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遗温——画师Meow(35)

时间:2021-03-03 01:17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强强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画师Meow
弟弟沉默了很久,直到我止住了抽泣,才听到他低低说:姐姐,我永远支持你。 于是我终于和司家断绝了关系,跟着肖凌私奔,离开了辛由。 一开始时一切都很顺利。我们大学毕业,去了一个陌生城市,租了一个小房子,各
  弟弟沉默了很久,直到我止住了抽泣,才听到他低低说:“姐姐,我永远支持你。”
  于是我终于和司家断绝了关系,跟着肖凌私奔,离开了辛由。
  一开始时一切都很顺利。我们大学毕业,去了一个陌生城市,租了一个小房子,各自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虽然疲累,却也开心幸福。
  他对我一直很好,我很爱他,随着时光的推进,我反而越来越爱他。
  他的眼睛明亮又纯粹,说爱我坚定又真诚。
  我以为我们可以永远这么走下去。
  可是他变化来的太突然了。
  不是经年累月的嫌恶所以疏远,是骤然而变,渐渐变得不再怎么爱笑了。虽然不对我发脾气,却冷漠了起来。我和他闹情绪,他也不再哄我,一句“无理取闹”就能好几天不回家。
  现在想想,若我当时多关心他一点,多思虑一点,是不是就能早点发现他的突然改变是不对劲的?
  可那时的我还是个不懂事的女孩,我需要安全感,也会起疑心。一次两次,我会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太任性了,渐渐的次数多了,我就会害怕,起疑。
  于是又一次争吵过后我跟踪了他。
  然后我眼睁睁的看着他进了一家gay吧。
  那一瞬间,五雷轰顶也不过如此。
  可我不信,他从来没有骗过我。
  我曾经相信在这个世界上什么都可以伪装,除了爱。
  后来我才发现,爱才是最好伪装的东西。
  当然,到我老后我才渐渐意识到他对我的爱从未变过质,只是随着洪流淹没在了我漫长痛苦的过往里。
  毕竟那一晚,我亲眼看见他和另外一个男人在空荡迷离的包厢里接吻。
  我一瞬间什么都忘了,只觉得恶心至极。以至于这一幕我终生难忘,甚至在之后的很多年看到同性恋就会下意识的反胃恶寒。这也就是为什么,当我知道我为之骄傲的弟弟是个同性恋时,我会那样反感反对。
  更何况,锦卿喜欢的那个人,有着一双和肖凌那样像的眼睛。
  我不记得那天我是怎么回家的,只知道那之后的第二天我平淡的问了他这件事,他沉默半晌,只留下一句“你走吧”,就甩门离开了。
  我心如死灰,当然也不会再留在这里自取其辱。
  年少时的我,就这么死在了那年那个聒噪的仲夏里。
  从他那里离开后我没有回司家,我没脸回去,也不敢回去,所以我独自游荡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我晕倒在酒店里,再睁开眼睛时躺在我曾经的房间里,而我的弟弟站在床头,红着眼,沉默不言。
  之后我才知道自己怀了孕。
  我恍惚了很长一段时间,反应过来后疯了一样要打掉这个孩子,然而等我如愿躺在手术台上时,我又后悔了。
  父亲每次来看我都要狠狠骂我一顿,后来大约见自己曾经活泼开朗的女儿变得沉默寡言了,也不忍心再责怪我,来的便少了。就是母亲常常偷偷掉眼泪。
  我和他们说我想留下这个孩子,他们思虑半晌后也应允了。
  但是有一个条件,我必须结婚。
  毕竟未婚先孕,怎么说也有损司家颜面,而那时的我已然不在乎自己的未来是什么模样了。
  只是我的孩子必须先被藏几年。毕竟那时的我身份尴尬。背弃家族跟人私奔的消息早就已经里外传开来,所以不能这么快有一个孩子的出现,留下供人把玩的把柄。
  于是孩子的对外年龄一直都是假的。
  所以我必须在司家站稳脚跟,让那些人不敢再在背后嚼我的舌根。我也得保护我的孩子。
  所有条件我都同意了,我没意见。
  于是我便这么浑浑噩噩的和一个没见过几次面的男人结了婚。
  结婚前锦卿找过我,他问我:“姐,你高兴吗?”
