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遗温——画师Meow(11)

时间:2021-03-03 01:17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强强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画师Meow
但夏参衍觉得没必要解释,一是清者自清,二是说了也未必有人信。 被人诬陷误会的感觉他可太清楚了,你再怎么急着证明解释,也没人会相信你说的话,他们只信自己想信的。 夏参衍笑了一下没说什么,开门要出去,门还
  但夏参衍觉得没必要解释,一是清者自清,二是说了也未必有人信。
  被人诬陷误会的感觉他可太清楚了,你再怎么急着证明解释,也没人会相信你说的话,他们只信自己想信的。
  夏参衍笑了一下没说什么,开门要出去,门还没开手腕就被人狠狠捏住,他一惊,下意识要甩开,却没能甩开,毕竟夏商徵的力气可比他大多了。
  夏商徵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沉声道:“和妈道歉。”
  “道歉!?道个屁的歉?他做错了什么?!”
  聂泽臣往常是不愿意和夏商徵起冲突的,但是这一次他却下意识想维护夏参衍。而且他那段时间他自己想清楚以后并不觉得一直以来夏参衍有什么错,反而一直他们一家人在欺负他。
  夏商徵眯了眯眼,捏着夏参衍手腕的手更紧了一些,嗤笑道:“我们家的事,奉劝你不要管。”
  聂泽臣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他毕竟是个外人。
  夏参衍的手腕被捏的有些疼,陌生的触感让他全身止不住的轻微发颤,胃部突然隐隐痛起来,喉头涌上一股强烈的血腥味,他咬牙咽下去,只想赶快离开这里,立马便朝向母亲那边,轻声道:“……对不起,妈。”
  说完夏参衍就试图把手抽回来,夏商徵却仍不肯放过他,阴沉的盯着他,没头没脑的问:“夏参衍,你是不是在报复我们?”
  夏参衍差点笑了。
  报复?他有什么能耐报复他们?再说了,恨都没恨过,报复什么?
  毕竟夏参衍一直很理解他们。他理解那些抛弃、厌恶、辱骂、欺凌,他不怪他们,是他自己太低劣,配不上他们的高尚与优秀。
  “你……”夏商徵还要再说什么,然而他的话才出口,夏参衍突然剧烈咳嗽了起来。夏商徵下意识松了手,夏参衍便立马开门要出去,他这个样子夏商徵更不可能让他就这么走了,伸手压住了门。
  “你怎么回事?”夏商徵蹙着眉。
  回答他的是更加剧烈的咳嗽声,夏参衍的脸色本来就白,这一咳,脸色不红反倒更加白了几分,苍白的让人心惊,就连聂家主和齐雪纯见状都匆匆赶了过来。
  “衍衍,怎么回事啊……”齐雪纯吓了一跳。
  夏参衍什么都听不清,只觉得眼前的一切模糊不清,唯剩下一点意识就是他要离开这里,行动却受到桎梏,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他做什么都要被他们管制阻碍,明明不喜欢他,明明那么讨厌他。
  于是夏参衍在咳嗽平息的间隙骤然哑着嗓子虚弱的说:“……求你们了,放过我吧。”
  是恳求,恳求他们的饶恕。
  十三年的折磨,原本已让他麻木,可在这最后一刻,他突然想请求他们放过他,放他一条生路。
  夏商徵浑身一僵,倏然一怔,齐雪纯听了这话脸色也倏地白了。
  与此同时,夏参衍喉间那点猩红血迹也终于倾泄而出。夏参衍知道不能让血迹掉到聂家的地板上,平白污了人家的宅子,硬是两手捂着嘴,把那些腥红血液堵在了手心里。
  血咳出来后夏参衍只觉身心舒畅了不少,尽管胃部依旧痉挛着翻搅着剧烈的疼痛。
  “衍衍!”齐雪纯吓得双眼通红,是真的不知所措了,“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她的声音是颤的。
  夏参衍强撑着挤了一个笑容出来,虚弱道:“……支气管炎而已。”
  “夏参衍……”聂泽臣楞楞看着他,突然发觉夏参衍比他上次见到的还要清瘦了许多,他居然莫名有些恐慌。
  夏参衍将血迹藏在手心里,朝聂泽臣笑了一下,却什么也没说,用另一只手侧身去开门,这一次夏商徵不敢拦他了。
  门开之后,他往外走了几步,用袖子擦去嘴角的痕迹,突然扭头朝他们笑了一下。
  此时的辛由刚刚下过一次大雪,他站在雪地里,仿佛置身于缥缈的梦境中。银白的天地成了他的陪衬,好似下一秒他便能轻飘飘的消失在这天地里面,过而无痕。
  他们听到他轻轻说:“妈妈,希望您平安幸福。”
  没有夏参衍,她才会平安幸福。
  *
  作者有话要说:
  我爱衍衍。
  感谢观阅。
 
 
第12章 12
  “夏参衍!”
  夏参衍愣了下,侧了侧身。
  说实话他有些惊讶,他没想到夏商徵和夏轸汐会追过来。
  他们三个明明是兄妹,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这么多年却比陌生人还远。
  夏参衍的手还搭在门把上,他现在脑子有些昏,不想在这里多留,只问道:“怎么了?”
