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遗温——画师Meow(24)

时间:2021-03-03 01:17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强强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画师Meow
一路繁冗漫长的路途。 幸好夏参衍最近嗜睡,睡了一路,到也没觉得多么难受。 到达医院后他先带夏参衍在VIP病房住下休息了一天,第二天下午才开始一系列的检查。 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全身检查。 夏参衍做完之后就累了,
  一路繁冗漫长的路途。
  幸好夏参衍最近嗜睡,睡了一路,到也没觉得多么难受。
  到达医院后他先带夏参衍在VIP病房住下休息了一天,第二天下午才开始一系列的检查。
  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全身检查。
  夏参衍做完之后就累了,吃完饭便睡了过去。
  结果出的很快,司锦卿拿单子的时候手都是抖的,检查结果却终是让他大大松了口气。
  除了早期胃癌和慢性支气管炎,以及因为小时候那场大病导致的现在身体上的一些小毛病之外,没有什么别的病症了。
  医生说目前癌细胞稳定,并没有扩散的迹象,能及时做手术最好。咳嗽是风寒和支气管炎的双重原因。而且夏参衍的身体太虚弱了,这些年他把自己亏空的太严重,导致现在一点病痛就能把他吹倒。
  不过司锦卿总算是把那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夏参衍不喜欢呆在医院,医院里消毒水味大,市中心医院环境虽然相对安静干净,但是夏参衍不喜欢这里,他对医院的排斥司锦卿心里清楚。
  他咨询了医生,得到医生应允后便趁着夏参衍还在昏睡中半夜带着夏参衍回了家,车开的平缓,却也极其缓慢,到达家时已是凌晨。
  后来的几天司锦卿都在不眠不休的照顾着他,私人医生也跟着没敢合眼,任湛更是连个盹都不敢打,生怕司锦卿有什么事。
  到第四天,他的烧果然退了下来,只剩下一点点低烧了。
  就是人还是昏昏沉沉的,偶尔醒来也只是微眯着眼看看周围的环境,再望一眼周边的人,像是疲惫到连话也说不出口,便又沉沉睡了过去。
  他似乎总是沉浸在一个梦境里,一会儿哭一会儿又笑,难过时就紧紧揪着他的衣角,开心的时候紧皱的眉头会舒展开来。
  司锦卿看着睡梦中带着微微笑意的夏参衍,有些涩然的想:这些年来,怎么就不见你真正快乐一次呢?
  …………………………………………
  田野、鸟雀、火光、阳光、希望。
  烈日炎炎、碧野漫漫。
  “小衍?”
  谁?
  谁在喊他?
  夏参衍揉了揉眼,转过了身。
  十七岁的他站在家门前的小院里,烈阳笼罩着他面前黄砖红瓦镶嵌搭建的砖房。
  多么……多么熟悉的地方,这里,是他曾经的家啊。
  “小衍。”
  夏参衍浑身一震,终于听清楚这声音来自于谁了。
  哪怕已经过去了十五年,哪怕那人已经故去了这么久,久到他的音容笑貌每每想起都已模糊不清。可是夏参衍总是无比笃定,如果他愿意再叫他一声“小衍”,他一定能听出来是他的。
  未语泪先流。
  “爷爷!”夏参衍哽咽着在这片裹挟着夏日燥热的寂静中大喊出声。
  可是好静,还是好静。
  “爷爷!”他继续喊他。
  十五年,养育了他十五年,对他倾尽了十五年爱意的人,终于,终于出现了。
  他等到了是不是?
  可没有人回应他,刚刚的呼唤就像一场梦。
  夏参衍闭了闭眼,即使是在梦里,也能体会到上气不接下气、浑身难受的闷疼感。
  “爷爷,陪小衍说说话吧……”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愿意和他说说话了。
  十五岁之前,他还和爷爷奶奶在乡下的时候,他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那些话语幼稚又无聊,总是惹得爷爷奶奶大笑,可大笑过后,爷爷总会搬着小板凳坐在他身边,摸摸他的头,悄悄说:“我们小衍这么厉害,以后想做什么不可以啊!”
