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遗温——画师Meow(28)

时间:2021-03-03 01:17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强强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画师Meow
于是他颤着手,一遍一遍的发动车子,踩油门,而这车竟真的缓缓向后开起来。 众人被吓得惊慌失措,要是真让司锦卿开着这辆车回去,后果不可想象。 少主!我们借你车!我们送你过去! 不行,这车已经开不了了! 已经
  于是他颤着手,一遍一遍的发动车子,踩油门,而这车竟真的缓缓向后开起来。
  众人被吓得惊慌失措,要是真让司锦卿开着这辆车回去,后果不可想象。
  “少主!我们借你车!我们送你过去!”
  “不行,这车已经开不了了!”
  “已经在漏油了,会爆炸的!少主!!”
  司锦卿不管不顾,眸色充血,疯了般继续往后开。
  然而就在他以为自己马上就能离开这里的时候,突然四声枪响,车子停了下来。
  他的呼吸骤然一滞,再一次发动车子,没有用,彻底开不了了……
  含着血色的目光对上车窗外不远处眸色平静的黑衣中年男人。
  男人手里还拿着那把程亮的枪,枪口冒着白烟——他打烂了四个车胎。
  “少主,你出来。”中年男人语气平和,眸色慈蔼,如同以往任何一次一样。
  司锦卿颤抖着呼出一口气,仍然机械着重复着发动车子的动作。
  “少主,我们有车。”他循循善诱。
  司锦卿眸色微闪。
  “我们把车给您。”
  中年男人示意手下把车开过来,然后将自己手中的钥匙和枪抛进那辆车的副驾驶座上,接着带着自己的人缓缓往后退。
  司锦卿来不及多想,眼见他们退到了安全距离以外,才一个利落的翻身,满头是血的从这辆车跳到了另一辆车,再没有犹豫,疾驰而去。
  “木哥……”
  有些不明情况的新手下见要追踪的人走了,着急的看着领头的男人。
  “别追了。”男人沉声说。
  “可是……”
  “我说了,别追了。”
  男人静静看着轿车缓缓离去,仰着头看着微白的天空叹了口气,许久才苦笑道:“来不及了……”
  ……………………
  百花巷。
  “……他,还没有回来吗?”夏参衍靠在床头问站在床前帮他调水温的任湛。
  夏参衍起的早。没办法,睡了三个小时就被冻醒来了,他本就体质寒凉,今天天气似乎又格外冷。
  任湛帮他加了一床被子,调高了房内的暖气。他从夏参衍醒来开始就一直守在这里。
  直到天微微擦亮时,夏参衍才慢慢从寒冷中找回一丝温暖。
  任湛既担心夏参衍,又牵挂着司锦卿。
  怎么到这个时间了司锦卿还没有回来?
  他走时说不出意外的话天亮之前能够到家,现在都已经将近中午十点了,他还没回来。
  那就说明,路上出了意外。
  但在夏参衍面前,任湛没露出什么马脚,不动声色道:“放心吧先生,中午之前主人应该能到家。”
  夏参衍“嗯”了一声,垂着眸没再多问。
  然而中午时司锦卿也并没有到家。
  吃完午饭后夏参衍说要看会儿书,便拿着本书悠悠然靠在躺椅上对着落地窗看去了。
  任湛不敢打扰,只好在能看见夏参衍的范围内坐着等司锦卿的消息。好在总算是等到了司锦卿的电话。
  “主人,您没事吧?”
  任湛从发觉不对劲开始就一直心惊胆战着,可又不敢给司锦卿打电话,所以这时接到司锦卿的电话自然喜不自胜。
  “我没事。”语气与平常无异,只是听起来有些虚弱疲惫。
  任湛放下心的同时又担忧道:“您是不是受伤了……”
  “任湛。”司锦卿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沉声打断了他。
  “是。”
  他立马闭上了嘴,静静等着他的后文。
  电话里静了几秒,他才听司锦卿压着声音问道:“……衍衍呢?”
