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遗温——画师Meow(6)

时间:2021-03-03 01:17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强强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画师Meow
晚上他们四个人在市中心找了家保密性较高的餐厅,坐在包厢里面吃饭聊天。 这个地方以前他们也经常来。 只不过每次夏参衍都是被强行拖过来的那个。因为夏参衍会做饭,基本上都在家吃,他们几个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
  晚上他们四个人在市中心找了家保密性较高的餐厅,坐在包厢里面吃饭聊天。
  这个地方以前他们也经常来。
  只不过每次夏参衍都是被强行拖过来的那个。因为夏参衍会做饭,基本上都在家吃,他们几个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少爷小姐,又不好意思劳烦夏参衍去做,只能把人拖出来。
  他们四个坐在一桌聊天,常逸无疑是话最多那一个,喋喋不休讲个不停,陆清嘉和祝兮兮总是时不时就要上去呛他一两句,呛得他满脸通红,又不愿意认输。
  夏参衍就笑着看着他们闹,偶尔也会插上一两句,只是胃里逐渐隐隐作痛的麻痹感还是让他额角冒出了丝冷汗。
  此时的气愤温馨又和谐,这是他们在一起少有的闲适,夏参衍不想因为自己破坏了这种氛围。
  “我去上个厕所。”夏参衍从位置上站起来。
  “我陪你。”陆清嘉立马也要跟上来。
  夏参衍失笑道:“行啦,你们玩吧,我这么大一个人还怕丢了吗?”
  夏参衍声音清朗,开玩笑的时候尾音会很软,纵使是铁石心肠也没法不应承下来,陆清嘉只能恹恹又坐下了。
  夏参衍状似无异的走出包厢,一离开那一块,便捂着痛痹的胃进了洗手间,把隔间门一锁便撑着墙对着马桶吐了起来。喉咙像是生锈的水龙头通了水,腥红的血液吐的马桶边缘都是瘆人的红色,看起来有些恐怖。
  他冲掉那些血迹,从衣兜里拿出湿纸巾擦了一下嘴上血和额角的冷汗,又坐在马桶上整理了一下,缓了缓才若无其事般走出厕所,然后不动声色的从怀里拿出药,就着水龙头的水咽下,这才得到一些心理上的慰藉。
  等到胃部的疼痛被药物压下去些的时候他才咬了咬毫无血色的唇走出男厕。
  等久了他们也会生疑。
  不过让夏参衍有些失措的是祝兮兮会在厕所门口等他。
  “兮兮怎么站在这儿?”夏参衍扯了扯嘴角,摸了摸她的头。
  祝兮兮笑着抓过他胳膊,说:“就是想和你独自待一会儿,清嘉哥和常逸太吵了。”
  夏参衍弯唇笑了,无奈道:“那兮兮有什么事啊?”
  祝兮兮嘿嘿一笑,神神秘秘的问道:“你知道过几天是什么日子吗?”
  夏参衍挑了挑眉,淡淡道:“你生日。”
  祝兮兮一喜,惊讶道:“哥你还记得啊!”
  “我什么时候忘记过?”夏参衍失笑。
  她的生日就在元宵节前一天,夏参衍一直都记得。
  祝兮兮弯着唇,满眼的欣喜与满足。
  “那哥会送我礼物吗?”她期待的问。
  夏参衍笑道:“当然,我能给的都给你。”
  祝兮兮看着他默了会儿,倏然狡點一笑,半真半假问:“那我要你呢?”
  夏参衍一愣,随即淡淡用手心拢了拢祝兮兮被吹散的刘海,笑说:“要我做什么?”
  这个回答滴水不漏,祝兮兮的心却沉了沉。
  这些年她被他拒绝好多次了。但是没关系,喜欢他只是她自己的事,不需要夏参衍做出任何回应。
  祝兮兮故作沉思,黯然伤神了一会又闪着眼看着他,说:“哥给我送一双高跟鞋好不好?”
