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遗温——画师Meow(37)

时间:2021-03-03 01:17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强强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画师Meow
我不太放心,所以从那个守他的人离开开始我就从包厢里出去了,想着离他近一点儿也好。也幸在我来得及时,没让试图接近他的那个中年男人碰到他。 那样脏的手,连沾到他的衣角都是亵渎。 他用那双干净通透的眼睛怔怔
  我不太放心,所以从那个守他的人离开开始我就从包厢里出去了,想着离他近一点儿也好。也幸在我来得及时,没让试图接近他的那个中年男人碰到他。
  那样脏的手,连沾到他的衣角都是亵渎。
  他用那双干净通透的眼睛怔怔望着我,眸子里还带着恐慌过后的晶莹与无措。常年在商场运筹帷幄的我,面对他澄澈干净的眸时居然控制不住的失了神,差点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面对十五岁的他,我突然慌到不行,只能尽量调控着自己的面部表情,放柔语气,微微俯身和他平视,怕自己吓到他。
  他看着我眨了眨眼,似乎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我被他这样望着有些招架不住,掩饰般轻咳了一声,移开了眼,面颊微烫,低声僵硬道:“不用害怕。”
  他又眨了眨眼,他的睫毛很长,又浓又密,柳絮般翩然轻盈,每一下都挠动着我心里的弦。
  “我……没有怕你。”他突然说。
  他的声音轻柔清脆,带着少年的明朗,软软的扎着我。
  我听出他有些紧张,便顿了顿,笑着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承认,那一刻我已经有了自己的私心。
  “夏参衍。夏天的夏,人参的参,繁衍的衍。”他轻声回答。然后悄悄抬眼看向我,小声问,“你呢?”
  我心里一动,笑着回答他:“司锦卿。司空见惯的司,繁花似锦的锦,卿本佳人的卿。”
  我知道不能靠他太近,这是我和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见面,我不能吓到他。
  只是未免有人还过来骚扰他,我就顺势坐在了一旁,静静陪着他,只敢不动声色的用余光悄悄看他。
  我紧张而忐忑。
  后来夏长兴赶到。我担心衍衍对我的印象会不好,所以表面上客气的和夏长兴打了招呼,对于他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却很不舒服。
  然而碍于身份,我只能暗暗警示了他的手下不负责任的事。他受宠若惊的朝我道谢,惶恐又后怕的带走了衍衍。
  我们明明没有见过几次,可少年清瘦的背影,澄冽的眼,却让我记了很多很多年。
  那时候的我才二十五岁,二十五年以来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明媚,怎么可能甘心放手。只是即使很想得到他,却也从来没有过有一天真的会和他在一起的想法。
  我配不上他的。
  我身上的腐臭味太浓,司家往我身上泼的血太红,我手上沾的人命太多。
  我不能,也不敢接近他。
  但我想,我可以保护他,守护他。
  尽管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身份和姿态。
  而我万万没想到,有一天,他真的会来到我身边。
  那天去聂家是我蓄意而为之。
  中间夏家的事因为衍衍我都略有耳闻,我知道夏家现在是什么情况。
  那时的夏长兴公司破产,背负着一身的债。恨就恨在当时的我并没有掌握司氏实权,我不敢贸然帮他们,若被司家人查出来,他们一家都会被连累。
  而那时的齐雪纯已经改嫁聂家,夏长兴将衍衍交给她,想必也是实在走投无路。
  聂家虽说比起司家来不值一提,但司家现在扎根于辛由,和聂家多少有些生意上的往来。
  我早就从中得知夏长兴要将衍衍送去聂家的事,我想离他近一点儿,又不想让自己看上去像个变态,所以我只敢隔着一堵墙听听他的声音。

  我借口要和聂贺讨论合作方案,推掉所有工作,心魂不定的去了聂家。
  聂贺见我亲自过来,大约也被吓到了,诚惶诚恐的把我安排在一楼的待客室里。我本来就不是为这个而来,干脆把事情全权交给了任湛,然后坐在一旁心不在焉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只是那逐渐清晰起来的声音却并不是我想听到的。
  “齐雪纯,你摸摸你的良心!他也是你的儿子!?”
  “我的良心!?夏长兴?都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肯放过我?!如果你不想要衍衍了,你直接说就是,没必要让我来当这个恶人!”
  “……”
  那些争吵刺耳至极,就连作为外人的我都觉得心寒嘈杂,那么被父母抛来抛去的他呢?他又是怎么想的?
