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遗温——画师Meow(45)

时间:2021-03-03 01:17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强强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画师Meow
她踟蹰半晌,才缓缓将手中拿了许久的一支白玫瑰轻轻放在碑旁。 那只玫瑰干净纯粹,彷如永远凝固在时空深处那般澄澈无暇的夏参衍。 瘦小白净的指尖轻轻抚上沾上了雪丝的碑面。百花镇一季又一季,一年又一年。碑上的
  她踟蹰半晌,才缓缓将手中拿了许久的一支白玫瑰轻轻放在碑旁。
  那只玫瑰干净纯粹,彷如永远凝固在时空深处那般澄澈无暇的夏参衍。
  瘦小白净的指尖轻轻抚上沾上了雪丝的碑面。百花镇一季又一季,一年又一年。碑上的字却仍如当年那般清晰深刻,彷如刻在骨头上的碑铭。
  “哥,这面碑真冷,一点也不像你。”祝兮兮扯着嘴角笑着又哭着,轻声说。
  洁白的雪飘落在她的发间肩头,当年那个刁蛮任性天不怕地不怕的大小姐早已不复存在。
  夏参衍离开以后,她也越来越成熟,不再一味的想着自己的感受做事情,也不再不计较后果。有些东西看似没变,实则都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她。
  连祝父祝母也看出来了,所以当祝兮兮首次表示自己不会结婚恋爱之后,二老思虑良久,最终却还是对她表示了理解。二老都是认识的夏参衍的,虽然两方见过的面不多,但祝父祝母都知道自己女儿心里装着这个人,从始至终,从一而终。
  “我这些年总是梦不到你。”

  祝兮兮用指腹触过“永恒”和“爱意”这两个词,眉眼倏然温柔下来。
  “参衍哥,你离开我的前几年我总是难过到在夜晚辗转反侧,到现在甚至要服用安眠药才能睡着。”祝兮兮一边轻轻拨开已经爬上碑面的野草,一边低声对他说,“哥,予兮读家我总是不敢相信你已经离开了,这些年里,我一直在想你。”
  “你还记得你和我说过什么吗?你和我说,‘兮兮,辛由的晚霞很美,就是我总也等不到这里的第一场雪’。我就说让你再等等,总有一天雪花会飘到南方来。那时的我不明白你为什么突然沉默,现在想想,原来你是等不起了。”
  眼泪溅落在墓碑上,晶莹的泪珠在碑面滑落,落入那个刻的深沉的“爱”字里,却久久不肯往下再走。
  “你看现在,南阳和辛由新雪连绵,每年冬天都是大雪纷飞……”
  祝兮兮闭了闭眼,擦去流了满脸的泪:“参衍哥,这些年里我时常想起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即使隔了这么多年,现在的我想起时,仍然心悸如初,我想我大概生生难忘……”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那年祝兮兮十八岁,夏参衍二十四岁。
  当时的祝兮兮刁蛮任性,娇生惯养,是典型的富家小姐。
  但因为长期在外工作不顾家的父母,那时的她极度渴望温暖,而身边却一直没有什么能够真正倾诉心意的朋友。
  她想要的都有,却因此而对自己的前路开始迷茫。
  直到夏参衍出现。她才像是找到了灯塔。
  他们在一个宴会上相遇,相识。
  祝兮兮还深刻记得当时的她和祝父走到夏参衍面前时,那人脸上始终得体的笑容。他的眼神只在两人对视时停留些许,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在她身上不怀好意的乱瞄。
  “祝小姐,您好,很高兴认识您,我是夏参衍。”
  他的声音温润清透,祝兮兮没有听过这么温柔的声音,愣怔片刻才讷讷伸手轻轻握住了他的手。夏参衍手指细长白皙,手心却冰凉柔软。
  两人只是虚虚一握,很快就松开了手。
  这是第一面。
  再次见面是在一个贵族少爷的生日会。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她就不可抑制的被他吸引。珷甫到第二次见面夏参衍将外套盖在她被人恶意用酒破脏的裙子上时,她就很确定,自己沦陷了。
