忠犬受
 
高亮预警:
攻有j.īng_神分裂和反社会人格
本文三观不正,攻是个女人渣,你们可以骂攻,但不要骂我!
 
 
 
第1章  美人
 
“你好,江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江谣有些发窘,对面的女人却面不改色,依旧笑容甜美,并富有耐心地看着她。
“又有什么病症困扰你了吗?”
江谣飞快地看了她一眼,想问她心病该怎么治。
自从上周她因为工作压力大看了这家心理医生,就彻底被这个气质非凡的女医生迷得茶不思饭不想,然后为了接近她,只能用最拙劣也最幼稚的方法——这已经是她本周第六次装模作样地来“看病”了。
女医生看她面有难色,干脆放下了笔,用温柔的笑容,缓释她的紧张。殊不知这一笑,更让江谣无法平静,小鹿乱撞。
“啊,我......”
好不容易编好了的措辞在撞进对方琥珀色漾着柔波的眼睛里时,就又什么话说不出了。她光洁的额头垂下几缕碎发,发丝随着她颤动的睫毛飞舞,嘴唇弯起优雅的弧度,宛如一幅让人不忍惊扰的画,无论哪个角度看都像是被画匠j.īng_描细画般赏心悦目。
江谣压抑住快要喷薄而出的心跳,移开目光,放到她垂在肩上的长发上,才稍稍回神了一些。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个方向,也不敢乱动,她知道自己此时的样子一定傻傻的,又赶忙把酝酿好的话语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刚开口,悦耳的手机铃声响了。
美人真不愧是美人,连普通的iphone铃声到她那儿都多了一分动人的韵味。
余舒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动作轻盈地起身,拿起手机到走向门外接听电话。
白大褂随着她走步的动作起伏轻扬,下面是纤细惹眼的小腿,她一手c-h-ā在衣兜里,高跟鞋踩得优雅从容。
江谣第一次知道,原来一个女人也能如此风度翩翩。
她讲话的声音也是柔声细语,江谣听着门口她讲电话的声音,觉得心都要酥了。口袋里握着的东西愈发收紧,手心滑腻腻的,出了汗。视线移到她的办公桌上,笔筒旁边,有一个支起来的相框。
她移动相框,转向自己。上面是余舒搂着一个短发女人的照片,她们状似亲昵,笑靥如花。也就是第一次见到的这张照片,才让她确定了余医生的x_ing向,也坚定了追求她的决心。
照片上的女人...是她很爱的一个伴侣吧?把合照放在和自己形影不离,朝夕相对的地方,余医生真是个一往情深的人呢。
高跟鞋声由门口走来,江谣知道她打完电话了,忙把相框放到原来位置,坐直。余舒还是温柔亲切的笑容,让她甚至怀疑这是对每个人的面具。她把碎发拨到耳后,这颇具风情的动作又让江谣心跳乱了几拍,待她走到面前正要坐下,江谣拉住了她。
“?”余舒歪了歪头,眼神疑问。
江谣汗s-hi的手伸进兜里,把准备已久的东西拿出来,另一只手紧张不已地攥着衣角。那是一个j.īng_致的小礼盒,她示意余舒打开,余舒不解,掀开盖后赫然是一对漂亮的水晶耳环,晶莹剔透,名贵不凡。
余舒怔了怔,有些失笑,面前已经双颊红透的女孩羞于看她,目光左移右晃,显然是鼓起勇气般一气呵成:“余医生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
这一句话倒说得豪情万丈,可见是自己对着镜子练了多次的。见余舒半天没有回应,忐忑地望了她一眼,又在对上她目光后难为情地低下头去。
余舒没有收下她求爱礼物的意思,江谣低着头,只能感觉对方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若有深意。
她舔了舔嘴唇,怕就此错过这个良机,又觉得既然做到这一步了就干脆抛开一切,于是又像强调般的脱口而出:“余医生你是我女神!真的!”忍不住抬头热切地看着她,确认地道,“是我朝思暮想的女神!”
呸呸呸!她说出这几句话就后悔了...在心里暗骂自己蠢爆了,哪有跟人告白这样直接粗俗的啊...完了完了...绝对会把余医生吓跑的...不唐突美人才怪!
果然,对面发出扑哧的一声笑,江谣无比懊丧,又听余舒用好听的声音说道:“我想你搞错了什么。”
哎?江谣诧异地抬头看她一眼,她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的x_ing向......
余舒像是能看出她想的什么,淡笑道:“我确实喜欢女人。”顿了顿,笑容敛了一些,语气认真,“但是,你还没有全面的了解我,怎么能确定你对我的喜欢就是你口中说的那种喜欢呢?”
江谣张了张口,千言万语冲到嘴边,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余医生这么温柔的人,说这话其实也就相当于在婉拒。
她还保持着递礼物的姿势,满心期待在她沉静又毫无波澜的注视中一点点冷却下去。余舒微勾的嘴唇如同新月,未施粉黛的脸更衬得那双眼温柔似水,是可以让所有人沐浴到热度又无法进去深入的。她帮她把礼物盒整理好,又放回她的手中。
江谣被一盆冷水浇透了,眼神追随着即将下班的余舒整理办公室的每一个动作,只能暗暗肖想,也不敢靠近。
余舒一走到她身边,她全身的毛孔都缩紧了,偏偏她的清香味道还淡淡的,无孔不入地飘进她鼻子里。她眼睛有意无意地瞟余舒的动作,她拿起自己的包,跟她的距离那么近,头发丝都快要蹭到她的脸庞。
“从你家专门跑到我这里,得花不少钱吧?”
江谣心里咯噔一下,余舒这句意味深长的话如当头木奉喝,打碎了她所有旖旎的遐思。
敢情...她早就猜到了?江谣下意识地看了她一眼,她倒若无其事,紧接着,从包里取出几张钞票,给江谣:“这些,车票钱,应该够了。”
江谣瞪大眼睛,余舒笑容不减,把钱放到她手里,就意味不明地飘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