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遗温——画师Meow(44)

时间:2021-03-03 01:17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强强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画师Meow
夏商徵老脸通红,不由自主的低声道:那时候急着出头嘛 大家脸上的笑容一僵,都想到了什么,陆清嘉很想飞快地把这个话题带过去。 可他没能如愿。 不笨,衍衍不笨齐雪纯突然低低呢喃。 原本热闹的气氛又倏地低落了下
  夏商徵老脸通红,不由自主的低声道:“那时候急着出头嘛……”
  大家脸上的笑容一僵,都想到了什么,陆清嘉很想飞快地把这个话题带过去。
  可他没能如愿。
  “不笨,衍衍不笨……”齐雪纯突然低低呢喃。
  原本热闹的气氛又倏地低落了下来。
  本以为这一次齐雪纯也只是短暂的恍惚一下而已,谁知道这一回像是戳中了她的某个痛点一样,年过半百的女人突然呜呜的哭起来,口齿不清的说:“……衍衍一点都不笨,不许你们说他,不许说他,衍衍,我的衍衍……”
  陆清嘉连忙跑过去,抱住齐雪纯瘦弱的身体,红着眼哑声安抚道:“不笨不笨,他可聪明了,没人敢说他,没人说他……”
  齐雪纯紧紧抓着他的衣袖,朝他哭道:“可他怪我,他怪我。”
  陆清嘉喉间酸涩:“没有的事,没有,他没有怪你,他怎么可能怪您呢…”
  “那他离开了,他走了,他不肯回来看我了,是我的错,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齐雪纯突然嚎啕大哭起来,“因为我,我的汐汐,我的衍衍都走了!都怪我,全都怪我!”

  陆清嘉忍不住了,流着眼泪哽咽道:“衍哥那么好的人,他怎么可能会怪您呢……”
  他肯定是在怪自己。
  夏商徵上前来揽过陆清嘉,将他挡在身后,抱住哭的发抖的母亲,哽咽道:“妈,你还有我,你还有我,我是商徵……”
  说到后面他实在说不下去了。
  有他有什么用呢,弟弟妹妹都没有了,只有他又有什么用啊。
  齐雪纯像是抓住了主心骨般紧紧攥着他:“商徵,我昨晚梦见衍衍了。我的衍衍,他接到汐汐了,还有爸妈,他们都在那里。我让他带我走……他说他不能带我走,他说那里没有我的位置……商徵,商徵,我好想他,我的衍衍,他那么乖,他很听话,商徵,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知道错了……”
  坐在一旁的夏长兴取下眼镜,偷偷抹了把眼泪。
  祝兮兮早就绷不住,泪水在听到那个人的名字时就已夺眶而出。
  聂泽臣掩饰似的别开了眼。
  这么多年了,只要提起那个人的名字就是如此,所有难过的情绪都像开了闸的洪水般止不住。像一张密不透风的网般铺天盖地笼罩住他们,痛的他们喘不过气来。
  小小的念卿不知所措,但他明白,每年吃年夜饭时只要一提起小舅舅的名字,舅舅和姑姑们就会伤心难过。
  她只知道自己这时候是不能调皮捣蛋的。女孩儿悄悄抬头一看,发现此时爸爸也垂着眼,眼眶湿红。
  “他想让您好好的,衍衍很乖,他想让我们都好好的,妈,你要听话,你要听他的话。”夏商徵难过道。
  这句话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极有用的,齐雪纯的情绪很快稳定下来,用袖子胡乱的擦着脸,焦急地说:“对,衍衍和汐汐都想让我好好的,我要好好的……”
  于是这件事没人再提起,可是饭桌上,已然没了刚才的热闹。
  饭后由肖书泽带齐雪纯和小孩进客卧休息。夏长兴坐在沙发上带着老花镜看电视,他们几个则留下来收拾餐桌,打扫房屋。
  等一切都完毕后,他们围坐在长廊处,齐齐看着花圃发呆。
  直到祝兮兮和聂泽臣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时,陆清嘉才问了一句:“兮兮,以后有什么打算吗?还不准备结婚啊什么的?”
  祝兮兮愣了愣,垂了垂眼,笑道:“结婚就算了,我父母也尊重我的意见,反正家里也不靠我传宗接代。我最近打算申请了山区支教,等看过他就走。”
  陆清嘉微顿:“如果以后遇到真心喜欢的人呢?”
