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遗温——画师Meow(16)

时间:2021-03-03 01:17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强强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画师Meow
夏参衍有些不忍心,一边缓缓发动车子,一边宽慰道:放心吧,不会的。我已经约了医生了,医生也建议让我静养一段时间再去做手术,不然我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张大爷听后脸色果然好了一点,狐疑的看着他,半信半疑道
  夏参衍有些不忍心,一边缓缓发动车子,一边宽慰道:“放心吧,不会的。我已经约了医生了,医生也建议让我静养一段时间再去做手术,不然我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啊。”
  张大爷听后脸色果然好了一点,狐疑的看着他,半信半疑道:“真的?”
  夏参衍笑着点点头:“是。”
  张大爷的心登时放下了大半。
  他没过问过夏参衍家里的事,但想也是不太好的,不然也不会他一个人跑到这种地方来还不见有谁来找过他。夏参衍和他谈起家里的时候总是会有意无意的避过。
  张大爷看着小孩懂事又温顺,便存了私心希望他能顾好自己,而且以后等自己走了他的老猫还要靠着夏参衍过后半生呢。
  这么好的小孩,就该好好活着。
  回到百花巷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八点。冬季的天总是黑的很快,百花巷这一块寂寥无声,森然阴冷,独立于喧哗的人间外,也被浮华世界摒弃于污浊间。
  张大爷和他各自回了家。
  这段时间老猫一直睡在他这里,门被推开的时候老猫似有所感般舔着爪子叫了一声,夏参衍轻轻抚了抚他的背,它便有伏趴着又睡了过去。
  夏参衍摘下口罩和围巾,迅速进浴室洗了个澡然后捂着胃吃了药钻进了被子里。
  其实在回来的路上胃就在痛了,只是他怕张大爷担心就一直忍着没有发作,这会儿他力气尽失,再没了别的精力。
  癌痛像是安在他腹腔里的定时绞肉器,一到阴雨天和寂寥无人的夜晚便嗡嗡的运作起来,绞着他痛痹难受的脏腑,让他生不如死,几次昏死过去又被痛醒来。
  好在早已经习惯。
  到了冬天咳嗽也是止不住的。白天的时候还好,一到晚上便剧烈起来,连带着五脏六腑都微微颤动。夏参衍感觉全身手脚冰凉,哪怕把头埋进了被子里还是觉得冷。他发着颤,惊天动地的咳着,胃部的软肉被他掐的泛紫,可是这点伤痛已然不足挂齿。
  “喵呜~”
  突然,懒懒的猫叫声突兀地响在他仿佛万虫鸣的耳侧。
  夏参衍倏然一僵,还没反应过来就察觉被子里钻进了一个小小的带着热意的身体。
  他心里骤然一热,伸手将老猫抱在了怀里,夏参衍一时间竟觉得温暖了不少。
  “抱歉,吵醒你了。”夏参衍顺了顺它背上的软毛。
  “喵呜~”它又低低叫了一句,仿佛在说“没关系”。
  夏参衍轻笑几声,顿时觉得连胃都不那么难受了些。
  还好……
  过了会儿,等不那么难受了,夏参衍才缓慢的低头,贴着老猫额上的软毛,温声道:“你能一直陪着我吗?”
  老猫拱了拱身子,像是不明白夏参衍在说什么。
  夏参衍低头吻了吻他的眼,轻声说:“我是说,我生命终止的那一刻,你会陪着我吗?”
  老猫“喵呜”叫了一声,好似听懂了,在说“好”。
  万物皆有灵。
  夏参衍轻笑道:“请陪着我吧。”
  *
  作者有话要说:
  老猫:我会一直陪着你。
  下午好。
  感谢观阅。
 
 
第19章 19
  夏参衍在百花巷的日子安逸又悠然,每天要做的事情不多,需要忧虑的事情也就少了起来,于是时间便过的格外快。
  山青花欲燃的春季过后,水凉风似秋的夏日便如期而至。
  夏季也是他出生的季节。
  他出生于六月一日。夏参衍喜欢这一天的节日。这个日子承载着许多小孩的欢乐与期盼,本应烂漫无暇,然而它唯一不圆满的地方大概就是二十九年前某个漆黑的夜晚,一个脏脏的小孩在孩童们的欢乐声中降生了。
  夏参衍其实很不喜欢过生日。他的官方生日不是这一天,所以粉丝为他欢呼庆祝也不是在这一天。久而久之,身边的人都渐渐淡忘了他的真实生日,于是每年生日他几乎都是自己一个人,好在早已淡忘习惯,即使平平淡淡的过去了也不会觉得多在意,以至于六月一日过去了三天夏参衍才恍然发现自己居然已经二十九岁了。
  二十九岁了,他居然这么老了。
  无意义的一生,回想起来倒也确实乏味。
  时间的水如梦般从他的指缝间滑落,他抓不住,也不想抓。
  …………………………
  端午节那天张大爷的儿子儿媳和孙子孙女都回来了。
  夏参衍不便去打扰,就抱着老猫窝在躺椅上看了一下午的书。他晚上没睡好,看着看着就疲乏困倦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了过去,再醒来时是因为恍然听到了敲门声。
  老猫早已经跑回了自己的小窝睡觉,书本也滑掉在了地上。
  夏参衍弯腰捡起书本,迅速拍了拍书页上的灰,规整的在一旁的矮桌上放好才急忙跑出去开门。
  他本以为是张大爷,却没想到门外站着的会是一个年纪看起来不太大的小女孩。淡褐色的发垂在胸前,五官端正清秀,眉眼弯弯,水蓝色的薄纱连衣裙在她身上十分合适,给人一种可爱又俏皮的感觉。
  看到夏参衍的那一瞬,她似乎慌乱了,眼里闪过一些复杂的情绪,看着他愣了好久才颤着声有些不知所措的问:“……你你要去我们家吃饭吗?”
