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遗温——画师Meow(9)

时间:2021-03-03 01:17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强强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画师Meow
司锦卿没有直接将夏参衍送回家,准备先带他去吃顿饭。 车内暖气充足,不很冷,暖意融融的。夏参衍浅浅打了个哈欠,却不知道牵动了哪里,又轻轻咳嗽起来。 司锦卿蹙眉,可在开车又腾不出身去看他,只能微微侧头肃道
  司锦卿没有直接将夏参衍送回家,准备先带他去吃顿饭。
  车内暖气充足,不很冷,暖意融融的。夏参衍浅浅打了个哈欠,却不知道牵动了哪里,又轻轻咳嗽起来。
  司锦卿蹙眉,可在开车又腾不出身去看他,只能微微侧头肃道:“是不是感冒了?怎么咳得这么严重?”
  夏参衍慢慢止住那无休止的咳嗽,尽量咽下喉间往上涌的腥味,随手擦了擦眼角的泪,玩笑道:“没事,就是打哈欠的时候被口水呛住了。”
  司锦卿趁着红灯间隙看了他一眼,见他不似作假,又轻轻笑了起来,他笑声清朗,悦耳动听,夏参衍特别喜欢听他高兴时候发出来的笑声,这个人永远温柔有度,他可望而不可即。
  司锦卿伸手在他背上轻柔的摸了几下,不过分痴缠,也不重,力道适度。夏参衍没有一点不自然,还有点舒服,只是这动作有点像是安抚炸毛的小猫。
  “注意身体,不准生病。”司锦卿又说。
  夏参衍弯了弯唇角,眼角还带着咳嗽过后的微红,眯眼道:“是。”
  两人在湘菜馆定了个包厢。
  夏参衍按照惯例点了些素菜,司锦卿便点了些相对来说不荤不腻的荤菜。他们的胃都不怎么好,吃不了太重口。
  “我想喝旺仔牛奶。”夏参衍看着司锦卿笑意盈盈道。
  司锦卿又看了眼服务员,认真的问:“有没有热的?”
  服务员:“……”
  被这么有压迫性的眼神盯着真的不太舒服啊。
  “……没……没有。”服务员战战兢兢的答。
  司锦卿这才将目光转向夏参衍,哄道:“算了吧衍衍,给你点杯热奶茶好不好?”
  夏参衍一向听话,点了点头。
  两个人坐在包厢里沉默了会儿,司锦卿才打破这诡异的气愤开口问他:“过年回家吗?”
  夏参衍点点头,没隐瞒。
  司锦卿颔首:“是该回家了。”
  “我陪你?”他看向他。
  以前过年都是司锦卿陪他回去,因为聂家人待他不好,司锦卿怕他们会欺负他。但最近几年夏参衍和聂家的关系缓和了一些,至少能平平淡淡在餐桌上吃一顿饭了,夏参衍便不再让他陪他回去。司锦卿最初还会派任湛陪他一起去,后来慢慢的夏参衍也不需要了。
  这一次也一样,夏参衍摇了摇头,温声道:“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司锦卿没有强求。
  夏参衍不再是小孩子了,也不需要他无时无刻的保护。
  两个人吃完饭,司锦卿开车将夏参衍送至他公寓的地下停车场。
  这片公寓区很安静,环境也好,这么多年夏参衍也没有换过地方,毕竟他几乎每天都在跟组拍戏,能回家的时间少之又少,住在哪里都没什么两样。
  “我,我要走了。”夏参衍解开安全带,却坐在位置上没有动。他的声音又轻又低,轻垂着眼,侧脸清隽,看起来格外乖巧,又透着股莫名其妙的苍白。
  司锦卿觉得他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劲,毕竟他们已经很久没有互相了解过,这些年他们连交心的时间都很少。
  也许自己的判断失误了。
  司锦卿勾了勾唇角,他的眉眼温雅下来时格外柔和俊美,没有丝毫商人身上的浮华,带着点儒儒的书香气息。
  他用骨节分明的手柔柔摸了摸夏参衍的头,带着点笑意轻声道:“早睡,晚安。”
  夏参衍却不动声色的捏了捏指尖,坐在那里没动,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司锦卿没有急他。
  他们上一次这样安安静静坐在一起似乎已经是很久远的事了,久远到司锦卿开始无比留恋这点温馨与安静。
  想触碰他,但是不敢。
  现在还不行,再等等吧。
  司锦卿悄悄吸了口气,心尖酸涩。
  就在司锦卿试图说点什么打破这种若有若无的尴尬气氛时,眼前突然覆下一片阴影,他有些恍惚,只觉得唇上一软,那带着些冰冷的唇轻轻和他的贴了一下,就是贴着,其他什么也没做。
  待到彼此的心跳声快掩饰不住,那渐寒的温度渐渐温热起来时,司锦卿听到他轻轻说:“……再见。”
  这句话是贴着他的唇说的,他的呼吸没有想象中的滚烫,淡淡的兰花香混着那温温凉凉的呼吸萦绕在他鼻尖,刺激着他的感官。
  等司锦卿从那恍惚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夏参衍已经推门下车了。
  司锦卿僵硬的转头看着他,一动不动的看着车窗外清瘦的身影,深褐色的眸里掬着一汪水,里面倒映着夏参衍的身影。
  可这身影好像越来越远了。
  事态并没有如他想象那般发展,反而逐渐偏离预想的轨道。
  “……衍衍。”司锦卿看着他,声音有些哑,尾音被他哽在喉口,似乎是特意想要掩饰去那些不明的情绪。
  他突然有种下车把他抱在怀里的冲动。
  还不是时候。但他又想。
  “司总。”夏参衍眯着眼朝他笑了笑,轻声说,“我要走了。”
  他又把这句话说了一遍,那声音很太弱,却又足以让司锦卿听清楚。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夏参衍的眼睛似乎有些红,呼吸不太稳,声音低弱过头了。
  司锦卿心头一紧,突然感觉有些难受。
  为什么会这么难受?
