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遗温——画师Meow(3)

时间:2021-03-03 01:17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强强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画师Meow
齐雪纯也红了眼眶,但是声音依旧尖酸又刻薄:你想我当这个恶人?!你要是真想带着衍衍的话你把汐汐送过来啊!我帮你照顾汐汐,你带着衍衍! 齐雪纯!你好狠的心!衍衍是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如果我有能力我就是死我
  齐雪纯也红了眼眶,但是声音依旧尖酸又刻薄:“你想我当这个恶人?!你要是真想带着衍衍的话你把汐汐送过来啊!我帮你照顾汐汐,你带着衍衍!”
  “齐雪纯!你好狠的心!衍衍是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如果我有能力我就是死我也不会让衍衍跟着你的!”
  两人又开始吵。
  十五岁的夏参衍不知所措的缩在阴暗的墙角里,一动不敢动。
  那是一个十分燥热的夏天,阳光那样耀眼璀璨,却照不到角落里的少年。
  因为少年无比清晰的明白自己是没人要的孩子了,爷爷去世之后他就没了家。
  那些争吵像针扎进他耳朵里,搅得他头痛欲裂,可他什么也不能说。
  他知道父亲过的辛苦,也知道母亲不容易。父亲带着轸汐会轻松一点,因为轸汐聪明能干,不会让自己吃亏;母亲带着哥哥会在新的家庭里站稳一点,因为那时候的哥哥已经被送去国外最好的大学读书了。
  而他是个智力有损,一事无成的废物。
  他以为自己会被推来推去,最后被送到一个没有任何亲人的地方,他会被关住,会成为有爸爸妈妈却没人要的笨小孩。
  却没想到司锦卿会突然出现。
  那个男人像是带着一身的灿烂而来,他裹挟着夏日的盛阳,铺天盖地般覆住了他,卷进了他荒芜的小世界里。
  那时的司锦卿是司氏企业的新任继承人,司家的名望与地位在辛由自不必多说,就连母亲改嫁的聂家也要低上几等。
  而司锦卿在辛由是个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
  可这个如星星般耀眼的人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他的生命里,把他护在身后,对着愕然的他的父母说:“你们不要他,我要他。”
  男人似乎觉得这样说不太妥,又转身轻声问他:“小孩,跟我走吗?”
  夏参衍怔愣着仰望那束光,着迷的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俊美的脸,仅是愣了会儿便毫不犹豫的点了头。
  于是他跟了司锦卿。
  他感激极了这个给了他一个未来的男人。没有他,就没有如今光芒万丈的夏念清和生动鲜明的夏参衍。
  夏参衍还记得自己初见司锦卿那一年。那时父亲的公司还没破产,由于时间匆忙,无奈之下带着他参加了一个推辞不掉的宴会。
  他的上下学都是父亲亲自接送。夏长兴不放心将他一个人留在车里,就带着他到了宴会大厅。
  父亲把他安置在角落里,让人守着他,然后自己则匆匆忙忙端着酒杯应酬去了。
  他一向听话,不想给父亲惹麻烦,就乖乖待在那里,其实他不喜欢这样嘈杂的场合。
  然而看守的人并不那么用心,没一会儿就借口去洗手间了,身边没了人,夏参衍就开始坐立不安,但又不敢离开座位,他怕自己会丢。可他没想到看守的人走开之后会有人找上门来。
  那是一个中年男人,笑眯眯的看着他,看起来听和蔼的。他问他叫什么名字,一个人在这里坐什么。夏参衍莫名有些害怕,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也不敢动,他一心盼着爸爸快点过来,那男人见他不说话,便要上手去拉他,只是那手没能碰到他,因为被另外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拉住了。
  男人一愣,要发火,转过头看见人之后立马怂了下去,什么都没说就落荒而逃了。夏参衍讷讷坐在那里,大脑空白,还没能从惊吓中回过神来,直到男人走后他才后知后觉的抬起头。
  面前的男人是副极好看的上品容貌,相貌清绝,五官刀削般精致凌厉,气质出尘绝雅。夏参衍从未见过这样好看的人。
  可让他失神的却不是那张过度俊美的脸,而是司锦卿对他的那份前所未有的温柔和耐心,以及那满盈的安全感。
  不过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管你如何觊觎也是奢侈的。
  他高高在上,哪怕他现在离得他这样近,哪怕他们曾经做过最最亲密暧昧的事情,可夏参衍却永远不可能是那个陪他到最后的人。
  他确实蠢,当初应该乖乖待在孤儿院里长大,或者早该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就脐带绕颈死去。
