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遗温——画师Meow(21)

时间:2021-03-03 01:17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强强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画师Meow
于司锦卿来说,江溺这个人,阴戾难测,下手狠毒,不留情面;年纪虽然小,所处的地位所掌握的权势,和司锦卿比起来可是一点也不低。 但这小孩司锦卿一点也不想深交,他行事过于狠辣,不留情面,而且司家和江家有生意
  于司锦卿来说,江溺这个人,阴戾难测,下手狠毒,不留情面;年纪虽然小,所处的地位所掌握的权势,和司锦卿比起来可是一点也不低。
  但这小孩司锦卿一点也不想深交,他行事过于狠辣,不留情面,而且司家和江家有生意上的往来。江溺是他们种在阳光下的种子,他未来的枝叶就是他们行动的庇护所,而司锦卿是地下的人,江溺不知道他的身份实属正常,毕竟司锦卿不确定江溺会帮司家还是他。
  他跟江溺只有冲突,没有情分。
  而且他虽然没办法将整个司氏家族控制,司家背后的权势基本上已成了他的囊中之物,这是他能为组织做的最后一件事。
  他现在所拥有的那些势力,用来护衍衍周全,足够了。
  以前他还敢赌,现在——司锦卿抬眼看向窗口趴着的人,弯了弯唇角。
  他不敢赌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来晚了哈哈
  感谢观阅。
 
 
第26章 26
  夏参衍不知道司锦卿是怎么和那些人说清楚的, 但是自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来这里打扰过他们。
  他们仍在这里平静的生活着,没有人间喧嚣, 也没有互相奔赴路上那些杂七杂八的阻碍。
  他们就像普通的情侣, 冷了喜欢依偎在一起漫无目的的谈天说地,天气好一点时就裹着大衣牵着手在小巷里遛弯,或者各自躺在摇椅上晒着太阳, 实在无聊就撸撸猫浇浇花睡一觉。
  谁也没有再提那些人到来过的事, 夏参衍没问, 司锦卿也避过没谈。
  就像是一个小插曲, 过了也就过了, 他们的小日子再次和之前对接上。
  夏参衍也没再提过让司锦卿回去的事。他知道自己被这种假象迷惑住了, 以至于差点忘了自己的身体到底是个什么枯架。
  起初, 只是疼痛越加变本加厉,他吃了药,忍了也就忍了。然而远比他想象的更加残酷。
  他吐的血越来越多, 咳嗽越来越厉害,有时候站久了都全身发颤。
  他的胃口更差了, 起先还能吃下东西, 现在口鼻中几乎都是那股苦涩难堪的味道, 饭菜嚼在嘴里, 味同嚼蜡。胃部的翻绞让那些原本美味丰盛的食物也变得难以下咽。
  夏参衍怕司锦卿担心, 每次强忍耐着吃完,转头就借口去卫生间吐了个干净。
  他以为这已经是最坏的结果了。
  可他没想到最坏的是他的力气在被逐渐抽空。
  开始的时候还没有那么明显, 可随着时间增长, 慢慢的他连做一顿饭洗一次碗都会大汗淋漓的坐着躺着缓很久。困乏时能在看书的过程中不知不觉的睡过去,一觉醒来连几何年月都不知道了。
  甚至有那么一刻, 夏参衍恍惚里觉得自己就会这么死去,直到看到司锦卿的身影,才惊觉自己还在人间。
  司锦卿以为他累了。
  毕竟现在的日子确实过的很无聊,无聊到睡个觉都是平常事。
  夏参衍曾经买的那辆自行车逐渐没了用处,被司锦卿放置在了小院里,链条都生了锈。
  可夏参衍实在无聊,每天待在房间里都要发霉了,他想着出去松松筋骨,便让司锦卿给链条抹了油,打算在巷子这一块来回转悠转悠。
  司锦卿看他骑得开心自在,想着他就在这一块儿也不会出什么事,就进屋去做饭了。
  可没想到夏参衍骑着骑着会突然眼前一黑,倏然就失了力气,然后一头朝着青石地面栽了下去。
  那天没有风,夏参衍活动的有些热了,便骑的有些快,所以摔得也很狠。
  他在地上趴了会儿,大约是麻木了,身上一点知觉都没有,只觉得晕,眼前是漆黑的。他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
  他于是静静躺着,想缓一下。然而渐渐地,他却在迷迷糊糊里听见有个声音在喊他。
  他以为是司锦卿,胡乱应了一声,那声音却越发近了,他费力的想睁开眼,混乱中似乎看到了一个纤瘦熟悉的身影,夏参衍一喜,也没来得及想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就伸手几乎慌乱的想要抓住她。
  夏参衍看到那个女孩站在光亮里,清脆又喜悦的喊着他:“哥哥!哥哥!你听见了没有啊?今年阿轸生日你送什么呀?”
  夏参衍徒劳的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女孩没等他回答,只是笑眯眯的指着天上,笑说:“阿轸想要月亮,哥哥可以给阿轸摘月亮吗?”
