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遗温——画师Meow(5)

时间:2021-03-03 01:17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强强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画师Meow
他没有哭,只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难受的紧。 司锦卿察觉到他的不对劲,什么都没说,只是抱着他,和他说:你不用多努力,我永远是你的后台。 那天晚上,夏参衍把自己给了他。 司锦卿再怎么冷静自持也扛不住夏参衍的
  他没有哭,只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难受的紧。
  司锦卿察觉到他的不对劲,什么都没说,只是抱着他,和他说:“你不用多努力,我永远是你的后台。”
  那天晚上,夏参衍把自己给了他。
  司锦卿再怎么冷静自持也扛不住夏参衍的诱惑和刻意勾引。
  可他太想报答他了,而他除了身体,什么都没有。他也卑鄙,他妄想着司锦卿能看在他献身的份上救救他的命,不要抛弃了他。
  于是他做了他四年情人。
  一个没有名分的、陪睡的情人。
  他们有时候彼此都很忙,所以一见面连多余的话都没有,接吻脱衣服上床。
  完了以后司锦卿会抱他去洗澡,这是他们最温纯的时刻,司锦卿会和他说话,会带着那无限柔情吻他,也会轻声询问他一些近况。尽管身心俱疲,他也总是会在昏沉与酸痛中开开心心的回答他。
  这种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一直持续到他二十三岁。
  那年夏参衍在别人口中听说了司锦卿要订婚的消息。他以为自己能做到心无旁骛,甚至坦然接受这个早晚回到来的事实,却仍然在再一次与他相交的时候忍不住旁敲侧击问了他。
  司锦卿没有回答他,但也没有否认。
  他知道这是司锦卿留给他的尊严。
  于是那之后夏参衍再也不会去找他了,哪怕司锦卿主动给他发消息,他也会刻意找理由避开他。
  他们之间的关系理所当然的疏远,距离也慢慢越拉越开。
  夏参衍再怎么迷恋他,也不会卑贱到去做第三者。
  不清不楚的开始,就应该悄无声息的结束。
  紧接着,司锦卿的花边新闻开始层出不穷,像是一招释放,突然很多人都和他有了关系,有新晋小花,也有流量小生,更多的还是豪门小姐。
  那个时候夏参衍身边有了常逸。
  司锦卿就不再让林浮带他一个人,那些传闻里面的小花小生都会交给林浮去带。
  即使林浮仍然会将最好的资源优先给他,会给他在星心最高的地位和权势,可到底还是慢慢疏远了。夏参衍开始小心起来,尽量不再给他们惹什么麻烦,所以他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脾气好。
  他和陆清嘉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
  陆清嘉曾经也是司锦卿传闻中的一位,也被林浮带过,现在和夏参衍都还是星心的艺人。
  少年人总会有自己的信仰,陆清嘉大概也和他一样把司锦卿当作自己的信仰,毕竟这个男人在他们看来就是神一样值得被仰望的存在。
  年少时的陆清嘉不可抑制的爱上了他、崇拜他,想方设法来到了他身边,可慢慢的他却发现不论司锦卿身边的有多少又是谁,夏参衍永远是最特别的那个。理所当然的,那个时候的陆清嘉和他的关系说不上好。
  可陆清嘉到底少年心性,看不惯他也从未为难他。
  直到半年后一场豪门宴会上他和陆清嘉亲眼看着司锦卿带着一个漂亮女孩出现。
  司锦卿看见了他,微愣了几秒才把女孩带到他面前来,淡淡和他介绍:“衍衍,这是迟北柠,迟小姐。”
  迟北柠,迟家小姐,在辛由唯一能和司家门当户对的大家族,也是司家唯一能正名的未来主母。
  那女孩顾盼生姿,当的上“沉鱼落雁”,一颦一笑皆上品,红唇卷发,一袭水蓝色纱裙将她曼妙的身材勾勒尽好——是配得上司锦卿的女孩。
  夏参衍笑了笑,和她打了声招呼,只是笑道:“您好,我是夏参衍。”
  别的他不敢解释。
  好在迟北柠也没有多问,弯了弯唇角点点头,算是回应了他。
  司锦卿来宴会当然也不仅仅是玩,很快带着未婚妻走开了。
  夏参衍便继续静静坐在角落里面漫不经心的饮酒,心想着什么时候能回家。
  一如当年遇到司锦卿的那样。
  “夏参衍,你不嫉妒吗?”少年清朗含着愠怒与疑惑的声音乍然响起。
  夏参衍抬眼,看到了陆清嘉气愤的俊脸,淡笑反问:“嫉妒什么?”