  小参衍总会信以为真,圆溜溜的眼珠一亮,便趴在爷爷膝上絮絮叨叨的开始说自己那些天马行空的幻想。
  在他的幻想里。他赚了大钱,买下了整个百花巷,他把房子分给了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妹妹,他们一家人会在百花镇过宁静平淡却快乐悠闲的日子。
  他向往无忧无虑的生活。春天的时候,石溪村的山峦原野生机勃勃,漫山遍野都是疯长的野草野花;他喜欢石溪夏季波光粼粼的河面和傍晚天际的晚霞黄昏;晚秋时碧天澄爽,火红的枫叶和金灿灿的银杏会铺满乡间高林上的泥石小路;冬季明亮热烈的火光里是肉质味美的烤红薯和香甜可口的土玉米。
  如果能一直这样天真烂漫的梦下去该多好啊。
  所以最后啊,他想和爷爷一起躲进深山里。
  “乖孙,吃饭咯!”
  浑洪雄厚的嗓音骤然在耳边响起。
  那么熟悉,熟悉到那声音一响在耳侧夏参衍的喉头就被什么哽住,半个字音都再发不出来。
  老人挺拔清瘦的身影渐渐向他走近,生着厚茧的粗粝大手上端着香喷喷热气腾腾的饭菜。夏参衍有些恍惚,连惊喜都忘了,讷讷的伸手去触碰那近在咫尺的人。
  十五年未见了,您……在那边还好吗?
  可是那手指乍一碰上爷爷的衣角,便直直的穿了过去,像是科幻片里的幻象人影,触不到摸不着,明明近在眼前,触手可得,可终是,可望而不可即。
  也不对,或许他就快要追上他的脚步啦。
  “爷爷!”
  十二三岁的小少年牵着在泥地里摔得脏兮兮的妹妹满脸焦急的从大门外跑了进来。
  小少年光洁饱满的额上满是细密的汗珠,洁白的T恤上沾有妹妹身上的泥污。
  正是懵懵懂懂的年纪。
  夏参衍僵硬的站在一旁,倏地怔在了原地。
  “怎么了这是?汐汐又往泥地里打滚啦?”奶奶摇着蒲扇从屋内悠悠而出,瞥见两个小小的人儿,既含着笑意又带着些许责备。
  “没有没有!”小轸汐撇撇小嘴不服气的指着身旁的小参衍,大声说,“我们过小路的时候哥哥不小心把我挤下去啦!”
  小参衍一张脸通红,不好意思的垂着头等着挨训。
  爷爷正要说什么,小轸汐又拉过哥哥的手,把哥哥往身后拉,小大人似的仰着下巴说:“但是你们不能骂哥哥!哥哥不小心的!”
  小参衍更加不好意思了,挠挠头,细弱道:“阿轸,是哥哥太笨了……”
  小轸汐立马反驳道:“才没有!哥哥可聪明了,哥哥带我去采花!”