  夏参衍一愣,心口闷疼,仿佛横了把钝刀。他想伸手抓住她,可女孩虽然离得他那么近,他却怎么也碰不到她,连衣角都那样远。夏参衍颓然的收回手,惨败的低笑一声。
  阿轸……阿轸还是不愿意原谅他。
  阿轸说,让他别这样喊她,她觉得虚伪。
  阿轸说,让他别碰她,她觉得恶心。
  阿轸说,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
  夏参衍看着面前似近似远的女孩,短暂的弯了弯唇角,笑道:“好呀,哥哥……去给你摘月亮。”
  你想要什么,哥哥都给你。
  阿轸,我的……阿轸。
  ………………………………
  同时,远在辛由的夏轸汐,坐在明敞的大学教室里,心口莫名倏地抽痛了一下。
  彼时教授还站在台上讲课,乏味的课堂安静又无聊,身旁的朋友发觉她表情不对劲,立马侧耳小声关心道:“轸汐,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夏轸汐眨了眨眼,心口突如其来的难受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其实也不算痛,就是闷闷的。她深呼吸两口气,觉得好点了才扭头朝朋友笑道:“没事。”
  但是……为什么会有些难过呢?
  ………………………………
  “衍衍!”
  急促焦躁的呼喊声一下将夏参衍从那虚幻又残忍的梦境中喊了醒来。
  夏参衍急喘几口气,眼睫微颤,过了会儿才倏然睁开了沉重的眼皮。
  入眼先是一片黑暗,他只觉得全身酸痛,头脑昏沉,浑身难受不已,眼睛有些湿润。
  “衍衍,还难受吗?”
  低沉温和的声音含着焦急轻轻在耳边响起。
  夏参衍怔了怔,这才发觉眼上温热,原来有人捂住了他的眼。
  “……我这是……怎么了?”
  这一出声,夏参衍的嗓子便如被打磨着的砂纸般难受不已。
  司锦卿估计着他应该缓的差不多了,才缓缓松开了手。
  此时已是傍晚,司锦卿只在房内开了一盏橘黄色的小灯,因此乍然见到的光亮没有刺激到夏参衍疲惫的眼。他突然觉得有些放松,扭头看向司锦卿。
  司锦卿正坐在床前满脸担忧的看着他。这个人平时冷淡惯了,哪怕是焦急也从面上看不出什么。只知道他脸绷的死紧,唇紧抿着,微蹙着眉,那双寒凉的眼却控制不住的流露出一丝焦灼与忧虑。
  夏参衍突然觉得身上没那么难受了,忍不住伸手抓住了他搭在床沿的手。
  司锦卿一愣,眉头微微放松了些,反过来用温热的大掌裹住了他的,低声说:“你从自行车上摔下来,磕到了头晕了过去,头上磕了个小疤……”
  “没去医院吧?”夏参衍忍不住问道。
  司锦卿皱了皱眉,犹豫道:“……去了镇医院。”
  那时他差点急疯了,见他昏迷不醒哪里想的了那么多。市医院太远,小诊所他又放心不下,只好折中去了镇医院,好在只是有些轻微脑震荡,膝上和额上也磕破了点皮。处理了下皮外伤,医生开了药嘱托了几句就回家来了。原是想在医院住一晚观察一下,又想到夏参衍不喜欢医院,再说镇医院条件也不好,司锦卿便带着他回了家。
  夏参衍松了口气,歉疚道:“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我真是太笨了……”
  连个车都骑不好。
  司锦卿知道不应该骂他,可是一想起他摔在地上人事不省的模样,心里就止不住的害怕,忍不住伸手点了点他的鼻子,埋怨道:“……是有点笨。”
  夏参衍羞愧的闭上了眼。


  司锦卿立马心软了,倾身吻了吻他的鼻尖,轻声怒道:“以后你去哪我都要跟着你。或者把你绑在我身边寸步不离。衍衍,你别怪我管你管得紧。我想保护你,有危险我在前面给你挡,你要摔倒躺下我就在后面接着你,总之再不会犯今天这样低级的错误。”
  夏参衍眼眶红了,吸了吸鼻子,闷声歉疚的喊他。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徒劳的轻轻的喊着他。
  司锦卿见他精神好了些,便倾身上床钻进被子将他拥在怀里。两幅冰凉的躯体互相取着暖,竟也能将风寒拒之门外。
  “……衍衍,以后不要再为别人流眼泪了。”司锦卿突然说。
  夏参衍没太反应过来,眨眨眼看着他,有些疑惑。
  司锦卿抿了抿唇,说:“他们总是惹你伤心。”
  夏参衍昏迷的时候似乎陷在了梦里,一边喊夏轸汐的名字,一边流眼泪。司锦卿看着心疼,又觉得难受。
  夏参衍好像明白他在说什么了,笑着蹭了蹭他的脖颈,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说:“……他们都是我的亲人。”
  司锦卿沉默了会儿,许久许久才问:“衍衍怪他们吗?”
