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遗温——画师Meow(12)

时间:2021-03-03 01:17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强强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画师Meow
陆清嘉忍不住笑出了声:你这话要是让兮兮听到了肯定又要自卑了。 夏参衍轻笑起来。 然而轻松过后却是一阵让人心悸的寂静。 他们两个向来话不多,彼此又不是什么喜欢说废话的人。 陆清嘉深吸一口气,突然却觉得有些
  陆清嘉忍不住笑出了声:“你这话要是让兮兮听到了肯定又要自卑了。”
  夏参衍轻笑起来。
  然而轻松过后却是一阵让人心悸的寂静。
  他们两个向来话不多,彼此又不是什么喜欢说废话的人。
  陆清嘉深吸一口气,突然却觉得有些话现在说很合适,或许呢?他心想,司锦卿终于走了,或许他还能有机会呢?
  哪怕他之前的每一次暗示都会被夏参衍不动声色的躲过去,但是这一次陆清嘉仍然不想做缩头乌龟。夏参衍今年已经二十八,明年就要二十九了,他们两个都不小了,再等不起什么。再没有青春可以给他们肆意挥霍。
  “……参衍,你还喜欢他吗?”陆清嘉殷切又期盼的望着他。
  以前陆清嘉迷恋司锦卿,他觉得那个男人是天上的神,毕竟司锦卿年少有为又惊为天人,气质出尘,魅力体现于他彬彬有礼的举手投足间,让年少轻狂的陆清嘉也很难不对这样的男人心动。
  然而他后来却发现夏参衍才是真正的、脱离了污秽的、纯洁而高尚的灵魂。
  可在陆清嘉意料之外的是夏参衍还是喜欢司锦卿,夏参衍也没有否认,甚至在这个问题落地的瞬间就点了头,微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陆清嘉噎了一下,不甘心的喃喃道:“十三年了……”
  他连未婚妻都有了,他究竟有什么好的?值得夏参衍念念不忘这么多年。
  夏参衍看着他微微一笑,仰面看着头顶昏黄的天花板,轻叹道:“是啊,十三年了……”
  陆清嘉苦笑一声,长指紧捏着咖啡杯沿,涩然一笑,颓丧道:“……你知道这些年我为什么不叫你‘参衍’吗?”
  夏参衍紧抿着唇垂着眼没有回答他。
  他早就已经猜到了。
  夏参衍当年确实是抱着私心将艺名定成“念清”的,如果叫“念卿”那就太明目张胆了,会让司锦卿难堪,也会让他自己难堪。
  “……念清念清,他们都以为你心里的人是‘陆清嘉’……”陆清嘉沉声说,“连司锦卿也这样认为。”
  夏参衍心头一跳,没说话。
  没有谁比陆清嘉更加清楚他对司锦卿的感情。
  连常逸和林浮都不觉得夏参衍有多么喜欢司锦卿,就算是喜欢,顶多不过是小辈对长辈的仰慕,再加上司锦卿那副足够吸引小女生小男生的容貌,他们便理所当然的认为夏参衍也因此沦陷。
  但陆清嘉是和自己一样爱慕过司锦卿的人,他的心思陆清嘉再清楚不过。
  “念清,有时候听着这个名字,我都要被自己迷惑了。”陆清嘉苦笑,“以前我认为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比司锦卿更加令人向往、完美无缺的人了,他那么好,什么都好,犹如神铸……”
  “后来我才发觉那种仰慕与欣赏叫做年少轻狂。”
  “而你才是这世间的可望不可即,神明的心都没有你的眼睛干净。”
  “念清,求你忘了他,回头看看我吧。”
 
 
第13章 13
  夏参衍的拒绝总是温柔的恰到好处,既不会给人留下什么念想,又不至于让彼此尴尬。
  陆清嘉以为自己能够习以为常,可当他想到他们的年龄时,还是不由得有些难受。
  他从未觉得时间这样快过,不知不觉居然已经四五年过去了,他们的年龄已经不再适合纠缠。
  他们不再是小孩子,彼此都没有更长的青春年月继续耗了。
  陆清嘉敢和夏参衍耗一辈子,但他怕夏参衍耗不起。
  “清嘉,别再等我了。”夏参衍垂着眼,看不出情绪,语气是一如既往的温和,内容于陆清嘉却残忍无比。
  “叔叔阿姨上次还和我念叨你结婚的事呢。”
  陆清嘉捏了捏手指,没搭理他后面这句话,只是哑声问他:“念清,这么多年,你有没有哪怕一刻喜欢过我?”
  夏参衍紧抿着唇,不置一词,脸上却再不见丝毫笑意。
  这个问题,他回答不了。
  所谓感情就是这样,喜欢就像渗到骨子里的毒.药,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夏参衍不会给陆清嘉任何希望,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而未来……他也给不起了。
  “我明白了。”陆清嘉苦笑了下。
  好在好歹是被他拒绝过那么多次的人,也不至于那么让他难以接受,只是心里如被揪着一样密密麻麻的疼,忍忍也就过去了。
  “念清啊。”陆清嘉伸手勾了下他鬓边微乱的发,唇角带着涩涩的笑意。
  夏参衍笑了笑,抬眼问:“怎么了?”