  任湛偷偷往落地窗那边看了一眼,笑说:“放心吧,夏先生刚刚吃完午饭,现在正坐着看书呢,看起来精气神好了很多。”
  那边又静了会儿。
  “那就好……”电话那头的人像是松了口气,又仿佛瞬间失了全部力气。
  “主人,您怎么了?”任湛皱了皱眉。
  他的情况似乎不太对劲。
  司锦卿淡淡道:“出了车祸,路上耽误了一些时间,现在还在医院里处理伤口。”
  他怕自己这一身伤回去会吓到衍衍,所以必须得提前把自己清理好,然后再找个借口搪塞过去。他不想让他挂心。
  任湛吓了一跳,还要继续追问,司锦卿却没再给他这个机会了,只道:“我在南阳中心医院,这边马上就好了,不过可能又要耽误一点时间,要晚点儿才能回来了。”
  “明白。”
  “照顾好衍衍。”
  “是。”
  电话挂断。
  *
  作者有话要说:
  所有人都在拦着他去见他,其中包括他。
  (能看懂吗?看不懂看完番外或许就能懂了。)
  马上完结啦。
  感谢一路陪伴。
  感谢观阅。
 
 
第37章 37
  辛由。
  聂家大宅。
  “今年衍衍又没来?”齐雪纯看着空出来的位置, 莫名有些失落。
  这些年以来她一直在尽力弥补他了,可好像不论她怎么努力,夏参衍也不再接受了。每次她的示弱与讨好都会被他软绵绵一棒打回来, 她无话可说, 毕竟她对不起他的,太多了。
  以前不觉得,近些年似乎是老了, 才渐渐发觉十几年前的自己为了在聂家站稳脚而做出的那些事有多愚蠢自私。
  可不论他们母子俩以前怎样现在又怎样, 夏参衍每年仍是会抽空来聂家看看她的。
  然而今年他不但一次都没来, 就连条最基本的问候短信和电话都没给过她。
  原本齐雪纯想着应该是他工作忙, 于是只好盼着今年大年三十能把他叫回来。

  但到最后, 那个特意为他留出来的位置, 居然还是空的。
  她说不清楚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既失落气恼,又自责羞愧。
  作为母亲,这份关爱已经迟了十三年。他或许真的已经不再需要了。
  夏商徵看了那个空位一眼, 神色郁郁,眸色晦暗不明, 欲言又止。
  “怎么了?他不想来吗?”齐雪纯发觉了夏商徵的犹豫。
  她只想知道他为什么不来, 哪怕只是个借口。
  “不是。”夏商徵摇了摇头。
  齐雪纯皱了皱眉:“那是什么?”
  坐在他身旁的夏轸汐和正瘫在沙发里看电视的聂泽臣不动声色的看向了他。
  夏商徵微微抬眼, 蹙着眉垂眼说:“我联系不上他了。”
  “什么?”齐雪纯一怔。
  夏商徵捏了捏指关节, 硬着头皮沉声说:“前一个月, 我就给他打了电话……”
  “然后呢?”齐雪纯问。
  “是空号。”
  一旁的夏轸汐也愣了。
  夏商徵咬了咬牙,继续道:“我起初以为他是换了电话号码, 后来问了其他人, 才发现他已经……消失一年了。”
  聂家大宅倏然鸦雀无声。
  聂泽臣呆若木鸡,讷讷望着天花板, 突然想起前段时间私下里在传司家少主失踪的事。
  司家少主是谁谁不知道?
  司锦卿和夏参衍的关系,又敢问现在哪个稍微和这圈子沾点边的人不清楚?
  而且夏参衍也确实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观众视野里了。他参演的最后一部戏就是齐导的那部,可现在那电影连宣传期都没到,遑论上映。电影制作工期长,这也是常见的事,并不奇怪。
  所以夏参衍这个人,好像很久之前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除了他的粉丝偶尔在他一年前发的微博下和他聊聊天问问他的近况之外,似乎再没有人发现他的退隐。
  但是为什么?
  为什么他会离开?
