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遗温——画师Meow(10)

时间:2021-03-03 01:17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强强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画师Meow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 那个男演员被气的要死,给导演放话说剧组有夏参衍没他有他没夏参衍,夏参衍怕导演为难,主动退了组。这件事还被营销号写上过热搜,夏参衍被男方粉丝骂的要死,后来是司锦卿问清了原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
  那个男演员被气的要死,给导演放话说剧组有夏参衍没他有他没夏参衍,夏参衍怕导演为难,主动退了组。这件事还被营销号写上过热搜,夏参衍被男方粉丝骂的要死,后来是司锦卿问清了原委查了监控才还了他们一个清白,而那男演员炒作不成反被骂了个狗血淋头,又因为司锦卿的介入吓得之后见了夏参衍都绕着走。
  常逸也因为这件事下定了决心要死心塌地的跟着夏参衍。
  事实证明他没有跟错人。
  他从没在夏参衍身边吃过一点亏,夏参衍不会让他做任何勉强的事,那些不堪与肮脏也从未沾染上他一点,夏参衍把他保护的太好。
  冬天天冷他会给他披衣服戴围巾,夏天天热他会把手里唯一一个小电扇给他。有人害常逸他会把他护在身后,却总是在自己吃亏的时候竭力撇开身边的人。
  这些年常逸的天真没有被娱乐圈磨灭,连爸妈都惊喜于他始终纯粹的笑容。
  夏参衍让他相信童话,也让他厌恶这世俗。
  夏参衍要离开这件事只告诉了常逸,因为他知道常逸会听从他的安排。
  所谓离散,可不就是这样嘛。
  无声无息的离开才是最大的礼貌。
  辛由只有夏念清的位置,但已经没有夏参衍的栖身之所了。
  他要回家,他去找爷爷。
  ………………………
  年三十这天夏参衍如约到了聂家。
  聂家大宅坐落在辛由景林,周围包括前坪和后林都是聂家的地方,夏参衍第一次来时父亲带着十五岁的他过来要把他交给母亲,后来两人互相推让,最终夏参衍跟了司锦卿。
  所以夏参衍每次来这里都会有无限感慨。
  母亲嫁的那个叔叔,就是现任聂家家主,也有一个儿子,叫聂泽臣。
  他比夏参衍小四岁,现在辛由大学读大四,和轸汐是一个学校。但他很讨厌齐雪纯,讨厌甚至痛恨这个由父亲组建的新家庭。可他不敢朝齐雪纯发火,更怕夏商徵。
  夏轸汐又毕竟是个女孩子,年龄比他小,他更加不好意思去找她的麻烦了。于是自然而然的,这些恶意全都背负到了夏参衍身上。
  十五那年他跟着司锦卿走了后每年三十还是会来聂家陪母亲吃饭。夏商徵和夏轸汐也要来,看似团聚,实则就是走个虚假的流程。
  聂泽臣大概最期盼的就是这一天,因为这一天他可以大肆嘲笑讽刺夏参衍,拿他的智力,拿他的绯闻。那所有不堪的一切,他会用最大的声音当着所有人的面喊出来,聂家上上下下的保姆和管家知道,哥哥妹妹知道,叔叔和母亲都知道。
  他知道夏商徵讨厌他不会帮他;夏轸汐年纪小,心有余而力不足,即使是帮哥哥说话也苍白无力;聂家那位叔叔自小便宠着他,对夏参衍一个外人自然也不怎么上心,只是表面上呵斥两句。
  母亲,母亲就更别说了。可能于她来说他只是一个智力低下的累赘而已,骂两句有什么的。
  夏参衍性格软,连句重要都不会说,怎么驳他?而不驳的后果,就是他们自以为的默认。
  直到后来司锦卿发现了这件事,自此每年三十都会亲自陪他回去,聂泽臣连夏商徵都不敢招惹,更何况是司锦卿。
  那以后聂泽臣不敢轻易朝他讽刺,但只要见他身边没有司锦卿,就是明朝暗讽也要爽上一会儿。
  他和聂泽臣像两个莫名其妙的仇人,明明没什么仇恨,他对待夏参衍却像是对待灭了他满门的仇家。
  但夏参衍不怪他。
  聂泽臣终归也只是个没懂事的孩子,母亲被替代之后总是需要找到泄愤法子,或许一开始夏参衍还会觉得难过,后来进了娱乐圈,被人骂惯了黑足了这些便也不当回事了。
  不过最近两年他们的关系好了很多,这个熔点在两年前。
  聂泽臣或许是因为家庭的关系,脾气很差,性格也不好,很容易得罪人。
  他大二那年惹了事被人讹了钱,那时他正和家里吵了架,也没带什么钱在身上,吊着面子不想回家,只好在外面东躲西藏,被人追着打,却被正好刚刚和剧组聚完餐从酒店出来的夏参衍看见了。
  那段时间正好因为私生饭横行,所以司锦卿在他身边配了保镖以防万一,夏参衍便顺手把聂泽臣给救了,并帮他还清了钱。
  他不想和聂泽臣有过多的牵扯,因此这些都是交代给别人去做的,自己全程没露脸。
  聂泽臣后来当然还是知道是他了。
  先是质问他为什么帮他还钱,是不是可怜他之类的一些恶言恶语,是夏参衍听惯了的一些话,而且这些相比起之前已经和善好多了,夏参衍不欲与他多纠缠,只说了句尽早还钱就离开了。
  那之后聂泽臣就没再出现过,过了几个月之后他灰头土脸的拎了一袋子钱过来,夏参衍被他那一身行头吓了一跳,疑问的话到了嘴边还是咽了下去。
  他知道自己没什么资格去问他什么,于是沉默着接过钱就转身离开。
  “夏参衍!”
