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遗温——画师Meow(4)

时间:2021-03-03 01:17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强强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画师Meow
您其实一直都知道我考不上,对不对?南千通红着眼看着他,眼泪也慢慢顺着眼角滑落,我从小热爱它,我为了它努力了好久好久高中三年文化课虽然落下了一点,但我怕跟不上也死命学习过,我每天凌晨两点才敢睡,早上五
  “您其实一直都知道我考不上,对不对?”南千通红着眼看着他,眼泪也慢慢顺着眼角滑落,“我从小热爱它,我为了它努力了好久好久……高中三年文化课虽然落下了一点,但我怕跟不上也死命学习过,我每天凌晨两点才敢睡,早上五点多就起来背单词……我有什么错?!我到底是哪里做的不好了!?老师,您说,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爷要这么对我!?”
  “小千……”
  白听的眼睛湿了。
  “我的家人他们为我做了很多了老师,我爸爸妈妈为了供我学美术,一年四季都不肯买新衣服,连妹妹学钢琴的钱都是借的,他们又有什么错?!您认为我还敢再来一遍吗?”南千压着嗓子喊道。
  南千眼里翻涌着的苦痛刺激着白听,让白听想到曾经也快崩溃的自己。
  “老师,我累了。”南千突然低下声音,垂下了眼,极其轻微的吸了口气,“或许就如他们所说的那样,我并不适合这个世界。我所热爱的,所努力的,所为之付出的,都将一败涂地。”
  白听咬了咬牙,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南千看着头顶散发着强光的烈阳,轻笑一声,说:“老师,您真的很幸运。”
  白听愣了愣。
  “卡!”
  齐导猛然一声停,让陷入剧情的全场人瞬间归了位。
  夏参衍骤然失去了所有力气,还没从刚才的情绪里走出来,抬手擦了擦眼泪。陆清嘉怔怔站在原地,罕见的没立刻回过神来。
  现场不约而同的寂静了几秒。
  “念清!厉害!”
  不知人群中谁喊了一声,接着四周便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连齐导的脸上也少见的有了笑意。
  有些表演适合收,有些表演适合放,显然,夏参衍在这场戏里面选了最好的一种办法。
  常逸眼中蒙着雾气,忍着难受给夏参衍披上外衣递上姜茶,第一次没有在他拍完戏出口说话。
  只有他知道这一段并不算是南千这个角色的心里话,也是夏参衍压在心底多年的难言痛苦,只是倾注在了这个角色身上。
  “参衍。”齐导笑着走过来,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语气愉悦,“今天发挥的太棒了!”
  夏参衍勉强笑了笑:“谢谢您的指导。”
  他的嗓子有些哑,齐导知道他刚刚入戏有些深,还没有完全走出来,沉默着又拍了他几下,去招呼陆清嘉了。
  常逸带着冻得发抖的夏参衍回了休息室。
  今天就这一场了,下一场就是杀青戏,夏参衍暂时能休息几天。
  夏参衍靠在沙发上闭目休息,还有点儿没反应过来。
  入戏难,出戏更难。
  他裹着毯子,闭着眼,脑海里面乱成一团,像是怎么都扯不清的一卷卷线团,那种昏沉感让他头痛欲裂,让他心如刀绞。
  他想起了自己七岁那年被送去兴趣班学小提琴。爸妈那个时候对他还很宽容,家里也宽裕,他想学什么都由着他,可他不管怎么努力就是拉不好,连老师都劝他放弃,爸爸妈妈只当他是玩,不怎么管他。
  只有爷爷,他会心疼给他因为拉琴划破的手指上药,笑说:“铁杵也能磨成针,我们衍衍这么勤奋,将来有一天肯定能上舞台拉琴!”