  夏参衍的声音又哑又轻,几乎要随着寒风消散。
  夏商徵蹙了蹙眉,踌躇半晌才问:“你的身体……怎么回事?”
  夏参衍扯了扯唇角,温声道:“有点感冒和支气管炎,胃也有些毛病,已经去过医院了,不劳夏总关心。”
  夏商徵心里一紧,沉下了脸,说:“你别把我当傻子,支气管炎能咳这么多血出来吗?”
  听到“傻子”两个字的时候夏参衍敛目笑了笑,不欲多解释,只想赶紧离开。
  夏商徵看出了他的意图,直接伸手压住了车门,愠怒道:“夏参衍,把话说清楚。”
  他在他面前一向这么强势。
  夏参衍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觉得心口有些闷。他想自己大约是真的老了,已经无力到不想再和他们有任何牵扯了。
  夏参衍垂了垂眼,无奈道:“确实是慢性支气管炎,检查过了,咳血有可能是因为前段时间胃出血了。”
  夏商徵莫名松了口气,同时又觉得自己的确太大惊小怪了一点,有司锦卿照顾着他,还需要他在这里假惺惺做什么。
  然而压在他心底的那块巨石却仍沉甸甸的坠在其中,让他很难受,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像是在警示着什么,又或许只是公司里的事情忙的让他疲惫。
  “肺呢?”
  夏参衍咳得太厉害,这不太正常。
  夏参衍笑了笑,淡淡说:“检查过,没有问题,大约是抽烟抽多了,现在已经在戒了。”
  夏商徵蹙眉:“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
  可这话乍一问出来,夏商徵就觉得自己僭越了,多年不闻不问,却在这时候虚情假意的出口关心,这算什么?别说是夏参衍,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可笑。
  夏参衍也不想再多和他们周旋,直接道:“我还有事,希望夏总高抬贵手,大年三十放我回家。”
  夏商徵沉默了会儿,尽量让自己忽视那些隐隐带着刀子的话,压抑着心中的燥怒,问:“胃有没有治疗?”
  夏参衍点点头:“前段时间去了趟医院,医生说暂时不太严重,按时吃药复查就可以了。”
  夏商徵捏了捏手指,冷笑道:“你自己的身体就拿来这么糟践?”
  这句话何其耳熟。
  当年夏参衍和司锦卿的私情流传甚广的时候他就这么说过的。
  夏参衍永远忘不了那个眼神。
  他明晃晃又不加任何掩饰的厌弃又嫌恶的看着自己,轻蔑道:“你的身体真是能任人糟践。”
  仿佛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堆垃圾。
  其实到现在夏商徵看自己的眼神也没有软化过半分,夏参衍不像是他的弟弟,更像是泛了恶臭的被他遗弃的废物。
  夏参衍知道自己是个垃圾,如果没有司锦卿,他现在可能连垃圾都不如。
  夏商徵说完就已松开了压着他车门的手。
  今天天气有些凉,寒风一吹夏参衍就有些受不住,禁不住轻轻咳了几声。
  夏参衍也没再和他们多说什么,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打开车门,掩了掩唇,坐进了车里,只在车门关上的瞬间,他微微偏头看了看他们,轻声说:“夏总,夏小姐,愿你们一切安好,前程似锦。”
  黑色轿车承载着冬日的尘埃与朝阳消失在白茫茫的雪雾里,他们眼见着那小小的车身缓缓消逝在拐角的路口,转瞬便被沿路的风雪遮盖了痕迹。
  他过无痕,像是从未光顾,像是从未出现。
  怎么突然空落落的?
  夏轸汐不由自主的摸了摸心脏的位置。
  …………………………
  夏参衍离开聂家之后没有回自己家,而是转道将车停在了一家仍在营业的咖啡店前。
  他换掉了沾着血迹的外套,清理好自己后从副驾驶座上拎过一个包装精美的水蓝色袋子,夏参衍咳了几声,轻轻拍了拍额头,尽量让自己保持清醒和正常,这才下车进店里。
  祝兮兮和陆清嘉就坐在咖啡店小包厢里面等着他。
  看到他时两人立马放下了手中百无聊赖把玩着的手机,面上不约而同的带了笑。
  “衍哥哥!”
  祝兮兮最先蹦起来,大眼睛倏地一亮,水灵灵的,像是卷着涟漪映着天光的水。
  夏参衍温润一笑,将手里的袋子递给她,笑说:“生日礼物。提前祝兮兮生日快乐。”
  祝兮兮欢欢喜喜的接过,惊喜道:“怎么这么快呀!?”