  后来她开始想方设法的靠近他,甚至动用了一切手段,用自己的一些小心机,求着自己的父母安排他们见面的机会。
  但祝父祝母对她喜欢夏参衍这件事并不看好。
  毕竟在商人们的眼里,娱乐圈里的很少有干净的,可祝兮兮高兴,他们便也由着她了。却没想到,这一沦陷啊,就是十几年,直到现在也仍然非他不可非他不嫁。
  其实祝兮兮知道,即使重生再来,夏参衍轮回又轮回,他身边那个人也不会是她。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那就如他一般,纯粹陪在他身边爱着他,这就够了。
  祝兮兮缓慢的用冰凉的手指抹去那滴徘徊在“爱”字上的眼泪,然后垂下头,将额抵在凉到沁人的墓碑上,仿佛真的与那人细细低语般闭着眼,哽咽着小声说:“……我将致死,赠你永恒爱意。”
  女孩儿离去时,依靠在碑前的那支白玫瑰被风吹落,花瓣被卷起,随着南阳的冬风一起裹挟着无尽的思念与遗憾飞去了远方。
  玫瑰花开花落,他不会再来。
  陆清嘉和夏商徵在其他人都离开后便互相沉默着,没有说过话了。
  不是无话可说,是想说,却不知该从何开始说起。
  “我……”
  “我来吧。”陆清嘉打断了夏商徵,苍白的对他扯了扯唇角,“……你才应该留到最后。”
  夏商徵明白陆清嘉的意思,垂下眼,没再多说。
  陆清嘉如同之前所有人一样在墓前蹲下,用手拂去天空中又开始细细碎碎飘过来的落在碑上的雪。
  “念清,好久不见。”
  陆清嘉笑着,如同多年前夏参衍还在时那般同他问候。
  对啊,他们只是好久不见久别重逢而已。
  他没有真正离开过,陆清嘉知道,他舍不得的。
  “有一件事一直忘了你和说,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住在你隔壁那位姓张的老爷爷,多年前,就是在你去世后半年回来找过你。老人家得知你已经去世,他很难过,那之后两个月,他也跟着走了,不知道你在那边见到他了没有。”
  说完后,陆清嘉笑了笑,半晌,却又垂下了头,掩饰住了眼中的悲凉。
  “念清啊,我好像老了……”陆清嘉调侃似的说,眼睛却已然红透,“我都快三十好几了,马上就四十了……念卿也八岁多了……”
  说完又发现有些不对劲,连忙解释道:“……念卿,是那个念卿,汐汐的女儿,你的外甥女。”
  “小姑娘见过你的照片,听过你的歌,总是喜欢缠着我和商徵讲关于你和轸汐的事。”
  讲到这里的时候,陆清嘉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就再控制不住眼眶里流转的泪水:“上次……念卿趴在我膝头,朝我撒娇让我讲讲你究竟和轸汐去哪里了的时候,我忍不住想,要是轸汐还在,要是你还在,那该多好……”
  “你那么喜欢小孩,念卿又是轸汐的孩子,你要是见了她,估计会高兴的舍不得撒手。”陆清嘉说,“而且卿卿可听话了,会乖乖吃饭睡觉,不哭也不闹,只要一说‘小舅舅’和‘妈妈’,她就立马爬到我身上,说要看你和轸汐的照片,听你们的故事。”
  “念卿现在可迷你了,睡前要听你的歌,洗完澡要看你的电影,画画的时候也会把你和轸汐画上。”
  “只是我和商徵都不会带孩子,任湛不在的时候,我和商徵总是把她弄得一团糟,裙子和衣服经常穿反,辫子也不会扎。她还嫌弃我和商徵毛手毛脚,每次兮兮一来啊,就要把我和商徵狠狠骂一顿……”
  陆清嘉笑着说,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落。
  “所以……你要是还在就好了,你那么有耐心,听商徵说你还会给轸汐织辫子。念卿一定天天粘着你。”
  嘴角的笑,挂着挂着,又倏地塌陷了下去,犹如出现了裂缝的悬崖一角,最终还是逃不过崩塌。
  “她总是喜欢守着百花巷小院里那一隅玫瑰,开心的问我‘是不是玫瑰开花了,小舅舅和妈妈就回来了’。可是我没办法告诉她。因为即使过去了那么多年了,我仍然还是不敢相信你已经走了。”
  都不相信,一开始谁也不信。祝兮兮不信,陆清嘉不信,聂泽臣不信,他的粉丝和朋友们都不信。怎么那样明媚生动的人,突然就这么消逝了呢。你让他们怎么信?