  我笑了下说:“不管我高不高兴,这婚姻其实早就已经为我准备好了吧。”
  司家人从来只在乎利益。
  婚后我与我的丈夫相敬如宾,相处的倒也和平安宁。但其实就是两个为了利益捆绑在一起的陌生人而已。

  我丈夫大约是知道我的心里一直有个人的,也知道我的孩子的父亲另有其人。但他根本不在乎这些。他只在乎司家会给他们家带来多少利润。
  不过他是个很合格的丈夫,对着不是自己亲生儿子的孩子也慈蔼可亲的像是一个真正的父亲。他也从来不去那些艳色场所,时刻注意着与人交往的尺度。对外确实是一个哪哪都好的男人。
  但我知道,其实他不是怕我,他是怕司家。
  我受着他的影响,也渐渐的沉陷在了司家光鲜亮丽的表皮里,学会了与人虚与蛇委,开始接受一些曾经避之不及的东西,甚至慢慢看惯了肮脏与恶劣。
  我开始漠视世界,无视人情冷暖。
  但我也因此,一步步的攀高,最后成为了这个家族身份尊贵地位崇高的一员。
  我快忘了自己了。
  而我唯一的柔软,似乎只在儿子还有弟弟那里才能体现几分。
  然而在我迷茫失心的这些年,我和弟弟的距离却越来越远。明明同在一个屋檐下,有时候一整年下来,也只在家族年宴上能见上一面。
  我以为弟弟足够强大,并不需要我的帮扶。
  后来我爬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位置上,受人敬仰,连我的丈夫也对我另眼相看,父母更是喜不自胜,只有弟弟离我愈渐疏远,看我的眼神像看一个事不关己的陌生人。
  我和我的族人一样,对锦卿满怀希望,他是整个家族的骄傲和信仰。
  而未来他的每一步都将在司氏的控制之下。
  我心里清楚,这是每一任司氏家主的使命和定局。而那时的我不但没有丝毫去救他拉他一把的自觉,反而和那些自私自利的豺狼虎豹一起去压榨他,逼迫他做司家的傀儡。
  毕竟那时的我早已在司家内部混迹多年,明白司家的水有多深,一味的反抗,只会适得其反。历来哪一任试图改变这种相互制衡局面的家主有过好结局?
  我并不希望我的弟弟成为失败的先例。
  原本他也很乖的,他会听从族人的意见,麻木而机械的做着那些他这个年龄里本不应该接触到的东西,好在他很聪明,学什么都很厉害。说他是司氏的希望毫不为过。
  我有时候甚至会忘了他是我的弟弟,而是病态的将他当作司家的神,尊敬他,爱戴他。我把自己的血肉融在司家的利益链中,却将弟弟亲手推向了更大的深渊。
  可谁也没想到,中途会冒出一个小孩来毁了这种平衡。
  他开始反抗司家。
  起初,只是瞒着父母和我把夏参衍留在身边。我们当然不可能不知道。但转念一想,锦卿已经那么大了,有正常的生理需求很正常,哪怕那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孩子。
  其实那时的我很不喜欢夏参衍,甚至因为锦卿喜欢男人,而在司家大会上指责他,以此来警戒他玩玩可以,不要过界。
  然而我低估了我的弟弟。
  要说他和我有什么地方很像,那大抵就是对待感情的态度。
  我早该想到他不会是那种随意玩弄小孩情感的人,可等我反应过来时,木已成舟,而他早起了恻隐之心。
  我开始害怕,我害怕他会离开司家。父亲已经年迈,但哪怕是年轻时候的父亲,也不一定比得上现在的司锦卿。而纵观整个司氏家族,都没有一个谁能强过他,他强大到了一种连平常将司家压在下面的古族都畏惧的地步。
  司家没有他,如同鱼离了水。
  而那时的弟弟,还承载着我全部的希望。我妄想用他完美的一生来填补我少年时的遗憾。
  这些年他变了很多,我和他早就不再是最初那样简单普通的姐弟关系。我并不了解他,却知道他的可怕。所以就算察觉他有了别的心思,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我也想过从夏参衍下手。最恶劣时,甚至想过把那小孩暗地里杀了,他们相处不长,或许事情过了他也就忘了,还会继续待在司家乖乖做傀儡。
  可锦卿把夏参衍保护的太好,我们的人没有一点机会。于是我们开始不遗余力地寻找这个机会。
  不过后来又或许是他开始察觉我们的意图,便没再冒险做出过什么出格的举动。
  他没再有什么动作,我们自然也就不会再对夏参衍做什么。
  但为了安全族的心,也为了锦卿不再受其他人质疑,我提出举办一个族内宴会,让他将夏参衍带过来。
  不出所料,他拒绝了。
  这个建议是私人的,拒绝或者被拒绝也只有我和他知道。我没有意外,但我也没有退让,我说我想和夏参衍见一面。他思忖许久才答应下来。
  我第一次见到夏参衍,那时他已经十九岁了。个子不矮,放在这个年纪的男孩里却不算高,长得很好看,温润有礼。
  他似乎有些怕我,一直垂着眉眼,不安的搅动着修长白皙的手指。
  他上身穿着很干净的白衬衫,下身是规矩的黑色长裤。刘海有些长,微微遮住清秀的眉眼。
  但最先让我注意到的,却是他的眼睛。
  那双眼睛我太熟悉了。
  澄澈清冽,如山间明朗的小溪,涟漪上浮动着粼粼天光,流转间天真又烂漫。
  很像那个人。
  那一瞬间,我几乎是立刻就涌上一股恶寒,然后不由自主的厌恶的将他从我面前推开好远。
  “适可而止。”
  冷淡的声音带着愠怒,凛冽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我抬头,对上了锦卿冰寒的眼。
  他将不知所措的夏参衍拥在怀里,凌厉疏冷的看着我。
  我突然觉得有些抱歉,可一想到那个人,想到夏参衍那双澄澈到让人心悸的眼,立马就反感恶劣起来。
  于是我狠狠瞪着那个被他护在怀里的人,冷笑道:“小小年纪不学好,倒是学了一身妓.院窑窖里的狐媚本事。”
  他似乎没懂我最后说的话,仍是紧紧抓着司锦卿的袖子。我知道他不是在做戏,是真的害怕。可我居然那样恶劣。
  “滚出去。”
  那是锦卿第一次不顾任何情面那样对我说话。声音很沉,眉眼很冷,我看到了一个前所未有过的暴戾的他。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愣了会儿,然后笑起来,提醒道:“司锦卿,你是不是忘了你答应我们的?”