  父母本是儿女双全健康快乐,他却横叉出来,成了中间无法填补的漏洞。
  夏参衍是个错误。
  夏念清知道,夏参衍本人也知道。
  …………………………
  夏参衍迷迷糊糊的躺在休息椅上,醒来后看着头顶刺眼的灯光恍惚了很久,最后自嘲似的笑了一声。
  最近越来越喜欢梦到往昔了。
  昨晚上司锦卿没有在他这里多留。他在他怀里睡着了,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司锦卿日理万机,不可能时时刻刻守着他,他甚至不知道昨晚他是离开了还是在这里留宿了一晚,但他没多问,这不是他该问的。
  他不想知道卢子阳怎么样了,毕竟司锦卿要做的事情夏参衍拦不住,这是他对自己独有的偏爱与决绝,因为格外珍惜,所以不去否决。
  他一早就有戏,一醒就去了剧组。他不想再因为自己而耽误了整剧组的进度,就算齐导默许他偷懒他也不允许自己这样做。
  笨拙的人总是要更勤勉才能追上普通人的脚步。
  他不久前刚刚下了一场戏,就窝在椅子上睡了会儿,睡了半个小时,醒来之后浑身不舒服,胃里尤其难受,难受的额角直冒冷汗。
  夏参衍从座椅上站起来,眼前一黑差点栽下去,幸好紧紧撑住了旁边的桌子。
  此时剧组还没散,人却也不多了,只有收拾现场的剧组工作人员,但见他休息也没人忍心叫他。
  身上盖着的软被一拿掉,冷风就席卷而来,直钻夏参衍衣内。他身体弱,这种小风寒也经不住,又剧烈咳嗽起来,这咳嗽一次比一次厉害,这次咳得他几乎站不住脚,引得齐导都放下那边的工作过来了。
  见他越咳脸色越白,眉头拧的死紧,想责备他几句看他这样又不忍心了,只沉声问:“怎么咳成这样?”
  夏参衍摇摇头,想说自己没事,话才到喉咙里,那咳嗽又起来了,齐导吓了一跳,连忙手脚笨拙的给他拍背,谁料越咳喉间腥味越重,咳声未止,血已经咳了满地,他脑袋里黑了一瞬,踉跄一下,齐导赶忙扶住他。
  “参衍!”齐导不知所措,哪里知道这咳嗽竟能把血都咳出来。
  夏参衍缓了会儿,血咳出来之后人倒是舒坦了不少,就是喉咙里火辣辣的烧,他有些迷茫的眨了眨眼,不动声色的抹去嘴角的血迹,慢慢抬头看了眼焦心的齐导,笑了一下,虚弱的说:“……抱歉齐叔,这几天感冒又严重了。”
  齐导原本就担忧的不行,心都跟着揪紧,一听他这么毫不在意的说,立刻满心怒火瞪着他,厉声道:“感冒?!这还是感冒!?血都咳出来了!”
  夏参衍又笑,一点也不怵他:“胃出血吧,这几天也没什么胃口吃饭。”
  “夏参衍!老子让你来拍戏不是让你来拼命的!”
  他这一声吼,引得周围人都纷纷看了过来。
  夏参衍不太好意思,小声道:“为艺术献身,这不是应该的么?”
  “你……”齐导又要骂。
  “没事的。”夏参衍又宽慰起来,“我的胃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齐导不想和他生气,和夏参衍生气就像对牛弹琴,说什么他都不会反驳,温顺的反倒气着自己,于是干脆道:“你今天的戏别拍了,给我去医院检查!”
  夏参衍的身体这么多年奔波劳累的早就坏了,更何况因为小时候的那场病,他的身体本身也算不上多好。
  胃病是每个演员的通病,他并不将之放在心上。
  咳嗽很早之前就有了,胃出血又咳嗽的,咳出血来并不是什么稀奇事。
  齐导让他休息,他拗不过他,就待在家里休息了几天,顺便去医院做了个检查,拿到检查单之后也没什么多余反应。循规蹈矩的吃着医院开的药,他觉得并没有什么用,到半夜胃依旧会痉挛着疼痛。
  等差不多了之后夏参衍又赶回了剧组,彼时他已经没什么戏份了。
  只有几场,大多是和男主陆清嘉的。
  陆清嘉和他旧相识,他们是好朋友,非常好的那种。
  唯一的差距就是这么多年过去,夏参衍还在原地徘徊,而他已经拿了好几个影帝桂冠。
  这部电影是个搞艺术的片子,陆清嘉饰演的是一个画家,夏参衍是他的学生。
  陆清嘉的长相比较成熟,相貌出尘,眼神清明,无暇的瞳眸里没有一丝被娱乐圈污浊气息沾染的痕迹,这是齐导选他的最大原因。
  所以说一开始这个男主他是要给夏参衍的,原本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个角色。
  夏参衍今年已经满了二十八了,但几乎看不出成年人到了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深沉与疲累,他总是笑着的,一如所有人一开始见到他的那样。
  春去秋来这么多年,所有人都变了,只有他没变。
  这一场戏,是南千,也就是夏参衍所扮演的学生,因为高考失利没有考上理想的美术学院而对老师白听倾诉的情景。
  这场戏是电影里面白听和南千见的最后一面。
  因为过后南千自杀了。
  所以这也是对夏参衍来说最重要的一场戏,爆发性很强。
  开机前齐导对他说了很多,全剧组都做好了再来几次的准备。
  夏参衍有点紧张,齐导和他说完话之后就直挺挺坐在位置上看剧本,还是怕卡词。
  “念清。”陆清嘉在他身边坐下,递给他一杯刚刚接的温水。
  夏念清是他的艺名,只有长辈或者和他很亲密的人才会叫他本命,不过陆清嘉大约是叫惯了。
  “怎么?”夏参衍对他笑了笑。
  陆清嘉笑道:“很紧张吗?”
