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遗温——画师Meow(23)

时间:2021-03-03 01:17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强强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画师Meow
司锦卿找了一段时间,没有找到人,干脆也不再纠结这个事,既然他是在帮他,司锦卿也不必忧虑什么。 但是又过了段时间,莫宴书突然连环轰炸过来,惊讶的逼问他是怎么在不触怒上面那位的情况下安然辞的职,并且那位居
  司锦卿找了一段时间,没有找到人,干脆也不再纠结这个事,既然他是在帮他,司锦卿也不必忧虑什么。
  但是又过了段时间,莫宴书突然连环轰炸过来,惊讶的逼问他是怎么在不触怒上面那位的情况下安然辞的职,并且那位居然还允许他保留他现所拥有的一切,并答应不收回,甚至让他以自己的身份继续同组织来往,只是将他的代号做注销处理,撤出组织。
  这就意味着以后他再也不用担心随时会遭遇追杀,而他和夏参衍能安然平淡的生活下去了。
  司锦卿一开始自己都不可置信,当即联系了上面那位,那位什么都没多说,只回了两个字“珍惜”就消失了……
  就是莫宴书也意识到了不对劲,便让江溺查了一下,到今天才出结果。
  那位神秘人代号为“Apricity”,身份未知,地位未知,所处地未知,性别年龄等一切未知,只知道他属于红区。
  红区,一个正邪的交界区域。只有身份特殊的人才能所属的地区。
  但司锦卿很确定自己并没有和红区的什么人深交过。
  那他为什么帮他?
  司锦卿百思不得其解,但又怕这是更深的一个局。他不敢再搅进任何棋局里了,他带着衍衍,不能让衍衍跟着他一起掉入这个无底深渊里。
  “司总,我觉得您不必忧心这么多。”任湛突然说。
  司锦卿看了他一眼,神色微凝,抿着唇没有回答。
  任湛见他没有不耐烦的意思,这才大着胆子继续道:“这位Apricity既然肯帮我们,那至少证明他不是我们对面的人。”
  司锦卿蹙了蹙眉,说:“可你要知道,我退出这件事,除了莫宴书江溺,你、我,以及上面那位,没有其他人知晓。”
  任湛垂下了眼。
  这么机密的事,确实有点让人匪夷所思,对方是怎么知道的?
  那人既然这么清楚他们的行动,那会不会……其实一直在监视他们的一言一行?
  这个想法令两人都是毛骨悚然,毕竟从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被他人监视的事。况且现在司锦卿身边有夏参衍,一点差错也不能出,他们都不能冒任何风险。
  “你去联系莫宴书,让江溺盯着这个人,Apricity一出现便立马进行追踪定位。”司锦卿眸色暗沉。
  “是!”
  …………………………
  任湛离开之后司锦卿又独自在外面坐了会儿,看着花圃里仍然维持着上次开苞状态的玫瑰发了会儿呆便整理下心情进了里屋。
  里屋暖气仍然很足,甚至有些热。只是夏参衍畏寒,即使开着暖气铺着电热毯,到了晚上手脚也是冰凉的,只有司锦卿抱着他睡觉的时候会好受一点。
  体温取暖似乎比较有用。
  司锦卿在床边坐下,见夏参衍睡的沉,帮他掖了掖往下滑了点儿的被子。
  夏参衍冬天几乎不能出门,因此原本就白皙的皮肤更是泛上了一股冷白,看上去有股瘆人的凉。他睡得也不好,时常陷在梦魇里,浓黑的眼睫沾着细汗微微颤动,好看的眉头却时不时会蹙起,也不知是什么梦总是引得他这样难受。
  司锦卿只在他床前坐了会儿,便脚步轻轻的离开这里去了厨房帮他熬粥。
  他胃口不好,吃的不多,只能给他喂些清粥,人也看着看着越发清瘦了下来。
  每至冬季,都是夏参衍最难熬的时候。
  司锦卿现在不能细想,如果细想的话,他根本无法想象以往的那些冬天,他没在夏参衍身边的时候,他一个人是怎么度过的。
  有时候夏参衍甚至还在外地拍戏,或是在录音棚里练歌,再或者又不知奔波在去哪个通告的路上。
  那些浑身发凉的夜晚里,那一个个寒风猎猎的冬日,没有人陪在他身边,他一个人怎么办?
  他一个人……
  他原来一个人的时候居多。
  他当初怎么就听信了夏参衍的话,怎么就这么听话的离他远了。
  他怎么能放任夏参衍一个人面对这些苦难,他怎么能真的离他而去。
  司锦卿头痛欲裂,胸口闷疼,仿佛一块被火烤过的烙铁印在心上,他皮开肉绽,却怎么也压不住心底的难受。
  混蛋。
  他是个混蛋。
  为什么他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却不在他身边?