  夏参衍茫然了一瞬:“……嗯?”
  祝兮兮难得见他这副不知所措的样子,乐了:“高跟鞋呀。我想要独一无二的,有光的那种可以吗?”
  她是祝家小姐,从小到大衣尊处优,想要什么都能得到,区区一双高跟鞋其实不在话下。
  可她就是想让夏参衍送他。
  祝兮兮想做他的公主。小公主也好,大公主也行,总之水晶鞋只能他送。
  夏参衍也仅是怔了一瞬,不知想到了什么,眼底掠过微不可闻的难过。
  “好。”夏参衍点点头。
  祝兮兮欣喜若狂,也不顾自己穿的是小高跟,直往上蹦,一落地就往他怀里扑,夏参衍叹了口气,又怕她崴脚,只好虚虚接住她。
  “好了。”夏参衍有些不太适应这样私底下过于亲密的肢体接触。
  祝兮兮也没有多缠他,占完便宜就站在原地傻笑。
  夏参衍无可奈何:“那小公主能和我回包厢了吗?”
  祝兮兮挽住他的手,一边蹦蹦跳跳抓着他往回走一边兴奋的说:“哥哥哥哥!你可不可以自己帮我设计啊?”
  “太丑了,我怕你不喜欢。”
  祝兮兮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不会不会,衍哥送什么我都喜欢,就算是狗屎我也穿。”
  夏参衍轻轻笑出了声:“我不是设计师……”
  “没关系没关系,你随便画画就好了!”祝兮兮毫不在乎的说。
  夏参衍笑了笑。
  “哥哥给我定制水晶鞋啦哈哈哈!”祝兮兮突然大声喊了出来,嘿嘿乐着,生怕别人不知道。
  夏参衍无奈,由着她高兴去了。
  但很快,他们就没能笑得出来了。
  走廊另一头突然迎面走来了几个人,男女都有,大概是来聚餐或是庆功的。
  而让夏参衍止住脚步愣神的是被他们捧在中间的那个女孩。
  女孩美而不艳,清婉出尘,眉似远黛,眼如深山。眉宇之间带些许凌厉感,看起来不太好亲近,偏偏众星拱月。
  眉眼酷似夏参衍,又不像夏参衍。
  皓齿明眸,肌香体素。远如天上月,近似水中花。
  她身上穿着水蓝色的连衣裙,裙摆恰到膝上一点点,却衬得她身材高挑匀称。
  咖啡色的长发散散搭在两肩,妆容精致却不俗套,哪怕站在这么多人里,也依然是最亮眼瞩目的存在。
  两个人看到对方时都不约而同的楞在了原地,隔着这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距离迷茫而愕然的相望,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女孩更是很快就移开了目光,似是极其不愿意见到他。
  这么多年过去,他们见面也不过寥寥几次,那些让人难过或甜蜜的回忆早就死在了“时间”里。
  “阿……”
  阿轸。
  她曾经是他的阿轸。
  但他很快就意识到这样不对。他总是能将瞬间泄露的情绪转瞬便藏的滴水不漏。
  夏参衍在心里讪笑自己差点说漏嘴,转而淡淡改口道:“夏小姐。”
  祝兮兮和那女孩的身体同时僵硬了一瞬。
  但那女孩也并没有多搭理他们的意思,转瞬便恢复正常,只在路过的间隙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祝兮兮,没理会夏参衍就径直绕过他离开了。
  “哎,轸汐,那好像是你哥啊,好帅啊啊!”
  “妈呀夏念清这也太好看了吧!比电视上还好看!”
  “是啊是啊,那好像是轸汐的哥哥,那他身边那个是谁啊?”
  “女朋友吗?”
  “不像不像,我觉得应该只是妹妹而已吧。”
  “轸汐,是不是呀?但是你哥什么时候又多出一个妹妹了?”