  说罢小姑娘将已经歪七扭八看不出原型的野菊从小小的口袋里拿了出来显摆给爷爷奶奶看。
  爷爷奶奶看了一眼,摸摸两个乖孙的小脑袋,相视着大笑起来。
  “阿轸……”
  夏参衍情不自禁的向前一步,想要伸手抓住什么,可是他注定什么也抓不住。
  面前的一切倏地一白,画面一转,竟到了一个热闹喧哗的冬夜。
  漆黑夜幕下,其乐融融。
  这是一个爆竹声声响的除夕夜。
  这年的南阳没有下雪,屋里闷,年夜饭便摆在了小院里。
  冬夜的小风悄悄的吹落了凛冬最后一片树叶,桌下火炉里的热气扑得一家人双颊通红。
  夏参衍苦笑,心道,原来他也曾与家人闲坐,灯火可亲。
  房檐上两边挂着福字的大红灯笼;大门前贴着爷爷亲手题的对联;电视里春节联欢晚会的音乐声那样清晰热闹;领居家的小孩拿着闪烁的仙女棒在小院里与伙伴互相嬉笑。

  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聊着大人之间的事的同时,时不时还要转头过来看看他们。兄妹三人坐在一起,一人捧着一个花生牛奶的大饮料瓶子,哈哈乐着抢着碗里最后一粒肉丸。
  最后肉丸被大哥截获,小轸汐哭着喊着说不公平要重来,大哥无奈又放回去。然而再来一次,某人仗着身高和体力优势依旧轻轻松松赢了回来,小轸汐又不干了,假哭起来,试图让哥哥心软让给她。
  大哥看了眼懵懵懂懂的弟弟,有些犹豫,最后撇撇嘴心一横,把牛肉丸子分成了两半,稍微大一点的那半悄悄迅速放在了弟弟碗里,另一半给了妹妹。
  小轸汐见大哥分给了她和小哥,立马停止做戏,咬着肉丸子笑起来。
  反倒是小参衍,呆呆的捧着瓶子扑朔着闪亮澄澈的眼看着大哥,傻道:“……给我的吗?”
  大哥似乎有些无措,扭过头撇着嘴轻轻“嗯”了一声,继续若无其事的扒饭去了。
  夏参衍自顾自的乐了会儿,却没有吃掉那半牛肉丸子,转而又夹给了妹妹。
  小轸汐一愣,立马欢天喜地的夹进嘴里吃了,抱着小哥哥的脖子蹭了蹭满嘴的油,乐道:“谢谢哥哥!哥哥最好啦!”
  旁边大哥似乎是愣了愣,然后不悦的蹙下了眉头,盯着小参衍道:“我给你的你为什么给她?”
  小轸汐得意的哼哼道:“小哥比你好多啦!小气鬼!噜噜噜!”
  大哥不理他,继续看着一脸茫然的小参衍。
  小参衍眨了眨眼,小声说:“……阿轸喜欢吃。”
  “那你不喜欢吗?”他问。
  “喜欢……”
  “喜欢还给她?”
  “我……”
  那时的小参衍只知道把自己能拥有的最好的一切给年纪最小的妹妹。
  大哥看了他一眼,哼了一声,憋着一口气不说话了。小参衍察觉到他情绪不对,讪讪闭上了嘴,坐在一旁安静的吃饭。
  可谁料,过了会儿碗里又多了一块没有骨头的肉,接着红枣汤里的红枣基本都进了他的碗。他有些楞,讷讷看看哥哥,又看看爷爷,再看看爸爸,最后看看妈妈和奶奶。
  肉是哥哥夹的,红枣是哥哥还有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一起夹的。
  小参衍弱弱道:“……我吃不了那么多的。”
  “没事没事,衍衍最喜欢吃红枣,能吃多少吃多少,吃不完的给爸爸。”爸爸笑道。
  “对啊,衍衍还在长身体呢,吃不完你爸帮你吃了。”妈妈含笑看了爸爸一眼,又给他舀了一碗汤。
  “我们小衍要长高高咯!”爷爷喝着小酒笑。
  爸爸妈妈和奶奶也大笑了起来,纷纷乐道:“是是是,衍衍要长得比商徵还高!”
  小参衍也跟着乐滋滋的笑起来。
  “小哥要长得比大哥还高!”小轸汐大声喊。
  桌上又响起笑声,大人们又去打趣妹妹了。
  这时候,一直没有吭声的哥哥忽然凑了过来,夹着一粒没有籽的红枣送进了他嘴里,低声说:“吃不完的给哥哥。”
  小参衍懵懵懂懂的点点头,咬着嘴里的红枣,腮帮高高的,小嘴边还沾有油渍。
  哥哥似乎有些嫌弃,但还是摸了一张纸过来给他擦了擦嘴,闷着声又道:“以后哥哥给你的东西,你谁也不能给。”
  小参衍愣了愣,疑惑道:“妹妹也不可以吗?”