  陆清嘉默了会儿,许久才缓缓抬眼望进夏参衍眼里。陆清嘉的眼睛很好看,像是阳光下熠熠生辉的水晶,不含什么杂质,能轻松入人心,叫人对这天真烂漫的少年付以全部的信任与欢喜。
  这些年陆清嘉就是凭着这双含情眼俘获了亿万少女少男的心。
  然而夏参衍的那颗心早就烂成了腔内腐肉,动不了,不会动了。
  陆清嘉知道自己这招对他没用,可他还是想试试,他不甘心,也不愿意就这么放手。
  陆清嘉唇边带着浅浅的笑,神情却无比认真,他问他:“那下辈子,总能许给我了吧。”
  夏参衍大约是没想到他会这么问,向来波澜不惊的眼眸微动,长睫像是慌乱扇动的翼般微颤了几下,握杯的手指有些不知所措的蜷缩着。
  可再待夏参衍反应过来后,他的脸上又是那可恨的淡然模样。
  夏参衍笑了笑,抿了抿唇,低声轻轻的说:“下辈子,我就不来了。”
  不轮回,不入世。
  若是上天当真觉得亏欠他什么,这便是他唯一的心愿。此后魂飞魄散也好,跌落尘埃也罢,无所谓苦痛,也不在乎欢喜。
  人间多少事,与他再无瓜葛。
  陆清嘉将他送到车前,车门关上那一瞬他扶着车身,定定看了他一会儿才涩然道:“有时候,我真是嫉妒死了司锦卿。”
  五年前,他羡慕司锦卿偏爱夏参衍;五年后,他嫉妒夏参衍心里只有司锦卿。
  缘分真是个奇怪的东西,轮回转换间,兜兜转转,当年他瞧不起的少年居然成了现在唯一让他抓心挠肺苦涩难堪的人。
  若是早知有今日,他当年死也不会放过夏参衍。
  “好啦。”
  夏参衍用指尖轻触了下陆清嘉的眼角唤回了他跑远的思绪。
  “过完年还要进组吧?”夏参衍问。
  齐导的那部戏夏参衍是拍完了,陆清嘉的戏份却还没完。
  陆清嘉点点头,他知道夏参衍是在转换话题,便配合的耷拉着脑袋故作愁眉苦脸的说:“是啊,要被那个老古板折磨死了。”
  夏参衍抿抿唇笑了笑,不厌其烦的说:“注意身体。”
  这句话他几乎每看见陆清嘉都要说一遍。
  像他们这种工作量的人身体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毛病。
  所以钱来得快,说不定死的更快。
  陆清嘉无奈了:“知道了知道了,要不我以后见了你喊你妈妈吧好不好?”
  夏参衍曲指轻敲他的额,轻笑道:“胡说。”
  夏参衍的声音温软,酥酥麻麻的牵动着陆清嘉的心。这个人像是露水做的少年,朝阳升起时可触摸太阳,夜晚成珠时还能揽过月亮。
  日月精华大抵就是他。
  陆清嘉其实很想陪夏参衍一起过年,只是他爸妈观念传统,新年前后这几天说什么也不让他出门,今天还是他偷溜出来的。而且夏参衍也是个小顽固,年三十从不麻烦别人。
  陆清嘉颇有些遗憾,说起来相识五年,他们都没能好好在一起跨过年。
  不过时间还长着呢,总有机会的。
  陆清嘉甜滋滋的想。
  管夏参衍喜不喜欢他呢,他赖上了这个人,哪怕就这么纯粹和他过一辈子他也是乐意的。
  “那你路上开车小心。”陆清嘉撑着车窗朝夏参衍挥了挥手。
  夏参衍笑着点点头,系上安全带,发动轿车,扭头朝他笑道:“提前祝你新年快乐!愿你年年所求有所得,天天开心岁岁欢愉。”
  陆清嘉笑出了声,刚才的不愉快顿时烟消云散。他趁机摸了把夏参衍的头,回以一个大大的笑容,说:“你也是,新年快乐,万事胜心。”
  “再见?”