  聂泽臣还是在背后大声喊住了他。
  夏参衍停下脚步,回过头既无奈又疑惑的看着他。
  聂泽臣大喘几口气,走近了他,突然没头没尾问他:“你为什么不生气?”
  夏参衍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后倏地笑了,反问:“生气什么?”
  聂泽臣被他的笑容晃的脸颊有些烫,讷讷的说:“我以前……对你很不好。”
  夏参衍笑说:“你现在对我也不好。”
  “……”
  聂泽臣年纪比他小,还没正式步入社会呢,孩子心性也正常。夏参衍太能明白没有家的感觉了。
  所以夏参衍只是笑了笑,温声说:“没什么好生气的,等你长大,就会发现这些都没什么的。”
  聂泽臣皱着眉,不悦道:“我已经长大了。”
  夏参衍弯了下唇角没说话。
  聂泽臣踌躇半晌,才垂着眼扭扭捏捏道:“……谢谢。”
  *
  作者有话要说:
  没什么好说的.
  我爱衍衍卿卿。
  感谢观阅
 
 
第11章 11
  夏参衍将车停在聂家车库里,到达大门口时已经有人站在门前接待。
  来别人家里自然不能空手来,他便在来的路上特意买了些礼物,不很贵重,聂家人什么都不缺,心意到了,面上做足了就差不多了。
  “夏少爷。”聂管家接过他手上的礼物,朝他点了点头。
  夏参衍笑了笑,喊了声“叔”,跟着聂家的阿姨进去了。
  他到的时候饭菜已经上桌,夏商徵和夏轸汐正坐在沙发上说着什么,看到他也没什么反应,齐雪纯在厨房里帮做饭阿姨打下手,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喊了他一声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唯一有点反应的居然会是正坐在单人沙发里打游戏的聂泽臣。
  “……你来啦?”聂泽臣似乎很不习惯平和的相处模式,一个笑容挤了好久硬是没挤出来,笑比哭还难看。
  夏参衍禁不住轻笑了一声,点点头说:“嗯,来了。”
  两人都松了口气。
  说实话,他们都不太适应这种骤然和善起来的感觉,连夏商徵和夏轸汐都发觉了不对劲,双双朝这边看了过来。
  夏参衍看向他们,礼貌道:“夏总,夏小姐。”
  “哥哥”和“妹妹”的称呼已经不太适合他们了。毕竟很久以前夏商徵就警告过他:“不要告诉别人我是你哥哥,我嫌丢人。”
  从那时候开始,夏参衍就只敢喊他“夏总”了。
  明明是血脉相连的关系,却偏偏比谁都要偏远,那点相似的基因被冷冻在血管里,谁也不在乎它是否存在。
  夏参衍是专程过来吃午饭的,吃完就走,以前都是吃了晚饭再离开,只是今天有点事,不便留的太久。
  一会儿后聂董事长也从楼上下来了。聂家家主是一个很整洁的人,哪怕年过半百精神也极好,浑身散发着连头上的银丝也抵不住的朝气,居然比夏参衍还要更有生命力。
  母亲跟了他确实好。
  夏参衍和这位没见过几面的叔叔没什么交情,虚虚互相问候过就算完了。
  家主一来,自然也就到了上桌吃饭的时候。
  聂董事长坐在主位,齐雪纯坐在他旁边,夏商徵和夏轸汐坐在一起,夏参衍则和聂泽臣坐在一块。
  这要换做以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估计聂泽臣挨着他就要恶心的去洗澡了,所以今年这顿团圆饭有些异常。
  餐桌上没什么人说话,先不说都是有素养的人,且各自的关系也微妙,聚在一起吃饭反倒显得有些不自然。
  夏参衍最近胃很不好,吃不下太多东西,喝了碗汤夹了点素些的菜就再吃不下了。不过吃完当然也不能贸然离桌,便只能百无聊赖的坐在位置上讷讷喝着冷掉了的牛奶。
  对面的齐雪纯却已经不动声色的看了他很多眼,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小儿子了。虽然这五年夏参衍因为各种原因没再来过过年,但也会偶尔抽空来看一看她,今年是他第一次来这里,所以说起来他们一年多没见面了。
  她对夏参衍的感情始终很复杂,不管怎么说夏参衍终究还是她的儿子,她又怎么可能不爱。况且夏参衍乖巧听话,又不惹事生非,有时候真的温顺的让人心疼。
  她确实有些自私,当年害怕夏参衍会阻碍她在聂家的地位所以不肯带着他,所以她一直对他心存愧疚。可是尽管后来她表示可以把他接过来了,夏参衍好像也没有那个心了。
  有时她也会自欺欺人的认为自己做的够多了。这些年她打给夏参衍的钱比大儿子和小女儿还多。
  她也怕他照顾不好自己,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看到他过的不好又怎么能不心疼。只是每次关心的话到了嘴边,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她本不是多么慈善的母亲,大儿子和女儿她都没有这么操过心。
  然而今天她再见到夏参衍的时候也着实被吓到了。夏参衍瘦了很多,脸色苍白的让人害怕,瘦弱的身体裹在羽绒服下,发色与肤色对比显然。
  可齐雪纯却只能若无其事的移开目光,要是让家里的阿姨知道她对夏参衍上心了,这对她对夏参衍都不好。
  夏参衍毕竟是公众人物。
  娱乐圈里的明星于聂家这样的豪门贵族来说就是不干不净的戏子。她不知道夏参衍是否洁身自好,可她承受不起那些谣言,豪门太太最注重的就是仪态与脸面。
  但若是当着全家人的面问候一两句还是可以的,她好久没有和夏参衍好好说过话了,眼下见他吃完了,气氛又正好,便适时开了口,状似自然的温声问:“衍衍,怎么不多吃点?”