  哥哥点点头,柔下了眉宇,耐心道:“哥哥给衍衍的就是衍衍的,哥哥给汐汐的就是汐汐的。明白了吗?”
  小参衍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哥哥倏地笑了,拍了拍他的头顶,说:“衍衍快些长大吧。”
  快些长大,和哥哥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吧。
  而今二十九岁的夏参衍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竟然一时间有些辨不清这究竟是梦境还是过往。
  爸爸妈妈爱过他吗?
  哥哥……爱过他吗?
  他只模糊的记得,十五岁之前,他还有家,而今他二十九岁,已经流浪了十四年了。
  他不明白为什么曾经说爱他的人最后都不要他了。
  那个出现在他生命里的男人把他带回家,却没有给他一个家。
 
 
第32章 32
  病来如山倒, 病去如抽丝。
  夏参衍的身体仍然一日不如一日。癌痛开始只分轻重,不分昼夜,好的时候疼痛会减少些, 吃完药能稍微好受点, 坏的时候不管吃什么药,夏参衍也依然会痛的浑身发颤。
  它们再没有能让夏参衍停歇的时候。
  司锦卿后来又带着夏参衍去市医院做了几次检查,看了医生。夏参衍的情况着实让医生也有些纳闷了, 况且他的胃癌毕竟还是早期, 缓释片吃的不能频繁, 不然很容易形成依赖。医生只好在这些基础上又给夏参衍开了些药, 并建议让夏参衍留院观察。
  留院观察当然是不可能的。
  夏参衍不愿意, 再说医院里并不安全。
  司锦卿便将私人医生暂时安置在了百花镇, 然后利用所有关系从国外运来了最好的医疗设备, 并请了几个在医学界很有名望的专业医生过来查探夏参衍的病情。
  他在百花镇买了栋房,医疗设备和医生都在那里,就像个小型医院。
  很奇怪的是夏参衍的身体指数显示一直很正常, 几乎没有什么波动变化,只是疼, 全身无力, 咳嗽起来含血。
  医生们给夏参衍检查过身体, 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可就是资历很深的他们, 却也无法解释夏参衍现在身体出现的异常。这些设备已经很先进,可以说在世界上都数一数二了, 如果连他们都查不出来什么, 那去哪里都是徒劳。
  除非,设备出了问题。
  可那怎么可能, 司锦卿亲自运送回来的,谁能动手脚,谁敢动手脚?
  司锦卿开始不知所措,他不是医生,只能利用闲暇时间拼命补一些胃癌方面的医学知识,然后看着痛苦不堪的夏参衍束手无策。
  他一筹莫展,渐渐的,只好徒劳的盼望着哪天天气回暖夏参衍会好受一点。
  除夕前半个月,天气居然真的开始回暖。
  或许是上天终于听到了司锦卿内心的祷告。夏参衍也总算是逐渐好起来,不再因为疼痛辗转反侧彻夜不眠,偶尔还能笑着和他聊聊天,或是扶着助行器在屋内撑着酸软的身体走一走松松筋骨。
  就是依旧经常性犯困,有时候扶着助行器走着走着就开始打瞌睡,看电视的时候不知不觉就能靠在沙发上睡过去。
  老猫这几天也意外的黏起夏参衍,像是年纪到了,也疲乏起来,最喜欢趴在夏参衍膝上怀中睡觉。
  司锦卿已经好几次看见一人一猫酣睡在一起,偶尔也会觉得无奈又心酸。
  对门张大爷听说夏参衍身体情况不好,窜门的次数也多了起来。但每次张大爷过来,夏参衍都会打起精神和他说说话,可大家都能看出来他的力不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