  于是我倏然起身,直接推门走了出去。
  果不其然,小孩已经被父母的争吵吓得缩在了墙角,不知所措。
  两人看到我时皆是一愣,更何况刚才我进门时聂贺已经向齐雪纯介绍过我。
  那些争吵也在我出现的那一瞬戛然而止。
  我皱了皱眉,看了一眼正怔怔望着我这边的小孩,只觉得这两人厌恶刺眼至极。
  我不愿意看他这样无措慌乱,也不想他一直孤立无援。如果可以,我想把他放在身边,光明正大的保护他偏爱他。
  我想给他一个家,让他明白,他不是没人要。
  “你们不要他?”我笑了一声,然后径直走向十五岁的他,冷冷道,“我要他。”
  整个聂家大宅静的针落可闻,一时之间,别说是齐雪纯和夏长兴了,就是聂贺和任湛也讷讷站在那里,显然没能反应过来。
  可我说完后又觉得这样的话语说出来不太好,会让衍衍像个被交换的物品一样廉价。于是我又微微蹲下身,看着他迷茫慌乱的眼,轻笑着问他:“你愿意跟我走吗?”
  他眨了眨眼,愣了愣,似乎在想我的话是什么意思,我耐心的等他想明白,然后见他失措过后毫不犹豫的点了头。
  他就这样来到了我身边。
  我把他安置在辛由一座半山腰别墅里,那里都是我自己的人,隐秘也安全。
  别墅里的仆从都是跟了我很久的老人,和蔼善良,我素来没什么架子,待他们也不差,他们都是无所依的人,对我心怀感激,因此也尽心尽力。
  衍衍是个明朗乖巧的小孩,他们都喜欢他。哪怕后来我和他分开了,老人们也偶尔顾念着他,只是衍衍为了避嫌,除了托我送点礼物问个好之外,直到离开也没有再来过这里。
  他来这里之前,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是:“我……叫您什么?”
  我选了一个称呼,却不知道,这个折中之下随便得来的称呼,竟会困扰了我和他一生。
  别墅里的房间很多,仅有的两个主卧,一个是我的,另一个原本应当留给我未来的妻子,而我怀着私心,将他安置在了那里。
  因为工作原因,我其实不常住这里,为了方便,一般都是住在市中心的别墅里。但眼下衍衍在这里,我就算再忙也不舍的把他一个人留在这儿。
  刚来时他做什么都小心谨慎,为了不麻烦到别人,连衣服都是自己悄悄洗了。
  我又心疼又无奈,又不知道该怎么让他渐渐放下防备适应起来,只好慢慢来,一点一点让他融入这里信任这里,然后再慢慢改变他这些什么都自己扛的习惯。
  我想帮他分担他的一切,如果是苦难,我想承担其中的百分之八十。
  我希望他永远开心幸福,眼睛永远如初见时那般澄澈纯粹。当然,哪怕有一天他从人间历难归来,天真耗尽,眼神浑浊,我仍然愿意迎接他的每一个拥抱与亲吻。
  我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亲近,是在一个雷电交加的夏夜。
  彼时我已经睡下,迷糊里被微弱的敲门声吵醒。我心里一惊,还以为家里出了什么事,打开门却看见他光着脚不知所措的站在门外,脸色苍白。
  这天晚上气温降下了一点,他穿着薄薄的睡衣,整个人无助惊惧,看起来摇摇欲坠。
  我吓了一跳,连忙给他拿了一双拖鞋让他穿上,又用薄薄的毯子裹住他单薄的身体,然后才微倾身,安抚般摸摸他的头,柔声问:“怎么了?”
  他不安的绞着衣角,许久才小声说:“我……怕。”
  我问:“怕什么?”
  他偷偷看了一眼我,又立马低下头,说:“雷……”
  我恍然大悟,忍不住笑道:“衍衍这么大了还怕打雷?”
  他抿了抿唇,垂下眼不说话了。
  我知道他是不好意思,笑了笑,把他带进了门,然后让他在床上睡下,想着先哄着他睡着然后自己在沙发上将就一晚。
  不管怎么样,贸然睡在一起总归是不太合适的。
  却没想到我们都昏昏欲睡之际,又被窗外轰然一声炸雷吵醒。
  他被吓醒,大约是还没有清醒过来,把自己整个人都闷在被子里,蜷缩着,然后才控制不住的缓缓溢出几丝哭腔。
  我也被吓到,急忙跑过去将他轻轻揽在怀里。他颤了颤,从被子里抬起头来泪眼朦胧的看着我。
  我被他这样没有安全感的眼神看的心疼,只好掩饰似的掀开被子把他完完全全拢在怀里,然后一边用手心轻抚他的背,一边喊他的名字,告诉他“别怕”。
  他身上沐浴过后的淡淡清香萦绕在我鼻尖,他的身形清瘦,我把他抱在怀里,像是抱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他似乎很习惯蜷缩着睡觉,小小的一团,总是善于把自己圈起来,用这样的方式保护自己。
  我这样抱着他,仿佛是在他自己的基础上加了一层无坚不摧的屏障。如果可以,我愿意做他的第一道防线,永远也破不了的那种。
  他突然喊了我一声。
  我拍了拍他的背,轻声问:“怎么了?”
