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遗温——画师Meow(7)

时间:2021-03-03 01:17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强强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画师Meow
那时他是这样想的。 他把赚到的那笔钱一半转给了夏长兴,一半再拿出二分之一给妹妹做零用,剩下的钱转给了妈妈,他只留了一小笔。 只是每次转给父母的钱都会被退回来,在这点上爸妈倒是出乎意料的默契,每月的生活
  那时他是这样想的。
  他把赚到的那笔钱一半转给了夏长兴,一半再拿出二分之一给妹妹做零用,剩下的钱转给了妈妈,他只留了一小笔。
  只是每次转给父母的钱都会被退回来,在这点上爸妈倒是出乎意料的默契,每月的生活费依旧按时打给他。夏参衍知道这是他们的义务,便不再多说。
  夏参衍和妹妹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那种感情也不是再分开几年能割舍去的。再相见后,夏轸汐比之前更喜欢黏他了。
  而且她遇到什么事不找爸爸妈妈也不找大哥,恨不得每天一个电话把夏参衍叫到学校来陪她。
  夏参衍经常被她的吓到。
  他还记得她第一次初.潮的时候慌得不行,打电话哭哭啼啼的和他说她病了她出血了,吓得夏参衍直接扔下剧本和导演匆匆打了声招呼奔了过去,导致很长一段时间剧组工作人员看他的眼神都很不对劲,连导演的脸色都冷了很多。结果他过去发现小姑娘是长大了。
  夏参衍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无奈,为了安抚她的情绪,便和老师请了假带她回自己家住了一天,房子是公司配给他的,在全辛由最好的公寓区,也是夏轸汐的常驻地。
  只要学校放假,她准会拖着箱子过来找他,要不是学校不允许通学,她怀疑他会住在他这里。
  带她回家之后,夏参衍便把自己捂得严严的实实满头大汗冒着风险去超市给她买了卫生棉,又回家给她洗了内裤和弄脏的衣服,再用红糖水煮了碗甜酒才算是把她丢的神找回来。
  甜酒是奶奶教他煮的,爷爷妹妹和他都喜欢吃。
  由于夏参衍对这种小女孩的事情没有什么经验,而即使已经上过初一生物课的夏轸汐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还是有些不知所措。所以兄妹俩只好上网去查,幸好夏参衍研磨剧本时将某些东西参透了,简单给她讲了一下注意事项并安抚完她的情绪,小姑娘才抽抽搭搭的安心睡了一觉。
  她总是很信任他依赖他。
  爷爷去世之后,除了奶奶,妹妹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喜欢他的人了。
  所以夏参衍很珍惜,也很庆幸。
  他真希望妹妹永远是他的妹妹,他能一辈子守护着她。
  但凡事,哪能说一辈子呢。
  夏轸汐十八岁那年,夏参衍二十三。
  那时他在娱乐圈已经混的很好了,而夏轸汐尚在读高中。
  这是他们一切的转折点,大概也是他们最终的结局了。
  常逸当时早已来到了他身边,一直和他连轴转赶通告,只是常逸心比较大,也从不会在夏参衍面前抱怨什么。
  夏参衍在圈内是出了名的规矩,哪怕有人想打他的主意,一听到“司锦卿”三个字便不驱自退了。可有些人躲在背后,就是看不惯他好,架不住别人害他。