  只可惜爷爷没能等到那一天,他盼了二十八年也没有盼到。
  后来爸妈离婚,他跟了司锦卿,他便理所当然的将这个曾经的妄想跟随着离去的爷爷抛却在了时光洪流里。
  后来偶尔也和常逸说起这件事,不管怎么说,仍然是满满的遗憾。
  然而他和南千相像的不止这一个地方。
  还有高考。
  他十五岁跟在司锦卿身边,十六岁正上高一了,踏入高校的同时,他也踏入了娱乐圈,那时候是司锦卿给他专门挑选的经纪人,经纪人叫林浮,只带他一个人,人很好,当时常逸还没出现。
  因为是歌手出身,再加上背后有司锦卿的推动,所以他火的很快。
  却也人红是非多。
  因为那副惹眼的皮囊和温润的性格,在学校免不了要受人排挤,女生还好,女孩子大多是追求他向他示爱,男生见他软糯好欺负,便常常给他找不痛快,但由于司锦卿和校领导打过招呼,那些人也不敢乱来。
  而且那时候陈萧和徐旭白都很维护他。
  他们三个曾经是很好的朋友。
  陈萧脾气燥,义气惯了,看不惯别人以大欺小,夏参衍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跟在他身旁走的,他总会把他护在身后。
  而徐旭白当时是他们学校的校草,夏参衍来的时候很多人还拿着他和徐旭白打过趣,说校草要换人了,本以为徐旭白会针对他,但他出乎意料地照顾他,虽然脸上经常没什么表情。
  因为他们的出现,夏参衍并不讲那些小欺凌放在心上,他的安全意识太弱,也知道司锦卿很忙,便一直瞒着他。
  直到高二那年他第一次参演齐导的戏,意外凭着这张好脸蛋在荧屏上小小火了一把。
  娱乐圈水确实深,但是夏参衍分辨好坏的能力还是有的,齐导是真心想让他好。
  他那时还没经历过绯闻这一说,没想到媒体会这么捕风捉影,写了几句子虚乌有的文案,并放出了几张看似“暧昧”的照片,说夏参衍被齐导包养,齐导仗着自己在圈子里的地位潜规则年轻艺人。
  那几张照片是齐导将手搭在他肩上和他一起进酒店的画面。
  但那时候全剧组都在一个酒店,齐导那个动作在平常生活中看来也只不过是长辈对小辈的爱戴。可是有些人就是相信,他们更宁愿相信这种阴暗面的绯闻,从而将两个陌生且无辜的人黑的体无完肤。
  到底是谁在背后推波助澜,司锦卿能轻而易举的查到。
  齐导在圈子里的脾气出了名的不好,又是罕见的洁身自好不留情面,因此而得罪的艺人同行不少,夏参衍作为一个小透明,不过是被拉出来当替罪羊了。
  他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有些不知所措,又害怕给司锦卿招惹麻烦。
  那时林浮却只是安慰他让他不要管,安心读书。
  夏参衍很相信他,没再纠结这些绯闻,可是他虽然自己清者自清,班里面的人却不会相信他的一面之词,尤其是平常那些欺负惯了他的人。
  那个时候夏参衍和陈萧还有徐旭白已经算得上是很好的朋友了。
  然而这一次,他们都没有站出来帮他,甚至冷眼旁观。
  夏参衍以为他做了什么惹他们生气了,便试图和他们解释,得到的却是陈萧的冷嘲热讽和徐旭白的冷血漠然。
  他们将所有刻薄尖酸的话语都往他身上扔,那个时候的夏参衍第一次因为别人的不信任和背叛而感到伤心难过。
  也是第一次发现,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多么脆弱不堪一击。
  后来夏参衍才知道他们剧组副导演的儿子和徐旭白是朋友,那个人来过片场好几次,估计那时候就看不惯他了。
  人总是有莫名其妙的嫉妒心理,他拍了很多具有迷惑性的夏参衍的照片,找到徐旭白和陈萧,告诉他们夏参衍和多少多少人睡过,为了上位又做出过什么事,还说他年纪轻轻表面温和内心肮脏,并且勾引他父亲让他和他妈妈怎样怎样……
  那时的陈萧和徐旭白并不知道夏参衍背后有个司锦卿,而少年人总是耳根子软,几乎是轻而易举便相信了这些流言。