  女孩沉默一瞬,才淡淡道:“我只有一个哥哥,叫夏商徵。”
  他们之间的距离没有离得太远,夏参衍和祝兮兮都远远听到了这段对话。
  祝兮兮小心翼翼的去看夏参衍的面部表情,却发现他始终淡笑着,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模样,淡然笑道:“没事。”
  见到她就足够开心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夏参衍和夏轸汐的过去要来了。
  也是对被现实虐的很惨的亲兄妹。
  感谢观阅。
 
 
第07章 7
  夏参衍的妹妹叫夏轸汐,大哥叫夏商徵,他们三个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妹。
  在他们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出去打工了。那时候哥哥年龄比较大,又聪慧优秀,于是父母只带走了他一个。
  夏轸汐和夏参衍自小都是被爷爷奶奶带着的。但也因此,夏轸汐和他更为亲近些。
  他们三兄妹只有寒暑假时才能聚在一起。
  不过夏商徵对于夏参衍的厌恶大概是从小就有的。
  毕竟没有天之骄子会喜欢一个智力有损的傻子。哪怕这个傻子是自己的亲弟弟。
  况且夏商徵从小跟在父母身边,所处环境不同,观念与话题自然也和他们截然不同。
  他们两兄弟也确实算不上有什么感情。
  夏商徵假期回家乡来的时候,往往只有夏轸汐才能和他说上两句话。因为夏商徵说的那些夏参衍听不懂,就算是夏商徵难得有耐心给他解释他也理解不了,久而久之,他就成了被他嫌弃厌恶的那一个。
  那时候他们家还没有那么有钱,夏参衍和夏轸汐都在乡下上学,由爷爷奶奶带着,日子倒也充盈悠闲。
  兄妹俩是一个房间,两张小床隔着一张屏风摆在一起,夏轸汐睡不着的时候夏参衍就会拿着故事书给她磕磕巴巴的讲故事,遇到不认识的字时夏轸汐就会凑过来看一下拼音,然后不厌其烦的教他读。
  可笑吧,他明明比夏轸汐大了四岁,到了那个年纪却连拼音都不会。
  但妹妹总是会脆生生的笑着说:“哥哥,你很聪明呀。”
  这个世界上,只有爷爷奶奶和妹妹会夸他聪明。
  何其讽刺的一个词。
  他为自己做不好一个哥哥而羞愧,所以始终对妹妹心怀愧疚。于是他试图把自己所拥有的最好的一切都给妹妹。就连压岁钱也会偷偷抽出几张给妹妹买零食和玩具,然后再上交给爷爷。
  而他每年的压岁钱爷爷都会帮他存起来,直到他去世前才将那张已经存了不少积蓄的卡交给他。
  爷爷甚至在临走时还要为他想好未来。
  相比起来,夏商徵要比他更适合做夏轸汐的哥哥。
  所以那时每次夏商徵回来,夏参衍都会把房间让出来然后跑去和爷爷奶奶睡。他会挤在爷爷奶奶中间,缩在他们怀里让爷爷乐呵呵的用蒲扇给他和奶奶扇风驱蚊子,有时候还会小声给他讲故事,哼着山歌哄他睡觉。
  后来他时常想,要是能一辈子这样就好了。却发现时间在变,终有一天会物是人非。
  夏轸汐性格跳脱,在别人面前就是小魔头,却独独只黏夏参衍。当惯了小霸王的她总是会把夏参衍也拉进去和着其他小孩一起闹,爷爷为此训斥过她很多次,只是妹妹天生淘气,不懂收敛。直到有一年他拉着夏参衍出去打架夏参衍为了保护她被人一石头砸破了脑袋。
  爷爷第一次动手打了她,带着夏参衍连夜去了镇上的医院,当晚爸爸妈妈得到信息,第二天也马不停蹄的回来了,幸好检查出来只是轻微脑震荡,缝了几针,没什么大事。
  但夏轸汐毕竟只是个小女孩,见爷爷动手打了她,哥哥又没事,觉得委屈开始吵闹。