  夏参衍又是个软性子,不懂反击,就算他的风评在业内还行,放在不明真相的路人和煽风点火的黑粉面前就是个私生活混乱的花花公子。
  那时夏轸汐高三,也不知怎么这么巧偏偏就那时候传出了他的绯闻。哥哥虽然是大明星,也抵挡不了一些人的妒忌,专门挑着夏参衍的黑料讽刺她,夏轸汐的脾气是好,却不是像夏参衍那样一味忍让任人欺负,于是便因为夏参衍和人起了争执,打了架,被学校记了过。
  夏轸汐这些年一直很乖,有了小时候爷爷的教训,几乎没惹过事,却为一个被绯闻缠身赶出家的人在学校惹出这么大的乱子。因为这件事,夏参衍被夏商徵狠狠训斥了一顿,夏参衍自知自己有错,终于不再对这些黑料坐视不理,让公司连夜处理了,发布申明和律师函才算是平息下来。
  更何况这些年夏商徵因为司锦卿看他越发不顺眼,所以两人平素不怎么来往,夏参衍和夏轸汐感情又深,如果不是牵涉到夏轸汐,夏商徵一般不会来找他的麻烦。
  所以那件事之后他不再去学校看夏轸汐,每个月的生活费他照旧打给她,却把她的生活琐事都交给了常逸。
  夏轸汐身在封闭式的贵族学院,非假期出不来,就算是放假时夏参衍也在到处跑通告,两人根本没有机会见面,就这么慢慢的 ,他们将近半年没见面。
  夏轸汐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可是夏参衍不得不在乎,尤其夏参衍实在不想和夏商徵再起什么矛盾,也不希望因为自己破坏了夏轸汐和夏商徵以及聂家的感情。
  他的妹妹是真的很聪慧,考上了辛由最好的高中,学业上层,她前程似锦。
  哥哥夏参衍是她唯一的污点。
  他什么都帮不了她,不论是在她的前途上还是感情上,夏参衍都会成为他最大的绊脚石。
  他深知这一点。
  所以后来夏轸汐给他打电话时他总会找各种借口搪塞过去,信息发的回的也少了。夏轸汐也不傻,当然猜出他在顾虑什么,可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那时还在上学,并没有能力挽留哥哥。
  夏商徵知道了这件事,果然没再找夏参衍的麻烦,也明白妹妹一个人在学校会有些孤独,便时常抽出时间去看看她,这样一来,夏参衍的位置就有人代替了。
  可是有些位置真的是说代替就能代替的吗?
  可以夸张的说,所有亲人,包括爸妈在内,于夏轸汐来说却都没有一个夏参衍重要。并不仅仅是因为他们一起长大,夏参衍还是那个自始至终陪在她身边的人,哪怕爷爷去世,爸妈离婚,哥哥出国,夏参衍也永远也不会走。
  她知道哥哥是什么样的人,她不相信那些流言蜚语,也不喜欢不喜欢他的人。
  于是在第三次看到来看她的人是夏商徵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哭着喊着要见夏参衍。
  夏轸汐已经半年没见到他了,想他,想见他,她是他的妹妹,他们一起长大,他怎能这么狠心。
  她只是想要哥哥而已。
  夏商徵沉默的安慰了她会儿,待她情绪稳定下来点后才回去,路上却打了一个电话给夏参衍,只淡淡道:“尽量少出现在汐汐面前。”
  夏参衍看到了这条短信,什么都没说,那之后,常逸也很少去学校了。
  夏轸汐察觉到了他的疏离,又一次闹了起来,闹到了校长办公室,校服一甩就要退学。
  夏商徵当时在出差,只能由夏参衍先过去看她,夏轸汐一见到他,人登时愣了半晌,然后眼泪决了堤似的流,死死抱着他不放开,一边哭一边骂他,哭完骂完又哀求道:“哥哥,你不要不要我……我不想待在夏家也不想去聂家,你带我走好不好?我不要你养,我可以自己赚钱,我和哥哥住在一起好不好?”