  司锦卿,你真失败啊。
  懦夫。
  *
  作者有话要说:
  家族啊区域啊组织啊什么的,你们暂时不要管太多,也别想太多,这些在遗温里面不会解释太多,所以也不用多问。
  这些东西包括《故池将溺》里面的“秋”都是我的坑……唉,会填坑的,时间问题。
  感谢观阅。
 
 
第30章 30
  除夕前一个月, 出乎司锦卿的意料的是,夏参衍的病似乎又在逐渐好转了。
  他终于能在寒风猎猎的夜晚里睡上一个好觉,咳嗽也不再如之前那么严重, 胸口偶尔会闷痛, 但也不至于让人觉着喘不上气。胃部无休止的疼痛只会在偶尔时微微抽痛几下了。
  他总算是轻松了很多。
  司锦卿却不敢掉以轻心,然而不管他的私人医生学历有多高,医术多么高超, 有些情况他关是看根本看不出来什么, 更何况他根本不了解夏参衍的病情, 关于他的所有情况都来自于司锦卿的转述和表面上的检查诊断, 以及那病历本上的寥寥数语。
  作为医生, 他也不敢随意判断, 更何况夏参衍的身体情况确实有些复杂, 说严重,看上去又不那么严重,说不严重, 又绝不可能轻到哪里去。
  只能说,按夏参衍现在的状况来看, 相较于之前有所好转。
  不过他更嗜睡了, 人也越来越疲惫, 和人说话都费力了起来。大约是前段时间疼的太厉害, 这乍一松懈下来就不免需要休养。
  他的觉很不规律, 有时醒来了望着天花板发一会儿呆又睡了过去;有时也会睡的全身疲软酸痛,站起来扶着司锦卿的手臂走一走晃一晃, 可一旦睡意一涌上来, 他站着发会儿呆,就又不知道靠着什么站着犯困了。
  司锦卿的视线一刻都不敢离开他, 必须时时刻刻跟着他才放心,只在他躺着睡下的时候再空出些时间去做别的事,却也不敢走的太远。
  他开始害怕了。
  …………………………
  任湛是忙完了司锦卿交给他的任务才急匆匆的赶过来的。司锦卿帮他在百花镇买了套房子,让他暂时先待在这里,任湛自然没意见。
  只是再一次见到夏参衍,他吓了一跳。
  看到他时夏参衍还是恍惚的,似乎有点迷茫,像是不认得他了,看了他许久才缓缓扯了扯唇角,哑声道:“任先生,您来了啊。”
  他的声音又低又轻,如果不是环境足够安静,任湛肯定听不清。
  任湛看着面前较于之前瘦小了一圈的夏参衍,哽着嗓子,强颜欢笑道:“……好久不见,夏先生。”
  夏参衍微笑着点点头。他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力气,和他打完招呼就在躺椅上坐下了。
  任湛心中震荡,看着那人单薄过头的背影,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任湛不太放心,大着胆子问了司锦卿,司锦卿没有和他隐瞒,他恍然大悟的同时又止不住的难过起来。
  夏参衍的脸上和眼里已然没了任何血色与烟火,他苍白如纸,越来越力不从心,仿佛随时能随风消散殆尽。
  癌症,为什么癌细胞会出现在他的身体里?
  任湛想不明白。
  天意吗?
  可是夏参衍这么好的人,他做错了什么?

  这天命,任湛不懂。
  任湛理所当然的留了下来。
  他现在每天的任务就是照顾夏参衍。
  当然,前提得是司锦卿没有时间,不然他不会舍得把夏参衍交给任何人。
  而空闲下来的时候,任湛就跑跑腿,顺便撸撸猫,再或者窜门去和对面张大爷聊聊天。
  他觉得这样很好。
  没有勾心斗角和腥风血雨,再也不用担惊受怕,在枪林弹雨里苟且偷生。
  这样的安谧,是夏参衍给他的。
  这人间温情,他只在司锦卿和夏参衍这样的人身上看到过。
  他们应该在一起,就像现在这样。
  几天后,夏参衍似乎终于渡过混沌期。
  他的精力开始恢复,不再终日嗜睡。
  司锦卿和任湛同时放下了高高悬着的心,却也不敢一放到底。
  花圃里的玫瑰早就开苞了。不过只开了一半,没有全开。娇艳热烈的花瓣紧拢着包裹着,却怎么也不肯向夏参衍绽放它们最迷人的光彩。
  可这足以让夏参衍开心了。
  他不贪心的。
  夏参衍现在的身体一点风寒也受不了,所以也出不了门,而且司锦卿不让他出门。房间里又终日终夜开着暖气,他心想,自己不犯困才怪了。
  司锦卿知道他心里惦念着那些花,便将老式的糊了纸的玻璃窗打通换成了透明的落地窗。那一整块本来是墙壁的地方被他打掉,阴暗的角落终于开始通透明亮。
  装建那段日子夏参衍和司锦卿都是住在次卧里。
  不过司锦卿手下的人动作奇快,两天就完了工,从此那一小块地方就成了夏参衍的天空。
  他在那里可以看见半开着的娇艳玫瑰和清冽孤傲的寒兰。天气好的时候他会坐在那边晒着太阳,看着司锦卿在庭院忙来忙去。