  陆清嘉看向那边佳人在侧正与人执酒谈笑的司锦卿一眼,酸涩的说:“他……有未婚妻了。”
  夏参衍面色淡然的抿了一口酒,苦的。
  “没什么好嫉妒的,”夏参衍笑着看着他,反而宽慰道,“你应当释怀,那个女孩才是最适合他的人。”
  陆清嘉一噎,没想到夏参衍会这么平静,憋了许久才道:“可是你输了。”
  这一次夏参衍久久没有回话,许久才笑说:“我没有赢过。”
  他根本没有胜算。
  ……………………
  夏参衍杀青戏那天的天气很好,难得出了场太阳,冬日暖阳总是易温人心,剧组里也是一派清和明净。
  剧组约莫还有一两个月的拍摄期。原本齐导是不愿意就这么放夏参衍走的,可是原著剧本这个角色就到此为止了,要是硬加剧情,不免就有加戏的嫌疑。
  再者马上就是年末,因为夏参衍耽误的时间已经够多,剧组工作人员嘴上不敢抱怨什么,不代表他们心里好受。
  齐导只能遗憾的就此作罢,心里却在想着下一次定要把夏参衍死扣在剧组里,主角他不要也得要!
  “衍哥!”
  常逸兴冲冲的推开休息室的门,抓着正在看剧本的夏参衍一阵猛摇。
  这要换做别人常逸都不知道被解聘多少次了,性格大大咧咧的,还是那副未出世的毛孩子模样,又仗着夏参衍脾气好,行事方面也大胆许多。
  夏参衍被他摇得头脑有些昏,不得已放下剧本,无奈笑道:“怎么了?”
  常逸兴奋得脸颊通红,磕磕巴巴道:“祝……祝姐姐来了!”
  话音未落,门口就传来一阵银铃般的轻笑声,一道纤长倩影正懒懒倚在门框上,嗤道:“常逸这么久了怎么还是这样啊,大惊小怪。”
  话语里说的是常逸,眼神却落在身形单笔单薄的夏参衍身上。
  而她目光所追随的人已经浅笑着站起了身。
  面前的女孩乌发及肩,巧笑嫣然,唇如樱红,眉眼秀气清婉,五官端正玲珑。浅粉色的连衣裙将她纤瘦的身形衬得格外少女娇小。
  “参衍哥哥!”祝兮兮一看见他就喜不自胜,亲昵的挽住了他的臂弯。
  夏参衍摸了摸她的头,故作埋怨道:“兮兮好久没来看过我了。”
  祝兮兮撇了撇嘴,委委屈屈的嘟喃道:“学校那边最近事情有点多……”
  夏参衍轻笑道:“骗你的,没有怪你,学业最重要……”
  “学业才没有哥哥重要。”祝兮兮笑眯眯抬头看他。
  她今年二十二岁,还在辛由大学就读,已经大三了。个子在女生中其实不算矮,刚好到夏参衍鼻子下面一点点,所以她抬头的时候会直直望进他眼底,少女眼底闪动的光芒与欣喜总是会让他不知所措。
  夏参衍无奈:“还是要以学业为先,这样才能长大。”
  祝兮兮哼哼唧唧不说话了。
  夏参衍看她有苦难言的模样,又心软道:“好吧,不说这个。等下拍完最后一场戏,哥哥带你去吃饭。”
  祝兮兮喜得要跳起来了,抱着他的手不肯撒开,脸面也不要了,一个劲的把自己脸上的妆往夏参衍身上蹭。
  夏参衍拿她没办法,由着她闹。
  好在马上就要换上戏中的服装,这最后一场戏的妆容也不复杂,简简单单打个底,然后将面色唇色画白一点就算好了。
  这场戏,是南千的个人戏,自杀那一场,也是夏参衍最担心的一场,他在最后关头总是容易出错。
  所以开机前便坐在一旁捂着热水壶缓解心中的紧张。
  “呦呵,我当这是谁家的大小姐呢,原来是我们兮兮妹妹啊。”陆清嘉一边玩笑着一边自然而然的在夏参衍旁边坐下。
  今天没有他的戏,他过来当然是为了看夏参衍。
  祝兮兮瞥了他一眼,哼了一声说:“你不是也来了么?”
  陆清嘉才不和小女孩一般计较,笑了几声便悄悄在夏参衍耳边道:“念清,不要紧张。”
  夏参衍垂了垂眸,沮丧道:“我可能又要拖进度了。”
  陆清嘉就笑:“那太好了,我可以多看你几天了。”
  “……”
  夏参衍不说话了。
  陆清嘉斜睨他一眼,泄气了,这人连愠怒都不会。
  “好了好了,担心什么呀。本来今天你杀青我们拉你去吃饭应该是你付钱吧。这样吧,你要是过不了,以后咱俩吃饭都是我付钱。”陆清嘉胸有成竹道。
  仿佛将要拍戏的是他。
  夏参衍失笑:“……什么呀。”
  见他稍微放松点儿了,陆清嘉也跟着心情好起来
  “参衍,过来准备了!”齐导朝他招手。
  夏参衍朝陆清嘉和祝兮兮打了声招呼,跑向了齐导那边。
  齐导最后和他简单的说了一遍剧情和人物,然后才正式开始拍摄。
  这一场戏,南千跳楼自杀。
  取景点是剧组特意找的一个小地方。夏参衍要站的那片房顶铺着绿布,这里毕竟不是楼房,只是一个一层高的小平房,所以有些地方还是需要后期一下。
  这小平房地理位置很好,站在阳台上一望就能望很远,丝毫不比市中心那些高楼大厦的视野差。
  此时已近黄昏,太阳隐隐藏在云层后,那片天已经金黄一片,洒在人身上暖暖洋洋,仿佛自动给人镶上一层柔光。
  虽然电影里面讲的是夏天,但他们现实还是冬天,这样的太阳确实让人舒服。
  其实这场戏只是一个很短暂很短暂的镜头,放在电影里面应当不会超过三十秒,可是实际拍起来却很困难,正是因为镜头少,所以抓的精。
  *
  作者有话要说:
  上学了,以后可能两日一更或者三日一更了。
  感谢你们喜欢夏参衍。
  感谢观阅。
 
 
第06章 6
  “Action!”