  夏参衍摸了摸她的头,说:“兮兮的礼物,当然要快点才行。”
  祝兮兮乐傻了。
  夏参衍有幸曾跟着设计出身的陆清嘉学过这个。他设计的东西自然拿不上台面,但是送人做礼物还是勉强可以的。
  当年想学这个还是因为夏轸汐的十八岁生日。夏参衍本想在她成年礼那天把自己为她设计的第一双公主鞋送给她,不过后来被她当着所有人的面扔进了垃圾桶,那之后他再没有碰过设计。
  阿轸大约是看不上他这种拙劣的设计的。
  但是如果兮兮喜欢,他也会尽力为她做到。
  这双鞋其实祝兮兮已经念了好久了,从去年生日念到今年,也不知她从哪知道他送过夏轸汐,就非缠着他给她也设计一双。
  夏参衍只是害怕自己设计的太烂兮兮会不喜欢,她却出乎他意料的欢喜,当即就拆开了鞋子。
  鞋子是用透明的薄塑料罩罩住的,祝兮兮讲鞋子从袋子里拿出来时一眼就能看到那双鞋的全貌。
  其实算不上什么新奇的设计,甚至闪耀的太过单调了,但是从小泡在蜜罐里见惯了各类名牌大货的她居然会那么惊喜,惊喜到让夏参衍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成功了一次。他甚至在她眼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满足与惊艳。
  鞋的鞋身由浅蓝色水晶点缀,鞋面在咖啡馆暖黄色的灯光下散发着别样艳丽绚烂的色彩,迷了人的眼,也极易入人心。因为考虑到祝兮兮的身高,所以鞋跟不是很高。鞋子采用的是圆头式,看上去有种别样的温婉与清丽。鞋后跟处系有两条薄薄的纱带,仔细看纱带表面还带有许多细细的碎钻,华丽又不失优雅。纱带约三厘米宽,二十厘米长,是绚丽的水晶蓝色,绑在女孩细瘦的脚踝上肯定美极了。
  祝兮兮在看到那双鞋的瞬间眼眶就倏然红了。
  这是独属于夏参衍的温柔与烂漫,她求了好多年,终于得偿所愿。
  夏参衍弯着食指轻轻拂去她眼角的泪,笑问:“喜欢吗?”

  祝兮兮不说话,直接侧身抱住了他。她把脸埋在他颈窝里,贪婪的汲取着他身上令人沉醉的淡雅香味。
  夏参衍有些无奈,却没再说什么,轻抚着她凌乱的发,像是在安慰哭鼻子的小孩。
  一旁的陆清嘉看不过去了,心里酸的不行,一把拎过祝兮兮的后衣领,故作气愤道:“别碰我们念清,眼泪鼻涕都擦他身上去了,害不害臊?”
  祝兮兮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失了态,瞪眼一瞧,果真把涕泪蹭了许多在夏参衍身上,还好夏参衍穿的是浅灰色的大衣,看不太明显,但祝兮兮的脸还是红了个透彻,立马规规矩矩坐到一旁捧着那双鞋发痴去了。
  夏参衍终于得以落座,笑意不减,仅是站了会儿就觉得心口有些闷,喉咙里堵得慌。他轻轻咳了几声,拿过桌上尚未饮过的热茶喝了一口才好受一点。
  陆清嘉比祝兮兮要理智很多,从夏参衍进来把礼物给祝兮兮开始他就察觉了某些不对劲,到现在才得了空隙问他:“是有什么事吗?怎么不生日当天给她?”
  他状似无意的一问。
  夏参衍面上神色不变,淡淡解释道:“我和星心解约了,过段日子可能要忙工作室的事。”
  陆清嘉一愣,关注点立马跑偏:“什么?解约?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和当初常逸的反应一样。
  夏参衍:“就在不久前。”
  陆清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斟酌许久才试探着问道:“那……他也同意了?”
  夏参衍面不改色的点点头,不禁失笑道:“我又不是很重要的人,从星心解约出来反倒对我和他都好。”
  夏参衍和司锦卿之间的事不是秘密,陆清嘉也知道。毕竟对于司锦卿这种上层贵族来说,养七八个情人都是很正常的事,娱乐圈的里就更常见了。
  夏参衍只不过是其中一个而已。
  若不是夏参衍,恐怕陆清嘉也会忘了自己的本心,然后没头没脑的往这条黑路上驰骋。
  陆清嘉残留到现在的那份赤诚是夏参衍给他的。
  在这个圈子里,要说夏参衍脏,那就再没有比他更干净的了。
  陆清嘉听罢半晌没有说话。
  三个人平平淡淡的聚了一下午,吃了顿下午茶,祝兮兮便在半路上被父母一通电话叫走了。毕竟大年三十的,能从家里出来就很不容易了,只不过临走前在夏参衍这里腻歪了会儿,不太情愿走。
  “兮兮啊。”夏参衍伸手轻柔的别过她鬓边的发,笑说,“提前祝你生日快乐,新年快乐。希望未来每一个新年,你都能顺遂如意,平安喜乐。”
  祝兮兮笑嘻嘻的眯着眼朝他笑了一下,“嗯嗯”几声,小猫似的在他怀里蹭了蹭,狡點道:“那新的一年,你还会在吧?”
  夏参衍笑了笑,没有回答她。
  祝兮兮权当他默认了,倾身抱了抱他就依依不舍的被祝家司机接走了。
  祝兮兮一走,包厢里面就只剩下了陆清嘉和夏参衍。
  “念清,你越来越瘦了。”陆清嘉突然说。
  夏参衍弯了弯唇角,打趣道:“吃不胖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