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遗温——画师Meow(42)

时间:2021-03-03 01:17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强强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画师Meow
于是 xx年年初十六下午三点三十分, xx新闻网突然发布一则消息: 据知,星心娱乐艺人夏念清于xx年农历十二月三十日下午因病逝世。 起先, 没人相信。 不论是路人, 粉丝, 抑或是蹲守习惯的黑粉, 都没人相信这条空穴来
  于是 xx年年初十六下午三点三十分, xx新闻网突然发布一则消息:
  ——“据知,星心娱乐艺人夏念清于xx年农历十二月三十日下午因病逝世。”
  起先, 没人相信。
  不论是路人, 粉丝, 抑或是蹲守习惯的黑粉, 都没人相信这条空穴来风的消息。
  毕竟昨天他还发了新歌, 发了微博。
  “开什么玩笑,念清好好的在哪里呢。”
  “请删除造谣消息, 念清只是暂时休整了一段时间, 昨天已经正式回归了哦。”
  “xx新闻是没有看昨天的微博热搜吗?念清昨天已经回来了。这种假信息太侮辱人了吧。”
  “念清的粉丝不想骂人,只希望官方弄清楚事实再发布。说念清去年三十就走了, 而他昨天才发了微博。别的不想说了,请道歉。”
  “请xx新闻给念清道歉!”
  “太不尊重人了吧,必须道歉!道歉!”
  “不是吧,大年三十去世?开玩笑呢吧,我路人都看不下去了。夏念清不是昨天才发了新歌和微博吗?而且艺人去世怎么可能到现在才发布消息。xx新闻这回是得罪谁了给了这么一个假消息?!也是很不尊重人了,道歉吧!”
  一时间浪潮渐起,夏念清沉寂多久的粉丝们纷纷出头让其道歉。
  而不论是官方,还是首先发布其消息的xx新闻网,都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哪怕“夏念清去世”的词条登上微博热搜榜爆闻第一,那群执着的女孩们也仍在坚持着自己的观点。
  直到有人忽然提出:“你们难道没发现官方一直没有做出回应吗?一般这种很不尊重人的谣言出来没几分钟就该被官方顶下去了。而且星心娱乐一向维护夏念清,怎么可能会任其发酵。”
  女孩们倏地默了片刻,又骤然掀起更大的波澜。她们心慌起来,害怕起来,在超话、xx新闻网、星心娱乐和夏念清最新更新的微博下焦躁又忐忑的维护着她们的少年。

  企图用言语唤醒她们已经沉睡许久的信仰。
  直到十六日下午五点二十分,星心娱乐公司官方微博发布声明:
  “本公司艺人夏念清已于农历十二月三十日下午因病逝世。
  斯人已逝,留言勿念。”
  这条微博奇怪的空了会儿,然后更大的浪潮狂风暴雨般席卷了整个微博官网。
  新闻网崩溃了,那群女孩们也崩溃了。
  一时间,“夏念清去世”的词条满满当当占据了整个微博热搜,那群始终不肯相信的女孩们孜孜不倦的在夏念清最新更新的微博下询问。
  她们如同将要溺在水底的人,攀着最后一朵长在岸上的求生的花,明知道那花娇脆易折,仍不死心般紧紧攥着。直至它被连根拔起,连带着女孩们身上的光,熄灭在海底。
  “怎么可能……念清昨天还发了新歌的,不可能,念清出来辟谣啊!”
  “求求了,不要这样,念清快出来啊,你说过会一直陪着我们的,怎么可以这么悄无声息的离开。”
  “念清,你说句话好不好,求你了……”
  “不可能,我不信,齐导昨天才发了你的电影预告,你的新歌也出来了,微博也更新了,怎么可能会就这么走了,你出来啊,你辟谣,多久我们都等!”
  “不要啊,念清,我超级喜欢你的,你还记不记得你在我的to签上写过的话,不管未来如何,你一直在。一直在……你说好一直在……”
  “我不管,我不信,不可能!”
