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遗温——画师Meow

时间:2021-03-03 01:17 标签: 情有独钟 强强 甜文 欢喜冤家 都市情缘 画师Meow
遗温作者:画师Meow文案:【注意:为了文章和谐,本文决定于二月九日星期二倒v哦。倒v章节从二十一章到终章,看过的读者请勿重复购买哦,入V将会更新终章,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往后也请继续
   遗温
  作者:画师Meow
  文案:
  【注意:为了文章和谐,本文决定于二月九日星期二倒v哦。倒v章节从二十一章到终章,看过的读者请勿重复购买哦,入V将会更新终章,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往后也请继续支持。】
  “真想再看一次霜雪初霁,云岫成诗,然而今年的冬季似乎格外荒芜短暂.也不知是在挽留我看来年的花开满枝,还是嘲笑我与这人间时限将至.”
  “我知道自己等不到来年的孟夏了,即使如此,我还在期待今年的南阳初雪,玫瑰花开.”
  生于盛夏,死于寒冬.
  共赴晚秋,终于新春.
  ……………………
  “爱”打死不说的闷骚攻×讨好型人格温顺受
  嘿!看这里:
  【这是个有些小虐小压抑的娱乐圈成长文,承受能力较差的人勿点,然后事儿比较多,喜欢吐槽和杠的人不要点,本人很有自知之明,文笔烂。】
  食用前请注意:
  1.不喜勿入,慎点。
  2.be
  3.不要骂角色,评论区希望永远能保持最好的一面
  4.注意!攻受无任何血缘或法律上的关系。
  不要到别的地方去ky,也不要在本文下面提别的书。
  感谢谅解。
  感谢你我相遇。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娱乐圈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参shen衍yan(夏念清),司锦卿 ┃ 配角:夏商徵(zhi),夏轸(zhen)汐 ┃ 其它:故池将溺
  一句话简介:我将致死赠你永恒爱意。
  立意:成长总是与遗憾并存。
 
 
第01章 1
  今年辛由的冬天来的格外快,还没入冬多久气温就呈直线下降。
  夏参衍刚刚下完今天的最后一场戏。
  此时已是凌晨两点多。
  “衍哥。”
  助理常逸一见他下场立马就拿着外套跑来了。
  夏参衍清瘦,穿的又单薄,这会儿还在病中,常逸帮他披上衣服,把泡好的姜茶递给他,心疼道:“衍哥辛苦了。”
  一换季夏参衍就感冒,拍戏也只能硬撑着,这些天感冒越发严重,一点也不见好,导演让他休息他也不肯,常逸看着只觉得心疼。
  夏参衍朝他笑了笑,宽慰道:“谢谢,不辛苦的,倒是麻烦你等了这么久了。”
  他拧开杯盖喝了一口热乎乎的姜茶,忍不住皱了皱眉,他还是不太能适应姜的味道。
  常逸是个很清秀的男孩,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颊两边带着小酒窝,让人的心情都跟着上扬:“衍哥,刚才我听齐导和制片直夸你呢。说你拍戏很拼,他们见过的圈子里面的人都没你用功,什么拍戏不浮躁啊,还说你演技越来越好,和你合作很舒服……”
  这些话夏参衍听着只是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此时齐导已经过来了。
  齐导拍戏的时候是很严肃的,私下里也鲜少和人开玩笑,惯喜欢拧着眉毛,剧组里的人大多怕他。不过齐导在圈子里很有威望,况且齐导本人在圈子里有自己的背景,从不走后门,也看不惯圈子里面那些污浊的东西,所以演员们既盼着和他合作又不敢和他合作,不规矩的艺人连他的边都不敢沾。
  夏参衍不是第一次拍他的戏。这么些年以来齐导也就在对着他时会表现得像一个长辈,夏参衍是极少数里齐导一而再再而三再次合作的流量小生。
  初识的时候夏参衍才刚刚踏入这个圈子,那个人为他找了最好的资源,所以他的头戏拍的就是齐导的,齐导背景再大也不敢得罪司锦卿,他就只能在剧组刁难夏参衍。
  原本他还抱着夏参衍起码应该有点演技的想法,后来发现夏参衍是真的没有演技,是真的完完全全没有演过戏,因此更加看不惯他,百般要求他,希望他自己知难而退,偏偏这小孩像是不知道什么叫脾气一样,任他怎么折磨也不走,剪他的戏他也拍,让全剧组孤立他欺负他他也拍,坐在雪地里等一天等不到自己的戏他也拍,这下齐导再怎么不满意也不好意思了。