  他们说他脏,说他不择手段,说他低贱下流……
  连一向不怎么说话的徐旭白都冷着脸说:“尊重你自己。”
  从那以后夏参衍再不和他们来往。
  他从来不是自取其辱的人,除非那个人是司锦卿。
  其实绯闻很快就被澄清了,可没人会去在乎真相了。他们估计在想:夏参衍手段真厉害,绯闻澄清的这么快。
  没了陈萧和徐旭白的庇护,夏参衍在学校过的艰难了很多,饭菜会被人莫名其妙的泼掉,桌子上写着一堆污秽不堪的话,抽屉里各种求爱的肮脏信封,甚至有人当着很多人的面问他价钱……
  夏参衍什么都没说,对这些欺负也没什么反应。他本就寄人篱下,实在不敢给司锦卿惹出什么乱子,他不想再成为被抛弃的人了。
  这种欺负一直持续到某一天他被人泼了整整一盆墨水。
  肇事的男生们笑嘻嘻的倚在栏杆上,哄笑道:“这样你还怎么骚啊?”
  为首的正是卢子阳。
  夏参衍抹了一把脸,什么都没说,进了卫生间。
  他沉默的把脸擦干净,期间正好碰到说说笑笑进来的陈萧和徐旭白。
  两人看到他这样都愣了愣,陈萧张了张嘴,最终还是紧抿着唇绷着脸什么都没说出来。
  倒是徐旭白,皱着眉走过来问:“谁干的?”
  夏参衍面色不变的拧干衬衫,扯了扯唇角说:“谢谢。”
  然后再没有什么多余的话,走了出去。
  夏参衍以为这种欺负会一直持续下去,他做好了忍耐的准备,可是他没想到司锦卿居然亲自来了。
  那时候外面下着雨,他穿着还留有大片污迹的半湿的衬衫坐在凳子腿被撬了一半的椅子上,百无聊赖的听着老师讲课。
  他垂着眼,正拨弄着沾了胶水的笔,忽然老师讲课的声音戛然而止,教室里安静片刻后传来一阵明显的骚动。
  夏参衍顺着他们呆滞的视线看过去,一眼便看到了门口风尘仆仆的身影。
  他容貌俊美,鼻如刀削,眼似深海,眉浓若青山,犹如神铸,凛冽而冰寒,气质出尘气场强大,震得整间教室鸦雀无声。他外面穿着风衣,内里还是剪裁得体的暗灰色西装,额前的发有些深了,身形修长挺拔。
  他一出现,那种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气场便沉沉压了下来,让在场所有人都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
  “打扰一下。”低沉暗哑的男性磁性声音缓缓响起,一下一下敲打着他们的心,“衍衍,过来。”
  夏参衍愣了愣,看到自己这满身狼狈的模样,不太敢出去。即使想念他想念的要疯掉,他也不想让自己这一身污秽沾到他身上,更不想他看见自己这副无能狼狈的模样。
  “夏参衍。”司锦卿的语气低了一点,“快出来。”
  他不近视,肯定已经看到他的惨状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唉,作者对你们无话可说。
  感谢观阅。
 
 
第05章 5
  夏参衍一向听司锦卿的话,刚才那一次沉默已经是他全部的勇气了。
  在他再次喊他的时候,夏参衍知道自己无法犹豫了,只能拖着脏兮兮的那身衣服向他走去。
  司锦卿的目光落到他身上时只是眸色微黯了一瞬,然后没有多说,将宽大的风衣外套脱下来披在他身上,顺势将他搂在了怀里。
  天气冰寒,他的身上湿着,也不敢穿外套,这怀抱仿佛含着某种魔力,让夏参衍倏地红了眼,但他没敢哭,他甚至不敢抬手环住他的腰,只是侧耳将头抵在那滚烫的胸膛上,听着明显跳的有些快的、有力的心跳声。
  “会弄脏的……”夏参衍小声说。
  他身上又湿又脏,他自己没关系,可他不想弄脏他。
  司锦卿骤然收紧手臂,将他环得更紧了,许久,他才听那心跳声平静些许,司锦卿微微低头,在他耳边沉沉说:“衍衍,那些伤害你的人,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夏参衍心里一紧,两手揪住了他腰两侧的衣服,闭了闭酸涩的眼,许久才闷声道:“可以……不过分吗?”