  挡板敲下,夏参衍神色里的紧张骤然敛去,再抬眼时,那双色泽浅淡的眼眸中唯剩令人心惊的寂静与平淡。
  南千好像终于释怀了,他不再害怕家里人失望而小心翼翼的眼神,不再躲避亲戚们指指点点的嘲讽声,也不再执着于那从来不属于他的天赋。
  所以他站在了学校的天台上。
  这是一个夏日的黄昏,金黄色的云层与泛着淡淡红霞的天幕映在他死寂的眼眸里。
  然而那双平日总是熠熠生辉的眼,竟连这浪漫美景也缀不进去了。
  天空还是那片天空,晚霞也仍然是那片晚霞,云层堆积着,层层叠叠,越往上颜色越浅,看起来愈加浪漫光明。
  只可惜黄昏晚霞,都是夜幕降临之前的虚妄。
  落日半隐进远处的山峦中,南千站在那摇摇欲坠的看台上,身形单薄的犹如一张白纸。
  他身上还穿着校服,白衬衫黑长裤,他从来都规规矩矩穿着,即使是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也仍然穿着。
  这里能看很远,高楼大厦、县城小镇、人间烟火,尽收眼底。
  随着太阳缓缓沉没,南千突然转了一下头,那原本死气沉沉的双眼倏地亮了一瞬,又很快被风吹乱的发挡住了那些明媚。
  他像在告别,又好像在留恋。
  他轻轻转过头,弯着唇浅笑,好看的唇微微勾起,这是这么多天以来他脸上唯一的笑容。
  “后会……无期?”
  他轻声呢喃着,偏了偏头。下一秒,他闭上了眼,轻叹一口气,再没看这世界一眼,缓缓朝下倒去……
  来时满怀希望,走时心如死水。
  这是南千的一生,一个与男主白听完全不同的结局,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人物。
  他的出现仅占据整部电影不过十多分钟,只是这样一个……微小的人物而已。
  “卡!”
  齐导按下档板,平时严肃惯了的脸上带着怎么也掩饰不住的笑意:“过了。”
  在场众人有的擦眼泪,有的后知后觉的鼓起掌来。
  夏参衍发挥超常,最后这两场戏居然一次就过。且这两场表演都堪称完美,能让齐导脸上带笑还满意至极一遍就过的演技实在不多。
  “恭喜念清杀青!”
  夏参衍早就从软垫上站了起来,陆清嘉已经优先接过常逸的任务替他披上衣服挡去了那些萧瑟寒意。
  待到大家祝福完了后夏参衍才扯着嘴角笑道:“这些日子,有劳各位了。”
  他不是第一次和齐导合作,剧组的工作人员大多和他关系也不错,杀一次青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副导演上来给夏参衍送花,夏参衍手脚被冻得有些僵,要伸手去接的时候被旁边蹦蹦跳跳的女孩子一把拿过,笑嘻嘻道:“我喜欢花,衍哥哥送我啦!”
  大家哈哈笑起来。
  祝兮兮来剧组找夏参衍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她虽然挂着大小姐的称号,但为人直率开朗,也不耍小姐脾气,很得大家喜欢,这种情况他们早已习以为常。
  赶着年末拍完这最后一场戏,夏参衍也终于可以回家了。
  他东西早就收拾好,走时和齐导打了声招呼,陆清嘉便在一旁笑着邀请道:“导演,咱们几个一起去吃顿饭呗。”
  齐导眉毛一竖,瞪着他说:“你以为我和你们一样闲啊,拍完了你们的还有别人的。”
  夏参衍笑着悄悄扯了扯陆清嘉袖子,无奈道:“算啦算啦,又不是第一次杀青,吃饭有的是时间,让齐叔也歇一口气。”
  齐导的脸色这才好看了点。
  “行了行了,你们年轻人的聚会我就不掺和了。”
  陆清嘉笑嘻嘻的又开了几句玩笑才被齐导赶鸭子似的赶走。
  只是他看着四个年轻人缓缓离去的背影,不知怎么的,心头一跳,突然觉得夏参衍站在其中过分单薄了。
  明明他也在四个人中间,可是齐导却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不真实感。就好像夏参衍是个幻象,幻象一过,大梦一场。
  他走的好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