  夏参衍愣了愣,抱住了他,没有回答 。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观阅。
  晚安
 
 
第27章 27
  夏参衍疼痛越发剧烈起来, 慢慢到了一种连药物都只能稍微遏制的程度。尤其到了夜晚,即使服了药,也只不过是在十分的疼痛下减少了五分, 剩下的五分仍然不分昼夜的折磨着他。
  他疼的想哭想喊, 可是他哭不出,也喊不出,只能徒劳的掉眼泪, 起先他还能装, 装到司锦卿睡着再翻身偷偷多吃几粒药, 或是咬着牙掐自己的胃。然而后来到了夜里, 他开始神志不清, 除了疼痛之外一切都是无意识的。
  司锦卿渐渐的不敢再睡, 他的时间反正一直是颠倒的, 工作繁忙时能几天几夜不睡觉,由于时常出差,早就习惯了倒时差。更何况夏参衍的情况开始变得糟糕起来, 他就是再怎么困也不敢睡了。
  他能察觉出夏参衍的不对劲,提了好几次想带着他去中心医院检查一下身体, 都被夏参衍不动声色的挡了回去。
  即使他的语气和态度都是温和的, 偏偏司锦卿再了解他不过, 知道这是他少有的强硬。
  司锦卿知道他对医院很排斥的原因, 当年他的爷爷就是在医院里经抢救失败去世的。
  爷爷去世之后, 他成了没人要的孩子。
  所以这些年以来,若非实在是必须去医院的大病, 夏参衍是不会踏足医院半步的。为此司锦卿还特意安排了私人医生在身边。
  司锦卿不想再让夏参衍回顾那些年的伤心, 因此不敢再乱来,只能旁敲侧击的试探他的态度, 见他实在不想去,便只能作了罢。
  有时候司锦卿也会安慰自己。那张诊断单确实还只是一个月之前的,还只是早期,初期癌细胞稳定。再说离过年也没多长时间了,到时候他再带着夏参衍去国外治疗,医生他都已经联系好了,只要做完手术,恢复的好,一切都来得及。
  来得及的。
  可是……可是他说服不了自己。
  早期癌细胞不及时进行治疗,就会通过血液循环转移到其他器官,到时候哪怕想做手术也来不及了。
  而且一想到夏参衍被病痛折磨时苍白的脸,他就害怕。
  司锦卿很纠结,可他只能等,他只能盼着快点过完年。
  明天就是元旦了,再过一个月就是除夕。
  一个月,应该等得起的。
  可没想到夏参衍的情况就是在这开始直转而下。
  夏参衍开始陷在梦魇里,有时候会胡乱喊人的名字,在梦里哭着醒来,或是司锦卿怎么去喊他也醒不来。
  司锦卿心里慌,叫私人医生过来看过几次,也给他看过夏参衍的病历本,那位医生看完后皱了皱眉,又看了看夏参衍的情况,犹豫道:“我觉得您还是先查一查夏先生的病历。”
  司锦卿心里一沉,问:“什么意思?”
  医生面色凝肃,半晌才道:“他这种情况,并不像是胃癌早期的症状……”
  司锦卿紧抿着唇捏着那本薄薄的病历本,捏的指尖泛白,全身冰凉。
  “……什么意思?”许久他才哑声问。
  医生如实道:“早期胃癌症状与夏先生现在的症状并不相符……当然,也有可能是夏先生体质弱,抵抗能力差的原因。”
  司锦卿骤然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忙道:“对,他身体不好,小时候生过一场伤筋动骨的大病,导致现在一换季便要大病一场,尤其是秋冬季节。”
  医生点点头,想说什么但想了会儿还是没说,只是道:“夏先生咳嗽带血……这其实并不符合本身病症,不过冬季嗜睡或许可能是因为本身身体亏空虚弱……也许,只是我想错了。司先生,我还是建议您带夏先生去医院做个检查,我本身医术再高超,隔着层皮也看不出里面的问题。”
  司锦卿面色沉重的颔首,低声道:“辛苦了。”
  送走医生之后司锦卿回了房间,彼时夏参衍正坐在躺椅上看书,看上去已经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了。
  司锦卿想到刚才医生说的话,喜忧参半,不过那点不对的情绪没有在夏参衍面前展现出来,他只是沉默的过去轻轻抽掉了夏参衍手中的书,轻声道:“睡吧。”
  司锦卿将他苍白冰凉的手抓着放进了毯子里,坐在一旁一下一下拍着他的手臂哄他睡,夏参衍本来就困,一感受到司锦卿身上的气息,没过多久就沉沉睡了过去。
  等夏参衍睡过去,司锦卿才不动声色的出了房间。他披着件风衣就出来了,也不在乎今天天气多么冷,笔直的站在长廊里打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司锦卿也没多废话,直接道:“帮我去查一下夏参衍在医院的会诊记录,十分钟。”
  挂断后他脑子里混乱一片,心脏毫无规律的乱动起来,心口闷的厉害。司锦卿扶着身侧的长柱垂着头深吸了口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