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遗温——画师Meow(19)

时间:2021-03-03 01:17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强强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画师Meow
他的订婚日期和结婚日期司锦卿的姐姐早就告诉过他了,她让夏参衍不要痴心妄想,早点离开司锦卿。他履行了承诺。 然而这回司锦卿没有回答他。 迟小姐很好。 夏参衍记得迟北柠的样子,也忘不了她曾经笑着对他说:小朋
  他的订婚日期和结婚日期司锦卿的姐姐早就告诉过他了,她让夏参衍不要痴心妄想,早点离开司锦卿。他履行了承诺。
  然而这回司锦卿没有回答他。
  “迟小姐很好。”
  夏参衍记得迟北柠的样子,也忘不了她曾经笑着对他说:“小朋友,你和司锦卿那颗万年不开花的老铁树……就别错过了吧。”
  他那时被逗得乐出了声,回过神来又笑不出来了。他知道迟北柠是好意,可夏参衍自知自己已经没有这个勇气和资格了。
  所以他笑着回答她道:“迟小姐,前路漫漫,希望您和司总能百年好合。”
  迟北柠或许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回应,愣了会儿,而夏参衍就在这间隙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迟北柠配司锦卿,是为辛由多少名门贵族津津乐道的事情啊。豪门贵女配世族家主,多么戏剧性的男女主,他算什么呢。
  夏参衍想着想着,又笑了。
  他埋首在司锦卿怀里,很长一段时间后才低低的说:“……不要在六月结婚。”
  不然的话,他怕自己受不住。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观阅。
 
 
第23章 23
  病好之后夏参衍的身体却虚弱了很多, 他太能忍痛了,演戏的那些年,齐导对他的培养在这时候体现的淋漓尽致, 没让司锦卿察觉到什么不对劲。至多只是睡觉睡的多一点了, 而且他一生病就胃口不好,往年冬天也容易瘦,一切看起来似乎都挺正常的。
  司锦卿知道他胃口差, 一日三餐便变着法子给夏参衍做他想吃的。
  其实司锦卿的手艺特别好, 以前夏参衍最喜欢吃他做的菜, 只是司锦卿工作总是很忙, 不能经常给他做饭吃。于是对那个时候的夏参衍来说, 能吃上一次他做的饭已是莫大的奢侈, 而现在他每天能吃到三次, 可他却好像无福消受了。
  他的喉咙里经常酸涩发苦,吃什么下去都是这个味道,时常令人作呕反胃, 所以吃不吃都成了一种折磨。
  今年夏天时他还能闻到兰花香,现在口鼻间却唯剩下那股发着苦的咸涩味道了。
  夏参衍有些颓然, 又怕司锦卿察觉不对, 每天还是会梗着脖子吃下一碗饭, 然后再趁司锦卿不注意时, 脸色发白的借着洗手间冲水的声音将刚进喉咙的饭菜吐了个干净。那些饭菜常常是和着血的。
  慢慢的夏参衍不再敢和司锦卿独处, 经常趁着司锦卿不注意的时候溜去对门和张大爷聊聊天撸撸猫。
  司锦卿纵然有些幽怨,也不太好意思说什么。
  不过他一来, 这里的一切似乎都变得不同了。
  院子里的兰花再也没有枯死凋零过, 梧桐树的叶子也不会再随着风飘进夏参衍的房间里。花圃里的土被松过后司锦卿种了几株玫瑰进去,他养护的很好, 手法细腻,培养的十分用心,没过多久就见了嫩芽。
  夏参衍心里开心,喜欢裹着毯子趴在窗口看玫瑰娇嫩的枝叶。
  他期盼着玫瑰开花,这样这个总是略显灰暗惨淡的小院子里就能有些颜色了。但也不知是天气太凉还是怎样,它迟迟不肯开花,堪堪停留在了含苞的阶段 。连司锦卿看着也有些无可奈何,只是每次对上夏参衍期待的目光时总会觉得有些挫败。
  本意是想让他开心开心,他知道夏参衍喜欢花,分外喜欢花色与花香。
  司锦卿摸了摸他的头,含笑温声宽慰道:“等南阳什么时候下雪了兴许它就开花了。”
  夏参衍笑了笑,知道司锦卿在安慰自己,只是心里有些许失落。
  最近的阳光似乎也变少了呢。
  这之后天气又越来越凉,白昼开始缩短,那漫长的黑夜反复折磨着夏参衍近乎亏空的身体。
  他倒是痛习惯了,只是偶尔难耐不已的时候会悄悄掉眼泪。
  这些日子司锦卿也不是没有来和他睡过,只是每次都是在雷雨天,亦或是家里暖气出现问题、降温厉害的时候才会悄悄过来。
  每每这种时候夏参衍就特别感谢齐导,没有他这么些年来死死研磨他的演技,他在司锦卿面前装不了这么好。