  夏参衍没有隐瞒,点点头:“当然,怕拖你们后腿。”
  陆清嘉无所谓道:“怕什么,你拍多少遍,我跟多少遍。有哥和齐导在,谁也不敢说你。”
  最后那句话陆清嘉是小声在他耳边说的。
  夏参衍垂眸笑了笑,拧开热水瓶喝了一口,轻咳了几声,笑着打趣:“你还能帮我打他们吗?”
  陆清嘉立马弯曲手臂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肌肉。虽然现在是冬天,但他们拍的是夏天的戏,所以只能穿简单的白衬衫,好在今天天气还不错。陆清嘉也不怕冷,蓬勃的肌肉在薄薄的衣料下自是能看的一清二楚。
  夏参衍轻声笑了,拉过旁边自己的羽绒服盖在他身上,说:“别感冒了。”
  陆清嘉乖乖暖了会儿,嘿嘿一笑。
  “好了,演员准备!”齐导在不远处喊道。
  夏参衍捂着小被子的手指卷曲了一下。
  陆清嘉伸手用温热的手心覆上了他有些冰凉的手背,弯着唇温声说:“别紧张,我陪着你。”
 
 
第04章 4
  “Action!”
  ——————
  “小千。”
  白听从朋友那里听说了南千高考失利的消息,想找南千,他们都说不知道南千人去哪里了,白听担心他,终于在河边找到了正望着湖水出神的南千。
  南千抱着膝坐在草坪上。以前这一块地方是他经常过来画画取景的地点。
  白听叫他的时候他只是回了一下头,轻轻的朝他笑了笑,通透的眸子沉静平和,却让白听的心莫名跟着沉了沉。
  “老师。”南千叫了他一声,声音很低,风一吹,连尾音都被卷走。
  白听悄悄松了口气,在他身边坐下,和他一起望着平静的湖面发了会儿呆。
  许久之后,白听自以为时机差不多,便偏了偏头,温和的说:“小千,一次的失败并不代表什么。”
  南千愣了愣,点点头,微笑道:“我知道。”
  白听还想再要说什么。
  “可我已经没有再来一次的勇气了。”南千突然说。
  白听蹙了蹙眉:“你应该……”
  “我应该坚持下去,对么?”南千突然转头望向他,眸水寂静,寥寥让人心惊。
  “小千……”白听瞬间有些不知所措。
  南千站了起来,笑了笑说:“老师,我太懦弱了,您不用担心我。”
  说完他就要转身离开。
  白听却轻轻抓住了他瘦弱的手腕,急道:“小千,老师帮你。”
  南千没有转身,也没有回头,从白听的角度只能看到他仰了仰头,叹了口气,然后垂眸低笑,眸里有什么白听看不真切,不外呼是自嘲。
  “老师,你和我不同。”他说。
  “每一个人都不同,但老师愿意帮你走出去。”
  南千转身,轻柔的拂下他的手,笑道:“可我已经不想走出去了。”
  白听哑然的张了张嘴。
  “我再怎么努力也抵不过别人天赋异禀。”南千说,“您有自身的努力没有错,但肯定也是有天赋的吧。可我什么都没有,我热爱画画,我为它放弃了一切,但是画画天生不适合我。”
  白听:“小千,你可以努力让它爱上你……”
  “您不懂。”南千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一步,“因为它,我落下了文化课,所以高考失利,结果艺考也没有合格。我知道您当初也曾因为文化课不合格重考过,可我们大抵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您能看见太阳,可我看不见。”

  “南千!妄自菲薄才失败!”白听怒道。
  “所以我说你不懂!”南千突然大声道,眼眶发红。
  ——————
  “齐导,这……”副导演皱了皱眉。
  这一句话原本应该是南千心平气和和白听说的,但是夏参衍却用了歇斯底里的方式。
  “别喊停。”齐导死死望着屏幕里的两个人,眼神深沉寂静。
  副导演讪讪闭上了嘴。
  ——————
  “小千……”白听想要向前一步。
  “够了!真的够了!”南千也猛的向后退去,他抱住自己的头,痛苦、压抑,他压力太大了,他要撑不住了。
  “我那么努力了,可我还是考不上……”
  白听伸了伸手,他也很难受,他明白这种感觉,他也曾落过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