  夏参衍懵然的眨了眨眼,转眼看到对面张大爷家敞开的门便明白过来,礼貌辞道:“不用了,我……”
  “那个那个那个……”女孩的脸突然变得通红,仔细看眼角还有些红,素白的手不安的搅动在一起,也不知道到底想说什么。
  夏参衍正想着要不要询问一两句,便见女孩突然“哇”的一声哭出声来,眼泪瞬间糊了满脸,然后扯着他的袖子大声哽咽说:“你是夏念清吧!?你就是我家清清对不对?!呜呜呜呜妈呀真的是你,爷爷说对面住的是参衍时我还不信,你消失这么久原来躲到这里来了!我我我喜欢你好久了!”
  夏参衍:“……”
  他的真名叫夏参衍,这件事作为他的粉丝应该都知道。去年他在辛由开了人生中第一场也是最后一场演唱会,当众和他们说过自己的真名,况且这么些年,那些营销号早把他的真名扒出来了。
  不过,对门的爷爷的孙女是自己的粉丝,这概率……
  他记得自己似乎大概并没有那么火吧。
  但见小姑娘哭成这样,夏参衍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轻轻拍了拍她的发顶,失笑道:“是我,别哭别哭……”
  他这不说还好,一说小姑娘哭得更厉害了,但又不敢靠近他,只敢抓着他的袖子隔空哭嚎。
  夏参衍:“……”
  他纵然对待很多场面都能假面故作游刃有余,却着实对女孩子的哭闹十分慌乱无措。
  “或许……你想要个签名吗?”夏参衍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了。
  然而已经晚了,小姑娘声音实在太大了,对门张大爷一家都闻风而来了。
  “怎么回事?”那个个子很高年龄看起来却最小的男孩着急的跑了出来。
  小姑娘终于算是恢复了一点理智,扯过男孩的袖子擦了擦鼻涕眼泪,哽咽着说:“没事,就是喜极而泣……”
  男孩:“……”
  夏参衍:“……”
  “哎,你是……你是夏念清!?”男孩突然平地一声吼,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夏参衍无奈的点点头,谦逊的朝对面三个长辈一一打了招呼。
  “哎呀哎呀,我的妈,小雪这就是你贴在家里墙上的那个小明星吧?这真人比照片还俊呐。”张阿姨直勾勾的盯着他,眼里是掩饰不住的满意。
  夏参衍扯了扯嘴角,说:“……您谬赞了。”
  “行了行了!”张大爷拍了拍大门,不满道,“让你们叫人过来吃顿饭,你们盯着人家看干什么?!有什么好看的!都是人!哼!”
  于是六个人就这么尴尴尬尬奇奇怪怪的坐在了一桌,若无其事的只有张大爷,其余五人皆是如坐针毡。
  夏参衍是真的不好意思,毕竟人家一家的团圆饭,他插进来就总觉得有些不礼貌不得体,心里既惊又怕,可有耐不住他们一家的盛情邀请,尤其是那位对他虎视眈眈的小姑娘。
  其余四人就别说了,第一次和海报上的明星坐在一起吃饭,不紧张怎么可能,也不知道他们有钱人有没有一些奇怪的癖好,吃惯了山珍海味这样的饭菜也不晓得合不合他的口味……
  “吃饭!”张大爷拿着筷子在桌上狠狠一敲,成功拉回了五人跑偏的思绪。
  这顿饭可谓吃的人心有戚戚,浑身都不舒坦。
  张大爷知道夏参衍的病让他吃不下太多东西,他也不勉强,饭菜什么的都是让夏参衍自己来的,张轻雪要给夏参衍夹菜都被他一筷子打了回去,夏参衍觉得又好笑又有些感动。
  这大约是自爷爷去世之后这么多年一来他吃的唯一一顿有人情味的饭菜。
  人心是暖的,饭菜也是热的。
  不是聂家机械式的虚伪过场,也不用多么规矩节制。
  他真的好久好久没有吃过这么热气蒸腾的家常菜了。
  “那个……你不用太拘束,我们都是粗人,不讲究些什么的,你多担待……”张大爷的儿子看起来颇有些坐立不安,话语虽然笨拙,内容却憨厚可亲。

  夏参衍笑道:“……叔叔您也是,多吃点。”
  “哎哎,好!”