  他知道司锦卿格外信任他,哪怕偶尔发现他不对,也只是皱眉埋怨道:“衍衍,要照顾好自己。”
  夏参衍突然觉得有些愧对他,又暗自期盼着司锦卿能快点回去,他快没有资格留住他了。
  天气回暖些时夏参衍主动要出去。
  前些日子太冷司锦卿不让夏参衍出门,也知道自己要把他憋坏了,所以这一次他没有拒绝。
  百花镇上有一个锦园,就建在镇中心,算是南阳有名的景点之一。
  这里以梅出名。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锦园里的红梅香艳迤逦,暗香浮动,娇艳可人。红梅点白雪,是冬季百花镇上不可错过的美景。
  梅花。香非在蕊,香非在萼,骨中香彻。
  有言:玉骨那愁瘴雾,冰姿自有仙风。
  梅花大多以“傲”“冽”“艳”形容,它独立于万物枯竭的凛凛寒冬,不像夏参衍养在后院里的兰花般柔弱,经不住风吹雨打,它永远高傲顽强。
  有时候,夏参衍真希望自己也能有梅花这样的傲骨。
  到达锦园已是下午。
  锦园顾名思义是一个以古风建筑为主的园林,古色古香的设计,千回百转的长廊与精致高巧的屋檐,无一不彰显着它的高贵与美丽。
  夏参衍也在横店拍过古装戏,看过很多比这还要让人叹为观止的古建筑,可跟着司锦卿来这种地方,心情还真是有些不太一样。
  这次,他不用再在这里扮演什么角色,他只是夏参衍。
  司锦卿不喜欢热闹,也怕人多了夏参衍被人认出来,所以在来之前清了人,现在整个锦园里除了工作人员就只有他们两个。
  夏参衍无心在锦园里闲逛,一进来便直奔后园的梅林。
  梅林就在建筑之后,那灼眼魅丽的红密密麻麻一片,清香覆盖了整座死气沉沉的锦园。
  那漫天的艳彩让人眼红,让人兴奋,枝与梅互相相交掩映,朝后蔓延开来,人心也跟着微微颤抖。
  “衍衍,冷吗?”
  司锦卿摸了摸他的脸,触感凉的让他皱眉。
  夏参衍抬眼朝他一笑,摇摇头,兴奋的说:“不冷,好香。”
  见他这么开心,司锦卿的心情也跟着他微微上扬,一连多日来的压抑都被扫荡一空。
  “如果下雪了就好了。”夏参衍遗憾的轻喃。
  红梅点雪,一定美极了。
  司锦卿笑道:“我们能等到的。”
  夏参衍一愣,不知想到了什么,怔怔道:“今年……还会下雪吗?”
  “会的。”司锦卿帮他拢了拢围巾,挡住试图往里钻的寒风,语气格外温柔。
  夏参衍突然侧了侧身,抬眼看着他。
  此时他们正站在梅林中央,四面八方都是娇艳的红梅。夏参衍抬眸时,司锦卿身后那片红色便顺理成章的映入他的眼底,他的眼本就澄澈干净,能容纳下世间所有美好,像最精纯的琥珀。
  此刻那片红就在他眼里,司锦卿能看见自己的身影也融着那滔滔红浪,荡漾在夏参衍的海里。
  真希望能永远溺在他的眸海中。司锦卿心想。
  “衍衍要说什么?”
  司锦卿比夏参衍要高上很多,为了不让夏参衍吃力,他只能微微俯下身,然后理所当然的用鼻尖蹭了蹭他冰凉的脸。
  夏参衍似乎有些没反应过来,愕然一瞬,几乎要撑不住那副故作淡然的皮囊。久未逢甘露的心脏越跳越快,像是寻到了能持续跳动的良药。
  “衍衍,你脸红了。”司锦卿突然说。
  夏参衍的脑里轰的炸开一片。
  司锦卿的脸近在咫尺,像是骤然拉近的电影镜头,每一个运镜都完美无暇,能让人永远臣服于艺术的光影效果下。司锦卿仿佛生来自带光影,他是日月星辰,是谪仙下凡,是夏参衍的可遇不可求。
  每当对他的爱意到了一种自己无法控制的地步时,夏参衍就会一遍一遍的警告自己:他要订婚了,他要结婚了,还有……你要死了。
  他要订婚了,你该结束那愚蠢的单恋了。
  他要结婚了,你什么都不是了。
  你要死了,你没有资格再去爱他了。
  他失去了恋他爱他的资格,于是除了推开他别无他法,哪怕爱他,哪怕情非所愿,哪怕迫不得已。
  “衍衍?”司锦卿见他在走神,还以为他身体不舒服了。
  夏参衍回过神来,避过眼中一闪而过的慌乱,往后退了一步,若无其事般转过身,温声说:“没事。”
  司锦卿不太放心,一心想着他的身体,以至于没察觉他神情上的变化,微蹙着眉道:“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夏参衍摇摇头,不由自主的抬手摸到了红梅上的水,清冽的水珠落在他指尖,他看了一眼,吸了口气,将那晶莹缓缓捻磨干净。

  他垂眸笑道:“就是觉得见不到今年的雪了,有些可惜。”
  不知道为什么,这话让司锦卿听着不太舒服,思虑片刻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后,他只当是夏参衍觉得今年南阳不会下雪了,便慰道:“衍衍要是想看雪,等天气暖一点了,我带你去北方玩几天好不好?”