  “再见。”
  陆清嘉退开一步,用围巾遮住大半张脸,站在不远处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夏参衍低头笑了下,关上了车窗,按了下喇叭示意过后便启动了车子离去。
  此时路满积雪,路上少见行人车辆,黑色的轿车缓缓消失在那片白茫茫的寂静里,直至再不见任何踪迹。
  新年的前一天,辛由街道上的店铺尽数关闭,大街小巷挂满了象征着新年新气象的牌匾与彩灯。
  人们在岁暮天寒里迎接着新的开始,此时若是晚上,大约早已家人闲坐,灯火可亲。
  一元复始,总是万物朝生。
  可万家灯火里,总有人没有归处。
  大年三十这一天,夏参衍独自开车离开了辛由。
  他的行李不多,除去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衣物整理起来也就一个行李箱。
  他不喜欢这座城市,辛由困了他太久,他该回南阳了。
  出了辛由之后夏参衍将车开去了城外一座临近的小村庄。这座村庄依山而建,风景秀丽空气怡人,但他的目的地并不是这里。
  他将自己开进去的这辆车以一万的价格卖给了一位故人。
  这辆车是夏参衍开了五年的宝马。对于他来说其实并不贵,四五十万的价格放在辛由市里都不见的多起眼,他一向低调惯了,再说出行一般都是保姆车接送,需要开车的时候很少,所以他对车一直没什么概念,也不想在这方面浪费钱。
  但是显然,一万块钱卖出去,哪怕是三四五六手也不划算。
  这车夏参衍本来是要送给他的,可那人坚持要给钱,夏参衍知道他家境并不宽裕,便骗他和他说这车买过来也就四五万,二手一万给他了,他果然信了,喜笑颜开的把钱打给了他。
  他们也曾经朋友一场,夏参衍总想在力所能及的地方帮帮他。
  小时候他们是一个村子里的人。那时的夏轸汐已经跟着父母离开了,夏参衍没了维护他的人,村里的小孩便又开始在上放学的路上欺负他。那人比他大上几岁,总是把夏参衍护在自己身后,那时候夏参衍喜欢叫他韩哥,现在也叫。只是后来韩哥因为家境贫穷,辍了学,很小就跟着父母去外面打工了,那以后夏参衍也没再见过他。
  之后他才在韩哥那听说了那些年他们一家的状况。说是父母相继过世,他在那村子里又没什么别的亲人,便在靠近辛由这边的村庄定居了下来,也方便他去市内做生意,不过出行一趟总是很困难,家里又买不起车,一直在攒钱。

  韩哥现在已经成家了,有一个淳朴的妻子,还带着三个孩子,生活过得很艰难。直到去年夏参衍有事偶然来这边碰见他才帮他找上一份好工作,他一直很感激夏参衍。
  “那我要走了。”夏参衍笑着指了指另一辆黑色的SUV。
  那辆SUV他早就买了,是用韩哥的名义买的,车牌也是南阳那边的,之前一直放在韩哥这里借他开着,除了他和韩哥一家谁也不知道,当初他买这辆车为的就是今天。
  或许他们总有一天会找到他,以司锦卿的手段可能还轻而易举。
  但他记得有一年他忙的脚不沾地的时候曾和司锦卿半年没有联系过,这次离开,说不定他也不会察觉。
  其他人的话,如果可以,余生夏参衍不想再见到他们。
  “参衍,你这次是要去哪啊?”韩哥见他拿着行李又神神秘秘的样子还是经不住问了一句。
  夏参衍笑了笑,望了眼白茫茫的天,如释重负般深吸一口气,玩笑似的说:“逃命。”
  韩哥笑出了声,伸手拍了拍他瘦削的肩,不太好意思道:“参衍,你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只要韩哥办得到的一定尽力,要是没有你,我都不知道今年该怎么过了。我无以为报,就算是豁上这条命也……”
  夏参衍听着这越来越不对劲的话,不禁失笑打断道:“想什么呢韩哥,不需要你帮我什么,小的时候你那么护着我,这些就算是我的报答了。”
  韩哥羞愧的挠了挠后脑勺,低声说:“……小时候的事我都忘得差不多了,再说了,我比你大,护着你也是应该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夏参衍但笑不语。
  经受过的恶意太多,哪怕是这点微小的善意,夏参衍也想竭尽全力去回报,不仅是为了报答,也希望自己能尽微薄之力维护这点人间善意。
  “那我走了韩哥,新年快乐。”夏参衍半开着车窗,朝他挥了挥手。
  韩哥依依不舍道:“真不打算来我家吃顿年夜饭吗?这天色也不早了,大年三十的外面还冷,进来暖暖吧参衍,我媳妇儿念叨你好久呢了。”
  夏参衍笑了下,无奈道:“过年是家人团聚的日子,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而且车里开着暖气呢,一点也不冷。”
  韩哥嘴有些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夏参衍温声道:“好了韩哥,你回去吧,嫂子该等急了,我也该走了。”
  韩哥知道他心意已决,也不好强硬他留下来,只能遗憾道:“那你路上小心,有时间一定要再来。”
  “知道了,新年快乐韩哥。”
  夏参衍缓缓合上了窗子,隔绝了外面一切热闹与冰寒,从此以后,冽冽寒风再也吹不到他。
  韩哥楞楞站在原地,看着逐渐远去的车尾,而立之年的男人突然觉得眼眶有些酸涩,吸了吸鼻子讷讷喃喃道:“……新年快乐。”
  *
  作者有话要说:
  来了。
  感谢观阅。
 
 
第14章 14
  夏参衍开车驶入的这条荒道孤独又寂静,两边雪霜覆盖,前方是一望无际的苍白寥落,仿佛永远望不到尽头的天涯路。
  这里没有监控,人迹罕至,也少有车辆。
  夏参衍绕了远路。
  至少这样就不需要担心会被他们在监控上找到,他要去的地方也没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