  “真心喜欢的人?”祝兮兮倏地一笑,“不会啦,已经遇到一个了,没有第二个了。”
  直到祝兮兮和聂泽臣上车离开,陆清嘉还定定站在门口,忽觉岁暮已晚,山河渺渺。
  你看到了吗,你的离开,并没有让这一切变好啊。
  ……………………
  除夕那一天,大家相伴而行,冒着缥缈的风雪踏上了石溪后山。
  这里春夏季时绿茵环绕,秋冬季时也没有失了生机。神奇的是,到了冬天,周围一小片枯枝败叶里,也仍会长出点点山花。
  白雪遮盖了山路,也覆压了三座沉重寂寥的墓。
  好在上脚到山顶那儿有一条小路,直通后山墓地,倒也走的没有那么难过。
  到达墓地时,正是除夕正午。
  只是任湛为了照顾小姑娘,这次没有跟着上来。他来了,其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该说的,大约司锦卿到了那边也都和他说过了。
  几人一路无言,到了这里,更是哽咽难语。
  这里有三个墓,爷爷旁边那个空位至始至终为奶奶空着,奶奶一来便修缮完整了。
  夏轸汐的墓在旁边一点,同样空出来了一块,是任湛为自己留的。
  而夏参衍和司锦卿用如此惨烈的方式合二为一,是真正的,生生世世血肉相融,永生永世都不会分开了。
  他们约定好不要流泪。也不能流泪。
  因为夏参衍不会喜欢,也不会高兴,还会放不下他们。
  他最期盼的当然是看到他们都开开心心的活着。能无忧无虑的走完这贫瘠一生。
  他们什么都没做。
  这也是夏参衍的遗言。
  他说他走之后,每年除夕只要有人来陪他说说话就好了。其他什么也不用做,也无需带什么过来。他还开玩笑说,到了那边他已经什么都有了,不再需要祝福。
  齐雪纯因为身体原因来不了,她一来看到夏轸汐和夏参衍的墓碑肯定又会发病,所幸就没有让她过来。
  于是身为父亲,夏长兴是第一个在夏参衍墓前蹲下的人。
  他已经满头银发,两鬓斑白,皱纹爬了满脸,再也不是曾经那个强大骄傲到可以用肩头抗下一整个夏家的丈夫和父亲。
  现在的他开着一个孤儿院,已是很多孩子的爸爸。而他却没有做好自己儿女的父亲,所以他在赎罪。
  年过半百的男人用苍老的手轻轻擦去墓碑上的雪,温柔又耐心。如同多年前年幼的夏参衍睡着那般,轻轻抚摸着他沉睡多年的孩子。
  “衍衍啊,今年又快要过去了。”
  夏商徵在身后用伞为他遮住风雪,而夏长兴湿红着眼,眼里已然一片风雪。
  “你十五岁的时候时常和我说,‘真想一辈子留在百花镇’。那时我只当你天真年少,并没有放在心上过……却没想到,你真的一辈子留在了这里。”夏长兴的手颤抖着抹去眼角的泪,“……衍衍,爸爸这些年一直在后悔,是爸爸失职没有照顾好你,也没有给你想要的生活……让你一个人飘零这么多年。”
  “……那年你离开,我看着你和睡着一样安然又平静的躺在那里,那一刻我就恍然明白,爸爸追逐的这些东西原来根本没有那么重要。可是等爸爸反应过来后,你已经走了。”
  夏长兴泪眼朦胧,语气低哑沉重:“……我的儿子,你说你不怪爸爸,你却永别朝岁,长眠于此。如今山暮颓败,你能不能,也偶尔来梦里牵牵爸爸的手呢。”
  夏长兴踉跄着扶着夏商徵的手站起来,接过肖书泽递过来的纸,终于忍不住埋首失声大哭起来。
  这么多年,忘不了啊。
  那是永恒的伤痛,黏在心头的疤痕。一撕开,皮开肉绽,鲜血淋漓,内里腐败脏腑一览无余。
  衍衍,要是原谅爸爸了,就带爸爸一起走吧。
  然后夏长兴被肖书泽扶着下了山,唯留下他们在这里,红着眼,久久的,沉默无言。
  可谁也没有上前一步。
  不敢啊。
  “……我来吧。”
  几人看过去,是聂泽臣。
  夏参衍去世后的每一年除夕他都会来这里。起初是自己悄悄过来,后来被夏商徵抓到了后就跟着他们一起来了。
  为什么要来呢?他有时候知道,有时候又不知道。
  可能是因为夏参衍是自从生母去世后对他最好的人吧。他聂泽臣这一辈子,只遇见过两个人对他这么温柔为他出头,一个是妈妈,一个是夏参衍。
  可他无愧于母亲,却有愧于夏参衍。
  聂泽臣蹲在他墓前时,眼泪就已经不争气了。
  谁能知道那一年他在父亲口中得知夏参衍去世的消息时是什么感受。他起初不相信,发了疯般打听夏参衍的消息,却没有人搭理他,也没有人告诉他。甚至星心娱乐发布声明时他还是不信的。
  后来是竟是常逸告知了他一切。他才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
  “……我其实,其实没什么想和你说的,我就是想告诉你,我过得特别好,我已经从Q大毕业了,现在自己做游戏开公司,一点没靠我爸。”聂泽臣强颜欢笑道。
  他默了片刻,才继续道:“他们都说我一旦离开了我爸就是废物一个,就连打架都一定是落下风的那一个,是个一事无成的废物……连我爸也觉得他能用他的钱拴住我。只有妈妈会和我说,‘儿子,你不用靠任何人’。”
  “可是后来母亲去世,就再也没有人对我说过那样的话了。”