  夏参衍眼眶湿红,喉咙仿佛被什么堵住,却什么话都不说口,只能轻轻摸着她的头,小声唤她:“……阿轸。”
  阿轸,这个称呼是夏参衍专属,除了他谁也叫不得,这是夏轸汐说的。
  而时隔半年再听这声阿轸,夏轸汐哭的更厉害了,在学校一向端庄稳重的她像个孩子一样抓着哥哥不肯放手。
  之后夏商徵赶到,开始时也什么都没说,只是冷冷看了夏参衍一眼,那一眼,夏参衍什么都明白了。
  于是夏参衍静静抱着她,等着她哭完,哪怕心里如血注,哪怕痛如刀绞生不如死,他也不能拖累他的阿轸,毕竟……他连自己都寄人篱下。
  遑论带着妹妹。
  当时的夏商徵已经逐渐开始兴复当年父母亲的企业,在聂家的帮助下更是成长飞速,只要有他的庇佑,夏轸汐就能毫无顾忌的长大了。
  她就该干干净净的。
  夏参衍怎么舍得弄脏了她,怎么会让她跟着他承受那些流言蜚语,让她跟着他吃苦蒙灰呢。
  那是他第一次推开了妹妹,言语温和,内容却残忍凌厉:“和大哥好好生活。”
  夏轸汐愣了半晌便马上反应过来,要倾身去抱他,夏参衍咬牙后退几步,苦笑道:“阿轸,哥哥无能,没办法带着你。”
  这句话的意思不外呼于:“我带着你,你就是我的拖油瓶。”
  夏轸汐讷讷看着他,像是从来没有认识过他。
  夏参衍眨去眼中湿润,继续笑着说:“你为了哥哥好,哥哥也为你好,你跟着大哥好好长大。”
  言外之意:“你为了我好就别拖累我。”
  这种典型的白莲话,说的好听,实际上蚀骨锥心。
  夏参衍没再多说,转身离去,他不禁暗暗庆幸自己有在拍戏了,很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不然他会崩溃在妹妹面前。
  这个世界上和他最亲密的人,最终还是要离他而去。
  世间美好都不能属于他。
  夏轸汐看着他清瘦的背影渐渐远去时才幡然醒神,猛然朝着他的背影哭着大喊:“夏参衍!你要是不要我了,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
  那时眼泪已经掉下来了,夏参衍却只能故作无事的模样,头也不回的温声道:“夏小姐,愿一切安好。”
  那天他坐上车离开,没有痛哭,也没有露出什么悲伤神色,只是任眼泪自发流了会儿才面无表情的慢慢拭去那些象征着无能的泪痕,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后来夏轸汐果然如她所说再也没有去找过他。
  他的电话微信短信等各种能与她联系上的号或被她悉数删去,或彻底拉黑,渐渐的夏参衍在手机上找不到她的痕迹了。
  他知道这是必然结果,所以他什么都没有多想,也没有多说。
  只是有一天下午正好闲在家,恰逢夏轸汐学校的放假。他鬼使神差的忍不住开车到了她学校门口,他的车子藏的隐蔽,这辆车她应该没有见过,新买的,所以不用担心被她发现。
  很快,那个他日夜牵挂着的女孩出来了。
  夏家三个孩子都生的好看,但都是截然不同的好看。夏商徵凌厉凛冽,棱角分明;而夏参衍温润清雅,如玉柔泽;夏轸汐则结合了他们两个人,眉宇沉下来的时候比较像夏商徵,平时和夏参衍更像一点。
  他们学校的制服男女统一都是小西装,女生下身也是西裤。这身衣服穿在一般女孩身上会显得别扭,夏轸汐身上这套略大了,但她身材比例匀称,又高又瘦,穿起来一点也不显得突兀,外套松松扭扭,扣子没扣,也不怕冷。长发随意披散在肩头,明明那样温婉清丽的长相生生生出一份凛冽,反而更显高挑出尘。
  只是虽然高了,却也瘦了,好像也不如之前那么清朗明媚,看起来疏离冷淡。
  可他听说她过的很好,没有夏参衍在其中当阻力她的一切都很顺利。
  她考上了理想的大学,也选了理想的专业,她的专业课门门第一,总是甩别人一大截。但让夏参衍惊讶的是夏轸汐居然放弃了跳舞,他明明记得她要报考的是舞蹈学院。
