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遗温——画师Meow(15)

时间:2021-03-03 01:17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强强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画师Meow
以前的家他回不去,没有钥匙也没有资格,更不敢。所以他只能找到这个地方,这个他和爷爷曾经走过的地方,期盼着他某天想来这里看看的时候能找到他。 夏参衍觉得自己好像离他很近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下午好。 感
  以前的家他回不去,没有钥匙也没有资格,更不敢。所以他只能找到这个地方,这个他和爷爷曾经走过的地方,期盼着他某天想来这里看看的时候能找到他。
  夏参衍觉得自己好像离他很近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下午好。
  感谢观阅。
 
 
第17章 17
  新雪初霁,南阳这边的春天来得比辛由快一点,天气慢慢回暖,百花巷里的积雪也渐渐消融成了巷陌里的水洼。
  夏参衍每天就在这里过着平淡又无趣的生活。
  他的作息时间很不规律,那疼痛总是不定期发生,难受的时候连缓释片也遏制不了多少,一直持续到天明,导致他的睡眠时间开始变得紊乱。
  他的胃口也越来越差。百花镇转角的那条街有一家馄饨店,以前他每次回石溪村时都要去吃一碗,小的时候他最喜欢吃这里的馄饨了。所以哪怕现在二十九岁了,吃上一碗于他来说也是一件能开心好久的事。然而最近他连碗馄饨都吃不完了。
  店老板是一个中年女人,夏参衍小时候就认识她,只是那时候她的丈夫还在,现在这个小店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在打理,儿子女儿都在外工作。
  她应该不认识他了,毕竟他不是每年都有时间过来吃馄饨,而且比起小时候他的变化很大,现在就算回乡下,那些叔叔伯伯大概也都认不出他了。
  但夏参衍住到百花巷来以后有了大把大把的时间,一闲下来又懒得做饭的时候就会去吃馄饨,每次都是一大碗。他的胃口下降后老板娘还有些伤心的说:“是吃厌了吗?”
  夏参衍只能干笑着宽慰道:“没有,您做的很好,大概是最近胃不太好,吃不下太多东西。”
  老板娘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
  夏参衍记得以前她丈夫还在的时候她还没有这么憔悴。年轻时候的老板娘长得很漂亮,乌黑的长发松松绾在耳后,嘴角总是带着淡淡的笑意,对谁都是温温柔柔的。但那时她经常是坐在收银台后面收收钱,手里拿着一本用来打发时间的琼瑶小说,粗活累活她丈夫都不会让她伸手。
  那个时候夏参衍还不明白这叫□□情。他只觉得老板娘和老板人很好,很幸福,那时的他是不羡慕的,毕竟爷爷奶奶也很爱他。
  却没想到世事无常,他再回来的时候店老板已经车祸去世,意外来的猝不及防,再见时老板娘像是一瞬老了几十岁,曾经的笑意只在嘴角,却不再出现于眉眼间。而她似乎成了她丈夫曾经的模样,做出的馄饨和曾经的味道相差无几,却再也不会撑着下巴坐在收银台后面悠悠无虑的看书了。
  世事无常。
  这是世人最喜欢叹的四个字。
  也是最令人无可奈何的四个字。
  石溪村不再是他的归属,百花巷不再是他的可望不可即,他也不再期待未来。
  而当年年幼的夏参衍,也不知道二十九的时候会躲在这个曾经让他向往无比,现在却已荒芜陈旧的阴暗小巷里,安静宁和的迎接着将至的尽头。
  夏参衍每月都会去一趟镇医院买药,买缓释片和止疼片,药的剂量随着时间增大,他对药物的依赖性越来越强,那锥心蚀骨般的痛感也再次跟着升级。
  有一天晚上夏参衍被疼的满头大汗,眼泪糊了一脸,他只能无声的咬住牙,不顾医嘱多吃了几粒药才堪堪缓下来,却也让他昏睡了一天。醒来时浑身无力,吐了个昏天暗地,瘫在床上起都起不来,脸色白了,身形也消瘦不已。
  对门的张大爷是个人精,估计早就看出他不对劲,旁敲侧击的问了好几次,夏参衍只和他说是胃出血,又因身体弱到了冬季容易感冒。张大爷显然是不信的,但见他不欲多说也没有强求,只是每天都会带着老猫来他家里走上一趟,借着家里没菜的幌子来给他做饭,久而久之,一老一少一猫基本上一日三餐都在一起吃了。
  张大爷还老是念叨,说夏参衍身上不知道有什么魔力,自从他搬过来,老猫也不去树旁边待着了,只要逮着空隙就要往夏参衍这边来。夏参衍家的门通常是关着的,老猫像是一下回到了年轻的时候,寻个落脚点一跃便能上他家围墙,然后心安理得的进屋来,趴在夏参衍特意为它准备的小榻上。
  张大爷说老猫年轻时很倔,除了他的话其他谁的都不听,又闹又贪玩,每天不到了晚上连他的猫影都见不到,他儿子和孙子孙女都不太喜欢它。后来这猫老了,倒是越来越懒,不听话倒是依旧,不想吃饭的时候就恹恹趴在那里,或是跑到外面树边眯着眼睡觉。
  老猫的年纪确实挺大了。张大爷说之前还希望这老猫能走在他前面,不然等他死了就没人照顾它了,担心它的日子会难过,可现在一见到夏参衍,心里又觉着这老猫怕是已经给自己找好下家了。
  夏参衍听了他的话,温声说:“爷爷,您会长命百岁的。”
  张大爷乐了,想摸他的头,顿了顿又只是轻轻拍拍他的肩,叹道:“我啊,活不长咯!”