  夏参衍知道他劝不动司锦卿,也不敢劝,只能畏畏缩缩的让他不要因为他而兴师动众。
  司锦卿抬手轻抚他的肩背,这是一个安抚的动作,他的手心宽大,一下一下轻抚过时带着一种让人心安的温柔,也让夏参衍不自觉的放下心防,恨不得就这样死在他怀里才好。
  但这个问题司锦卿没有回答他。
  夏参衍不敢再问。
  他是在很久之后才知道司锦卿确实因为他这句话手下留情了。
  不然,他会毫不留情的杀了那些人。
  那一年,卢子阳因为车祸从学校退了学。听说撞他的肇事司机逃逸了,至今没能抓到,而这场车祸使他断了一条腿。曾经高高在上的骄傲少爷从此走路都得滑稽的跛脚,也再也无法和其他朝气蓬勃的少年一样奔跑在阳光下。
  再后来据说卢子阳曾有一个电竞梦,却因为在网吧打比赛赢了一群不讲道理的混混而被切掉了两只手的食指,混混犯完事之后无影无踪了,像是从未出现过。
  并且那年他没能参加高考,这些年也是在家里混吃等死。
  司锦卿留给卢子阳的唯二仁慈就是没杀了他,并且没为难他家里人。
  卢子阳当然知道这些事的背后主使是谁。可他不敢对付司锦卿,便只能朝夏参衍下手。
  夏参衍还跟在司锦卿身边的时候他没敢出手,大约是听说司锦卿不要他了这才敢频频对他发难。
  可他不知道夏参衍永远是司锦卿的逆鳞。
  龙之逆鳞,触之必死。
  这次的同学聚会,卢子阳非死不可了。
  那些曾经跟着他伤害过夏参衍的人也都相应付出了代价,但都还算识时务,退学之后别说什么同学聚会了,连夏参衍的边都不敢沾。

  陈萧和徐旭白没有实质性的伤害过夏参衍,司锦卿原本是要找他们算账的,可是夏参衍恳求了他,他才只好堪堪忍住那滔天杀意,只是让徐旭白和陈萧都付出了一点小代价。
  高中毕业之后夏参衍没有再和曾经高中有过往来的人接触。哪怕后来那些虚假的传闻得到澄清,陈萧和徐旭白和他道歉,他似乎也并没有那么在乎了。
  人在历经过背叛之后会开始变得麻木。
  至于那个在他们面前嚼舌根的副导演的儿子,直接因为诽谤和侵犯他人肖像与隐私权进了监狱,硬生生坐了三年牢,出来之后就和他爸一起灰溜溜回了老家。
  而夏参衍所就读的那所中学,因为这次校园欺凌事件大换血,上到校长副校长,下到普通老师,全被换了个遍。
  司锦卿的力量强大到让夏参衍无法想象。
  毕竟那个时候心性尚且单纯的他还不知道“司锦卿”这个名字不论走到哪里为人所闻,都会令人毛骨悚然汗毛倒竖。
  但是在他面前的司锦卿,从来都是善解人意的温润模样,他被那柔情蒙骗了好多年。
  那年没了那些捣乱他的人,夏参衍便开始全力对战高考,他日夜颠倒,有时候甚至能彻夜不眠,他以为自己能考好,他甚至对自己满怀希望。他心想至少能上一所本科大学吧?然而分数线出来,他连最低的本科分数线都够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