  尽管有些失望,夏参衍却仍尊重她的一切选择。
  那天夏参衍隔着模糊的车窗,看着妹妹漫不经心的垂着眸似在等车,夏参衍就这么专注的望着她,一动不动,一秒都是奢侈。很快一辆车就如约而,那车看上去就价格不菲,引得路人都频频侧目,大概是夏商徵派人来接。
  夏参衍看着夏轸汐上车,看着那辆承载着他一切的车开走,直到彻底消失不见。
  那年他已经会抽烟了,他靠在座椅上,从兜里拿出烟,烟雾模糊了他的脸,他好像被埋在这层尘埃下,永远爬不起来。
  *
  作者有话要说:
  放假了。
  感谢观阅。
 
 
第08章 8
  将近年末的那几天夏参衍去了一趟公司。他所在的公司名叫“星心”,被司氏买下来之前叫“星耀”,是国内的王牌娱乐公司,也是那些新星们挤破头都想进的地方。
  如果没有司锦卿,夏参衍一辈子不可能进这样的公司。
  像他这样的傻子进娱乐圈,恐怕还没开始就被啃得渣都不剩了。
  而至今,他已经在星心待了十一年。
  夏参衍十七岁踏入娱乐圈的时候什么都不懂,不懂圈内的规则,也不明白何为人心。
  因为在乡野的星空下待的太久了,以至于隔绝于世俗外,不知道大城市的丛林法则。所以也吃过亏,毕竟司锦卿再怎么庇护他也不可能时时刻刻陪在他身边。
  说来好笑,十七岁的他居然还没有一点性意识,在这污秽的圈子里不懂性,相当于羊入虎穴。
  可是谁教过他这些?
  哪怕有过说教,那也是对妹妹、对女孩子,没有人会用“性安全知识”来教导一个被病坏了脑子的男孩。
  夏参衍没看过多少书,有书也不识字,看不懂。乡下的学校更不会教他们这些,老式电视机里播放的若非谍战片就是动画片,他什么都了解不到。
  幼稚的他甚至会无所顾忌到因为害怕,而在某个雷电交加的夜晚钻进司锦卿的被窝。
  这个男人给了他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让他不知道什么叫做距离。

  当初他跟着司锦卿离开夏家的时候还不懂什么叫“喜欢”,只是一味的依赖这个给予了他无限温柔和耐心的男人。
  后来逐渐明白了什么是“喜欢”,他却已是他的情人。
  真正让他有勇气和底气开始依赖他的源头并不算多么美好,那也是他在进圈后第一次体会到人性的阴暗面。
  当时他接了部电影,扮演的当然也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导演是个中年男人,倒是挺严肃正经的,看起来还有点凶,和齐导的风格相似。只是那个副导演总会在敬酒的间隙有意无意地朝他眨眼。
  那时夏参衍已经凭借着一口好嗓子在乐圈内小有名气,他急着想赚钱,便开始拍电影。他拍的第一部 电影是齐导的,当时还刚杀青没多久,这是他第二次进组拍戏。 
  那副导演也是个高大的中年男人,长发过耳及肩带着微卷,喜爱抽烟,看起来就一副不怎么正经的样子。但他对夏参衍不差,态度温和,彬彬有礼,加之一副算是不错的皮囊让他看起来很是儒雅亲和。除了偶尔会做一些让夏参衍不怎么舒服的动作外,夏参衍对他印象也不差。
  聚餐间隙夏参衍出去上了个厕所,回来的时候就被副导演堵在了走廊里。
  出于礼貌夏参衍没有贸然离开,只是温声问:“林导是有什么事吗?”
  夏参衍的嗓音带着少年人的清朗,温温软软的,很容易撩人心尖。
  副导演笑了笑,指尖还夹着根烟,斜睨着他,笑道:“剧本看过了吗?”
  夏参衍点点头,一说到剧本就有些紧张,老实道:“看过了。”
  副导演默了会儿,又道:“你台词怎么样?”
  台词是他的硬伤。夏参衍绞着手指,不好意思道:“还……还在精进中……”
  副导演仰头吐了口烟,笑说:“台词不好的话会影响人物效果的。”
  夏参衍心里一紧,连忙道:“您有什么不满意的指出来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