  夏参衍轻轻皱了皱眉:“爷爷,您……”
  “淋巴癌晚期,七八年的事了,老年人嘛,总是要死的,到了我们这个年纪其实也没啥子盼头了。”张大爷满不在乎的笑着说,“而且我也没什么遗憾的。儿子儿媳孝顺,孙子孙女长得也好。我老伴走得早,没享过什么福,我就替她多活了这么些年。近些年不知怎的就特别想她,总觉着她要来接我了,也不知道老太婆一个人在那边过得好不好,炒菜还会放多了盐吗,现在缝衣服还会不会扎到手……”
  夏参衍看到老人的眼里有泪光在闪烁,那个看似坚强豁达的老人怔怔的望着天空,怀念着已故的妻子,原来耄耋之人心里也有一座枯城。不过那泪花没过片刻就被他抬手轻飘飘的抹去了,像是刚才的失态不复存在般,唯余褶皱明显的眼角留下了一抹微不可闻的湿红。
  夏参衍却在心里嘲笑自己,或许自己也老了吧,近些年越来越思念故人,囫囵里总是觉得自己能在梦里抓到爷爷的手。过往快乐种种,都被心梦记录在册。大约是大脑也想让他开心一点,自动摒弃掉了那些难堪又痛苦的回忆。
  不过这样的梦,就像是死刑犯死前吃的最后一顿饭一样。
  夏参衍比谁都清楚这是什么预兆,却一点也不害怕。
  他知道自己在期待。
  “参衍啊,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身体有什么问题?怎么一直咳得这么厉害?脸色也越来越不好了,比我这个老头子身体还差。”张大爷严肃的看着他,眼里却无法抑制的涌上一丝担忧。
  他儿子女儿带着孙子孙女常年在外,一年也回来不了几次,他一个人住在这破旧巷子里说不孤独是不可能的,这么些年就盼着有人能搬过来,有点人气也好啊,这么盼啊盼啊就盼来了夏参衍。
  这几个月的相处后张大爷差不多也能摸索清夏参衍的脾性了,根本就是一个不会生气的小孩,看起来特别好欺负的那种,张大爷很喜欢这小孩,就差把他当亲孙子。
  就是小孩这身体实在不对劲。
  上次张大爷还偶然在夏参衍桌上看到了缓释片的盒子,他自己也有病,当然知道那是什么药,但他也清楚,那是只有癌症患者才会服的药,夏参衍……怎么可能?
  那以后张大爷心里就一直有个疙瘩,一直憋到现在才敢问。
  夏参衍愣了片刻,才笑道:“真的没有什么事,就是早年工作过于劳累,身体落下了一身毛病……”
  “少框我!”张大爷立马吹鼻子瞪眼,“我虽然老了,但还不至于糊涂眼花,你给我老实交代!”
  “……”
  这回夏参衍也不敢打马虎眼了,默了半晌,才垂着眼低声说:“……胃癌,早期。”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觉我的崽崽们胃多多少少都有些问题,可能是因为我自己也有胃——病吧哈哈哈哈哈哈。
  感谢观阅。
 
 
第18章 18
  夏参衍的胃癌是在半年前被诊出来的。
  他并不多么意外,毕竟他知道自己平时的生活乱成什么样,抽烟酗酒乱吃药,这胃癌来的比他想象的要慢一点,而且还只是早期。
  每个月去医院复查一次,也有按时吃药,只是医生建议他去做EMR时,他拒绝了。
  他不想治。
  治了其实也没什么意义,对现在的他来说,能减轻身体上的痛苦才是最重要的。
  不然那蚀骨削肉般的疼痛放在他本就不怎么强健的身体上他真的吃不消。
  这件事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选择了悄悄离开,安安静静的待在这个小县城里看夕阳。
  胃癌是早期还是晚期其实都一样,没什么差别。
  夏参衍也没打算去做手术。
  他早就放弃了治疗。
  “后天!后天天气应该会好一点,你跟着我……你跟我去市医院做个检查!”张大爷气急败坏的说。
  夏参衍也没想到他的反应会这么大,只能仓皇道:“只是早期,有在治疗了……”
  张大爷一愣,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说:“只是早期?!早期就不用被重视了吗?你做了手术吗?”
  夏参衍没说话。
  张大爷也不用他再说什么了,看他这个态度就明白了,当即气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厥过去,可看面前这小孩一脸无辜温顺的模样,又实在说不出什么重话,只能徒劳怒道:“我不管,正好我也要去做个复查,你和我一起去!”