  夏参衍的情况有所好转后任湛来的也没之前那么勤快了,大多数时候过来都是来做做跑腿的活。去镇上买买柴米油盐啊,或是骑着自行车去菜市场买新鲜青菜,又或者帮着司锦卿搞搞家里的卫生,给花草浇浇水。
  他看着觉得好笑,一个总裁,一个总裁助理,在小说里面怎么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到了他这里却要为着小日子过精打细算的琐碎生活。
  可是夏参衍很满足,也很开心。
  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
  他时常想。
  可是梦是会醒的。不会醒的梦只会留给死人。
  夏参衍睡眠不浅,平时睡觉只要动静不大,他就不会被轻易吵醒,因此有时沉在梦境里出不来其实很常见。
  不过以往数日,噩梦要比美梦多的多,最近这段日子,他梦到的却大多是些前尘往事。
  梦里有有爷爷奶奶,有爸爸妈妈,有哥哥妹妹,但没有司锦卿。
  毕竟梦里那个世界的他永远在十五岁之前。十五岁之前,爷爷没有去世,父亲的公司一切顺利,父母没有离婚,哥哥没那么讨厌他,妹妹仍然黏在他身边。他还有家。
  可是成长的代价大抵都是这样惨痛,他一直在不断的失去失去失去失去……而他现如今所拥有的一切比梦还来的虚幻,他仔细回想自己的一生,好像从未真正拥有什么。
  真是……可悲啊。
  ………………………………
  司锦卿习惯于和任湛坐在院子里谈论辛由市内近况,以及南阳这边江溺和莫宴书最近的动作,聊着聊着忘了时间,两人的面色却也越来越凝重。
  这段日子以来两人几乎不能提辛由那边的事。一提,心温保准就要下降好几个度。
  谈到最后司锦卿是沉着脸进的屋。只是在进主卧房间之前站在大厅里僵硬的调整了好一会儿表情才迈步进去。
  不过很不巧是,他一进去就正好撞见夏参衍正捏着打火机在烧什么东西。他只能凭借自己超强的视力草草瞥到那是一本装横复古精致的笔记本,看起来挺厚。
  夏参衍大约被他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后立马将床头的水倒进了垃圾桶里,然后捧着那本几乎被烧了半个角的本子塞进了被子里。
  司锦卿知道夏参衍有自己的私人空间,所以没有问。知道自己进来的不是时候后就立马退了出去,事后还和夏参衍道了歉。
  夏参衍笑了笑,说没什么,不重要。但那之后司锦卿也再没有看到那本日记本的任何踪迹了。
  他们都没有提起这件事,似乎都将这当做一个无关紧要的小插曲。
  谁也没有放在心上。
  *
  作者有话要说:
  晚上好,抱歉来晚了。
  感谢观阅。
 
 
第31章 31
  夏参衍很喜欢做梦。
  梦里面或真或假, 或是前尘往事,或是一些曾经妄想过的缥缈想象。有好有坏,有真有假, 却时常让他陷在里面不舍得出来。
  有时他也害怕自己会在梦里面静悄悄的死去。
  好在每一次睁眼他还能看到不远处司锦卿忙碌在厨房里的背影, 偏头时能望见白茫茫的天际与庭院里半苞欲放的玫瑰。
  于是他眯眯酸涩疲惫的眼,想起自己还留在这人间,也会想:真好。
  真好啊, 这里是他曾经向往过的干净一隅。他爱的人在这里, 梧桐树在这里, 玫瑰花在这里, 兰花和猫儿也在这里。
  灰暗的童话世界里会有色彩吗?故事里面与王子相爱的公主最后得到了幸福吗?
  他能善终吗?
  真怕, 真怕有一天悄无声息的死去。
  ……………………………………
  春节的前两个星期, 夏参衍发了高烧。
  市医院离这儿远, 司锦卿只能临时带着夏参衍在镇医院做了个检查,医生说是呼吸道感染。可是打了针吃完药也不见夏参衍有好转。司锦卿不放心,第二天坚持要去市医院检查, 无奈夏参衍像是有感觉似的,再次迷迷糊糊的抓住了他, 半阖着眼说不去医院。司锦卿无法, 只能先让私人医生过来检查, 私人医生也说是呼吸道感染, 这才让他暂时松了口气。
  大概还是因为夏参衍夜晚不小心踢了被子受了凉, 导致机体抵抗力下降。
  而且这些日子他又咳得越发严重起来。
  夏参衍说不想去市医院,司锦卿其实这一次不想听他的了。不管怎样, 于他来说夏参衍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但市医院离这里太远, 最近天气越来越凉,越发有下雪的征兆, 这一趟出去也肯定是不能让夏参衍受到颠簸的。所以快则两三个小时,慢的话也太折磨人了,万一被外面的风一吹,又病上加病,司锦卿真的会疯。
  可是权衡利弊许久,司锦卿还是决定去市医院。
  他不放心,他到底还是害怕。
  他不敢擅作主张,只能和夏参衍打商量,却没想到这一次夏参衍会答应的这么轻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