  几个人各怀心思的吃完一顿饭,夏参衍想着不能白吃人家的,想要收拾一下桌子,手还没伸出去就被张轻雪眼疾手快的抢了先。小姑娘的脸和眼睛还是红红的,和他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是颤的,一副想靠近又不敢靠近的样子。
  夏参衍知道自己的身份尴尬,也不宜和人小姑娘靠的太近,但想着刚刚在人家家里吃完饭,理应送点什么回应一下。于是他回家里找了本没写过的日记本,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夹了几片兰花花瓣进去,跑去隔壁送给了张轻雪。
  张轻雪喜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拉着他的袖子哭哭啼啼,想说什么忍了好几次又咽了下去,等张大爷看不过去了斥了她几句她才朝他呜咽道:“……念清,你要好好的,累了就休息,我们不催你回来呜呜呜,你一定要好好的!啊啊啊我真的真的特别喜欢你!我好喜欢你的声音,你的电影每一部我都有看。我们都在看着你成长呢,你不要管别人说什么,反正你在我们心里就是最棒的!我这辈子都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其实我之前和你见过的,上次你的演唱会我就坐在前排,还有去年的粉丝见面会,你还握了我的手在我的灯牌上签了你的名字。私生饭的事我们都知道了,我们都爱你,你千万千万不要讨厌我们啊……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你一定要好好的!!!”
  这些毫无章法的胡乱表白和嘱咐让夏参衍骤然恍惚了会儿。
  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张轻雪的话也让夏参衍恍然明白,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喜欢他以他为信仰的男孩女孩们,他们在等他,在爱他。他在高坛时他们不会盲目捧着他,他处低谷时他们也默默无闻的陪着他,陪着他从平庸到闪耀,从山脚到山巅,只有他们不会在乎他是不是笨蛋,他们不会因为他的学历取笑他贬低他,也不会因为他的缺陷离开他诋毁他。
  对啊,原来他还有一群那么喜欢他的人。
  那颗久为因人而动的心脏突然酸涩不已,这种苦涩让夏参衍明白,他原来还不是那么一文不值呢。
  他很久没有上过微博了,演唱会还是去年夏天的事,只是那个夏天他过得不太好。
  那时私生饭横行,他的行程和手机号被人曝了出来,导致号码被人打爆,信息爆满,他连粉丝的留言和短信都不敢看。
  那段时间他的房门半夜会被人无故敲响,总有车辆跟着他的车后面,寄过来的快递里全是他私下的照片。
  正好他当时和一个女演员因剧组聚餐闹了绯闻。本是个误会,然而他的粉丝们却不管不顾,纷纷去人肉那个女演员了。女演员也很无辜,而且她私下里其实和夏参衍关系还行,这一通下来她吓得连微博都不敢进了。
  夏参衍自觉自己的责任很大,也不想给她造成困扰,于是发了条微博委婉的维护了她,并说明自己单身,后来公司也发了通告。
  没想到个别粉丝仍然咽不下这口气,私下里给那个女演员寄各种管制刀具和威胁信警告她。
  女演员身心俱疲,直接和夏参衍翻了脸,并公开在微博上骂了夏参衍的粉丝。夏参衍没办法站在他们任何一方,只是发了条微博呼吁粉丝理智追星,然而那些粉丝不仅没有偃旗息鼓,反而变本加厉,甚至开始明目张胆的追夏参衍的车。
  夏参衍被他们连续追了一个多月,他不想报警,也不敢麻烦公司,毕竟要是让司锦卿知道了那就不仅仅只是报警那么简单了。那时常逸叫苦不迭,想骂又碍着夏参衍不敢骂。
  夏参衍知道不能再容忍下去了,于是在某个散工的夜晚找她们谈了一下,跟车的都是些女孩子,被夏参衍一问,什么都老老实实招了,包括给女演员和他寄的那些东西以及网上的舆论引导。
  夏参衍当时沉默了很久,但对着这群喜欢自己的小姑娘又实在生不气起来,只是严肃的沉声道:“谢谢你们喜欢我,但是这种喜欢让我不太高兴。”
  几个女孩都红了眼,面面相觑着不敢说话,其中有个胆大的却直接道:“我们只是喜欢你,我们有什么错?”
  夏参衍愣了愣,朝她笑了笑,问她:“喜欢我,所以想要看见我对吗?”
  女孩点点头:“对啊,我们只是看一看你而已。”
  夏参衍弯了下唇角,笑道:“如果这是你们想要的结果的话,抱歉,我可能会考虑离开。”
  那个女孩瞬间噤了声。
  只是那时她们都不知道所谓的离开是什么意思。
  夏参衍也没多解释,只笑道:“马上就要演唱会了,这几天在家好好休息吧,我在灯光下等你们的星海。”
  后来她们果然没再来,而那次演唱会之后夏参衍也再没有发布过任何新歌,他的微博开始停更,行程不定,公司不再对外放出他的任何消息。
  因为夏参衍直接让林浮切断了他和粉丝的所有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