  原以为小孩家会记仇,可他好像一点也没有剧组人员认为的那种少爷架子,能吃苦,肯钻研,齐导一句话他能自己琢磨很久,他的进步很慢,演技到现在也不算精湛,可是齐导就喜欢找他,他有心想磨炼他。
  其实夏参衍虽然是以拍戏出道的,但现在却是以唱歌为主了,他的歌与他的演技成反比,声音清朗柔和,写的曲子曲曲爆火,后来他也演戏,但是只出演电影,电影也不接主角,常常是导演让他演什么他就演什么,连龙套都跑过。
  历年以来夏参衍在他的剧本里演的也都是配角,齐导很想给他找一个契机让他演主角,这次原也是怀着私心想让他来当主角的,但他清楚自己的能力,说什么也不肯接。齐导觉得他不知好歹,以为夏参衍是故作矜持,所以憋着气给他找了一个戏份少的可怜的角色,盼着夏参衍自己来找他认错,结果他又想错了,夏参衍是真的觉得自己的演技配不上他的戏,不想让自己的演技毁了齐导的名誉。
  齐导也有儿子,但不是圈子里的人,平时来往也不多,他和夏参衍在一起的时间比他儿子要多,他便一直把夏参衍当成自己半个儿子,看着他不要命似的努力难免也会心疼,也气,害怕他吃亏。
  他原以为自己对谁都不会有什么私心,但遇到这小孩之后就想着把好的给他,像这种小感冒演员本来是必须克服的,可他就是看不得这小孩生病。
  “齐叔。”
  夏参衍见他过来,收敛了一点笑容,他对齐导始终很尊敬,哪怕合作这么多年也不敢有什么僭越。
  齐导点点头,也只有在面对夏参衍的时候他才会露出一点长辈的慈爱来:“辛苦了。”
  夏参衍笑了下:“没有,您才辛苦。”
  齐导看了眼他手中的姜茶,皱了皱眉,沉声说:“感冒了就吃药,姜茶最多御寒,你怎么老是不知道顾好自己
  “是是是,是我想的不周到了!”常逸立马抢先自责。
  他原也是很怕齐导的,后来跟夏参衍和齐导打交道多了就发现齐导其实并不是想象中那么不近人情。
  齐导看常逸不顺眼,觉得这小子毛毛躁躁的,尤其和夏参衍在一起,差距太明显。
  “我和参衍说话你插什么嘴,滚一边去。”齐导冷哼。
  常逸恹恹耸了下肩,朝夏参衍吐吐舌头溜了。
  夏参衍禁不住笑了声。
  夏参衍长得好看,他的容貌放在娱乐圈里也是上层,是那种演技也拖累不了的颜值,不然当初他出道的那部戏也不会只在电影里露了个脸就火便全网。
  他的脸上经常是带着笑的,至少齐导从未见他发过脾气,除了拍戏也没见他掉过眼泪,是那种谁都能欺负的小孩,但是他的笑容大多时候只是一种礼貌,像这样真正开心笑起来的时候很少。
  所以齐导乍一见到夏参衍这么轻松的笑,心情跟着好了不少,语气也缓了下来:“我嘱咐你的话你听进过没有?”
  夏参衍愣了愣,不好意思的说:“我的演技还是很差吗我觉得我这次发挥好像还可……”
  “谁和你说演戏了!”齐导来气了,“你叫我一声齐叔,那你就是我下面的孩子,自己的身体自己不知道顾好,真出了什么毛病怎么办!”
  “……”
  夏参衍被齐导教训一通,半字不敢说,这些年以来大概也就齐导会关心他的身体,他心里感激,只可惜他无以为报。
  夏参衍拍了一天的戏,回到酒店的时候浑身不舒服,胃部隐隐作痛,这些日子胃总是发痛,因为感冒咳嗽也严重起来,大概还是近些年拍戏没有好好兼顾身体的原因,抵抗力越来越弱,原本身体也没有多好。
  不过胃病和感冒对于艺人来说很常见,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夏参衍的手机在拍戏时候是静音的,戏份重的时候他不会让自己分心,再说齐导对他已经够偏心了他也不希望齐导因为他落人口舌。所以他是回到酒店才发现手机里有几条未读短信。
  短信来自“司总”。
  夏参衍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这是真正的轻松而惬意的笑,足以驱散他一天的疲惫。
  司总:【你很久没回家了。】
  【过年回一趟?】
  夏参衍愣了愣,抿抿唇,眼中的落寞一闪而过,回道:【工作忙,不回了。】
  那边过了一分钟才回过来。
  【我帮你请假】
  夏参衍连忙回:【不用了,齐导的戏,请不了。】
  这次是隔了五分钟他才回他。
  【怎么了?不想回?】
  夏参衍没否认。
  【嗯。】
  听到他肯定的回答之后那边回的就快很多:【来我这里吗?】
  夏参衍呼吸停滞了一瞬,几乎就要点头答应,可很久之前他和司锦卿就不再是普通关系了,更何况他现在有了未婚妻,而他和司锦卿也早已经结束了那种不正当的关系。
  夏参衍苦笑了一下,迅速掩去了那分自嘲。
  【不了,谢谢司总。】
  那边没再回了。
  夏参衍等了半个小时,等到那边真的没有要回的意思了他才打过去两个字。
  【晚安。】