  “不可能的……他给我们开演唱会的时候还是好好的……”
  “别走,念清。”
  “以前你为了堵在路上的我们能顺利送机,可以在机场等到航班改签,这一次,我们也等你,多久都可以。”
  然而这些话像是被湮灭在了波澜里,自始至终寂静无声。
  那个人自然已经无法做出任何回应。
  知道他们不信,也怕他们不信,于是十七日凌晨六点一分,星心娱乐公司再次发布一则声明:
  “念清确已于年三十下午因病去世。
  他说,除夕和春节是团圆喜乐的日子,不想让你们看一场悲伤难过的烟花。所以按照他的意思,本公司将他的死讯和将本应去年就发布的新歌延期至此。
  望谅解。”
  配图仍然是一张写了字的纸。
  是谁的字迹,自然一目了然。
  “肉身的脉搏纵然停止跳动,
  而灵魂的炽热只增不减,
  别伤心,别害怕,
  我会化作漫天大雪,
  寒冬腊月,
  落在你们发间。”
  这是她留给他们的话,也是新歌里的歌词。
  如此烂漫的歌词,残忍至此的事实。
  然而即使如此,还是有人不愿意相信,他们一次一次的轰炸星心娱乐,在夏念清的微博下一次又一次的求证。
  甚至在消息发出当日,星心娱乐公司门口就已经围满了一堆拿着应援周边的男孩女孩。他们的脸上带着泪,迎着纷飞的大雪,身上不约而同的穿着夏念清官方定制的蓝色应援服,哪怕冷的发抖,也执着地站在门口,没有吵也没有闹,只是安安静静的站着,不死心的等着。
  他们只不过在期切的盼望那个人能如以往一样,带着温和的笑,一边同他们聊着生活小事,一边给他们不厌其烦的签着自己的名字与祝福。直到走到车旁,在进到车里后还会打开车窗朝他们挥手,让他们早点回家。
  这样好的人,怎么可能突然就离开了。
  就连星心门口的保安们也于心不忍,不忍心赶走他们。
  毕竟他们没有只是站在那里,甚至很有序的站在一旁,不挡道也不吵闹,红着眼发着抖,等待着那个人的出现。
  星心娱乐公司里的人大多都认识夏念清,公司上上下下几乎没有讨厌他的。听闻他去世的消息时,一开始也是不可置信,甚至不敢相信,直到看到这群男孩女孩们这样坚定又执着地等着那个人,如同那人一般温柔沉静,有些员工已经忍不住哭了起来。
  慢慢的,围堵在星心娱乐门口的人越来越多,他们来自四面八方,甚至有很多人都是临时坐车从外地赶来。而每一个都不约而同的穿着单薄的蓝色应援服。这件衣服还是夏念清二十八岁在仲夏里开的那场演唱会时分发给他们的。
  他们站在雪里,站在门前,站在路边,衣服是蓝色的,帽子是蓝色的,手心里还紧紧攥着印着那人照片的手幅,写着那人名字的灯牌。
  他们寂静无声,任由雪丝落了颈间,沉静的连过往的路人们都不由得默然悲伤起来。
  门口的围堵持续了两日,那群追随着夏念清的女孩男孩们就这么不分昼夜不畏寒冬的站了两日,他们只是想再等等。明知道那人不可能再出现。
  毕竟那个人那么好,不会舍得让他们在这寒冬腊月里站到发抖。他是一个听到粉丝说冷还会立马把自己手里唯一一个暖宝贴送出去的人。
  但这样下去终归不是办法。
  常逸这些天状态很不好,根本无暇分心管这些事,整个人都浑噩混沌着。
  林浮也快被这接连的打击扑的站不住,可他明白,这种时候他不能倒下。
  他要为夏念清做一个完美的收尾,要给他的男孩女孩们一个不留遗憾的交代。
  就在林浮一筹莫展的第三日,突然有人匿名发给了他一段视频。
  于是,就在他们站在星心门口的第三日上午九点整,一段视频突然出现在星心外部中心投影屏上。
  彼时天光正盛,连续下了半个月大雪的辛由却突然停了雪,埋在云层后多日的太阳终于冒出了一点头,金光灿灿的笼罩向他们,像极了那个人护着他们时清瘦却温柔的羽翼。
  他们的眼里含着泪,映着晨光,亮的令人心悸,连路人们也纷纷驻足观看起来。
  视频的开始,起是一片黑暗,紧接着黑暗中心出现了一段话:
  “山水一程,三生有幸。”
  伴随着黑字的出现,那清润柔和地声音也缓缓响彻在整个辛由上空。
  有人从听到他的声音时开始就已经控制不住的大哭了起来,眼泪夺眶而出,似乎是终于不得已接受了这个残忍的事实。
  这句短暂的话过去以后,视频开始正式播放。
  那些片段在场的他们都不陌生。
  有夏念清十七岁刚刚出道时第一次和他们拘谨又礼貌的介绍自己的。
  有夏念清出道不久后第一首新歌发布时,给在机场第一次接机的粉丝们羞涩而忐忑的签名的。
  有他第一部 电影播出时粉丝们在粉丝见面会上和他开玩笑说:“念清,虽然你演的是个只活了两分钟的小反派,但是就为了那两分钟,我和我朋友去电影院看了好多次呢。” 
  他还有些不好意思,垂着眼笑说:“那我争取争取,下次多演一分钟。”
  在场的粉丝和工作人员们都哈哈大笑起来。
  所以下一个片段,就是他笑着对他们说:“看吧,这次多演了几分钟了。”