  夏参衍一愣,握玻璃杯的手指卷曲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笑道:“今天起的有些晚,早餐也吃的晚,现在没什么胃口。您不用管我,吃自己的就好。”
  齐雪纯点点头,掩饰似的夹了一筷子菜吃下去,过了会儿才又偏头问他:“最近忙吗?”
  夏参衍笑了笑,回道:“已经忙完了,打算休息休息。”
  齐雪纯蹙眉道:“注意身体,身体最重要。”
  夏参衍点点头:“嗯,我知道,您也是。”
  他们不像母子,倒更像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中间始终有无法逾越的隔阂。
  可齐雪纯还是想找点话来说,不然这次离开不知道什么时候夏参衍还会再来。她知道夏参衍不喜欢这里。
  “要是觉得累了就休息休息,不用太勉强自己。”


  夏参衍弯着唇角:“明白。”
  齐雪纯觉得自己真是老了,话也多了起来,不禁道:“年十五过来吃汤圆吧,我和家里的阿姨新学了几种口味,你过来尝尝。”
  这话让夏参衍垂下了眼,他很快掩下眼底一闪而过的情绪,唇边依旧带着惯常的笑意。
  迟了十三年的亲情,突然在这种时候骤然而至,不免有些可笑。如果换做以前,他或许会感动,会眼红。
  现在他的心已唯余下那一地沾了血的碎片了。
  他早就不会哭也不会痛。
  善也好,恶也罢,这些年什么都见过,什么都经历过,那颗千疮百孔的心已经摇摇欲坠,再经受不起什么颠沛流离。
  于母亲他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他今年已经二十八岁,过了今天就要二十九了,不再是小孩子,也不需要这些表面上的关心了。
  他不会再留下什么念想在这里。
  夏参衍淡淡笑了下,说:“可能要让您失望了,年十五我要出差。”
  齐雪纯没料到会被拒绝,蹙了蹙眉没说话了。
  作为母亲的她主动示好,却被儿子一杆子委婉的打了回来,任谁也不会好受。
  “不来就不来,别把话说的这么好听。”夏商徵在对面冷不防道,警告似的看了一眼夏参衍。
  夏参衍面色不变,唇角的笑意都未减分毫,淡淡道:“是,我不来。”
  这种情况下不论是谁都会先圆了母亲的面子一口应承下来。可夏参衍居然犹都没犹豫就承认了,这不是他平时的行事风格。
  连夏商徵一时也被噎住了,更别提死要面子的齐雪纯。
  众人脸色精彩纷呈,气氛突然凝结起来。
  夏商徵冷冷看着他,嘲道:“不想回来就滚出去,以后都别再来了。”
  夏参衍面不改色的喝完最后一口牛奶,毫不犹豫道:“好。”
  他早就想走了。
  夏参衍从位置上起来,朝聂董事长点了点头,便径直往门口走去,他居然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这次不仅仅是夏商徵,就是聂家主都愕然了。
  夏参衍一向温和乖顺,从来没有这样不知分寸过。
  “夏参衍!”
  首先反应过来去拦他的居然会是聂泽臣。
  夏参衍脚步一顿,堪堪立在门口,微微转了一下身,问:“怎么了?”
  其实聂泽臣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看到他离开就下意识想拦他,总之不希望这个人就这样草率的走了。
  聂泽臣正斟酌着想说什么,话还没想好就被身后冰冷的声音打断:“夏参衍,你能耐未免太大了。”
  这句话的意思不言而喻。
  毕竟他之前还和聂泽臣老死不相往来。两人之间其实也不存在什么□□味,反正聂泽臣骂什么夏参衍也不会回应他,只是关系差到这种程度,突然一下好了,未免让人心生疑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