  齐导的这部戏原本主角是给夏参衍的,夏参衍不要,他就赌气给了夏参衍一个戏份少的角色,他现在拿的这个角色实在微小的不能再微小,演不好就是一个可有可无角色,所以连戏都不好加,所以夏参衍在这戏里的戏份并不重,只是他演技不好,很多时候需要多拍几遍磨合,拍的就会比较久,齐导想提他一把,让他演好,因此他也比其他演员花费的时间要多一些。
  连续几天拍完几场重头之后中间就没夏参衍什么事了。
  临近过年,其实剧组是会放假的,再忙剧组也不会压榨艺人的休息时间。
  夏参衍已经连续五年没回家过过年了。
  原本以为今年也要一个人过,却意外的接到了一个电话。
  来自他的哥哥——夏商徵。
  “今年回来过年。”夏商徵的语气依旧那样冷淡,带着不容置喙的严厉。
  夏参衍婉拒:“不了,剧组这边……”
  “我问过你们导演了,放假。”夏商徵立马打断他。
  “……”夏参衍沉默几秒,没再说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唉。
  这只是一个小短篇,有什么要说的我都放在简介了,你们开心食用吧。
  就是开一章给你们看看,对了,可能跟我之前放出的那个版本不太一样,因为改过了一点,你们看过的就忘了之前的剧情吧。
  感谢观阅。
 
 
第02章 2
  夏参衍戏份不多,剩下也没多少戏份了,大概过不多久就能杀青了。
  离过年还有段时间,每次去聂家他都会紧张。
  好在他在齐导的剧组总是放松一些,但是放松归放松,却不敢松懈,因为齐导对他上心,整个剧组在拍到他的戏份时都要多磨一会儿,夏参衍觉得过意不去,所以这几天自己时常在房间里面对着镜子练习到凌晨,效果是有,起码不再卡词了。
  台词是他最大的缺点,但是齐导从来不拿台词骂他,因为都知道这是夏参衍的永远无法自控的缺陷。
  只是夏参衍早就不放在心上了而已。
  他早就接受了。
  后起的缺陷,他改变不了,既然无法改变就只能接受。
  这天夏参衍正趁着休息时间缩在椅子上假寐,他在剧组的时候不太敢睡,怕自己睡得太过了耽误拍戏。常逸也知道他没睡,搬着个小板凳坐在一旁,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给谁发信息,发一条就偷瞄他一眼。
  夏参衍感受到他的目光,哪还有什么睡意,睁开眼偏头看向他,无奈问:“怎么了?”
  常逸呲牙尬笑,举着手机在夏参衍面前晃了晃,夏参衍看到和他通信的人的时候愣了愣,脸色微变:“你怎么……”
  “衍哥,不是我要加他的是他不知道从哪弄到了我的微信加了我,要我和你问问你你去不去那个同学聚会……”常逸一副做错了事的样子垂下眼偷瞄他。
  这小子在他面前惯会装可怜,夏参衍失笑,也没真生他的气,只道:“不去。”
  “哦……”他立马点点头,给那人回了消息过去,过了会儿,又犹犹豫豫和夏参衍报告,“他说他有事想和你说,不愿意去同学聚会的话能不能和他单独见面吃饭……”
  “不了。”夏参衍打断了他,闭上眼没再多说。
  但常逸能看出来他的脸色有些白。
  常逸虽然从夏参衍十七岁就跟着他,但对于他高中的事情他不了解多少,看夏参衍的反应想来也没多愉快的。
  常逸叹了口气,那边再发什么消息过来他也不管了。
  可是没想到夏参衍赶夜戏的时候常逸会接到那人的电话,他第一反应就是挂掉,但是那边锲而不舍地又连续打了好几个过来,常逸怕夏参衍发觉,就先接了。
  夏参衍注意到了他那边的异常,只当是常逸自己的事便没有多管,没过几分钟常逸就从休息室急匆匆过来了,拿着手机不知所措的看着他,见他在拍戏又不敢上去打扰只好干站在原地。
  夏参衍皱了皱眉,尽快演完了这一段,常逸这才拿着手机上前来,把手机给夏参衍,指着手机脸色煞白,夏参衍皱了皱眉,看了来电人也没有多惊讶,本是不想接,但看常逸这个样子还是接了。
  “喂,我是夏参衍。”
  “夏参衍,你可真是高贵啊,想见你一面还难如登天了?”电话里面的声音夏参衍再熟悉不过了。
  夏参衍没说话。
  “算了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我打这个电话就是和你说一声,陈萧因为你和人干起来了,我劝你快点把他带走,不然等一下来的就是警察。”
  夏参衍赶到KTV包厢的时候动手的早就动完了,该吵的也吵完了,只是不知道还在争执什么,声音闹的外面都能听见。


  包厢大门开着,经理和服务生惶恐的站在门口,由于人太多一时间也都不敢贸然进去,而且这次聚会来的都是些小有威望的少爷们,保安只能远远看着。
  夏参衍赶到的时候那个给他打电话的人、也就是徐旭白已经站在门口等着他了。
  徐旭白看到他第一眼,先是轻蔑嗤笑:“怎么?夏少爷日理万机,终于有时间过来见见我们这些老同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