  “什么叫消失?”齐雪纯心不在焉的问。她的心里像是拉着一根紧绷的弦,握着筷子的手有些不稳。
  夏商徵掩饰似的侧过了头,敛眉低声说:“我追踪过他,但每次到半途那些痕迹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也许是……司锦卿掩盖掉的。”
  三人顿时无言了。
  如果是司锦卿带着夏参衍走了,他们无话可说,毕竟这些年以来,司锦卿始终是陪在夏参衍身边的那个人,也是最有资格带走他的人。
  “他……还真是恨了我们。”
  齐雪纯失望的看着餐桌上特意为夏参衍准备出来的饺子。她记得小时候他最喜欢吃她包的玉米饺了。
  没人再回答这句话。
  这顿年夜饭,他们等的人没有来。
  ………………………………
  夏参衍将手里看了很久的书放在一旁的茶几上。
  他揉了揉眉心,端起热水抿了一口,有些疲累。
  “夏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
  见夏参衍看完了书,任湛立马走近了。
  夏参衍微微侧头朝他扯了下嘴角,温声说:“我想睡一觉。”
  任湛明白了他的意思,又拿来一条毛毯礼貌的盖在他腿上,轻声说:“那您有事再叫我,我就坐在长廊里。”
  夏参衍笑了一声,道:“进屋去吧,外面冷。反正我睡眠时间长,不会醒的很早的。说不定等我一睁眼,他都回来了。”
  任湛笑了下,心里滑过一阵暖流,但还是摇摇头说:“没事,我答应了主人要守着您,而且我想要等主人回来。反正我身体好,很抗寒。”
  夏参衍知道自己劝不住他,这会儿自己也累了,便没再勉强他。
  关门声响起时,夏参衍靠在柔软的躺椅里悄悄舒了口气,他怔怔望着窗外熟悉的景色,突然神思恍惚。
  “喵呜~”
  老猫过来蹭着他的腿趴下了。
  这些日子老猫跟着他爱睡了很多。以前总喜欢趴在夏参衍膝上,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夏参衍没力气再支撑它了,便只趴在他脚边睡了。
  夏参衍笑了笑,却没有力气俯下身再去摸摸它,它似有所感,突然前爪挺立着攀住了他的腿。夏参衍忍俊不禁,轻笑出声,如愿以偿的摸到了他毛茸茸的小脑袋。
  老猫又“喵呜”一声,在他手心里蹭了蹭,心满意足的收回爪子趴在夏参衍脚边继续睡觉去了。
  彼时窗外小院花圃里的玫瑰多已经大开了,只不过很多仍处于大半开的状态,没有完全绽放。
  尽管如此,娇艳欲滴的青雉花瓣与冶艳迷人的迤逦色彩已经点缀到了这个略显惨淡的小院子。为这荒芜单调的冬季增添了一抹绚烂。
  夏参衍偏了偏头,目光又落在了茶几上瓷瓶里的那支红玫瑰上。
  他犹豫半晌,伸手将它从瓷瓶中拿出来捏在手中。玫瑰根茎上的刺早已被打磨掉,翠绿的根茎却一如既往的坚硬笔直,紧紧支撑着已盛开的娇媚花朵。
  夏参衍将它捏在手心里观赏了一会儿,就渐渐失了力气,他只好松松捏着它放在膝上。
  眼皮倏地灌了铅似的沉重,他有些困了。
  然而就在他混沌欲睡之际,他突然清醒了一瞬,似有所感般扭头看向了窗外。
  落地窗外,那白茫茫的天终于舍得撒下了银灰,就在年末的这个下午。
  南阳的第一场雪。
  大雪如同天神挥洒下的簌簌鹅羽,绵绵不绝的往下落,倾覆了冬雨绵绵了大半个冬季的南阳,洒进了与世隔绝的百花镇里,消失于百花巷陌的人间烟火中。
  莹白剔透的雪落在湿冷的地面,转瞬融于地面,化为点点积水,再无来时痕迹。
  “下雪了啊……”
  夏参衍轻喃,弯唇苍白一笑。
  ………………………………
  “下雪了?”
  夏轸汐和夏商徵齐齐望向窗外。
  “今年的雪来的可真晚。”夏轸汐垂下眼,心不在焉。
  夏商徵“嗯”了一声,没说话。
  或许是以前看雪看多了,夏轸汐并不觉得今年下一场雪有什么值得惊奇的。只是收回视线时见夏商徵还讷讷看着窗外,神色不明。
  她扯了下唇角,忍不住问他:“你想到他了是不是?”
  夏商徵皱了皱眉,看了她一眼,却没有否认。
  夏轸汐笑了声,意味深长,不知是嘲讽还是别的什么。
  “是啊,他最喜欢雪了。”夏轸汐再次看向窗外,语气忽然柔了下来,“只是我再也不会陪他堆雪人了。”
  “汐汐……”
  “哥。”夏轸汐平静的打断了他,神色淡淡的看着他,无波无澜,“我真讨厌他。”
  夏商徵近乎狼狈的移开了眼。
  他们都知道这句话不是真心的。这些年以来,夏轸汐一直在用这些口头上的嫌恶来表达对夏参衍的思念与责备,却从未有哪一刻没在爱他思念他。
  “我讨厌他。”
  我好想他。
  “我恨死他了。”
  我好想好想他。
  夏商徵垂下了眼,一句话也没有说。
  毕竟,他是罪魁祸首。
  ………………………………
  司锦卿从花市里买完白玫瑰出来后,便马不停蹄的开车赶往百花巷。
  此时南阳和辛由的初雪已经下了三个小时。
  到达百花巷后他飞速下了车,连车钥匙都没来得及拔就推开大门跑了进去。
  他迫不及待想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他好开心。
  从此以后,他们再也不用受司家管制,他们可以无忧无虑毫无阻碍的在一起了。
  今天过完,他便可以带着衍衍出国,他们会永远在一起,再也不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