  “念清,你留给我的那封信里写道‘清嘉,人各有命,你的月亮并不是我’。我想,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和他有来往。也早就为自己的离开做好了准备,早早就为我和他铺好后路……”
  陆清嘉和夏商徵的来往在许多年前就有,只是并不密切吆吆,而这来往还是源自于夏参衍。夏商徵会询问陆清嘉一些夏参衍的状况,且那时的陆清嘉也是以一种警戒的状态面对他。
  毕竟当时在陆清嘉心里,谁也没有夏参衍重要,而那时所有人都觉得,夏商徵才是最能伤害到夏参衍的人。
  而直到那个人离开他们才发现,所有人都是罪魁祸首。
  没有“最”,只有“更”。
  “清嘉……”夏商徵哑着嗓子轻轻喊了他一声。
  陆清嘉抹了抹眼泪,扶着夏商徵的手从地上站起,却没有看他,只是沉默着拍了拍他的手臂,低声道:“我在山脚等你。”
  夏商徵垂下眼,许久才微弱的“嗯”了一声。
  陆清嘉闭了闭眼,深吸口气,再没多说,转身离去。
  陆清嘉离开之后,夏商徵呆呆站在雪里,目光掠过忽然大起来的风雪,有些不知所措。
  石溪山这一块四季常青,即使被大雪覆盖,也仍能看出白纱下的生机勃勃。
  难怪他喜欢这里。
  雪飘飘而下,落在他已经有了银丝的发间,连睫羽也沾上些许风雪。
  风雪渐渐大起来,他穿的并不多,冷风钻进他的衣内,深入他的骨髓,他凉的发抖,却执拗的迟迟不肯动作。
  直到雪势渐大,他早已积郁成结的身体慢慢承受不住,他才缓缓抬起眼,一步一步的僵硬的走近,缓慢的蹲下。
  这些年里,他来过这里很多次,伤心时来,开心时来,实在撑不住时会来,想念他们时也会来。
  “衍衍,哥哥老了。”
  他是真的老了,头发白了许多,脸上有了皱纹,一到这种天气就会咳嗽不停。他不停的折腾自己,小病多多,大病却没来过,如今身体的毛病也都是自己作出来的。
  他大约是在惩罚他,罚他好好活着,不死不灭。
  “等我也来了,你和汐汐都还是年轻时候的样子,只有我,老的估计你们都不认识了。”夏商徵嘲道。
  “爸也是,头发全白了,脸上的皱纹多的我都不认识了。妈也不好,半年前检查出了阿尔茨海默症,现在都是聂叔叔在照顾着她。”夏商徵哽咽着,“现在我们都不能在妈面前提你的名字,一提她就要发狂,然后哭着喊着要你回来看看她,恍惚的时候还会把清嘉当成了你……”
  夏商徵压住喉间酸苦,哑声说:“衍衍,有件事情,我一直没敢和任何人说,但我怕自己忘了,而且估计你已经在那边接到了奶奶,告诉了你奶奶大概也不会怪我。”
  他的手心一下一下拂过碑上的字,垂着眼说:“奶奶去世那天,她握着我的手,和我说了一句话。当时爸妈都还没赶回来,只有我知道。”
  “她那时已经混沌不清,大概都不知道我是谁了……紧紧的抓着我的手,目光涣散的对我说‘衍衍,你别走那么快……怎么都不等等奶奶’……”
  眼泪滴落在那只被雨雪打湿的玫瑰花瓣上,又顺着花瓣内的水珠,流进了泥土。
  他们早该猜到瞒不住她。或许她在很早之前就已经知道,奶奶很喜欢衍衍,看过他的电影,听过他的歌,又怎么会在网络上看不到他的死讯呢。
  她只是憋着忍着,在等着一个合适的时机去追上那个不听话的小孩。
  他们这么徒劳瞒着,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风慢了下来,雪也慢慢下的小了。雪丝细碎的落在石溪山头的枝丫上,又归于尘土,沉寂的让人压抑。
  “衍衍,这些年,哥哥真累啊……”夏商徵低声说着,声音哑的不像他,“我这些年记性越来越差,总是恍惚至极,不明白自己身在何年何月,有时候发呆发的久了,居然连清嘉都认不出来了……还有一次早晨醒来,念卿跑到房间喊我起床,我居然喊了她一声‘汐汐’……”
  他的眼里满是嘲讽,却强撑着那点儿笑容,故作轻松道:“清嘉带我医院检查,医生说我这属于郁结于心,是精神上的问题,等老了还很有可能患上阿尔茨海默病。”
  “衍衍,我真的不想活那么长,也不想越老越忘事,等我到了那个年纪还真患上这么个痴呆病拖累了他,也怕越老就越记不起你和汐汐。”
  夏商徵:“可是你和汐汐都不肯来我的梦里,我怕真的忘了什么重要的事。就只好拼命的想起记得的事,然后都写在日记里……现在日记已经厚厚一本了,可我还要继续想,因为我总觉得没有完。”
  就像是一个悲剧结尾的故事,怎么也不肯就这样到结局。
  “……到现在我已经逐渐记不清你和汐汐的脸,唯一清晰的,只有我们三个小时候还住在百花镇时的场景。我想我最怀念的估计就是这段时光,以至于如今记忆流失也不可能忘怀。”夏商徵说。
  他渐渐有些蹲不住,强撑着用已经冰到泛紫的双手一点一点细腻的擦去碑上的雪。
  像是他们还小的时候,十岁的夏商徵笑着为弟弟整理凌乱的衣襟和发尾。
  “你说你不入人间,那样也好。我便化作你灵魂必经的那颗大树,用宽大的枝叶永生永世守着你们所有人,不老不灭。”
  永生,是守护,也是赎罪。
  夏商徵看着寂白的天空,缓缓吐出一口气。
  他曾经白手起家执掌过一个跨国公司,也曾尝试用宽厚的臂膀担下过夏家的所有重担。没想到如今人到了中年就已经隐隐有了疲老之势,再也不见当初半点意气风发。
  他曾经以为,只要自己足够强大,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就能把他们都牢牢护在身后。
  却没想到,他跨过肆虐的风雪,却站在了墓群中间。
  夏商徵踉跄着从地上站起,蹒跚着脚步,一步一步迈下崎岖的山路。
  早已在山脚等候多时的陆清嘉连忙上前来扶住他,两人相视一笑,相携着离开了风雪。
  年年又年年。
  墓地里的野草和雪又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