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黄昏雨 作者:魏丛良/我饲养的小动物

时间:2021-05-03 10:05 标签: 现代 小甜饼 HE 双性
文案:
  那时的爱,就像黄昏一场雨,雨停时,天黑了。
  标签:原创小说 - BL - 连载 - 正剧 - 现代 - HE - 小甜饼 - 双x_ing
 
 
第1章 
  又要换同桌了。
  雨过之后的夏天教室,窗边有雨水痕迹,空气里散布着潮s-hi的泥腥,边樾支着下巴望着窗外树梢上摇摇欲坠的雨滴。
  上课铃响,老师走进教室,让他们开始搬桌子。
  教室里到处都是桌椅摩擦地面的声音,女生和男生分开坐,个子高的坐在后头,成绩差的坐在后头,体育生也都坐在后头。
  边樾搬到了角落,不多久身边挨上一个人,他侧头看了一眼,对方笑嘻嘻喊他樾哥。
  边樾觉得没意思,他抓起桌上的笔,丢了过去,嘴巴微张,“滚。”
  “方宁致你怎么坐后面去了,你的位置在前面。”
  老师的声音从前边传来,一只洁白修长的手拉开了边樾前排的椅子,白色衬衫和黑色裙裤,空气里的雨气被另外一种香味替代,边樾不禁抬起头,看到自己前面的位子上坐下一个女生。
  他侧头,看到方宁致背后那从衬衫里隐约透出的浅粉胸罩带子。
  方宁致是他们的班长,成绩好的学生是不配坐最后一排的。老师想当然不会答应,却听方宁致说:“老师,班级里的学习互帮小组我想选边樾,坐在这教他会方便些。”
  边樾原本耷拉着的眼皮慢腾腾撑开,方宁致一向招老师喜爱,这么个理由也很合理,老师欲言又止后竟也就答应了。
  课上边樾都是趴着睡的,方宁致偶尔会起来回答问题,坐下时不经意往后一瞥,便都只看到边樾的后脑勺。
  上午的课结束,是午休吃饭时间,边樾还睡着。教室里的同学都差不多离开了,方宁致整理好这节课的笔记,扭过身去,伸手轻轻碰了碰边樾的胳膊,“边樾。”
  边樾被吵醒,皱了皱眉,一股脑地抬头,刚想发火,就看到方宁致的脸。
  细白的面孔,眼睛很大,瘦瘦弱弱的样子。方宁致见他醒了,便把笔记递过去,低声道:“这是今天上午的课堂笔记,待会下午有自习课,你可以在课上看看。”
  方宁致刻意压低的声音有些沙哑,没有一般女生那般甜美柔软。边樾撑着下巴,听着方宁致的话,又懒懒散散斜扫过去,扯开嘴角笑了一下,直起腰,身体前倾,几乎是凑到方宁致的脸前,他说:“方老师,我之前说的学习j_iao流,可不是这种学习j_iao流哦。”
  方宁致愣住,看着眼前边樾的脸,记忆追述到了自己的秘密被发现的那天,原本素白的脸褪去血色,如一张宣纸般苍白脆弱。
  方宁致从小身体便不大好,小学到高中的体育一直都是免修,任何活动也都是不用参加。
  在旁人眼里方宁致为人平和礼貌,成绩好却不自傲,一直都是柔软温柔的模样。
  学校游泳课,方宁致坐在教室里看书,夏天的暑热已经来临,太yá-ng炙烤着大地,树梢的叶子快要被烤干,热风吹进室内,方宁致呼出一口气,用手抹掉额边的汗珠,顺便把松散的长发用一根黑色发绳扎紧。
  游泳课安排在周五下午,结束后大家都穿着自己的衣服三三两两回家了。
  教室里空d_àngd_àng的,方宁致看着窗外,蝉鸣声声,又是一阵风,坐着的人影站起,站定几秒后,拎起放在脚边的袋子走了出去。
  边樾是学校游泳队,再过一个月就要参加市比赛。放课后,他还不急着从水里拔出,沉沉浮浮了好几圈,最后浮躺在水面上,看着天顶上漂浮的波纹。
  太yá-ng快下山了,粼粼水波成了橘红,他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快速沉入水底。
  一秒……十秒……二十秒……六十秒……一百二十秒……
  在临界点,他浮出水面,抬起头的刹那,水花飞溅,他看到了方宁致以及……那具被夕yá-ng包裹的身体。
  雪白的身体在发光,没穿上衣的胸口平坦,灰色泳裤包裹着私隐,女x_ing的躯干下是微微凸起的男x_ing特征。
  雌雄莫辨,是她非她。
  边樾惊讶地看着,方宁致也呆了,他原本想着趁所有人都离开了后来游泳,却未曾料到还有一个边樾在。
  “方宁致!”边樾慢吞吞游到泳池边,双手微微用力,撑起上半身,少年的肌r_ou_线条流畅自然,略深的肤色同方宁致截然相反,他们对视,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惊讶,可方宁致的惊讶中还带着恐惧。
  边樾喊了一声,方宁致浑身一震,似如梦初醒,猛地抬头,转过身拔腿就逃。
  边樾从水中直接跳到池上,他又叫了一遍方宁致的名字,但是对方显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赤着脚逃窜。
  “方宁致你别跑那么快,当心摔了。”
  话音刚落,就听“啊”一声,方宁致摔倒在地。
  边樾嗤笑一声,走到方宁致身边,低头打量。
  方宁致蜷缩在地上,下意识用手挡住自己的身体。边樾半蹲,他们的距离变近,他抬手,拉来方宁致捂住自己脸的手。
  方宁致闭着眼,根根睫毛都在细颤,脸上的血色尽褪,唇色惨败,像只掉进陷阱的猎物。
  边樾歪过头,出声,“方宁致,你是女的还是男的啊?”
  是在那个下午,窗外树影投落在水面,泳池的水被晚霞染红,方宁致躺在冰凉的白色砖块上,望着眼前逐渐朝自己压近的边樾。
  他听到边樾的声音,漫不经心幸灾乐祸的声音,对方问:“方宁致,我是不是发现了你的秘密。”
  是的,你发现了我最不可告人的耻辱。
  他不说话,边樾又道:“既然发现了秘密,那我是不是就可以威胁你了。”
  方宁致睁大眼,发冷的身体被一双手抱起,他像个木偶,靠在边樾怀中,一片温热贴在他的耳边,边樾说:“我很好奇你的身体,让我玩玩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