  “提前祝您订婚快乐,新婚快乐。”
  炽亮的车灯正好打到他的方向,夏参衍站在那片刺眼又迷离的灯光里笑着看着他。他的身形很单薄,整个人都被那璀璨光线浸没,仿佛下一秒就能彻底湮没在那耀眼里。
  “祝您和迟小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最后他说。
  *
  作者有话要说:
  差点忘记了要更新了抱歉。
  感谢观阅
 
 
第10章 10
  年三十前几天夏参衍让常逸来了家里。
  “什么!?哥你解约了!?”常逸满脸不可置信。但转念一想夏参衍明年就二十九岁了,脱离公司去单干在娱乐圈里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于是立马道,“那我也去!”
  夏参衍将菜从厨房端出来放在餐桌上,闻言笑了笑,说:“不用了。”
  常逸皱了皱眉,不悦道:“为什么!?”
  夏参衍将碗筷摆放好,擦了擦手在桌前坐下,温声道:“等我回来再说吧。”
  常逸一惊:“哥你要去哪?”
  夏参衍弯了弯唇角,给他倒了碗排骨汤,说:“去玩啊。”
  “玩?”
  “嗯。”夏参衍点点头,“我想休息一年出去散散心,等我回来就把你接回来。”
  最后一句戳到了常逸的心,但他还是有些不甘心,鼓着腮帮道:“我和你一起不行吗?”
  夏参衍轻笑几声,用哥哥的姿态摸了摸他的头,笑说:“多大了,怎么还喜欢跟在我后面跑?”
  常逸吐了吐舌头,委屈的说:“你以前去哪都带着我,这一次不带着我你一个人怎么行?”
  夏参衍没说话,沉默的捏了捏筷子。
  “哥,你要是真不想带上我,那告诉我你要去的地方是哪总可以吧?”常逸自以为自己做出了让步和妥协,一般这样了夏参衍就不会拒绝。
  却没想到他会拒绝的这么干脆利落。
  “常逸,让我一个人走一走吧。”夏参衍的声音很轻,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缥缈笑意,许是因为天冷生了病,脸色苍白,估计也只有夏参衍自己知道自己的指尖有多凉。
  常逸是最知道夏参衍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人,夏参衍的苦痛喜乐没人比常逸更清楚,但不论遭遇何种致命打击夏参衍也没有掉过一滴眼泪,更没有埋怨过半分。
  有时候常逸觉得夏参衍很脆弱,脆弱的不堪一击,可有时候常逸又觉得这世上没有人比他还要厉害了,他无坚不摧,仿佛没什么能真正打倒他。
  所以当夏参衍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常逸才恍然明白过来,他并不是一直这样坚强,只是所有的懦弱都需要伪装。
  他累了。
  这么多年了,常逸想想也知道夏参衍多累了。
  所以常逸没有再坚持下去,沉默了会儿才问:“……那哥你,告诉司总吗?”
  夏参衍垂了垂眼,半晌才说:“不用了,就你一个人知道就好了,他要是来问,你就说把我的原话告诉他。我知道他想找到我很容易,但是起码……给我一年自由吧。”
  夏参衍和司锦卿的事情常逸也知道,那些痴缠与折磨这些年来也只有他们彼此知道。
  可夏参衍那么喜欢司锦卿,最后却还是放手了。
  感情上的事常逸不懂,可他知道夏参衍喜欢司锦卿,也明白他们永远不会有结局。
  不仅仅是彼此的原因,光是这天上地下的差距就足以奠定他们的结局。
  而且常逸不知道司锦卿对夏参衍是否真心。
  喜欢是有的吧,可是是哪种喜欢呢?
  这些年司锦卿绯闻不断,谁知道真的假的。或许夏参衍只是一个相对来说特别一点的情人而已,毕竟像司锦卿这种名利与地位的人,真喜欢上夏参衍才是真的可笑吧,他要什么样的人没有,又怎么可能会执着夏参衍一个人呢。
  常逸不相信司锦卿,也不觉得司锦卿会真心喜欢夏参衍。
  夏参衍跟了司锦卿十二三年了,司锦卿可曾对他说过一句“喜欢”?