  聂泽臣哽咽着闭了闭眼:“于是我开始反抗父亲,我跑出家,我逃出去,他冻结了我的所有钱也没关系,我以为我总能靠我自己厉害起来的。却没想到还没干出一番什么名堂出来就被骗了。”
  聂泽臣苦笑一声:“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真失败啊,我甚至想,母亲其实只是哄我的吧,他们说的很对,没有我爸,我什么也不是。”
  聂泽臣顿了顿,眼泪突然流的汹涌:“……在我心如死灰的时候,是你啊,是你和我说‘你有自己毅力和勇气……’。”
  “也是你告诉我我不需要依附聂家,虽然可能会在成功的路上历经几次失败,但只有我有决心,就一定可以成功。”
  “……衍哥,哥,我现在看见希望了。”聂泽臣低声说,“我的霞光近在咫尺,可是你怎么能和母亲一样,说走就走呢……”
  这些年他遇到过很多人,好的坏的,真心的假意的,有目的的无意的。却没有一个人是夏参衍给他的那种感觉,连母亲也给不了的那种信任。
  而他欠夏参衍的太多了。
  肩头倏然一重,聂泽臣回头,看见陆清嘉红着眼睛拍了拍他的肩,笑着对他说:“泽臣,今天是除夕夜,叔叔在家等你,回家吧。”
  聂泽臣一怔,半晌才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夏参衍给他留下的信里写过一句话:“泽臣,聂叔叔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只是他一人担着整个聂氏,身心俱疲,需要一个人和他谈笑交心……他的心意不假,只是不善表达,你要理解他。风雪多年,他的脊背早已被大梁压弯。你该长大了。”
  聂泽臣在离去前回头再看了一眼那座静默无声的墓碑,闭了闭眼,抹去眼角的泪,扯了扯唇角,终于肯迎着风雪离去。
  然后是常逸。
  这几年他过的还算不错,成了星心的经理,也渐渐变得成熟沉稳,和林浮带着星心一路扶摇直上。
  只是却再也没等到过那个说会来接他的人。
  常逸缓缓在碑前蹲下,垂头静默许久,才抬起湿红的眼,扯着笑容,状似轻松的说:“哥,你都走了好多年啦……我都快记不清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了……”
  从踏着山路上来开始,他就已经忍不住。
  常逸的父母健康,事业成功,有了林浮陪在身边,日子也不算孤独寂寞。
  就好像少了夏参衍,什么都没变。
  但是每当常逸以为自己已经开始逐渐适应现在的生活时,又会在某个午夜梦回,猛然回想起某年的一个冬天,那人虚弱的浑身冰凉,却执拗的将身上的大衣往他身上盖。
  于是他在梦里哭醒,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回放多年前他和他见的最后一面。
  他总是看到他笑着,站在一片看不清他身影的光里,温声对他说:“小逸,不要偷偷难过啦,哥答应你,会来接你的。”
  于是常逸等啊等啊,又一缓多年过去了。
  其实常逸过得很好,到现如今基本上算是什么都有了,只是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心底是浓厚到时常让他喘不过气来得遗憾。
  那个人还在的时候,他总以为自己是大人了,直到那个人离开,他才发现自己才算是真正长大。
  “哥,我想说的话其实这么些年早就告诉过你了。我想做的,喜欢的,期盼的,都在你耳边说过。”常逸说,“哥,现在我一切都好,我爸妈也很好。就是时常会念起你。今年他们本也想来看看你,我把他们拦了下来,我知道你肯定受不了他们在你面前歉疚……只是二老每每念起你,仍然会红了眼眶。”
  “我现在过的也很好,曾经和你说过想过的也都实现了。”说到这里,他突然就有些控制不住情绪,颓败的跪坐在地上,垂着眼哽咽,“我却不知,实现他们的代价,竟是失去你……哥,你知不知道,比起现在这种生活,我还是更喜欢待在你身边的那几年。永远有你为我撑腰,我可以永远长不大……”
  “……当年你说等你回来了你就来接我,我却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一辈子,我居然再也见不到你……”
  滚烫的泪落在碑前的玫瑰上,融化了花瓣上的雪。像是那人无声无息的难过。
  其实他也不只有这天才会来。每每有难过、不顺心或者想他了的时候都会过来。搬一条小板凳,坐在碑前,就如同夏参衍还在世时那样,和他说说话聊聊天,说完聊完又默默摸黑开车回去。
  而他永远寂静无声,只让风雨树木带来回应。
  说完的人都会自觉的提前下山,为后面的人留出空间,于是偌大的山顶便只剩下了祝兮兮陆清嘉和夏商徵。
  陆清嘉和夏商徵自然每次都是留在最后的那个。
  祝兮兮却站在原地迟迟不肯上前。
  多年过去,女孩儿也早已变成了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