  过目种种,皆是回忆。
  最后是他二十八岁那年开的第一场演唱会时的片段。
  那场演唱会的门票是免费发放,因此抢的很凶,十秒内就一抢而空了。
  他还安慰没抢到的粉丝,说:“直播的时候让摄影大哥把镜头拉近一点,这样你们就能看清我啦。”
  他们还在哀嚎,伤心,不甘心。他就说:“来日方长,只有有心,总能再见到的。”
  那场演唱会并不怎么盛大,他还有些局促。他笑着,唱着,跳着,自始至终站在灯光下,还和他们开玩笑说:“第一次开演唱会有些紧张,如果还有下次……算了,下次再说吧。”
  现在他们终于明白,什么叫做“如果还有下次”了。
  演唱会落幕的收尾,他换掉了跳舞的衣服,黑色短发梳理的整齐利落,穿着一丝不苟的白衬衫和黑长裤,缓缓从灯光下走出来,笑着和他们说:“不论我在哪里,你们在哪里,不论我是生是死,在巅峰还是谷底,我的肉身都会接纳你们,肉身的灵魂也会庇佑你们。相信我,这是我们的永恒。”
  最后他眼眶微红,眼中泪光微闪,却带着温热淡雅的笑容,凝视着这片由他们组建起来的蓝色星海,温声说:“其实我叫夏参衍。夏天的夏,参商的参,繁衍的衍。夏念清为一个人而生。夏参衍才是我的名字。”
  “我是夏参衍,你们要记住我。”
  视频播到这里倏地一暗,人群里已经陆陆续续的响起了哭泣声。
  就在他们以为这就是结束的时候,视频的最末尾,突然出现了那个他们一直在等的人。
  那个人优雅从容的坐在落地窗前,嘴角仍然带着那温润如常的笑意,暖的像光,柔的像水。
  他穿着那身熟悉的装扮,仍然是白衬衫黑长裤,黑色的发乖巧温顺的耷拉在额前,让他看起来分外柔软。
  而他带着盈盈笑靥温柔而宠溺地注视着屏幕外的他们。
  “好久不见啊各位。”他笑着说。
  人群中似是有人意识到了什么,立马哭着喊出一句:“念清,好久不见!”
  于是无数人凝聚成的一句“好久不见”响彻天际,久久回荡在辛由灰白的天空上,也不知能否带给天上那个人听。
  屏幕里的他温柔的笑了笑,说:“只是很抱歉,这一次相见,可能要和你们永别啦。”
  “不要!”他们大喊。
  我们怎么可能就这么和你说“不再见”。
  而他似是早就料到了一般,笑了笑,继续说:“抱歉,我现在已经在另一个世界了,听不到你们要对我说的话了。”
  “与你们相识相伴,是件很开心的事。”他说,“你们知道的,我是个很笨的小孩,不怎么讨人喜欢。能遇到你们,不是你们幸运,是我走运了。”
  “才没有!遇到你这件很幸福的事!”
  “念清!最走运的是我们才对啊!”
  “你们现在应该已经收到我离开的消息了对吧?”他的神情淡定而柔和,“别伤心啊,我只是用另一种方式守护在你们身边了。或许这样的方式有些残忍,说不上美好。但你们能陪我从年幼无知到如今心跳停止,我已经很满足了。你们也是我完整一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这首新出来的歌是我最新一首歌,也是我最后一首歌。是送给你们的。”他说,“言多种种,皆在词曲中。”
  最后,他笑着做了一个只有他和他们才能看懂的手势。这是每次夏念清离场前都会做的,只是这一次,再也没有下一次了。
  视频的结尾,他带着黄昏的光,坐在金光璀璨里,眯着眼笑说:
  “光阴不死,灵魂不灭。”
  据说那天,整个辛由市都能听到那群男孩女孩们撕心裂肺般的哭嚎。
  他们再也见不到这样好的人了。
  而那个人似乎是听到了,那一天,连续多日大雪连绵的辛由,突然停了雪。
  那之后,夏念清各个平台的账号或被注销,或被捣毁,连微博也被强制销毁。他带着辛由和南阳的雪,自以为走的干干净净,却不知自己带走了无数人的青春与信仰。
  一颗星星的陨落,一群女孩的信仰,一段青春的最后,一个时代的终结。
  歌词的最后,那人唱道:
  “忽然大梦一场,
  见百花遍野,
  至清风朗月。
  逢一故人,
  于绿野间,
  经年长久,
  我已寻他多年。
  那是我灵魂的栖息地,
  神明终于眷爱于我,
  允我长存于此,
  不入人间。”
  从此世间再无神明夏念清。
  你叫夏参衍,我们记得你。
  *
  作者有话要说:
  光阴不死,灵魂不灭。
  夏念清永远在。
  还有最后一篇收尾了。
  感谢一路陪伴
  感谢观阅。
 
 
第45章 番外终:故事结束。
  “小舅舅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吗?”
  五岁的小女孩不太开心的嘟着嘴。
  坐在长廊里拿着尖刀摆弄玉石的男人勾了勾唇角, 带着薄茧的手宠溺的摸了摸小孩的头,轻声道:“当然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