  他们之间的那些事情至今已五年了,也是时候该成为不被提起的过去了。
  “哥……”常逸哽咽了一瞬,觉得自己有些矫情,只有夏参衍永远不会嫌他矫情。
  夏参衍那么好,他配得上朗月清风和百花盛日,可是偏偏老天爷什么都不给他,家人朋友和心上人没有一个是真真正正属于他的。
  而常逸也无能为力,什么都给不了他。
  “……你会回来接我的对吧?”常逸眼眶发红的看着他。
  夏参衍握筷的手微不可闻的一颤,默了几秒才抬头,温润一笑,道:“我回来了,第一个就来接你。”
  “而且,南阳与修山上那家表店我还想让你帮我打理一下呢。”夏参衍笑道。
  夏参衍的爷爷是南阳人,年轻的时候靠修表谋生,是个很厉害的修表师傅。
  夏参衍小时候那场大病过后学什么都迟钝,爷爷担心他以后顾不好自己连个谋生技能都没有,就干脆手把手的教他修表。
  那段时光现在想想其实还挺珍贵的。因为那时他和哥哥的感情还不算太坏,毕竟年纪都很小,什么都还不懂。
  哥哥似乎也对修表很感兴趣,于是两人一闲下来就跟着爷爷学着装配件拆零件。那段日子并不长,却于他和哥哥来说大约是这二十八年里最珍重温馨的回忆。
  或许夏商徵都不记得了,但夏参衍记得很清楚,那是他离哥哥最近的时候。
  小孩子总是要对自己大一点的哥哥多点依赖。
  只可惜再小的孩子也会长大。
  后来哪怕爷爷去世,夏参衍闲暇之余也会从爷爷的小仓库里找一些旧表修一修翻翻新。这是他这辈子最拿得出手的技术。
  十八岁那年夏参衍跟着司锦卿去南阳出差,两人偶然路过当时还在规划修建景点的与修山,他看着沿街那些装潢精美的食品精品店,禁不住两眼放光的喃喃道:“如果能把表店开在这里就好了。”
  于是司锦卿投了一笔钱在这个项目里,帮夏参衍找了个风景很好的地方开了家表店。
  那时夏参衍还想着等什么时候退出娱乐圈了,他就守着这个店子过下半生。

  只可惜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店里也不止有他一个人,还有两个服务生和一个老人。老人曾经也是维修手表的师傅,老师傅有执念,仍然操持着旧业,因此过得不很好,夏参衍偶然和他相识,见到他便想到了爷爷,于是就把他借来了这里,后来基本上把整家表店都交由给他了。
  这家表店用的是欧式复古风,墙上挂着各种用来装饰的修表零件,橱柜里贩卖着各种欧美式复古风手表,专门用来卖给那些上与修山旅游做纪念的年轻人,但真正来修表的人却基本没有。
  夏参衍偶尔也会自己过去看看,他的手艺很好,只要不是彻底坏了的表他都能修,连老人都夸赞他有天赋。
  ……天赋,这个词用在他身上其实还挺讽刺的。
  只是现在夏参衍要走了,这家店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开下去。
  常逸一直知道夏参衍这个副业,曾经还厚着脸皮在店里顺过几个表,说要给他们家一人配一个,夏参衍边笑着由着他开心了。
  常逸听了他的话,抹着眼泪笑道:“你还真舍得啊?”
  夏参衍又摸了摸他的头。
  常逸是辛由本地人,家也在这边,父母双全,家庭完整开明,所以性格也开朗洒脱,阳光清朗,没什么旁的多余的心思。但是因为高中太贪玩,导致没考上什么好学校,还没念完就跟着夏参衍了。万幸,他碰到的是夏参衍。
  这些年常逸在圈子里面见过不少肮脏事,助理跟着明星混得多惨的都有。常逸一开始跟着夏参衍也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夏参衍也是那种耍大牌的人,结果后来发现夏参衍根本没有脾气。他这个人做事本来就大手大脚毛毛躁躁,爸妈一直都担心他这点,夏参衍却一点也没有怪过他。
  他还记得有一年夏参衍进组拍戏,同组一个比夏参衍人气高作品好的男演员看夏参衍不顺眼,但又不敢直接为难他,就故意让小助理往常逸包里放了东西,然后诬陷常逸偷了他的东西,夏参衍维护他,他又倒打一耙说是夏参衍指使的。
  那时候他和夏参衍还不算多么亲近,常逸心里惴惴,不知道夏参衍相不相信他。而且像夏参衍这种级别的小演员,为了不惹麻烦上身可以直接辞了他,把所有责任推到他身上,反正只是一个助理而已。
  可是夏参衍没有,他甚至笑着温声对对方说:“他不会随便拿别人的东西,东西是怎么进他口袋的我不知道,但是前辈如果想要赔偿我会尽力让前辈安心。我的助理跟了我没多久,但他的心性如何我还是清楚的。”
  那是常逸第一次见到一个这么温柔的人。
  他的表情那样淡然温润,语气也是温温和和的,却说着维护他的话,不容置喙的相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