  “我可以抱你吗?”他低低的说。
  我愣了会儿,才近乎慌乱的应道:“……当然。”
  于是,那只细瘦的手臂轻轻环上了我的腰。
  我们相互贴近,心脏隔着两层皮亲密无间。
  他小声叫着我。
  他环着我腰的手轻轻攥着我腰侧的衣料,我能察觉到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嗯,我在这里。”我一下一下抚着他脊背。
  不知是不是恐惧作祟,这晚他极其没有安全感,再也没有平日里和我相处时的谨小慎微。
  临睡时他还问我:“……您会不会觉得我很麻烦?”
  我愣了愣,勾了勾唇角,温声玩笑道:“怎么会,衍衍给我找点麻烦才好呢。”
  他没说话了,只是往我的方向更贴近了些。
  这晚他睡得很安心,而我彻夜未眠。
  这之后他慢慢不那么拘谨了。会主动和我说话,会分享学校里有趣的事物给我,学习上遇到难题也会来找我。
  我知道他怕雷雨天后,慢慢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只要天上下雨,我就会被雨打树叶的声音惊醒,等听到雷响就往他房间里跑。然后哄着他睡下,自己在他房间里坐一整夜。
  我仍然不敢靠的他太近。我怕他害怕我。
  但渐渐的,他似乎感受到了我的小心翼翼,笑容多了起来,雷雨天时会主动抱着枕头钻进我被子里,所以那个时候我的房间总是不敢锁门的。
  那时的他还不懂得什么叫安全距离,只知道开心或害怕都要往我怀里钻。
  而理智告诉我,这样是不对的。
  我既惊怒于他的家人没有给他普及过人身安全方面的教育,又有些心疼。所以我不敢把话说的太重,只好一点点教他,告诉他不止是要和陌生人保持距离,和亲人家人也一样。
  说到安全距离时,他问我:“我和您也要保持距离吗?”
  我顿了顿,笑道:“当然,不止是我,除了衍衍的爱人之外没人有资格突破这层距离。”
  他好像不懂什么是爱人,想了想,对我说:“那您不可以是我的爱人吗?”
  我愣了愣,摸了摸他的头,沉声道:“衍衍,快点长大吧。”
  只有你长大了,我才知道你对我的爱究竟是爱人之间的眷恋,还是所谓的恩情。
  好在他之后慢慢也懂了。而我们的日常相处就如同真正的亲人那样,亲疏有度。
  后来他又问我一次:“我是不是不应该抱您?”
  我愣了愣,突然自私了起来,我说:“可以的。你永远可以依赖我。”
  你永远可以依靠我,哪怕仅仅是把我当做你的长辈和亲人。
  和他在一起慢慢相依相知的那段时光,无论何时想起来都烂漫的像是上天编织的一个美梦。
  我们躲在喧嚣的人间外,亲密无间的像是真正的家人。
  只是等我发现这些都是我自欺欺人的假象时,为时已晚。
  我以为他不挑食。因为不论餐桌上摆的是什么菜他都会夹一点,每顿几乎都是一碗饭,只有我下厨时他才偶尔能吃两碗。
  我是在他去世后,看到那本笔记里记录的日常,才发现他是个嘴很挑的人。
  他在笔记里肉食那一栏标注着:不喜欢吃鸡肉。
  可明明他什么都吃,我曾经问他喜欢吃什么,他说他不挑食。
  那时候他身体不好,我想给他补身体,隔三差五便让家里的阿姨给他炖鸡汤,他也面不改色的吃了,装作很香的样子和我说“好甜”。
  甜吗?
  其实是涩的吧。
  我爱他这么多年,却连他的喜好都没弄清楚。
  他上高中有一段时间很喜欢吃校门口的冰糖葫芦,他说那里的冰糖葫芦又酸又甜,不像以前家乡集市里的那般酸涩。而且卖冰糖葫芦的老爷爷和蔼慈祥,见到他时还会笑着和他打招呼,这大概是十六岁的他见过的为数不多的人间善意。
  可我也是后来才知道,校门口的冰糖葫芦,他一次也没有吃过。
  那些所谓酸甜不过是他对温情的匿想。
  我的衍衍他很聪明。他知道父母抛弃他是因为什么,也明白为什么聂家人不喜欢他,面对兄长和妹妹的辱骂也从未心生怨怼。因为他从来没有怪过谁。他觉得这些苦难的来源都是自己本身的缺陷,他觉得这些都是他自己的错。
  他们一家人站在屋檐下,却把所有的雨都让给他淋。
  我以前以为我至少能用自己为他挡一挡,一半也好,一点很好,全部也好,只要他没有那么难受,只要他开心。
  可到头来,我是伤他最重的那一个。
  我明明知道他最怕什么,却仍然那样做了。
  他十七岁那年,他说他想进娱乐圈。
  我第一次拒绝了他。
  虽然最后我还是妥协了。
  我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也明白他为什么要进娱乐圈。他还有一个妹妹和奶奶,他想用自己的能力去给他们最好的生活。
  这是他爱人的方式。
  我也是很久很久才明白,他当年把自己给我,爱意比恩情要多。而选择离开我,也是他对我爱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