  “滚。”他仍是说。
  我又悲哀又恼怒,一怒之下口不择言了起来。
  “一个智商有缺陷的蠢货你也喜欢,司锦卿,你是不是口味低俗?”
  他捂住夏参衍的耳朵,怒吼道:“司锦瑟,我最后再说一遍,从我家,滚出去!”
  那一次,还真是他让人把我赶出去的。
  自那以后,我再也没有机会踏进过他家,除了在荧幕上,更没再有什么机会见过夏参衍。
  但锦卿履行了承诺。
  短短几年内,他确实如我们所料般,带着整个司家更上了几层楼,司家在他的带领下到达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鼎盛时期。
  他做到了。
  我为他开心,也为他骄傲。
  整个家族更是对他敬畏万分,甚至那些曾经不满于他年少为主的老古板,到了这一步也心服口服起来。
  可我们都没想到,这会是他开始反抗司家的预兆。
  他表演的太好,我也被他蒙在鼓里。
  那时候的他已经和夏参衍分开了,甚至放言要与迟家小姐迟北柠订婚,而我们还在沾沾自喜的以为自己掰回了一局。
  等我们再回过神来时,一切都来不及了。那时不论是整个司氏,或是司氏家族的内部核心,都已经快被他纳入囊中。
  时隔多年,久违的不安再次环绕了我。
  我知道找他无济于事,所以我找上了夏参衍。
  我不蠢,这些年以来他做的一切串联起来之后就能明白他都是为了谁。
  那时的夏参衍已经二十五岁。
  我有机会和他碰上面,是在一个内部晚宴。我匿名而来,将他堵在了包厢里。
  而令我大吃一惊的是,他的变化竟那样大,大到快令我认不出来了。
  他越发俊美清濯,温润灵秀。他一身剪裁得体的浅灰色西装,穿在身上有些大,却并不违和,反而有一种别样的高挑。
  而他已不再是当年那个见到我会害怕的躲在司锦卿背后的小孩了。
  他的眉眼清晰秀气,温文尔雅,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令人舒服的疏离与礼貌,行事得体。见到我时,似是早就料到般没有丝毫惊讶。
  “司小姐。”他淡淡向我颔首,礼貌又客气。确实是对待一个陌生来客应有的语气。
  我愣了愣,点点头,正想要开口说什么,就见他淡淡笑道:“司小姐过来是想和我说司总的事吗?”
  这回我是真的有些不可置信了。
  他没有退缩畏惧,反倒是我一时居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您放心吧,我有自知之明。”他笑着说。
  我怔了半晌,突然觉得有些无趣,不太适应的蹙了蹙眉,道:“锦卿是司家的当家人,司家不能没有他。”
  他笑了笑,说:“我知道。”
  就在我以为我说服了他的时候,却又听他道:“可他同样是个人,他有自己的思想和自由,不论是我还是司家,亦或是司小姐您,都没有资格关住他。”
  我眯了眯眼,反应过来他的话后冷笑道:“你知道什么?司家是他应该承担的责任。”
  他仍然那样彬彬有礼,连面色都不曾变过半分,却没有再回答我的话,而是道:“司小姐,你们的所谓责任,是让他一辈子做司家的傀儡吗?”
  我狠狠一怔,猛的看向了他。
  他怎么会知道这些?他不是智商有缺陷什么也不懂的吗?
  可还没待我继续深想,他又说:“司小姐,我想请求您一件事。”
  我皱了皱眉,这会儿已经心神不宁,也没多思考,下意识问:“什么?”
  他垂了垂眼,眼底似乎有什么情绪一掠而过,又很快隐去。然后我听他说:“我愿意和您做个交易。”
  我不解的看着他。
  “我可以帮你们让他离开我。”他说,“并且我有办法让人消去他对我的记忆。”
  我一惊,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突然之间觉得面前这个人好陌生。
  他似乎也发现了我的惊愕,失笑道:“您不必如此惊讶。不瞒您说,我时日无多了。”
  我心中一颤,看着他愕然道:“什么意思?”
  他顿了顿,垂眸笑了笑,不怎么在意的说:“我只有五年寿命了。”
  五年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