  夏参衍失笑道:“北方太冷了。”
  也是,夏参衍连南方的冬天都难以出门,更何况是北方那样寒冷的天气。
  “……抱歉。”
  司锦卿知道自己犯傻了。大概也只有在想着怎么哄夏参衍开心时,智商超群的司家家主、司氏企业的继承人才会智商下线。
  夏参衍少见他这幅模样,轻笑几声,玩笑道:“不过您可以替我去看一下。”
  司锦卿默了会儿,说:“太冷了。”
  夏参衍讶异道:“您也会怕冷吗?”
  司锦卿点点头:“对啊。”
  过了会儿他又补充道:“衍衍在身边就不冷。”
  夏参衍:“……”
  他有些装不下去了,逃也似的移开了眼。
  此时微风渐起,却奇怪的并不多么寒凉,红梅的花瓣落在地上,如火似的美景荡在夏参衍眼底。
  司锦卿突然很想吻他。
  他抿了抿唇,嗓子有些哑,撩了撩夏参衍鬓边的发,突然问道:“衍衍在辛由和我分别的时候……是不是吻了我?”
  夏参衍一愣,反应过来后耳尖轰的红了,脸颊忽然热起来,话语也堵在喉咙口半点出不来。
  他没想到司锦卿会提这件事。
  然而让他更没想到的是司锦卿下一秒又道:“现在我可以讨回来吗?”
  夏参衍浑身僵住,怔在了原地,讷讷看着他。
  他像是恍然回到了年少时、他主动把自己献给司锦卿的、那个荒唐的夜里。
  他懵懂又忐忑的看着面前这个他爱慕了好久的男人,无知又懵懂喊他,问他:“我可以吻你吗?”
  “可以。”
  他的答案当然和当初司锦卿给他的一样。
  谁能拒绝心上人?又怎么推开觊觎已久的天上月?
  司锦卿在风里轻笑一声,笑声随着风恍然而散,像是一个缥缈的梦。他将夏参衍羽绒服的帽子戴上,帽子边缘白色的绒毛贴着他白净的脸轻轻晃动。
  他仿佛天光乍现而出的少年,带着年少心动与少年青雉从天而降。
  司锦卿在心里嘲道:“衍衍真的已经二十九岁了吗?”
  夏参衍动了动颜色浅淡的唇,似乎想要说什么。
  司锦卿没有给他继续说下去的机会,捧着他的脸,吻了下去。
  *
  作者有话要说:
  雪梅·其一
  宋 · 卢梅坡
  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
  盐角儿·亳社观梅
  宋 · 晁补之
  开时似雪。谢时似雪。花中奇绝。香非在蕊,香非在萼,骨中香彻。
  占溪风,留溪月。堪羞损、山桃如血。直饶更、疏疏淡淡,终有一般情别。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对不起昨天太累了睡得太早了忘记发了,今天更了故池差点就把遗温忘了……我检讨。所以今天两更——下面还有一章。
  感谢谅解。
  感谢观阅。
 
 
第24章 24
  然而小雪这天南阳依旧没有下雪。
  从锦园回来后天气愈来愈寒凉, 踏出房门寒风便呼呼的吹,由于这里是栋久未有人入住的旧房子,到了晚上房门便被会大风吹的咯吱作响。所以大风吹过后的隔日司锦卿便找人换了门, 加固了窗子。
  于是到了夜晚, 在窗外寒风席卷的寂静中,那沁人的冰凉会顺着夏参衍的脚攀爬上他全身。哪怕房间里开着暖气,哪怕床单下铺着电热毯, 哪怕被子盖了好几层, 那瘆人的寒仍然会侵袭他的骨髓, 冻彻他的脏腑, 搅着他的血液, 和着那刀绞般的疼痛一起折磨他。
  病痛带来的苦痛常人根本无法感同身受, 夏参衍只知道他的疼痛在逐渐叠加, 他早就依赖上了药物,于是他又在偷偷的给自己加剂量。药都是他瞒着司锦卿托一个朋友帮他买的。
  但他也没想着能一直瞒住司锦卿。
  后来在某个寒风异常凛冽的夜晚,司锦卿终于还是看见了夏参衍藏在被子里的药。
  他半夜被窗外的风声吵醒, 怕夏参衍会被外面咆哮般的风吓到,又怕扰到他的睡眠, 所以没有提前敲门。他进去的时候夏参衍已经在疼痛中昏睡过去了, 那盒药他就放在床边。
  那晚非常冷, 冷到司锦卿任何一个夜晚想起都会止不住的颤抖。曾经叱咤商场运筹帷幄的司家继承人、已经三十八的司家现任家主, 在那个寒风席卷的夜晚里盯着药盒上的字在夏参衍床前坐了整整一晚。
  第二天早上他很平静的收拾好自己。洗漱完, 给夏参衍做好早餐,然后自以为十分自然的说到了这个话题。他想让夏参衍自己和他坦白, 所以他一开始只是问他:“衍衍,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对面的夏参衍连面色都没变一下,只是淡然笑道:“我能有什么事瞒着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