  爷爷被她气的不轻,大手一挥就是一句:“你们把汐汐带出去吧,这么多年了,两个娃还是养得起的吧。”
  别说是夏轸汐了,连齐雪纯和夏长兴都愣了。
  后来夏轸汐还是万般不情愿的哭哭啼啼跟着爸爸妈妈出去了。
  妹妹走之后夏参衍便跟着爷爷奶奶在乡下过了好几年平静又无聊的日子,没了夏轸汐的保护,夏参衍总是会被同龄小孩欺负,偶有一个大哥哥保护他后来也出去打工了。而每当爷爷奶奶发现,就拉着他去学校找校长理论,爷爷理多,经常把学校里的校长都说的一愣一愣地,自那以后再也没人敢欺负他,但他也仍然没有朋友。
  那段本该充斥着欢笑的年龄,他是在孤独与落寞中度过的。
  再后来爷爷去世,他彻底失去了避风港,因为在那之后没多久爸妈就闹了离婚,他跟着父亲,父亲公司破产后他便跟着司锦卿离开了这个家。
  齐雪纯和他偶尔通话,一开始还会问他过的好不好吃的怎么样,但渐渐的接触也就少了,只是每月会给他按时打一笔生活费。毕竟她有了新的家庭,还有一个很争气的大儿子,他是多余的。
  奶奶和夏轸汐都跟在夏长兴身边,夏长兴和他还是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变化,说起来他们也没有多么深厚的父子情。
  而且其实一开始夏参衍要跟着司锦卿走他是不同意的,后来是司锦卿找他谈了很多次,夏长兴权衡利弊之下才不得已答应,那时候他们确实是走投无路了,齐雪纯那边又迟迟不松口,甚至宁愿让夏参衍就这么跟着一个陌生男人离开。
  可其实夏参衍心里明白的,夏长兴养不起他,齐雪纯不要他,他就算不跟着司锦卿,也迟早会被送去别的地方,而他暗恋司锦卿,这是他绝好的靠近他的机会。
  毕竟司锦卿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他也真的尽到了自己的义务,给了他最好的生活,让夏参衍自此彻底沉溺在了他的温柔乡里。

  但司锦卿和夏商徵很不和。
  不过那几年他和夏商徵几乎没有联系,留着对方联系方式的原因还是夏轸汐。
  夏轸汐跟着爸妈到了外面之后过的很好,小霸王到了哪里都是小霸王。
  他的阿轸很聪明,重点高中、一流大学,全都在她囊中,她几乎重合了夏商徵的足迹,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没出国。
  后来夏商徵有提议过让她出国读书,那时候夏商徵已经有了独属于自己的经济来源,算得上事业有成。可夏轸汐拒绝了,很久以后已经年满十二的小女孩才凑到他那边悄悄告诉他说:“哥,我出国就见不到你了,所以我不想走。”
  就是这句话,让夏参衍义无反顾的投身到了娱乐圈里。
  他喜欢音乐,只可惜与小提琴失之交臂,好在他还有一把好嗓子,作词作曲唱唱歌也还可以。
  司锦卿听到他的提议时是反对的,娱乐圈的水太深了,他不希望夏参衍一脚淌进去。
  夏参衍见他拒绝,有些失落,半晌才喃喃道:“不是还有您吗?”
  于是司锦卿买下了一家娱乐公司,也就是现在的星心,并给他配备了一个金牌经纪人,将他包装的很完美,就此让他顺顺利利的进入了娱乐圈。
  他出道前给自己要了一个艺名,叫“夏念清。”
  他本来想叫“念卿”,但这样意图就太明显了,只好改了一个字。
  不过就算被包装的这么完美夏参衍本身的问题还是需要正视。他做出来的词曲会经由他的音乐人修改,所以他的曲子后往往会跟上音乐人的名字,夏参衍却很满足。
  很快他就凭借着一把清朗的好嗓子在业内小火了一把。后来演戏成名更是顺理成章的事,他也终于有了自己的经济来源,可以照顾妹妹爸爸和奶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