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莫老师,谈恋爱吗 作者:公子瑾少

时间:2021-05-03 10:05 标签: 甜文 因缘邂逅 都市情缘 职场
文案:
  【前排提示】
  *主要是r.ì常谈恋爱
  *主角都是普通人,生活比较平淡
  娄寻是位高中物理老师,工作第二年就被家里人安排了相亲,结果相亲对象没看上,倒惦记上了人家姐姐。
  新学期,有位新的数学老师调过来。
  娄寻闲来无事,去数学组办公室串门,看到新来的那位老师后,脚步一顿。
  ——新调过来的老师竟然是莫文宁。
  *
  学生欺负莫文宁是新来的老师,看上起也没什么脾气,上课不听课,跟老师拌嘴。
  原本在窗外偷看莫文宁上课的娄寻推门而入,帮她控场。
  放学后,莫文宁想感谢娄寻。
  娄寻:“感谢就不用了,莫老师,谈恋爱吗?”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因缘邂逅 职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娄寻,莫文宁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谈吧,不亏
  立意:相互给予在一起的勇气
 
 
第1章 
  暑假快要结束,娄寻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家人居然踩着假期的尾巴给她安排了一次相亲。据说是男方那边对她感兴趣才提出来的,男方家庭殷实,想到如果两人在一起后,将来娄寻生活也不会那么累,父母便同意了这次相亲。
  八月底的天气很热,娄寻兴致缺缺,随便画了个淡妆便出了门,去的路上还约了几个朋友,等相亲结束后一起吃饭。
  这次相亲从一开始就不可能成功,原因很简单——娄寻喜欢女人。
  她的家人不知道这件事,所以很着急为什么娄寻一直不找男朋友。娄寻有想过跟家里人解释一下,但是很多次想开口,就会被各种各样的事情压着说不出来。
  这次相亲,男方约她在商业街的一家法餐厅见面,一进门舒缓优雅的音乐传来,空调开得很足,娄寻只穿了一条红色的裙子,被冷风吹得打了个寒颤。
  “请问您是娄小姐吗?”身着西装的服务员走过来,礼貌地向娄寻打招呼。
  娄寻朝他微微点头,露出一个优雅的微笑,道:“是的。”
  “麻烦您跟我来,莫先生在等您。”
  “好。”
  服务员口中的莫先生就是娄寻今天的相亲对象,全名莫宇轩。
  服务员带着娄寻去了一个包间,娄寻进门后,看到两个人正坐在包间里。娄寻脚步一顿,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在莫宇轩旁边的女人身上。
  一头长发绑在脑后,五官柔和,衣着干净利索,白皙的手指拿着菜单,正低头细细观看,睫毛随着视线的转移而抖动。在她听到开门的声音后,抬起头来,看到娄寻后微微愣了几秒,随后淡淡一笑,“娄小姐,您好。”
  声音温润,仿佛ch.un风撩过耳朵,娄寻不由自主地吸了口气。
  听到女人的声音,莫宇轩才从手里的菜单里回过神来,站起来径直走向娄寻,朝娄寻羞涩一笑,道:“你好,我是莫宇轩。那边那位是我姐,莫文宁。”
  娄寻朝他淡淡一笑,道:“您好。”说完,又走到莫文宁面前,伸出右手,道:“您好,我是娄寻。”
  莫文宁有点拘谨地伸出手,轻轻地握住娄寻的手,道:“您好。”
  打完招呼,娄寻坐在了莫宇轩对面的位置上。
  “我第一次相亲,有点紧张,所以让我姐陪我一下,娄小姐不介意吧。”莫宇轩一边说一边给娄寻倒柠檬水,本来他们准备红酒了,但是娄寻过来时提了一句她不喝酒,莫文宁便叫服务员点了柠檬水。
  娄寻坐正身子,道:“不介意。”说完,视线悄悄落到莫文宁身上,不着痕迹地打量。
  莫文宁属于长相很温和的类型,说话也很温柔,像个大姐姐。
  “莫小姐多少岁了?”娄寻装作随口道。
  莫文宁愣了一下,疑惑写在脸上,不明白为什么娄寻会问这个,但还是回答了,“26岁,比小宇大一岁。”
  “哦。”娄寻端起柠檬水抿了一口,“比我大两岁。”
  柠檬水有点冰,娄寻拿起杯子的时候,身体小幅度抖了一下。
  “娄小姐,”莫文宁拿出了自己带来的外套,“不介意的话,可以穿我的外套。”
  娄寻微微一怔,温柔明媚的笑挂在脸上,“谢谢你。”
  莫文宁的外套上有一股说不出来的香气,是娄寻从来没有闻到过的味道,很奇怪,明明没有喝酒,却有醉熏的感觉。
  娄寻弯弯眼角,在她进门的时候,娄寻便知道自己的眼睛已经被莫文宁俘获了,接着是耳朵,现在又是鼻子。娄寻轻轻捏了一下外套的衣角,拇指在j.īng_致的面料上摩擦,心痒痒的。
  这次相亲不出意外地凉了,娄寻离开时偷偷听到莫宇轩向莫文宁抱怨,说她压根对自己不感兴趣。
  莫文宁听完没有说什么,只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娄寻确实对莫宇轩不感兴趣,但是对莫文宁非常感兴趣,这次相亲是娄寻有史以来话最多的一次,她想跟莫文宁多说说话,不然以后能不能再见面只能看缘分了。
  下午的时候,变了天,乌云填满了整片天空,风也跟着起来了,吹掉了几片树叶。娄寻法餐没吃饱,跟朋友吃完饭后,又去了经常去的一家酒吧。
  酒吧刚开门没多久,人不多,娄寻坐在一个单人沙发上,一杯一杯地喝酒。娄寻知道,自己不过是莫文宁人生中的一次擦肩而过,她却如同失恋了一般难过。
  “娄寻,你怎么回事,闷闷不乐的。”同她一块来的朋友问道。
  酒吧为了营造氛围,把灯光调的很暗。恰巧有一束光落在娄寻旁边,娄寻伸出手,让光落在酒杯中,像一位孤傲的女王。
  “没什么,失恋了。”