  这天的天气果然还可以,阳光明媚,像是春日里荡漾在湖面上的涟漪,柔和温暖。
  夏参衍那辆损坏的车半个月之前就拿回来了,不过很快又转手卖了出去,现在开的是一辆黑色的奥迪a3。
  之前那辆大众是SUV型的,在这边不好放,所以他就换了辆小点的。
  由于是去市内,所以夏参衍不得不做好全套准备,防止被人认出来或是偷拍上热搜。
  不然的话他做的那些努力就全白费了。
  他只能庆幸自己的名气还没有很大,而且很久没出现在荧屏上了,齐导那部戏也还没上映,现在的他估计和他上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差别会很大。

  他清楚自己的身体,也知道自己在一天天消瘦。
  病毒在侵蚀他的身体。
  张大爷看到他这幅亲娘都要认不出来的打扮时惊了一下,好久才讷讷道:“……你这是去看病还是去打劫啊?”
  夏参衍笑了下,说:“怕被人认出来。”
  张大爷不太明白。
  夏参衍现在和张大爷也算熟了,有些事情不是不能告诉他,于是就把难言之隐委婉的和他说了一下。
  夏参衍之前就和张大爷说过自己的工作是歌手,想必那个时候张大爷心里就多多少少明白一些了,现在听完后反应也很平淡。对于张大爷这种独立于人间喧嚣之外的老人来说,明不明星的其实也没什么概念,只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是不是我太勉强你了?要是在大街上被人认出来确实不太好……”
  夏参衍轻笑道:“怎么会,您放心吧,现在天气还凉着,扮成这样也没什么人会额外关注的。”
  张大爷想想也是,而且他这次去是帮夏参衍看病的,这一趟非去不可。
  夏参衍很久没开车了,平时出门都是骑自行车,现在乍一上手还有些生疏,沿着街道开了两圈才放心上路。
  不过这一开就是两三个小时。
  这一趟于夏参衍还真的是,挺煎熬的。
  中间不知道停停歇歇了多少次,由于精神需要高度集中,夏参衍只能屏气凝神的集中注意力开车,就是咳嗽一直不间断,他也只能趁着张大爷睡着的时候抽出几张纸按在唇上,把含了很久的血吐出来,然后再把沾了血迹的纸扔进储物格里继续开车。
  到医院附近时夏参衍没敢先叫醒张大爷,悄悄溜去厕所吐了会儿,吃了药缓了缓才整理好出来。
  他先带着张大爷去医院做完复查,然后再被张大爷按着做了个全身检查。结果要下午才能拿到,他便先定了个餐厅带着他老人家在包厢里吃中饭。
  吃着吃着不免就要聊到一些东西。
  比如夏参衍怎么会得这种病,比如他为什么不治病跑去那个偏僻的百花巷里自甘堕落,再诸如家里的情况,婚配状况等等此类问题。
  有些事情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而且有些事说出来未免太刻意,他便含含糊糊的答过了,张大爷本也只是为了缓和气氛随口一问,没有继续追问什么。夏参衍暗暗松了口气。
  “不过你都二十九岁了,该有喜欢的人了吧?你长得这么好,又有钱有车有房的,没有小姑娘不喜欢你吧?”
  张大爷的儿子相比起夏参衍其实也没大多少,但他儿子二十四的时候就结婚了,身边那些年轻小伙子也大多都是在这个年纪结束了独自流浪的乏味日子,所以张大爷下意识觉得夏参衍也该有个家庭。
  夏参衍听后却只是扯了扯唇角,强颜欢笑道:“我心里有个人,只是……我们不能在一起。”
  张大爷没再问了。
  人总是有许多难言之隐。
  两人吃完饭,又在包厢里休息了会儿,夏参衍让张大爷在车里休息,自己去拿诊断结果。
  好在胃癌仍然还是早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所以他给张大爷看的时候也是放心的。
  就是张大爷的淋巴癌不太乐观,癌细胞会扩散,尤其晚期的更加不好控制,也不知道张大爷平时有没有按照医嘱好好吃药。
  “动过一次手术了。”张大爷像是看穿了他在想什么,满不在乎的说,“也做过一次化疗,都没有什么成效,现在就靠着那点药续命了。”
  这病去年才查出来,去年年底就动了手术,动完手术之后恢复完过了几个月又跟着儿子去城里做了化疗,但都只是暂时性的遏制。他再怎么心态积极,到了这个年纪心里也清楚没什么可治的了。
  现在减轻痛苦才是当务之急。
  夏参衍敛着眉没说话,他半张脸都没在口罩下,张大爷也不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只想到他的胃癌,又禁不住道:“你呢?你这病还有的治,怎么不好好待在医院里治疗跑到那个烂地方去?”
  夏参衍笑了下,淡淡说:“还不太严重,也在吃药暂时遏制,打算等过完年再去动手术。”
  张大爷听罢又忍不住厉声道:“治病就要快!拖拖拖!拖成晚期了怎么办!?”
  夏参衍无奈道:“不会这么快的。”
  “怎么不会了!?我老婆子就是这样,拖着病不去治,老是说还来得及,结果……结果就那么走了……”张大爷说着忍不住红了眼,声音也低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